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華網 正文
洞庭深處的“麋鹿奶爸”
2018-06-16 23:01:28 來源: 新華網
關注新華網
微博
Qzone
評論
圖集

  在洞庭湖麋鹿和鳥類救護避難所,宋玉成餵養被救助的麋鹿“點點”和它産下的小麋鹿(5月23日攝)。新華社記者 李尕 攝

  新華社長沙6月16日電 題:洞庭深處的“麋鹿奶爸”

  新華社記者史衛燕

  聽説過麋鹿嗎?它頭像馬、角像鹿、頸像駱駝、尾像驢,又稱“四不像”。這種我國特有物種、世界珍稀動物,曾一度在中國消失。

  如今,在洞庭湖濕地深處,在青草露珠之間,宋玉成博士等一批“麋鹿奶爸”從為小麋鹿喂奶、擔任“鏟屎官”做起,呵護著麋鹿種群不斷繁衍壯大。

  一群被救助的麋鹿奔跑在洞庭湖麋鹿和鳥類救護避難所內(5月23日無人機拍攝)。新華社記者 李尕 攝

  回歸:洞庭深處 呦呦鹿鳴

  洞庭湖濕地深處,天高雲闊、荒無人煙。整個視線被高高的蘆葦叢遮擋,聽覺卻愈發靈敏。來到這裏的人能聽到鳥兒搶窩打架、風兒掠過樹梢、青蛙不甘寂寞的聲音,但卻往往忽略一種低沉到無聲、頻率又極低的聲音。那是麋鹿的聲音,是宋玉成絕不會錯過的聲音。

  麋鹿充滿傳奇色彩。它是中國獨有的特殊物種,起源于東部溫暖濕潤的季風區,曾在長江流域等地區廣泛分布,與人類一樣自由生活。

  由于過度的獵殺和棲息地的破壞,麋鹿逐漸在野外滅絕,轉而成為皇家園林動物。這一過程持續的時間很長,發生在從春秋戰國到清末的數千年內。

  八國聯軍入侵後,麋鹿種群被殺掠,從中國徹底消失。英國烏邦寺的公爵從歐洲各國重金購得世界上僅存的18頭麋鹿,避免了這一物種的滅絕。1985年中國開展麋鹿引進項目,麋鹿重回故國,標誌著麋鹿保護事業的新起點。

  此後,它們逐漸在北京麋鹿苑、江蘇大豐麋鹿自然保護區、湖北石首麋鹿自然保護區繁衍。由于氣候不適、洪水泛濫、經費不足等原因,麋鹿種群在不斷壯大的同時,也遇到了不少生存難題。

  在1998年的長江特大洪水中,一群麋鹿為了求生,竟從湖北石首衝破柵欄,泅渡長江,抵達洞庭。

  11年後,宋玉成作為中南林業大學的博士研究生第一次在洞庭湖看到了麋鹿。為做科研曾長期闖蕩在大漠邊關的這位河北漢子覺得,四處漂泊的麋鹿和自己有些像,他決定幫助麋鹿安定在此,不再漂泊。

  讀博士期間,他就一個勁兒從長沙往洞庭湖跑。到東洞庭湖國家級自然保護區工作後,宋玉成想,種群要發展就必須擴散,他決心研究自然野化的麋鹿遷徙擴散規律。書本上沒有對麋鹿行為習性的描述,所有的一切都必須通過自己觀察。

  他住在湖邊的農戶家,每天花5個小時坐船往返麋鹿所在洲灘,不管刮風下雨都往蘆葦裏面鑽。最長的時候一次待了半年,到最後,對外界警惕性極高的麋鹿,見了他就像見到空氣。

  麋鹿喜歡在農田裏走來走去,他就沿著它們的足跡,從湖北石首到湖南華容,穿越九個縣市。

  “有一次深夜,我按照自己的判斷走到了堤壩前,上面就是公路,可沒想到壩下面竟然有一條好深的水溝!我不會游泳,但已經累到不行,不想掉頭往回再走十幾個小時。怎麼辦?”宋玉成笑著説:“我把身上的器材一甩,扔到壩上,然後跳進溝裏。那水一下子淹過脖子,還好,沒有過腦袋。”

  宋玉成在洞庭湖濕地記錄發現麋鹿的數量(2017年5月11日攝)。新華社記者 李尕 攝

  守護:“奶爸”兼任“鏟屎官”

  除了野外調查,宋玉成還參與救護、養育麋鹿的工作。

  “小麋鹿是最有意思的,繁殖期的時候,在蘆葦蕩裏走著走著,可能突然就遇到了。它是黃色的,身上有斑點,如果它媽媽正好出去覓食了,而它第一眼看到你就會跟著你走。”宋玉成説。

  作為一名資深麋鹿“奶爸”,宋玉成有著良好的職業素養,如果要給麋鹿喝奶,他會把奶瓶放在胳膊下面或是兩腿中間,因為如果放在手裏,小麋鹿絕對不會喝。一頭小麋鹿一天要吃七八次奶,到長大需要花費兩萬多元奶粉錢,讓“奶爸”們直呼“快吃破産了”。

  養得最久的小麋鹿叫“點點”。2012年3月,有志願者打電話到保護區説看到一只小麋鹿被狗追趕,他們趕過去時,發現它孤獨地躺在蘆葦叢裏,已經被鹿群遺棄,看模樣出生不到一周。

  宋玉成見證著“點點”從“保護區明星”變為“大齡未婚女青年”,最後終于喜結良緣成為“鹿媽媽”。

  由于從小得到“奶爸”們的精心呵護,“點點”對人非常親熱,毫無防范之心。眼看著它不再適合野外生活,“奶爸”只好讓“點點”長期在保護區圈養。因其可愛呆萌的外表,“點點”迅速走紅。

  雌性麋鹿一般3歲就性成熟了,由于“點點”沒有和其他同伴長期圈養,“給它相親了好幾次,都沒有成功”。宋玉成説:“如果點點孤獨終老,那麼可能當初救她都是錯的。”

  今年3月28日,當“點點”生下與公鹿“犇犇”的孩子“小不點”時,大家心裏的石頭終于落了地。

  洞庭湖的麋鹿受到的最大威脅就是洪水,成年麋鹿尚有危險,幼鹿生存面臨的挑戰就更大了。

  每年汛期,是宋玉成和同事最忙的時節。為了尋找被洪水圍困的麋鹿,他們日夜坐船到湖區巡邏,每天監測洪水情況,給尚未有淹沒危險的麋鹿及時送食。

  腸道疾病極易導致麋鹿死亡。為了解麋鹿的腸道健康情況,宋玉成當起了“鏟屎官”——撿麋鹿的糞便回去檢測,如發現異常,立即提取各區域湖水進行檢測,並在麋鹿活動區噴灑藥物。

  即便如此,在湖區,麋鹿的死亡依然很常見。讓宋玉成特別心痛的是2014年救回的一頭公鹿,腿上有洞,開始流膿,出現敗血症症狀。保護區無法救治,只好向省裏相關部門求救,結果因高速公路堵車,沒有來得及搶救過來。

  “不同于一直在野外生活的動物,麋鹿長期被圈養後重歸野外,每一步都是在冒險。可以説,每一頭麋鹿都有屬于自己的史詩。看到他們離去,我都非常感慨,恨自己做得不夠。”宋玉成説。

  一群從江蘇大豐麋鹿國家級自然保護區引進的麋鹿在湖南洞庭湖濕地奔跑(2016年3月3日攝)。新華社記者 李尕 攝

  復壯:國家興則麋鹿興

  從1985年啟動“麋鹿重引入中國”開始,中國的麋鹿重新繁衍壯大,總量增至4000多頭。在2015年麋鹿回歸中國30周年的慶典上,洞庭湖區的麋鹿被認定是最年輕和最有前途的麋鹿種群。監測數據顯示,目前洞庭湖的自然野化麋鹿已達150多頭。

  麋鹿是濕地生物中的旗艦物種,其生存情況與濕地生態保護的情況息息相關。近年來,湖南省通過綜合執法、地方立法、專項整治等方式,不斷改善洞庭湖濕地生態環境。洞庭湖區正在成為麋鹿、候鳥、江豚等野生動物的樂園。

  堅持不懈的環保宣傳教育,使得保護區的老百姓也積極投身到野生動物保護工作中來。湖區的村民丁明是“東洞庭湖麋鹿保護協會”的一名志願者,他告訴記者,湖區有100多名保護協管員,發現麋鹿的任何情況,他們都會第一時間進行保護並通知保護區管理部門。

  “國家興則麋鹿興”,麋鹿研究專家、中國鹿類專家組成員丁玉華指出,麋鹿是我國獨有的特殊物種,傳奇色彩濃厚,它們曾在中國自由自在生活,在清末亂世中流離,新中國成立後幸運回歸,它的經歷體現了中華民族復興與中國生態保護工作相輔相成、互促共榮的特點。

  “很多人問我值不值?像麋鹿這樣的瀕危物種,花再大的精力保護,我也覺得值得。”宋玉成説。

+1
【糾錯】 責任編輯: 王萌萌
相關新聞
  • 47只麋鹿野放鄱陽湖 昔日“鹿鶴同春”場景再現
    我國最大淡水湖——鄱陽湖迎來了消失已久的濕地旗艦物種——麋鹿。4月3日,鄱陽湖國家濕地公園在全省首次野放了47只麋鹿,這是江西省實施“麋鹿回家”計劃後,真正意義上的“放鹿歸湖”。
    2018-04-04 14:42:06
  • 江西首次在鄱陽湖濕地野放麋鹿
      江西省野生動植物保護管理局副局長涂曉斌説,未來5到10年,計劃每年在鄱陽湖區野放一批麋鹿,旨在逐步建立野生麋鹿種群,豐富湖區生物多樣性。
    2018-04-03 18:54:55
  • 湖南東洞庭湖一次性監測到最大麋鹿群62頭
    從湖南省林業廳獲悉,湖南省林業廳近日在東洞庭湖國家級自然保護區啟動無人機巡護監測時,拍攝到自然野化麋鹿群,共有62頭,這是洞庭湖目前一次性監測到的最大種群。
    2017-05-06 10:41:17
新聞評論
載入更多
芝加哥舉行國際瑜伽日活動
芝加哥舉行國際瑜伽日活動
第十二屆中國長春消夏節開幕
第十二屆中國長春消夏節開幕
端午傘韻
端午傘韻
濃濃書香度假期
濃濃書香度假期

01002001001000000000000001110727112299623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