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華網 正文
“跳槽叔”兩年告15個“東家” 用人單位苦不堪言
2018-06-09 10:24:20 來源: 工人日報
關注新華網
微博
Qzone
評論
圖集

  原標題:有勞動者幹一段時間就跳槽,發現或者制造了漏洞就起訴

  “職場碰瓷”,你的誠信呢?

  換了11家公司,申請仲裁11次,提起訴訟8次,訴訟請求都是索要加班工資——一年間,聶某沒少打官司。47歲的聶某在福建工作,先後在11家公司擔任駕駛員,在每家公司工作的時間短則3天,長的有33天。每次辭職後,他就向當地勞動仲裁委員會提出仲裁申請,要求原“東家”支付加班工資。晉江法院近日認定,聶某的行為是濫用訴權、惡意訴訟,屬于“職業勞務碰瓷”,駁回其訴訟請求。

  故意不簽勞動合同,通過勞動仲裁索要二倍工資。

  找借口玩失蹤,辭職後索取生活費。

  主動不要社保,事後舉報索要補償。

  ……

  以上情況,都是讓企業大吐苦水的“職場碰瓷”行為。《工人日報》記者近日採訪發現,某些求職者專鑽企業的勞動管理漏洞,或隱瞞真相或布下陷阱,人為制造違法用工現象,為牟取不當得利而惡意索賠,勞動者誠信問題引發熱議。

  “跳槽叔”兩年告15個“東家”

  在江蘇揚州,竇某因為“傳奇”的經歷獲得了一個稱號——“碰瓷式職業維權人”,而他的“粉絲”則稱呼他“跳槽叔”。從2008年到2010年的兩年時間裏,他先後換了近20個工作,幹的時間最長的幾個月,短的只有20多天。其中,竇某將15個“東家”告上了法庭,“罪名”都是違反勞動法用工規定,其中13次勝訴,光經濟賠償部分就拿到了6萬元。

  幾乎每兩個月,揚州市維揚區法院就會收到竇某新的“狀子”。起訴的對象都是竇某之前的“東家”,訴訟理由是公司未依法簽訂勞動合同或者拖欠加班費等。“老東家”們則在庭上喊冤,説他們起初都主動提出和竇某簽訂勞動合同,但竇某不願意,公司為了減少開支也就沒有“硬簽”,哪知留下了後患。不過,公司幾乎都拿不出證據證明問題出在竇某身上。

  由于勞動關係的特殊性,勞動者處于天然弱勢,但不可否認的是,有的勞動者在履約中缺乏誠信,給用人單位造成了不同程度的損失,甚至有的勞動者在短短數年中涉及勞動爭議糾紛幾十起,成為名副其實的“職場碰瓷人”,讓用人單位唯恐避之不及。

  根據上海二中院今年3月發布的《勞動爭議白皮書》顯示,勞動者在履約過程中缺乏誠信主要表現為幾種常見形式:

  向用人單位提供虛假個人信息,騙取入職機會。這些個人信息主要有學歷學位證書、體檢報告、從業資格證書、工作履歷等。

  利用從用人單位獲取的商業信息牟取個人利益。

  為獲取雙倍工資借故拖延簽訂書面勞動合同,或者讓他人代簽書面勞動合同。

  勞動者向用人單位隱瞞信息,為配偶、子女在用人單位安排職位,甚至“吃空餉”。

  用人單位苦不堪言

  勞動者誠信缺失令用人單位苦不堪言。近幾年最典型的案件就是阿裏巴巴公司與其員工的病假糾紛案。

  2013年4月,阿裏巴巴公司的員工丁某以嚴重頸椎病為由申請病休兩周,當日公司同意。下午丁某即啟程飛往巴西度假。後公司得知此情況,在丁某回國後與其多次溝通,但丁某拒絕就其病休期間的去向做出説明。公司隨後以丁某病休期間出國旅遊、提供虛假信息欺騙公司、嚴重違反規章制度為由解除勞動合同,丁某提出仲裁。勞動爭議仲裁委員會裁決支持丁某的訴求,阿裏巴巴公司不服提出訴訟,一審判決撤銷阿裏巴巴公司解除勞動合同決定、繼續履行勞動合同。二審維持原判。

  直到2017年11月22日,北京市高級人民法院做出了再審判決,法院認為丁某的行為“違背誠信原則和企業規章制度,對用人單位的工作秩序和經營管理造成惡劣影響”,故公司以其嚴重違反企業規章制度為由解除勞動合同合法有效。

  記者採訪發現,許多用人單位在“職場碰瓷”等關于勞動者誠信的糾紛中,面臨不少苦衷。

  上海眾貫建設發展有限公司人事經理譚靜告訴記者,有女職工剛入職就説自己懷孕,頻繁請假。期間公司想去探望,給她發微信不回,打電話不接,上家裏去也不開門,但別人在她朋友圈卻看到她發了在國外玩的照片,休完産假回來就辭職……“可一旦打官司,企業經常敗訴,理由都是‘違法解除勞動關係’。”譚靜認為,員工病假中的不誠實行為已經成為勞動者誠信缺失的“重災區”。

  “病假中的造假行為五花八門,其中很多不容易分辨真偽。”譚靜表示,從形式上看,通常員工有非常完整的就診和檢查記錄,診斷證明也是真實的,雖然從疾病的種類、病假期限的合理性等方面存在很多疑點,但用人單位或者仲裁委、法院都無法認定勞動者提供了虛假診斷證明。譚靜認為,一些員工濫用醫療期保護方面的法律知識,加上用人單位管理制度缺失或執行時比較寬松,諸多原因造成了不誠信現象。

  遏制碰瓷規范用工是關鍵

  據不完全統計,在勞動法出臺的20年間,全國法院受理的勞動爭議案件從最初的3萬多件發展到30多萬件。其中,中小企業是勞動糾紛的頻發地,也成為“職場碰瓷”最大的受害群體。

  北京市海淀法院勞動爭議庭庭長李盛榮認為,造成這樣的結果,首先是因為司法懲戒功能薄弱,違法成本低,法院在發現企業或勞動者有惡意訴訟行為時,懲處手段非常有限。其次,部分勞動者受利益驅使鋌而走險。近年來陸續頒行的勞動法律法規及相關司法解釋,加大了對勞動者的司法保護力度,同時勞動仲裁及訴訟案件受理費用也大幅減免,讓勞動者提起訴訟變得更加容易。另外,一些所謂“離職策劃人”“黑代理”也在勞動爭議訴訟中推波助瀾。

  記者了解到,海淀法院正在與轄區內有關機關合作建立勞動爭議“黑名單”,對多次違法的企業和個人,將列入“黑名單”,提醒個人和企業在招聘和求職中參考。北京市大興法院也已經採取提前告知制度,明確告知訴訟參與人如果實施虛假訴訟、惡意訴訟等不誠信行為,法院將視情節輕重,分別處以罰款、拘留甚至追究刑事責任的處罰。此外,勞動失信“黑名單”還有望與其他社會信用係統(如銀行、工商、稅務、房管等)實現對接,形成一整套完整的誠信考察體係,使訴訟參與人的不誠信訴訟行為影響到其貸款、買房、消費等正常經營或日常生活,增加其失信成本,可以更加有效地防止不誠信訴訟行為的發生。

  北京京悅律師事務所人力資源管理與勞動法事務部主任王向前認為,一些勞動者不誠信,其實是對企業不誠信行為的一種反彈。“如果企業嚴格遵守法律規定,勞動者的合法權益也不會受到損害。如果企業有違法行為侵害了勞動者的合法權益,一些勞動者便會選擇‘以其人之道還治其人之身’。”王向前説,“因此,企業規范用工是關鍵。企業要嚴格遵守法律規定,完善規章制度,當然勞動者也要加強職業素質教育。”(記者 彭文卓)

+1
【糾錯】 責任編輯: 王頔
相關新聞
  • 網紅主播跳槽背後有哪些“説法”:違約金怎樣評估
    記者梳理相似案件發現,如何認定主播與平臺間的關係、如何確定賠償數額、如何在主播的就業自由與老東家要求繼續履行合同的訴求中尋求平衡等問題,一直是爭議焦點。
    2018-05-21 07:30:40
  • 千禧一代商業領袖跳槽頻繁 90後升至總監平均用4年
    職場社交平臺LinkedIn(領英)基于國內千禧一代(80後、90後)和X一代(60後、70後)的職場人大數據,近日發布了《中國千禧一代商業決策者洞察》。研究發現,千禧一代決策者晉升速度遠超前代,更偏愛中小企業和金融行業,90後商業決策者更成為最活躍的職場社交領袖。
    2018-02-12 06:46:51
新聞評論
加載更多
全國部分地區2018年高考結束
全國部分地區2018年高考結束
新華社國內照片一周精選
新華社國內照片一周精選
甘肅山丹馬場駿馬奔騰 場面壯觀
甘肅山丹馬場駿馬奔騰 場面壯觀
旅馬大熊貓的馬來西亞“奶爸”
旅馬大熊貓的馬來西亞“奶爸”

01002001001000000000000001110768112296073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