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華網 正文
上交所28年:從老八股到1426家上市公司
2018-06-11 10:56:01 來源: 新京報
關注新華網
微博
Qzone
評論
圖集

  5月28日,上海證券交易所交易大廳。一家企業正在敲響“上市鑼”,正式上市。截至6月8日,上交所的上市公司數量達到1426家。

  5月24日,上海證券交易所交易大廳,因為證券交易網絡化,大廳裏許多用于股票交易的終端機器已經停用。

  上海證券交易所大樓。1997年,上交所從浦江飯店搬到浦東南路528號,上海證券大廈。

  1992年11月,上海文化廣場內聚集大批券商,解決投資者委托買賣之難。翻拍自上海證券交易所

  改革物語飛樂音響的實物股票。1984年,飛樂音響向社會發行一萬股,成為改革開放後,上海市第一只公開發行的股票。翻拍自上海證券交易所

  上午9點30分,主持人開始倒數“5,4,3,2,1”。接著是一聲清脆的鑼響,交易大廳的大屏幕上跳出紅色的數字,顯示該股票的代碼、發行價、開盤價等信息。

  人群中發出歡呼聲,大家不約而同地起身鼓掌。

  這是5月28日的上海證券交易所五樓證券交易大廳,來自蘇州的一家機器人研發公司上市。

  敲鑼開市,是中國上市公司登陸上交所的標志性環節。主持人在這場上市儀式上宣布,這是上交所今年上市的第29家公司,也使上交所的上市公司數量達到1426家。

  上世紀90年代上海灘的一聲鑼響,在宣告上海證券交易所成立的同時,也象徵著新中國證券市場的開端。28年彈指一揮間,上交所完成了從八家上市公司“老八股”到1426家上市公司的成長。此間,上交所經歷過“姓資姓社”的質疑,也經歷過小平南巡講話的振奮人心。

  在改革開放的潮水中,上交所不斷推陳出新。到現在,已近“而立之年”。

  時間開始了

  滬上,細雨,外白渡橋畔的浦江飯店。

  灰色的英式建築裏傳出裝修工人作業的聲音,這裏曾是上交所的所在地。迎門進入,孔雀廳前擺著一面深黃色的銅鑼,上書“中國證券交易第一鑼”。

  “中國證券交易第一鑼”敲響的時間,是在1990年12月19日。上交所在浦江飯店正式開業。

  當年27歲的章玲是上交所外聯部的工作人員。她回憶,那會兒的上交所只有20多個人,一切都還沒就緒。當時的章玲不懂股票,而上交所的第一任總經理尉文淵也稱自己和籌備組的同事為“股盲”。

  章玲和另一個同事負責開業當天的會務工作,她們在豫園商場尋找開業要用的銅鑼。最初找到的幾個銅鑼,不是太輕就是太薄。直到這個,敲一下發出厚重的聲響。

  開業前一晚,章玲忙得沒顧上合眼。她要準備接待開業當天的來賓。當時的上海市委書記兼市長朱鎔基要來,時任香港貿發局主席鄧蓮如也要來。到現在,章玲還保留著那天的來賓名單。

  不巧的是,這時的尉文淵,因腳疾無法正常走路。開業當天上午10點多,尉文淵被背上了浦江飯店二層。

  尉文淵日後回憶,上午11點,來賓還未完全到場,交易大廳顯示屏上已經跳出交易數據。情急之下,他連忙敲響了銅鑼。

  資料記載,上交所是在11點整正式鳴鑼開市的,11點半前市收市。後市是下午2點整開市,3點半全天收市。全天共成交93筆,成交金額為1016.1622萬元。其中股票交易的筆數為17筆,交易金額為49.4311萬元。其余成交的都是企業債、金融債和國債。

  與滬市在2015年4月20日出現的單天破1萬億元的成交量相比,1000余萬元的日成交量微乎其微。

  但這一步的邁出,需要極大的勇氣。

  上世紀80年代,“姓社姓資”的爭論依然在社會上彌漫。80年代後期擔任中國人民銀行上海分行行長的龔浩成曾回憶,對于很多從“文革”思維中走出來的人而言,設立股份制公司、發行股票、成立股票交易所,簡直是天方夜譚,甚至是會犯政治錯誤的冒險之舉。

  1989年12月,時任上海市委書記兼市長朱鎔基在一次市委擴大會上決定籌建上海證券交易所。當時的龔浩成,是上交所籌建“三人小組”之一。

  1990年四五月間,朱鎔基訪問香港時,在一個記者招待會上宣布:上海證券交易所將于年內開業。這個決定,加速了中國證券市場的開端。

  1990年6月國務院正式批復:同意建立上海證券交易所。

  無紙化交易

  1990年12月19日,上交所開業當天,8家公司在上交所上市。

  當時在上交所上市部工作的沈翼虎回憶説,這8家公司被稱為“老八股”,開業前他就已經將“老八股”的相關材料審核完畢,只等當天上市。

  老八股包括上海飛樂股份有限公司、上海延中實業有限公司等8家。

  上海灘的第一代股民應健中對老八股記憶猶新。80年代末,他就開始投資股票。“1986年左右就有股票櫃臺交易,那時是實物券的交易。”應健中説。

  如今,上交所仍在展覽區保留著八只股票實物券的票樣。以延中實業為例,這張股票上寫有股份總額、每股金額,以及股東和董事長姓名等信息。不同公司發行的股票大同小異,每股金額為50元或100元。

  應健中買的第一只股票,正是延中實業。那時延中實業每股金額50塊錢,他買入的價格是57塊。

  “這個是走勢最差的。”應健中説,那時上海只有五六家股票,最火的是在1992年成為萬元股的豫園商城,自己當時閒錢不多,就買了延中實業。

  沒過多久,這些股票的實物券就消失了。上交所成立後,大膽地在上海推行了股票無紙化交易。

  在上交所多年從事技術工作的王勇説,“尉文淵決心推行無紙化交易,用計算機來做交易係統,這個決定當時在全行業都非常大膽。”

  章玲記得,當時從股民手中回收已經賣出的股票實物券並不容易,“那個時候很多人來吵,説不行,你把股票放哪兒了?為什麼就説股票寫的是我的名字?我如果賣的話找不到怎麼辦?”

  為了讓股民打消顧慮,尉文淵親自向股民解釋,在電腦前演示如何將股票存入網上的個人賬戶。就這樣,隨著上交所的成立,中國證券市場的股票交易方式也隨之變化了。

  事後證明,尉文淵的決定順應了時代發展的潮流,計算機的快速發展和互聯網時代的到來,決定了無紙化交易成為日後股票市場的常態。

  密密麻麻的“紅馬甲”

  從1990年年底成立到1992年,是上交所最初的成長期。

  資料顯示,到1992年末,上海市場有上市公司29家,還有已公開發行股票但尚未上市的公司34家。

  有受訪者用沉寂來描述1992年前的上交所,那時門可羅雀,普通百姓對于上交所鮮有了解。

  變化發生在鄧小平1992年南巡之後。

  小平南巡講話在國內外産生重大影響。當時,上交所的年輕人薛均從講話中捕捉到一個訊息:改革開放要一直走下去,那就意味著,上交所也會一直辦下去了。

  時隔多年,坐在上交所的證券交易大廳接受新京報記者採訪時,50多歲的薛均用振奮來形容聽到鄧公講話時的感受。

  改變很快發生。1992年2月18日,上海股市對延中實業、飛樂股份試點放開股價,取消漲跌幅限制,到5月21日,全面放開股價。

  股價甫一放開,股民的熱情像是泄了閘的洪水,真正充滿冒險精神的股市也隨之而來。

  王勇最初感受到股票市場的狂熱,是在1993年,是從交易所外蜂擁而至的股民開始的。

  當時,股民通過證券公司開設的營業部購買股票,營業部通過派駐到上交所的紅馬甲(即場內代表)獲取股票交易行情。

  關于股市最常見的場景,是上交所證券交易大廳內,不斷接聽電話和在電腦上錄入買賣指令的紅馬甲。

  由于通訊手段跟不上和傳輸速率的限制,那時的證券營業部接收到的實時行情與上交所交易大廳現場大屏幕顯示的相比,有明顯延遲。

  王勇記得,浦江飯店門外,股票交易繁忙的時候常有股民騎著自行車飛奔而至。

  上交所股票交易大廳的行情屏幕是正對著黃浦路的,股民們站在馬路對面,拿著望遠鏡看股票行情。

  一有變化,股民馬上拿起像板磚一樣的“大哥大”與在證券營業部守候的夥伴溝通行情信息,作出買入賣出的決斷。

  大廳裏的紅馬甲更是忙得不可開交。王勇説,當時一家券商派駐兩名紅馬甲到交易所,“一個接電話,一個打電腦”。電腦打得飛快的女孩子,被稱作“雞爪瘋”。

  與王勇一樣,章玲也在1993年直觀地感受到了一些變化。

  “到了1993、1994年,證券交易大廳不夠用了。”章玲説,大廳裏的座位不斷增加,開始變得擁擠起來。再後來,隨著券商營業網點的不斷增加,派駐到交易所的紅馬甲也不斷增多。上交所從1993年到1996年擴張到8個交易大廳。

  章玲説,“中午吃飯的時候,一條街上密密麻麻的都是紅馬甲,那個場景還是蠻壯觀的。”

  那一年,股市先是暴漲,繼而不斷下跌,迎來滬市的第一輪熊市。

  從浦西到浦東

  1997年,上交所從浦江飯店搬到浦東南路528號,上海證券大廈。

  這一年,中國證券市場的體制機制正在發生歷史性的變化。當年8月,國務院決定,將上交所和深交所統一劃歸中國證監會管理。也是在這一年,上交所從區域性市場轉變為全國性市場。

  與此同時,股票交易的方式也在繼續發生轉變,當年熙熙攘攘的有形席位,隨著技術的發展,轉為無形席位。

  站在證券大廈5樓的證券交易大廳中,依稀可以想象當年的盛況。

  在上交所工作了28年的章玲介紹,大廳中央是一個圓形的池子,這裏曾是身穿黃馬甲的交易所工作人員的工作場所。剛搬來時,工作池四周都是紅馬甲的座位,各家券商的場內代表密密麻麻地坐在一起。

  如今,上交所的證券交易大廳,平時只有十來個從事B股交易的紅馬甲坐在現場,而他們也習慣于便裝,不再身著馬甲。

  章玲説,上交所的發展由兩個輪子驅動,一個是上市公司,另一個是會員單位,即證券公司。

  股市的熱絡,是在上市公司和會員單位的規模不斷擴張中發生的。

  沈翼虎曾長期負責上市公司審批工作,他記得,上交所上市公司數量突飛猛進的一個時期,是在1997年左右。

  當時,沈翼虎兼任證監會股票復審委員會委員。最忙的時候,他一周要去三次北京,每次都要審核一沓上市公司的申報材料。

  這不是一件容易的工作,需要從大量的財務數據中判斷一個公司的各項指標。那時,到京出差是家常便飯,他正讀初中的兒子很難見到他的身影。

  上交所的新機遇

  當時間跨入21世紀,隨著證券市場的規范化與國際化,上交所走入一個新的階段。

  《上海證券交易所史》記載,2001年8、9月間,中國證監會查處了包括銀廣夏、張家界等在內的多達40余起上市公司違規案件,2001年因此被順理成章地稱為“證券監管年”。

  張曉京曾長期擔任上交所市場監察部負責人,負責上交所市場交易行為監管工作。用他的話來説,在長達15年的時間裏,自己的工作主要就是和行情與數據打交道,發現、處置異常交易行為,向證監會上報涉嫌股票市場操縱、內幕交易,以及老鼠倉等案件線索。

  計算機專業出身的張曉京,深信技術帶給人類社會的進步。他説,上交所的第一代監察係統,是靠手工輸入指令進行事後的統計分析,在2000年上線了第二代監察係統,通過預先設置的若幹種預警指標,對市場交易出現的異常交易行為進行了實時監控,在2009年上線的第三代監察係統中,又增加了對海量交易數據進行智能分析的功能。對于內幕交易、老鼠倉等在常規交易監管中不太容易發現的問題,他們主要通過智能化大數據方法,對投資人的交易行為進行分析,也就是“給不同的投資者畫像”。

  對股票市場內幕交易等行為的嚴格監管,正是保證股民投資安全的重要手段。

  在5月18日的一次公開講話中,上交所理事長黃紅元重點談到了監管問題。他説,上交所將持續加大以股票異常交易實時監控為重點的市場監察力度,強化市場重大係統性風險預研預警預判,加強投資者保護和教育,堅決防止股市大起大落、暴漲暴跌,確保資本市場行穩致遠。

  對股票市場進行規范的同時,上交所也在尋求改變。

  2014年,滬港通啟動,目前平穩運行。

  中國與英國金融合作的滬倫通也在籌備當中。4月11日,央行行長易綱在博鰲亞洲論壇上表示,內地與香港互聯互通每日額度將擴大4倍,滬倫通有望年內開通。

  改革親歷

  張寧 63歲,時任中國人民銀行上海分行金管處市場科科長,參與上交所籌建,後曾任中國證監會上海監管局局長、上海證券交易所監事長等職

  大概是在1990年三四月份的時候,上海開了一個國際研討會,來了很多外國人。上海市在會上宣布,要籌建證券交易所。這是第一次對外宣布上海要建證券交易所。

  這個消息一宣布,我聽到會場轟的一下,像是炸鍋了一樣,嗡嗡嗡嗡,都是大家交頭接耳的聲音。我覺得很奇怪,怎麼都這樣呢?散會的時候,我碰到一個摩根士丹利在中國的代表,他是原來美國駐中國大使館的參讚。

  我説你們幹嗎呢?我們説要建證券交易所,你們怎麼轟的一下……他説我們都以為中國不會改革開放了,所有的外國人都這麼認為,但是你們這個一宣布,我們認為中國還在改革開放。

  我説為什麼?他説在我們看來,證券交易所是資本主義的最高組織形式之一。如果你們還要搞這個交易所,就説明還在改革開放。

  在這之前,人民銀行上海分行行長李祥瑞在上海市的一個內部會上説,我們現在應該考慮建設上海證券交易所的問題。雖然以前我們一直在考慮,但是當時的大環境下誰也不敢提。李祥瑞説我們現在建立證券交易所,政治意義大于經濟意義,長遠利益大于眼前利益,社會效益大于經濟效益。這三句話,現在再聽還是很經典,點醒了當時的很多領導。

  1990年,上海市委書記、市長朱鎔基在香港訪問的時候就説了上交所成立的具體時間12月19日。所以我們的籌備是倒計時的。

  籌備交易所的時候,我們曾進行了熱烈的討論。比如在討論市場交易規則的時候,我説在借鑒其他地方的交易規則版本上,我們有些東西要加上,有些東西要拿掉。

  在我們的概念裏,“姓資姓社”是最主要的理論上討論的東西,交易所成立最需要規避的就是,它不能“姓資”。

  我加了什麼東西呢?為社會主義經濟建設服務,不是為資本主義服務。我們加上這種話,一定要為社會主義的經濟建設服務。拿掉的是買空賣空。當時我們都看過《子夜》的,就是買空賣空了才死人的,所以我們説把這個拿掉。

  上交所的章程是我執筆寫的,這個跟很多公司章程差不了多少。我改得最典型的一句話是,“不以盈利為目的的事業單位。”很多人看這個東西的時候,覺得很拗口。你就不盈利了嗎?

  這句話我反復考慮過。為什麼要這麼寫?包括我寫的時候也跟大家爭論過,大家看不懂,問我為什麼要這麼寫。

  如果不盈利的話,這句話就寫成“不追求盈利”。上交所萬一盈利呢?國際上的交易所有盈利的。那我不能這麼寫啊。後來我就想不以盈利為目的,目的不是盈利,但是不排斥盈利。

  1990年12月19日,上海證券交易所正式開業。

  改革辭典

  上海證券交易所:成立于1990年11月26日,同年12月19日開業,歸屬中國證監會直接管理。秉承“法制、監管、自律、規范”的八字方針,上海證券交易所致力于創造透明、開放、安全、高效的市場環境,切實保護投資者權益,其主要職能包括:提供證券交易的場所和設施;制定證券交易所的業務規則;接受上市申請,安排證券上市;組織、監督證券交易;對會員、上市公司進行監管;管理和公布市場信息。(記者 賈世煜 實習生 鄭潔 上海報道 攝影記者 尹亞飛)

+1
【糾錯】 責任編輯: 楊婷
新聞評論
加載更多
“百馬”老人的跑步人生
“百馬”老人的跑步人生
夏日荷韻
夏日荷韻
萌娃“奔跑”迎接人生第一場馬拉松
萌娃“奔跑”迎接人生第一場馬拉松
夏日漂流 樂享清涼
夏日漂流 樂享清涼

01002001001000000000000001119970112296765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