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華網 正文
獨角獸企業,不要虛胖要少壯
2018-06-11 08:19:46 來源: 人民日報
關注新華網
微博
Qzone
評論
圖集

  我國迎來了前所未有的科技型企業創業熱

  獨角獸企業,不要虛胖要少壯

  中國獨角獸企業估值行業分布

  數據來源:德勤《中美獨角獸研究報告》(截至2017年6月底)

  獨角獸企業出現速度越來越快,在估值成長上也有加速趨勢

  “獨角獸熱嗎?熱,真的很熱,熱得我都有點心慌。”下午2點半,在位于北京市朝陽區東亞望京中心的辦公室,優信創始人戴琨用10分鐘就吃完了午餐盒飯。

  盡管優信已是估值約30億美元的“獨角獸”,但戴琨不敢懈怠。瓜子、大搜車、車貓……身旁的“後來者”如雨後春筍爭相冒尖,而且這些創業不足10年的項目,估值均超10億美元,因而都被資本賦予了“獨角獸”的光環。

  毫無疑問,中國迎來了前所未有的科技型企業創業熱。根據德勤發布的《中美獨角獸研究報告》,截至2017年6月30日,全球252家獨角獸企業中,中國有98家,居全球第二。而7年前,中國還沒有一家獨角獸企業。

  在數量激增的同時,獨角獸企業成長的速度同樣驚人。“快”,成為當下“獨角獸熱”中被反復提及的關鍵詞。

  “獨角獸企業出現的速度越來越快,在估值成長上也有加速趨勢。過去,一個項目可能10年才能達到10億美元估值,現在可能三四年就達到了。”真格基金聯合創始人王強回憶,2006年,天使投資人只要花不到10萬美元就可以拿下一個優質創業項目10%的股權,而今天,這個價碼漲到了200萬至300萬美元。

  “快”,帶來超越上市的融資便利。“在一級市場上,獨角獸企業估值增長的速度,已經快于通過上市達到相應估值的速度,很多獨角獸公司的估值可能遠遠超過不少上市公司的估值。”王強説。

  “快”的背後是資本巨浪的涌入。在第一批“80後”創業者、風雲資本創始合夥人高燃看來,今天的創業者太幸福了。“十幾年前,創業方向很窄,50萬元就能參與天使輪投資。而現在,稍成熟的項目,天使輪融資就能高達3000萬元。若是看估值,10年前中國所有創業項目的估值加在一起,恐怕都不如現在一家超級獨角獸企業高。”

  “快”,也催生了一些泡沫。SK中國區總裁吳作義分析,國際上的公司私募股權投資(PE)普遍估值在7—8倍,8—9倍就很高了,而國內現在基本上PE估值都達20倍,一些熱門行業的獨角獸企業可能會更高,這相當于把未來二三十年的預期收入都折現到今天。

  以估值論英雄,過度追求速度與規模,無益于創新創業

  獨角獸企業快速衰敗的案例並非罕見。“從美國主板這一兩年的數據看,獨角獸企業消失的速度與成長的速度一樣,都是前所未有的快。”王強説。

  有的獨角獸企業半路偃旗息鼓。獲得過7輪融資、身價一度高達30億美元的凡客誠品,在經歷庫存積壓、供應鏈斷裂等風波後,最終真的淪為了“平凡的過客”。

  有的獨角獸企業上市後,市值反而迅速縮水。如今市值僅剩1/10的樂視網,不僅官司纏身,更引發了全社會對“PPT(幻燈片)創業”的反思。

  今年1月,創業項目大魚旅行被獨角獸企業途家收購後,姚娜正在孵化她的第四個創業項目“摩爾媽媽”。姚娜説:“參與的創投項目越快實現高估值越成功,估值越高越成功,這種投資邏輯不值得提倡。因為照此邏輯,獨角獸企業最後比拼的就不是創新與經營能力,而是融資能力。創業者的精力是有限的,如果多數精力用于拿著漂亮的PPT到處參加論壇、泡飯局、搞融資,哪兒有精力去打磨和提升項目本身?”

  不少創業者反映,一些獨角獸企業確實産生了消極的示范效應。投資方與創業者相互抬轎子,快速抬高估值後套利退出,而創新成果反而是速食品,沒什麼太好的營養。例如,某互聯網房屋租賃企業,在18個月內就完成了5輪融資,估值在一年半內快速突破10億美元,卻最終不得不回到廣開門店、提高傭金的行業老路。

  這種背離商業本質、過度關注估值的做法,會讓一些人把對獨角獸企業的投資變成一場“豪賭”。投資圈有一種“賽道論”頗為流行,即投資人無需相馬,只要給所有賽道的馬都押注,總有一匹是贏家。

  從網約車到母嬰電商平臺,再到互聯網金融,紅包大戰一直源源不斷;從電商平臺到二手車交易平臺,再到英語在線教育,廣告大戰此起彼伏……類似非常規的“燒錢”,即便迅速“吸粉”也難以為繼,更造成創新資源的浪費。其中,20多個共享單車項目的隕落,就是典型例證。

  “不通過改進技術、提升服務與完善商業模式來關心用戶價值、解決市場痛點,而是融資後就砸錢投廣告、買流量,以支撐銷售數據,從而在最短時間內獲得高估值,這種打激素催肥的‘獨角獸’,塊頭再大也是虛胖。”姚娜説。

  “中國企業創新常出現‘羊群效應’,即創新的同質化嚴重,這在‘獨角獸熱’中也不罕見。比如新能源汽車,在美國搞整車的創新企業只有特斯拉,其它創新型企業會主動做配套。而國內新能源汽車生産企業多達230家,扎堆現象明顯。”吳作義説。

  “以估值論英雄”也不利于初創企業健康發展。獨角獸企業的投資人,不僅有獨立的私募基金,還有超級公司。這些超級公司借助收購補足短板,也有的借收購打壓、封藏會對自己造成商業衝擊的潛在對手,而被收購的獨角獸企業,在將公司決策權讓渡于資本的同時,也往往會失去創新的主動權。

  保護創新的多樣性很重要,資本市場應當發揮雪中送炭的作用

  對于獨角獸企業估值的爭議,已經成為輿論關注的焦點。

  “估值的水分很大。一定要在細分市場上有領導地位,創業團隊強,業務可延展性強,這些才是成為獨角獸企業的必要條件。”高燃説。

  在王強看來,單純的資本堆積不出獨角獸企業,非理性估值也是存在的,但對于這一現象要辯證看待。

  “大量資本涌入,催生了更多新技術、新産業,讓用戶受益,而資本市場的無形之手也會加速優勝劣汰,留下堅強的生命體,讓劣質企業最終消失,讓那些資本邏輯不清晰的投資者損失,這對于培育市場是無害的。”王強説,從做大創新創業基數的角度講,資本垂青獨角獸企業是有價值的。“就像足球事業一樣,踢球的人多了,才能更好地選拔出優秀選手,否則就只能‘矬子裏拔將軍’。”

  面對來勢洶洶的資本大潮,創業者、投資人如何守住初心?

  ——企業創業之路,既要謀求快迭代,也要學會慢思考。

  “市場在逼著你快速試錯,盡早找到穩定而有競爭力的商業模式,並從數據上有所體現。這個過程,你不能走捷徑,因為陽關大道總是連著陽關大道,而羊腸小路的盡頭有可能是斷崖。”戴琨説。當一家企業從草根變成“獨角獸”,要從殺出一條血路的“莽漢思維”,變成去考量“怎樣做時間的朋友”。

  ——企業體量之選,既呼喚“大而壯”,也鼓勵“小而美”。

  “很多創業項目,估值可能並不高,但非常精致,把細分領域的某個痛點解決到了極致,是真正用工匠精神在創業,這才能為百年老店打好地基。”姚娜説,“大家如果都追求快速擴張,怎麼可能有高質量創新呢?”平安好醫生董事長王濤也認為,獨角獸企業如何做到量質齊升,應成為業界未來關注的重點。

  ——社會創新好生態,不是一枝獨秀,而是百花齊放。

  “最好的創新環境一定是形成多樣性的生態,讓不同業態在市場中彼此協力。”姚娜認為,草根創業者資源有限,市場抗壓能力更強,“這是草根創業最好的年代。讓更多草根創業者獲得資源,支撐中國經濟高質量發展的內生動力才會更強。”

  找鋼網創始人王東認為,初創企業被大平臺、大企業收購,對個體而言是一條不錯的退出路徑,但對社會創新生態的多樣性會有影響。而要保持多樣性,就要疏浚資本市場的通路。一些發達國家多年來保持著創新的多樣性與活躍度,這主要得益于資本市場道通路暢,新經濟企業容易被認可。

  王強認為,資本市場發揮雪中送炭的作用,獨角獸企業才會越來越多、越來越好,“中國資本市場應該孵化更多的獨角獸企業成長,要‘為灰姑娘送水晶鞋’,對此我們充滿期待。”(記者 陸婭楠 李心萍 王 觀)

+1
【糾錯】 責任編輯: 楊婷
新聞評論
加載更多
“百馬”老人的跑步人生
“百馬”老人的跑步人生
夏日荷韻
夏日荷韻
萌娃“奔跑”迎接人生第一場馬拉松
萌娃“奔跑”迎接人生第一場馬拉松
夏日漂流 樂享清涼
夏日漂流 樂享清涼

01002001001000000000000001119970112296568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