新華網 正文
應對老齡化,看首都北京如何“攻堅”
2018-06-22 08:10:27 來源: 新華每日電訊
關注新華網
微博
Qzone
評論
圖集

  2018年春節,北京西城區金融街養老照料中心的空巢老人和護理員等一起包餃子。圖片由受訪者提供

  北京郵電大學教授章繼高是高品質醫養社區泰康之家燕園的首批居民。記者邰思聰攝

  北京恭和苑內的醫生為老人做定期檢查。圖片由受訪者提供

  【數據】

  ——中國老齡化速度驚人:法國用了115年,瑞士用了85年,英國用了80年,美國用了60年,而我國僅用18年。

  ——2017年我國新增老年人口首次超過1000萬。預計到2050年前後,中國老年人口數將達到4.87億的峰值,佔總人口的34.9%,意味著將近每3個人中就有一個超過60歲的老年人。

  ——“北京一天增加500多位老年人,其中80歲以上的120多!”目前北京共有戶籍老年人口333.3萬,佔全市戶籍總人口的24.5%,其中65周歲以上戶籍老年人口219.9萬,佔比16.2%;80歲及以上高齡老年人口佔老年人口的16.72%,失能老年人口佔比4.78%。

  【聲音】

  “如果沒有做好準備,應對老齡化將是一場艱巨的遭遇戰。從2018年到2048年,大約是一萬多天,我們必須只爭朝夕!”——北京市民政局局長李萬鈞

  “不能將老年人看作是社會供養的人群而漠視了他們的活力和價值。健康老齡人群的作用要發揮好,這樣不僅能減輕社會壓力,更有助于社會穩定。”——北京市衛生計生委主任雷海潮

  “這是一件涉及家家戶戶的大事,完全靠政府,政府包不住;完全靠家庭,很多獨生子女有心無力。必須走社會化分工和專業化服務之路。” ——北京養老行業協會會長倪浩華

  “要站在人口老齡化和疾病譜係轉變的角度,結合醫療和養老完整地看待醫養健康服務和支付體係的發展。”——泰康健投首席執行官劉挺軍

  “採訪我的時候請別驚動我的母親,她剛從醫院回來,醫生叫她多休息。”記者不久前採訪75歲的周幼馬時,老人反覆叮囑。

  老人的母親——馬海德夫人周蘇菲,今年99歲。

  長命百歲,是許多人的願望。如今,隨著生活水準提高、醫療條件改善,“長命百歲”越來越不是奢望,中國早已進入老齡化社會。

  作為首都,北京更是“春江水暖”。截至記者採訪時,北京戶籍老年人口中,100歲及以上老人達833人。

  北京的老齡化形勢究竟怎樣?北京拿出了怎樣的應對舉措?從北京這座特大城市,能看出一個國家怎樣的“抗衰老”形勢?

  6月11日是中國人口日,7月11日是世界人口日,《新華每日電訊》記者歷時數月,走訪北京市有關部門、養老機構、社區街道後發現:中國人口老齡化態勢遠比想像的要嚴峻,一場應對老齡化的“戰鬥”才剛剛拉開序幕,這既是一場“攻堅戰”,也是一場“持久戰”。

  應對老齡化,以習近平同志為核心的黨中央不僅高度重視,而且拿出了頂層設計。黨的十九大報告提出,積極應對人口老齡化,構建養老、孝老、敬老政策體係和社會環境,推進醫養結合,加快老齡事業和産業發展。

  “中國老年人口規模巨大,養老任務極其繁重,在人類社會史無前例。”如此龐大的老齡人群,如此艱巨的養老重任,專家學者和受訪人士普遍呼吁,應對人口老齡化,應該像防范化解重大風險、精準脫貧、污染防治一樣“攻堅”。

  “這樣大規模的老齡化,全世界沒有遇到過”

  預計2050年三分之一中國人是“老人”

  “我這裏每天有好幾撥弟兄來聊天打牌。以後養老咋辦?我不想那些。”59歲的趙登芝家住北京昌平區陽坊鎮四家村,從小患有小兒麻痹症,平時行走要靠拐杖支撐。對這位沒有工作、與妻子離異的低保戶來説,養老似乎是想都不敢去想的事。

  在農村,像趙登芝這樣對老年生活“不去想”的人不在少數。

  北京市民政局局長李萬鈞説,與發達國家相比,中國人口老齡化呈現兩大特點,即“老齡人口增長迅猛”和“未富先老、未備先老”。

  國家統計局發布的老年人口統計數據顯示,2017年末,我國60周歲及以上人口24090萬人,佔總人口的17.3%,平均近4個勞動力對應1位老人。老年人口中,65周歲及以上人口15831萬人,佔總人口的11.4%。此外,失能半失能老年人約4063萬人,認知症患者700多萬。

  從1999年我國開始進入人口老齡化社會到2017年,我國老年人口凈增1.1億,其中2017年新增老年人口首次超過1000萬。預計到2050年前後,中國老年人口將達到4.87億的峰值,佔總人口的34.9%,意味著將近每3個人就有一個超過60歲的老年人。

  北京是中國老齡化態勢最具代表性的城市之一。截至2017年底,北京共有戶籍老年人口333.3萬,佔全市戶籍總人口的24.5%,其中65周歲以上戶籍老年人口219.9萬,佔比16.2%;80歲及以上高齡老年人口佔老年人口的16.72%,失能老年人口佔比4.78%。

  “沒想到老齡化速度這麼快!”北京市西城區副區長鬱治説,西城區144萬人口,老齡人口已達39萬多,一年增長一萬多。作為北京核心區的西城區,其老齡化形勢呈現“數量大”“高齡化”的特點。截至2017年底,西城區老年人口佔全區戶籍人口27.1%,比2016年增長了0.6%,全區老年人數量相當于門頭溝區人口總和。此外,80歲及以上老年人的數量佔全區老年人口總數的22.3%。

  “北京平均一天增加500多位老年人,其中80歲以上的120多人。”北京市民政局分管養老工作的副局長李紅兵説,放眼北京,從2025年至2030年,20世紀80年代第一批獨生子女的父母都將陸續進入70歲至75歲階段,總數約為80萬人。“這就意味著80萬老人集體面對‘421’家庭人口模式。”

  “發展迅猛,影響長遠。”李萬鈞指出,到2048年,每三個中國人中就有一個老年人。如果提前從社會、家庭、個人等多方面做好準備,那麼“老”將平穩且“有所養”,如果沒有做好準備,應對老齡化將是一場艱巨的遭遇戰,“從2018年到2048年,大約是一萬多天,我們必須只爭朝夕!”

  “這是一件涉及家家戶戶的大事,完全靠政府,政府包不住,完全靠家庭,很多獨生子女有心無力,必須走社會化分工和專業化服務之路。”北京養老行業協會會長倪浩華坦言,“復雜嚴峻的形勢倒逼養老行業必須持續推動模式創新,持續推動資源統籌。只有樂人達己、全民行動,才能確保老有所養。”

  在西城區,政府多舉措應對人口老齡化,全力構建以居家為基礎、社區為依托、機構為補充、互聯網為平臺、政策為保障的具有中心城區特色的養老服務模式。

  以什剎海街道為例,轄區建有寧心園老年公寓、金秋園敬老院、華方養老照料中心、光華社區養老服務驛站等養老服務機構,通過不斷夯實養老基礎設施,為輻射居家服務創造條件。

  2018年1月10日,由萬科和北控聯合運營的光熙康復醫院正式開業,與怡園光熙長者公寓毗鄰,組成整體的醫養結合中心。

  萬科集團從2009年起在杭州試水養老服務,截至2018年5月已布局16個城市。

  “目前我們在北京大約有5000張養老床位,計劃今年布局1萬張。”盡管北京萬科從2015年起將養老作為北方區域6大轉型業務之一,穩健推進,但是多年從事養老地産探索的萬科集團高級副總裁、北京萬科總經理劉肖坦言,養老地産業務做起來很難,一是經營性物業拿地成本高,二是缺乏規范服務的標準體係,三是養老護理學校非常稀缺。

  “2040年以後,中國將擁有世界上頂部最重的人口結構。”梁建章,攜程創始人兼董事局主席、北京大學光華管理學院經濟學研究教授,最近剛剛出版《人口創新力——大國崛起的機會與陷阱》一書。他指出,“中國的老齡化問題比日本要嚴重,這樣大規模的老齡化,全世界都沒有遇到過。”

  “人口老齡化是全球的共同挑戰,相比較而言中國的形勢更嚴峻,進程快、規模大且物質準備不足,表現出典型的未富先老和未備先老的特點。”泰康保險集團副總裁泰康健投首席執行官劉挺軍説,最大的準備不足,是醫療服務供給體係沒有結合人口老齡化趨勢和需求有針對性地設計和調整服務供給結構。

  過去,醫療服務以治療為中心,國家支援和醫保支付向大醫院傾斜。隨著老齡化社會的到來,人群主要疾病轉向慢性病和老年綜合性疾病,更需要以保健為核心的家庭醫生、養老照護、康復護理、精神心理、社會支援等服務,當前這些“院外”服務的供給還遠遠不足。

  “如何通過支付體係引導醫療資源和健康服務的供給側結構性改革,完善醫養服務體係的構建,還有一個過程。”劉挺軍表示。

  “把家裏的床變成養老的床”

  北京積極構建“三邊四級”體係,推進居家健康養老

  北京市豐臺區南方莊社區,78歲的陳益君老人每天都會往來于家和頤養康復養老照料中心之間。

  陳益君的老伴張永祿因患帕金森病、糖尿病等多種慢性疾病,需長期臥床,“兒女雇了兩個保姆在家都不行,有時候還得給上班的兒子打電話叫回來幫忙照顧,真的是伺候不過來。現在住進照料中心,看到都是像我老伴一樣不能下床的老人,我也就每天過來照看,給護理員們減輕點兒工作量。”

  在照料中心內,記者看到,大多數老人都屬于超過80歲的失能老人,因家中缺少專業護理人員,兒女們不得不將老人送到照料中心照護。他們想不到的是,大部分老人住進照料中心後身體情況好轉。

  據了解,北京300多萬老年人中,在家獨居的佔9.8%。2017年底,北京提出建立居家養老巡視探訪服務制度,由街道鄉鎮委託指定就近的養老服務驛站、養老照料中心等開展服務。

  69歲的朱阿姨住在西城區新街口東大街一個1988年開始使用的老舊小區,家中兩個兒子因為工作原因看望老人的次數屈指可數。

  兒女不能常回家看看,老人只能另尋精神寄托,朱阿姨就將情感寄托在小動物上,“十幾年來我和老伴收養流浪貓、狗等小動物,我把它們當作孩子對待。”

  社區居委會主任徐軍介紹,對于這樣兒女不在身邊並且因身體原因生活不便的老年人,經過兒女同意後,送到附近的養老照料中心接受照料。朱阿姨表示,有照料中心護理員陪伴,感到十分踏實。

  朱阿姨的例子,是北京近些年探索就近養老的一個縮影。事實上,為老有所養,近年來,北京市在無障礙適老化改造、建立老年友善醫院、建設“三邊四級”體係、醫養結合試點、共有産權養老等方面,做出了諸多努力和嘗試。

  “把家裏的床變成養老的床”,居家健康養老,是積極應對老齡化的重要方式。為此,北京市著力在政策設計和設施布局層面構建“三邊四級”居家健康養老體係。“三邊”指的是老年人的“床邊、身邊和周邊”,“四級”指的是“市、區、街、居”四個層級的責任體係,讓養老服務融進街道、社區,做好“最後一公里”服務工作。

  2018年5月22日,北京市人大常委會聽取和審議了北京市人民政府關于推進居家養老健康服務工作情況的報告,並開展專題詢問。自2015年市人大通過《北京市居家養老條例》後,市人大常委會堅持每年對《條例》進行執法檢查、督促。

  “北京市人大常委會對養老工作的支援、監督,是空前的,更是持續的。”李萬鈞説。

  為老年人建立健康檔案337.05萬份;為155.5萬老年人提供包括免費體檢在內的健康管理服務;每年為老年人提供出診服務14.64萬人次;為老年人提供診療服務近3000萬人次;對符合相關政策的老年人免普通門診醫事服務費約2467萬人次……截至2017年底的一組數據,印證著北京推進居家健康養老的鏗鏘腳步。

  為進一步做好居家健康養老服務,北京一係列改革新嘗試,正在實施之中:

  北京市人社局在石景山區開展政策性長期護理保險,目前已完成兩個社區的入戶評定,5月份開始享受長期護理保險提供的護理服務,支付長期護理保險待遇,計劃年底前實現石景山區內全面試點,屆時48萬參保人員中將有3000名左右重度失能人員享受護理服務。

  北京市金融局牽頭在海澱區試點開展居家養老失能護理互助保險,截至5月1日,個人參保已有480人。海澱區對1165名低保對象和4065名計生特殊家庭人員等政府全額補助對象的集體投保工作已辦理完畢。今年2月起,正式啟動護理險理賠試點工作,已有9位老人申請並享受失能照護服務。

  今年一季度,通過自願申報、區級評估、市級復核、綜合評價等環節,北京市衛生計生委最終確定首批20家老年友善醫院。老年友善醫院將建立實施連續性的醫療、康復、護理和安寧療護等服務,倡導對患者進行綜合評估,利用多學科整合管理團隊為患者提供個性化、有針對性的醫療照護。

  北京市近年建立了巡視探訪服務制度,主要面向80歲及以上的獨居老年人、與重度殘疾子女共同居住的老年人、無子女或子女不在本市的獨居老年人等,通過電話問候、到府巡訪等方式一周至少巡訪一次。2018年,北京市擬巡訪老年人不少于5萬人。

  “通過推進居家養老健康服務,延長老年人的健康預期壽命,改善老年人的生活品質,減輕家庭的養老和醫療負擔。”北京市政府負責人説,“十三五”時期既是我國第二次人口老齡化高峰到來前的平臺期,也為做好各項政策研究和制度設計提供了窗口期。

  “居家養老健康服務處于發展階段,還存在服務總量供給不足、服務品質有待提高、服務隊伍人員短缺等問題。”這位負責人強調,各相關部門要下大力氣把情況摸清,把問題找準。

  “隨著這些年的探索,在北京,市、區兩級的養老責任體係已經形成,現在在‘攻’街道這一層,黨委進行全面領導。”李萬鈞表示。

  養老服務的“供給側改革”

  養老社區、醫養結合、PPP、共有産權、農村幸福晚年驛站……北京養老服務模式不斷創新

  位于北京昌平新城,總投資超50億元,總建築面積達31萬平方米,未來可容納3000戶居民入住的都市高品質醫養社區——泰康之家燕園自2015年開業以來入住率就居高不下。

  “現在有超過1000位長者居住在這裏,平均年齡約80歲,有200多人有高級職稱,其中有3位院士、160多位教授、多位高級工程師和研究員。”燕園養老社區總經理葛明介紹。

  記者了解到,社區的房間裏都能看到拉繩報警裝置,至今已有300多人次拉繩,有效搶救120多人次。

  1933年出生的北京郵電大學教授章繼高是中國電接觸學科的開拓者之一,是2016年6月26日入住燕園的第一批居民。陽臺上,還擺放著他2007年獲得IEEE霍姆科學成就獎的獎狀。

  “三餐不用管了,家務活也解放了,有事就找‘管家’。”章繼高的老伴、曾在美國伊利諾伊州立大學任教的李蘅教授笑著説。

  李蘅還參加了社區合唱隊:“29個人,80歲以上的10多個,最大的89歲了,大家生活在一起,不會有寂寞感、孤獨感,老人很怕孤獨的。”

  業內人士指出,燕園這樣的養老社區門檻相對較高,為一部分高收入人群的養老提供了選擇。

  “泰康的定位不是奢華,而是高品質養老。”劉挺軍説。目前,泰康已在全國12個城市布局以大規模、全功能、醫養結合、候鳥連鎖為特點的現代化高品質醫養社區,規劃超2萬戶養老單元,可容納約3萬老人。

  在朝陽區雙井,與三環路一墻之隔的恭和苑,是一群老人共同的家。恭和苑是樂成老年事業投資有限公司(以下簡稱“樂成養老”)建立的第一家經營性養老機構。樂成老年事業投資有限公司總經理曹靜説:“最有尊嚴的養老方式究竟該是怎樣的狀態?是遠離都市熟人圈,在清凈山林裏由人照料直至終老,還是盡可能延長他們自主生活的時間,讓老人過正常人的生活?我們選擇後者。”

  曹靜介紹,恭和苑遵循“三貼近”原則選址,即“貼近醫療、貼近社區、貼近子女”,同時以“醫養結合、以養為主、持續照料”為核心打造專業服務産品。

  2013年,北京市政府將雙井恭和苑確定為全市首家醫養結合養老服務模式試點機構。隨著試點的深入,運營者發現,在養老機構內部簡單地設立醫務室,並不能滿足老年人對專業醫護、慢性病診療、病後康復及臨終關懷的多樣化需求。

  為此,2015年5月,樂成養老在雙井恭和苑西側,毗鄰開設了兼具醫療和醫保資質的雙井第二社區衛生服務中心,通過一條風雨連廊將養老服務機構與社區醫療機構無縫連接,目前共有61名執業醫師,22名執業護士,可以為雙井恭和苑及周邊社區老年人提供包括全科醫生服務、康復服務、護理服務等3大類型服務,並與三級醫院結成了醫聯體。

  雙井恭和苑院長趙婷介紹,“平日裏,老人們在‘家門口’就可以開到所需的藥品;有了頭昏腦熱一類的小毛病,也不必再去人擠人的大醫院排隊看病。如果醫護人員進行評估後認為病情緊急,則立即啟動院內120急救車,將老人轉診至周邊的大醫院。”

  “醫養結合”模式打破了資源界限,有效串聯起老年人與社區衛生服務機構、居家服務機構、三甲醫院之間的聯繫,既可滿足老年人院後護理、日常照護的剛性需求,又可減輕三甲醫院診療壓力,豐富了社區衛生服務機構的居家、社區養老服務價值。

  雙井恭和苑憑借醫養結合服務,贏得了社會各界的認可。截至2018年4月底,入住率達到99%。

  北京市朝陽區民政局局長李靚介紹,朝陽區在醫養結合試點上不斷創新,目前已經搭建了老年人醫養服務綜合評估體係,為高齡失能老人家庭安裝“一鍵智慧養老”設備,開展臨終關懷機構建設試點,支援醫養機構融合發展,多種形式提高醫養結合服務覆蓋率。

  在北京,一批養老機構的健康服務功能得到增強:數據顯示,截至2017年底,經批準獨立內設醫療機構且已經通過醫保定點審定的達80家,引入醫療機構分支或經衛生部門批準內設醫療機構的63家,與周邊醫療機構簽訂書面協議的286家。

  面對龐大的養老需求,單靠政府投入顯然力不從心。北京市創新機制,鼓勵和支援政府出地,社會機構出資、出團隊,以PPP模式運營養老服務機構。

  2017年6月,北京市首家PPP模式養老服務機構——朝陽區恭和老年公寓正式投入運營,總建築面積兩萬多平方米,提供床位469張。這個項目由北京市政府和朝陽區政府提供場地,共同投資興建。項目建成後,經政府公開招標,由樂成養老獲得經營管理權。

  與一般養老院不同,這座養老公寓是集養老照料、醫療康復、文娛休閒、體育健身于一體的多功能養老機構,可為入住老人提供吃、住、醫、養、樂等多樣化服務。公寓內設立社區衛生服務站,由醫護人員24小時值守,在為公寓內老人提供醫療服務的同時,也向周邊社區提供居家醫療服務。

  恭和老年公寓院長譚疆宜介紹説:“公寓內的社區衛生服務站已經與社區衛生服務中心和醫聯體醫院之間建立起綠色轉診通道,一旦老人發生緊急或無法處理的病症,就可以第一時間將老人轉診到大醫院。而且在我們社區衛生服務站發生的醫療行為,包括到府時帶有一些醫療類的護理行為,符合醫保政策的是可以走醫保的。”

  PPP模式對養老企業無疑是有吸引力的。樂成老年事業投資有限公司總經理曹靜表示:“因為設施的固定資産投資是由政府承擔的,像我們這樣的社會資本沒有承擔這方面的成本,不需要為固定資産的回收再去還本付息等,沒有這方面的壓力。”

  “我在這一住就特別踏實,為什麼?這是我自己的家。”80多歲的楊秀英所説的這個“家”就是位于東五環的樂成養老雙橋恭和家園。一年前,楊秀英從一家養老院搬到這裏,成了這座新型養老社區的第一批主人。在她看來,在這個社區不僅可以享受傳統養老機構的養老服務、醫療機構的醫療服務,還可以取得養老居室的部分産權,更像“家”,未來能為子女留份資産,一舉多得。

  雙橋恭和家園是北京市首個集中式居家養老社區試點項目,在全國也是首創。

  集中式居家養老社區試點模式的最大特點就是有服務、有産權。“整個社區由養老居室、長期照料床位、社區醫療空間和公共活動空間構成。每套養老居室都採用了適老化、無障礙設計。”恭和家園院長龐蕾介紹説。在這個社區,樂成養老長期持有經營佔總面積40%的公共服務和活動空間,對未來的養老服務提供永續的專業經營。此外,養老居室由養老服務企業與符合條件的購買者共同持有,樂成養老永續持有每間居室5%的産權,95%份額出售給家有60歲以上老人的居民。

  “這種模式打通了居家養老和機構養老相互獨立的養老供給格局,其核心是以看得見、摸得著的共有産權房為基礎,為老人實實在在的提供住、食、醫、護、康、養、樂一體化服務解決方案。通過鑲嵌在養老服務設施中的居室出售,讓老年人在自己家就可以享受養老機構的專業化服務。預期這將成為中國老年人實現‘老有所安’夢想的選擇之一。”曹靜對這一模式的創新價值和推廣前景充滿信心。

  北京市民政局副局長李紅兵評價:“集中式居家養老服務模式,吸引了社會優質資本進入養老服務業,破解了建設養老設施資本流動性的瓶頸,有效解決了社會群眾多元化多樣性養老服務需求。”

  在京郊農村,應對人口老齡化的步伐也在加快。

  昌平區史家橋村69歲的趙淑冉老人老伴和兒子均已離世,她與上大學的孫女孫金艷相依為命,低保是主要生活來源。她的膝蓋做過手術,不能長時間站立。孫女非常孝順,但不久後也將立業成家。

  孫金艷説:“奶奶每天都只能在院子裏走一走,從來不出院門,每天我出門以後她都把大門反鎖,回家的時候都要提前打電話叫奶奶開門才能回到屋裏。”

  史家橋村副書記崔淑芝介紹,像趙阿姨這樣的現象村子裏不在少數。村子720人中有120人左右是老年人,兒女會把老人放在家中照料,但上班時間許多老人只能自己反鎖在屋中,平日裏陪伴老人的主要就是電視。

  好消息是,距離史家橋村不遠的陽光之城養老院,被昌平區政府定為區域養老照料中心,為周邊10個村的老年人提供到府居家服務、老年人的日間托管和短期照料等服務。

  陽光之城養老院院長龔曉燕介紹,作為附近唯一一家養老照料中心,村子裏的老人大多不太能夠接受住養老院的方式,所以到府服務也成為養老院服務周邊老年人的一種重要方式。

  在趙淑冉老人家中,記者看到,4位平時在養老院為其他老人服務的護理員,有的拿著拖把打掃衛生,有的在為老人測量血壓。

  為幫助農村人口實現居家養老,北京市鼓勵村民以自有住宅和閒置房屋興辦農村幸福晚年驛站,設置就餐服務、健康指導、呼叫服務、照料服務、休閒娛樂五個功能,並將與鄉鎮衛生院、村衛生室建立綠色通道,醫療機構將為驛站內老年人就醫提供便利。

  預計到2020年,北京市將建成458個農村幸福晚年驛站。參照城市驛站建設支援政策,政府將根據驛站具體規模給予平均30萬元的一次性建設支援和設備購置支援。

  “我們2016年就有了一張老年人口熱力圖,顯示1平方公里的老年人密度,老年人口的分布有了形象的底數。”李萬鈞説,有了這張圖,北京應對人口老齡化,也可以像“精準脫貧”一樣進行,全市要實現85%以上的老年人真正被養老驛站覆蓋。

“三老”應和“三農”相對應

  積極應對老齡化的八點建議

  養老創新模式迭出,政府及時跟進扶助,“北京應對老齡化的努力與探索,將為其他城市提供借鑒。”李萬鈞説,一些經驗可以復制,比如,北京市委、市政府將老齡化工作作為綜合性民生事務予以高度重視;二是立法推動,如出臺《北京市居家養老服務條例》;三是就近支援體係的形成,以需求為牽引,整合資源,把身邊的床變成養老的床。

  記者調研發現,盡管取得了一係列成績,面對人口老齡化,北京仍然面臨多重困難。應對人口老齡化,從北京到全國,都亟待在幾個方面予以加強:

  首先,真正從戰略上高度重視人口老齡化問題,加強規劃和頂層設計。

  中國的老齡化是“痛並快樂著”的一個過程。老齡化是社會文明進步的顯著標誌。“逝世一個老年人相當于我們丟掉了一個圖書館。”李萬鈞説,“老齡人口同樣是我們的財富。”

  北京市衛生計生委主任雷海潮表示:“不能將老年人看作是社會供養的人群而漠視了他們的活力和價值。健康老齡人群的作用要發揮好,這樣不僅能減輕社會壓力,更有助于社會穩定。”

  北京市衛生計生委多年前就將老年人口的管理納入處室職責,整合成立了老年與婦幼健康服務處,在應對人口老齡化上發揮了重要作用。

  “我的姑姑94歲,姑父98歲,他們沒有子女,我照顧他們。我常説他們是我的‘實驗室’,通過多年照顧,才知道老年人原來有這麼多的需求。”李紅兵説,“只有打開老年人家裏的大門和老年人的‘心門’,才能夠真正挖掘出老年人的剛需。”

  “面對老齡化形勢,我們現在的政策必須從長計議。”李萬鈞説,比如交通信號燈就得重新設計,變燈節奏得適應老年人過街的節奏。

  “我們的觀念要改變,‘三農’是基礎性問題,那麼老年人口、老齡産業和老齡化社會這‘三老’,是不是可以和‘三農’相對應?”李萬鈞説。

  頂層設計一旦確定,對養老的支援政策如何有效傳遞,使養老從業者和老年人受益?行業協會的橋梁紐帶作用不容忽視。2018年6月5日,北京養老行業協會完成換屆,選舉産生了以倪浩華為會長的新一屆協會理事會,北京市民政局希望協會為打造養老服務的北京品牌做出更多更大的貢獻。

  其次,應對人口老齡化,應該進一步聚焦“失能老人”。

  “失能老人”,是老齡人口中最需要關愛的部分,也是養老“難題中的難題”。對于失能老人,我國有一套專業的評估體係。“簡單地説,你自己能不能洗澡、上廁所、穿衣服吃飯、在室內自己走動移動等6項能力中,只要有1項老人不能獨立完成,説明其能力開始受限,這些老人才是‘特剛需’。”李萬鈞介紹,超高齡老齡人口將會越來越多,失能老人也將同步增多,進一步聚焦“失能老人”,謀劃養老服務時必須未雨綢繆。

  第三,加大養老護理員培養力度,提高待遇。

  位于北京市西城區的金融街養老照料中心內,有的老人長期臥床、無法正常進食,有的老人由于腿腳問題行動不便,需要依靠輪椅助行,一批“90後”護理人員在為老人提供服務。

  照料中心負責人高敏介紹,包括自己在內,護理員都是從職業院校養老護理專業學習養老服務與管理專業畢業,是老人們的專業護理師。

  像高敏這樣的年輕護理員在北京也屬少見。據統計,目前北京市持有護理員資格證的護理員約7000名。而截至2017年底,北京已建立16.48萬經評估認定為失能老人的數據庫,按照國際公認的3名失能老人配備1名護理人員的標準計算,北京市護理員的缺口很大。

  對于養老機構和選擇居家養老的老人而言,護理員能覆蓋的范圍同樣有限,數量更是供不應求。

  護理人員的薪資標準不高,也是限制年輕人從事這個職業的關鍵因素。在北京經營多家養老機構的北京首開寸草養老服務有限公司總經理王小龍説,養老機構在用人待遇和收取老人的養老費用方面有一定矛盾。

  據介紹,北京市也在不斷加大對養老護理員職業培訓的支援力度。2015年9月,樂成養老承辦北京市養老服務職業技能培訓學校,依托朝陽區勁松職業高中校區,建立了全市養老人才教育培訓基地,已舉辦培訓班35期,培訓護理員3500人。“我們將積極籌建以産教融合為特色、以師資培養為重點,産、學、研相結合的健康養老高職院校,為北京市培養高精尖養老服務人才。”北京養老服務職業技能培訓學校校長張龍表示。

  第四,吸引更多社會力量投入養老。

  今年4月,北京市民政局表示,全市仍有114個街道鄉鎮沒有建立相配套的養老服務機構,呼吁有更多的社會力量參與到養老事業中。

  “北京國企有大量存量資産,應該加快老房子的改造,鼓勵民營資本在社區建立養老服務機構。”劉肖表示,北京市應積極發揮國企的引領作用,加強和社會力量的合作,參與養老事業。

  李萬鈞也表示,養老業具有一定的公益性質,在盈利能力、回本周期等方面不具有優勢。建議對從事養老的國企在盈利指標、國資保值增值考核等方面進行調整,鼓勵國企參與養老業。

  第五,推出“生育福利包”,刺激和提高生育意願。

  在攜程,高度重視人口問題的梁建章推出了一些鼓勵員工生育的舉措,如向生育後的女性員工發放生育禮金和補助,孕婦乘計程車可向公司報銷等。

  “‘老齡化’是個漸變的過程。”雷海潮説,針對生育意願較低問題,應盡快提供更多的生育福利和生育便利,保障生育權利。“比如,可以借鑒一些國家的做法,保障父親的生育假期。”

  第六,加快適老化改造和無障礙環境建設。

  對于老人而言,無障礙范圍決定老人的行動半徑。幾位受訪者都呼吁加快無障礙環境建設步伐。

  “老年人到了真正的失能、半失能或者部分失能時,需要家庭的無障礙化、適老化,出行半徑的無障礙化。”李萬鈞説。

  低收入家庭若無法承擔家庭無障礙改造,可對其家庭能力進行評估後,通過公共財政、社會慈善或企業社會責任進行支援和保障。“等到老年人真的摔倒了再花大把的錢去治療,倒不如提前拿出資金做預防。”雷海潮説。

  雷海潮舉例,老年人的視力隨著年齡增長逐漸下降,由于室內燈光昏暗,雜物較多,容易引發絆倒摔傷:“只要我母親在北京住,我睡前一定會將室內的鞋和雜物歸置整齊,給老人的活動空間‘掃清障礙’,還在客廳或走廊給她留一盞燈,以防她起夜時由于光線不足而影響活動。”此外,他建議食品、藥品等説明書的字體應加大,以免影響老年人辨識閱讀。

  第七,加快培養基層全科醫生護士。

  “現在真正能入戶為失能老人提供家庭病床服務、打針服藥服務的,能有多少?應該大力加強家庭醫生服務,加快培養全科醫生護士。”鬱治建議國家有關部門加強頂層設計,大力加強志願服務隊伍建設,利用市場機制,建立激勵機制。

  第八,改革支付體係,促進醫養結合。

  “要充分依靠支付體係引導服務體係結構的調整。國外研究表明,在疾病預防和康復上投入1元錢,能節省醫療花費8元錢。”

  採訪中,作為經濟學博士的劉挺軍反覆強調改革支付體係的重要性,“要站在人口老齡化和疾病譜係轉變的角度,結合醫療和養老完整地看待醫養健康服務和支付體係的發展。”

  “百年大計,從長計議。”李萬鈞説,“若把老齡化稱之為一場戰役的話,我認為目前才剛剛打響,北京從各個方面都要進一步做好準備。”(記者李斌、邰思聰、俠克)(參與記者李德欣、林苗苗、馬曉冬,實習生李棟楠)

+1
【糾錯】 責任編輯: 楊婷
新聞評論
載入更多
西湖荷花盛開
西湖荷花盛開
中國乃堆拉山口迎來今年首批印度官方香客
中國乃堆拉山口迎來今年首批印度官方香客
“中國茉莉之鄉”茉莉花全面上市
“中國茉莉之鄉”茉莉花全面上市
滬指跌破3000點
滬指跌破3000點

01002001001000000000000001119970112301909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