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華網 正文
強美元施壓 新興市場“貨幣保衛戰”打響
2018-06-11 09:18:39 來源: 中國證券報
關注新華網
微博
Qzone
評論
圖集

  美元與石油價格共同走高、外債居高不下等因素共同刺激之下,部分新興市場國家本幣兌美元匯率急劇下跌,不得不打起新一輪的“貨幣保衛戰”。繼上周土耳其央行宣布將一周回購利率從16.5%上調至17.75%之後,印度也意外加息。

  資金流向監測機構(EPFR)數據顯示,美國貨幣市場的資産規模升至8年最高水平。此外,配置美國通脹保值型債券産品的規模也創下2016年四季度以來的新高。新興市場債市和歐洲股市成為了這場資金“遷移”中的最大“失血方”。

  “戰火”蔓延至印度

  印度央行北京時間6月6日宣布將回購利率從6%上調至6.25%,逆回購利率從5.75%上調至6%,維持中性貨幣政策立場。這是印度央行自2014年以來首次上調基準利率,以應對印度盧比已經産生的貶值趨勢。

  這是全球又一主要新興經濟體近期主動開始通過加息應對本幣貶值。今年年初以來,土耳其裏拉一直承受著貶值壓力,目前裏拉兌美元匯率已經下跌超17%,引發投資者對土耳其經濟前景的擔憂。5月23日,裏拉兌美元匯率一度跌至4.92,日跌幅達5%,創近10年來最大跌幅。上周,土耳其央行宣布將一周回購利率從16.5%上調至17.75%。除上述兩國之外,今年以來,阿根廷、巴西、印尼等國今年都已經打起了“貨幣保衛戰”。

  美元與石油共同走高是此類國家遭遇本幣貶值危機的“源頭”。

  “本次新興市場貨幣震蕩的直接導火索是4月17日之後開始的美元急劇升值。在此後短短一個半月時間內,美元指數大幅走高6.2%。作為對比,2017年美元全年才波動10%左右。美元急劇升值導致外部脆弱性突出的部分新興市場國家貨幣風險爆發,短時間內出現本幣大幅貶值,相關國家央行被迫先後上調本國政策利率應對,以緩解大規模資金外流、外匯儲備急劇縮水壓力。”東方金誠研究發展部副總經理王青接受中國證券報記者採訪時表示。

  平安證券首席經濟學家張明對中國證券報記者表示,近期金融市場動蕩的直接原因是美元匯率明顯走強,美元指數從90左右上行到95左右,美元指數的走強,導致了土耳其裏拉、阿根廷比索等新興市場貨幣對美元匯率顯著貶值。他們的貨幣貶值,又引發了這些國家的資本外流,資本外流和本幣貶值進一步相互加強,就導致這兩個國家目前的金融市場比較動蕩。盡管他們的央行已經連續加息,但是沒有扭轉這個趨勢。

  業內人士分析,從歷史數據看,每次新興市場發生規模性的貨幣貶值時,不僅對應著強勢美元,也往往對應著高油價。剖析近期發生匯率波動的新興市場國家,高油價仍然是導致危機的重要推手。

  “對于石油進口國而言,他們面臨的問題是石油的美元價格和美元同時走強,導致以本幣計價的石油價格雙重上升。”張明説。

  印度央行的聲明將原油價格波動和全球金融市場動態視為經濟前景的風險點。石油是印度的最大進口品,價格上漲不僅對通貨膨脹構成威脅,還會對該國貿易赤字嚴重造成威脅,給該國貨幣帶來更大的壓力。

  中國市場保持穩定

  王青認為,本輪新興市場面臨貨幣震蕩的根本原因仍是相關各國自身存在脆弱性。這種脆弱性或內在壓力主要是經濟領域的宏觀失衡現象,特別是經常項目長期處于較高逆差狀態,不得不依賴舉借外債或吸引短期外資流入來維持國際收支平衡。這其中的代表是土耳其、阿根廷、巴西和印度等國。

  民生證券研究院張瑜認為,本輪美元反彈對中國影響有限。主要原因包括:我國貿易結構更加均衡,受個別國家衝擊較小;經濟基本面良好;人民幣匯率機制更加市場化;香港作為離岸第一線,雖然波動有所增加,但基本面無憂;中國資産吸引力仍強,國際資本呈現凈流入。

  不過,此次部分新興市場爆發“危機”仍然值得中國警惕。

  “在當前市場波動性抬頭的背景下,各國政府尤其要在推動經濟增長與控制商品與資産價格膨脹、緩解外部脆弱性等方面把握平衡。”王青説。

  王青認為,中國要注意控制短期外債規模過快增長。此外,我國在推行金融業雙向開放,推進資本項目可兌換的同時,也要同步強化金融監管能力,密切監控市場風險情緒;必要時實施一定資本管制,遏制市場恐慌情緒,鞏固市場對政府應對外部衝擊的信心。

  “新興市場國家近期貨幣顯著貶值,也給包括中國在內的其他新興市場經濟體提供了如下經驗教訓:第一,由于短期資本流動是變動不均的,要維持本幣匯率穩定,最好能夠保持一定的經常賬戶順差;第二,保持較為充足的外匯儲備水平,有助于增強市場對于本幣匯率的信心;第三,應將一國的外債水平保持在適度范圍內,尤其是要控制短期外債的佔比;第四,要盡量避免財政赤字與經常賬戶赤字的雙赤字格局;第五,要維持本幣匯率穩定,一國政府應該盡量避免出現高通脹。”張明表示。

  押空新興市場需謹慎

  新興市場波動性上升將推升投資者的避險情緒,助推美元回流,今年新興國家資本市場回報率或將低于上年,可以判斷,短期內避險情緒升溫或將推動資本更多流向發達市場。

  彭博援引資金流向監測機構(EPFR)數據稱,截至6月6日當周,流向全球貨幣市場基金的資金量達到550億美元,為有紀錄以來的第二高,其中450億美元都流向了美國。美國貨幣市場的資産規模升至8年最高水平。此外,配置美國通脹保值型債券産品的規模也創下2016年四季度以來的新高。新興市場債券和歐洲股市成為了這場資金“遷移”中的最大“失血方”。

  國際金融研究所(IIF)公布的最新數據顯示,5月份外國投資者從新興市場撤出了123億美元,創下2016年11月以來的最大單月資金流出量。其中,債券和股票市場各流出60億美元左右;亞洲國家流出80億美元。

  在避險資金流向美國的同時,有媒體報道,國際對衝基金今年以來通過“沽空”上述新興市場獲利頗豐。

  對于國內投資者而言,參與本輪新興市場震蕩的交易機會並不多。不過一些外匯投資平臺卻趁機大肆宣揚積極“做空”此類新興市場的貨幣。中國證券報記者在一些外匯投資論壇發現,以往幾乎少有人提及的巴西雷亞爾、新土耳其裏拉等已經成為近期熱點詞,投資的關鍵點毫無例外都是“做空”。

  一位參與外匯投資的人士告訴中國證券報記者,國內外匯投資者大多缺少專業平臺,只能通過論壇等方式了解信息,一些交易平臺的銷售人員往往在市場出現極端行情的時候大肆渲染,吸引更多交易者入場。

  “國際對衝基金有全球的配置體係來對衝風險,比如在‘沽空’巴西雷亞爾的同時,可能做空美元甚至做多大豆進行套保,國內投資者看到一些國家貨幣市場震動就去簡單‘做空’顯然是不理智的。”青梧桐資本合夥人李倩表示。(作者:孫翔峰)

+1
【糾錯】 責任編輯: 楊婷
新聞評論
加載更多
“百馬”老人的跑步人生
“百馬”老人的跑步人生
夏日荷韻
夏日荷韻
萌娃“奔跑”迎接人生第一場馬拉松
萌娃“奔跑”迎接人生第一場馬拉松
夏日漂流 樂享清涼
夏日漂流 樂享清涼

01002001001000000000000001119970112296654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