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華網 正文
危廢處置價非理性上漲 環境治理和市場利益博弈加劇
2018-06-07 08:01:36 來源: 經濟參考報
關注新華網
微博
Qzone
評論
圖集

  原標題:危廢處置價格應激式非理性上漲

  環境治理和市場利益博弈加劇亟須“疏堵結合”

  固廢污染治理風暴仍在延續,近期,包括生態環境部、工信部、海關總署等部門的政策和行動密集落地,其中,“清廢行動2018”計劃持續至6月底。值得注意的是,隨著清廢行動的進行,近期一些地方危廢處置價格“水漲船高”,出現了應激式非理性上漲。

  專家和業內人士表示,固廢治理政策組合拳之下,固廢、危廢市場空間加速釋放。但在環境治理和市場利益博弈之下,仍需有序引導行業良性發展,避免進一步增加産廢企業成本,從而引發高壓之下仍有偷排的風險。

  清廢行動拉出1308個問題清單

  我國固廢污染防治形勢嚴峻。數據顯示,我國僅歷年堆存的工業固廢總量就達到600億至700億噸。近日生態環境部組織“清廢行動2018”,使得固廢污染治理再次引發市場廣泛關注。

  5月9日至15日,生態環境部組織“清廢行動2018”打擊固體廢物環境違法行為專項行動現場督查。通過對長江經濟帶11省(市)2796個固體廢物堆存點位進行現場摸排核實,共發現1308個問題。

  督查發現的問題,主要涉及建築垃圾、一般工業固廢、生活垃圾等隨意傾倒或堆放,其中涉及建築垃圾339個,一般工業固廢253個,生活垃圾164個,危險廢物58 個,以建築垃圾和生活垃圾為主的混合類345個,砂石、渣土等其他類149個。

  業內人士指出,這一輪固廢污染治理與推動長江經濟帶發展有關。當前長江固廢垃圾異地傾倒事件頻發,並且呈現愈演愈烈態勢,從下遊地區向上游地區轉移傾倒的跡象明顯。

  5月10日,生態環境部印發了《關于堅決遏制固體廢物非法轉移和傾倒進一步加強危險廢物全過程監管的通知》,要求摸清固體廢物特別是危險廢物産生、貯存、轉移、利用、處置情況;分類科學處置排查發現的各類固體廢物違法傾倒問題,依法嚴厲打擊各類固體廢物非法轉移行為;全面提升危險廢物利用處置能力和全過程信息化監管水準,有效防范固體廢物特別是危險廢物非法轉移傾倒引發的突發環境事件。

  事實上,除了生態環境部,工信部、海關總署等多個部委的固廢處理政策也在密集落地。5月14日至18日,工信部節能與綜合利用司赴江西省和安徽省開展實地督導調研,開展了長江經濟帶工業綠色發展、工業固體廢物綜合利用大排查等。5月22日,中國海關打擊“洋垃圾”走私“藍天2018”專項第三輪集中行動啟動,這是近年來海關開展的最大規模打擊“洋垃圾”走私集中行動。

  環境治理和市場利益博弈加劇

  值得注意的是,大規模的環境督察行動推動了行業規范,在市場層面則帶來了危廢處置價格的上浮波動。

  中金公司數據顯示,目前焚燒處置的價格為上海8500—10000元/噸,江蘇5000—7000元/噸,廣東3500—4500元/噸,浙江3000—4500元/噸,廣西4000—4400元/噸,河北5000元/噸左右。其中,廣西地區近期價格上漲約10%,河北近3個月上漲約60%。

  “在環保執法趨嚴、處理能力卻存在缺口的當下,危廢處置價格隨著需求釋放節節攀升。長江經濟帶的清廢行動加強了對固廢以及危廢産生企業的監管和督查,大量被查出來的固廢危廢將進入正規處置渠道。所以危廢處理價格出現應激性上漲是正常的市場反應。”E20研究院固廢産業研究中心負責人潘功在接受《經濟參考報》記者採訪時表示。不過,潘功也表示,價格上漲會進一步增加産廢企業的成本,要避免造成市場恐慌。

  事實上,非法偷埋、轉移傾倒與焚燒往往與固廢處置價格較高有關。據了解,一般下遊地區正規渠道的處理費用每噸需要花費6000至8000元不等,而通過非法處置每噸可能不過幾百元錢。巨大利差之下,一些企業選擇鋌而走險。業內人士也表示,固廢偷排違法成本非常低,即使被抓到,罰款也只有十幾萬元,所以偷排的概率比較大。

  此外,專家表示,固廢非法傾倒背後,既有利益驅使下的僥倖心理,也有監管不到位帶來的執法漏洞,同時也暴露出一些地方固廢垃圾處置能力不足。

  以固廢中的危廢為例,我國危廢處理能力存較大缺口。2016年,全國危險廢物産生量5347.30萬噸,同比增長34.49%。全國危險廢物綜合利用量2823.71萬噸,同比增長37.76%;全國危險廢物處置量1605.80萬噸,同比增長36.78%。我國危險廢物處理能力存在較大缺口,2016年危險廢物處置利用率為79.27%,剩余1158.26萬噸危險廢物未得到有效處置而被貯存。

  潘功建議,在處置能力與産廢量存在較大缺口的情況下,政府指導價需充分發揮市場調節作用,引進良性競爭機制,避免出現區域行業壟斷,建立公開透明監督機制,保障産廢單位及處置企業的雙方利益。

  仍需“疏堵結合”有序引導

  業內人士認為,在係列政策組合拳掀起的“固廢污染治理風暴”之下,危廢治理市場空間有望加快釋放。“隨著包括清廢行動在內的越來越多的政策出臺,以及不斷強化的督查,將倒逼出更大的市場空間,越來越多的危廢處理廠將出現。”潘功説。

  此外,潘功還指出,目前危廢處理廠建設周期大概在三年左右,預計接下來兩三年危廢處理能力會有大幅提高。而隨著處理能力的提高,處置價格也會回落到正常區間,市場也會實現更加規范和良性的發展。

  價格的回落會不會對危廢處理行業造成衝擊呢?對此,潘功分析稱,環保企業正常利潤通常在8%到10%,目前危廢處理行業可以達到30%到40%。高利潤之下,不少金融機構以及大型跨界公司都紛紛進軍危廢市場。因此,價格的回落並不一定會對危廢處理行業造成衝擊,而會促使其回到更理性更健康的狀態。

  適當的政府調控也是必要條件。據了解,目前危廢許可證都下放到省甚至到市。地方政府會統一規劃和統籌,根據區域內的危廢産生量來匹配處理量。而由于設備問題,實際處理量遠遠低于許可處理量。潘功認為,産廢量和許可處理量不一定必須達到1:1,許可處理能力達到産廢量的150%更有利于促進市場良性競爭,既不會出現完全壟斷,也會留下更合規企業,從而實現市場規模聚集。

  根據前瞻産業院統計數據,能處理25種以上危廢的公司僅佔全國總數1%左右,處理種類小于5的公司佔比達到88%,且目前危廢處置規模達到1000噸/日的企業不足1%,大部分企業危廢處置規模小于50噸/日。根據報告,2016年,危廢無害化處置市場排名前10的企業市場佔有率僅為6%,排名第一的東江環保市佔率為1.8%,市場集中度較低,未來存在進一步整合的空間。

  “危廢處理行業小散弱特點仍然突出,行業集中度提高也會方便政府管理,這也是一個必然的發展趨勢。”潘功説。

  對于固廢危廢處置的“疏堵結合”也是重要政策方向。生態環境部土壤環境管理司相關負責人此前表示,一方面,各地要對本地區進行科學評估,加快固廢危廢處置能力建設,充實地方監管力量;另一方面,要通過信息化建設將點多面廣的危廢産生企業納入監管,保障危廢得到合法處置。(記者 班娟娟)

+1
【糾錯】 責任編輯: 徐宙超
相關新聞
新聞評論
載入更多
伊拉克首都巴格達高溫難耐
伊拉克首都巴格達高溫難耐
2018年高考即將拉開帷幕
2018年高考即將拉開帷幕
吉林省首屆藝術節拉開帷幕
吉林省首屆藝術節拉開帷幕
自信的臉龐
自信的臉龐

01002001001000000000000001110766112294890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