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華網 正文
“租一族”崛起?花費兩三千也過得像月入三五萬
2018-06-06 08:24:12 來源: 北京青年報
關注新華網
微博
Qzone
評論
圖集

  原標題:新爸媽的租賃生活:“我從來沒給孩子買過玩具”

  “租一族”崛起?花費兩三千也過得像月入三五萬

  “玩具超人”已經在一年前接入了芝麻信用

  有評論認為,越來越多的人拋開了“買不起才租”的舊觀念,過起了“租”生活。“租”生活不僅能用最少的錢享受最大的快樂,而且使過去的“買—用—扔”單線型消費變為現在的“租—用—還”循環型消費,環保可持續。“租一族”表示,租不僅僅是因為囊中羞澀,更是一種環保、時尚、前衛的生活態度。

  “很多商品都可以是租來的,但生活不是。”時下,越來越多年輕人選擇過上“租”生活,從房子到車子,從穿衣到玩電腦,甚至寶寶的玩具、嬰兒車,全都可租。

  一些新晉爸媽表示,自己從來不給孩子買玩具,租來的玩具不僅花樣繁多、價格便宜,最重要的是比較放心,且不佔地方。據了解,通過租賃,他們一年花費四五千元即可替代大幾萬元的購買支出,廣闊的市場也直接引爆了互聯網租賃生意的紅火。

  生活方式迭代:租用更環保

  在閨蜜眼中,小花是一個精致的女孩,她在朋友圈曬出的化粧臺,上面擺放著LUNA潔面儀、雅萌射頻美容儀等各種上千元的美容化粧用品;在上司眼中,小花是一個優雅的女性,她的穿著時尚而多樣,灰色格紋收腰小西裝、迪奧耳釘、LV單肩包是她最愛的一身搭配;在同學眼中,小花是一個熱愛生活的女生,宅的時候用無屏電視看看電影,小長假開車出遊。不熟悉的人以為小花一定收入不菲,其實她只是一個畢業沒幾年的北漂女孩,通過“租”,仍然可以過出自己想要的生活。

  小花就是典型的“租一族”。“房子是租的,但生活不是租來的。”她説,有次在支付寶發現了一個“租生活”的平臺,從包包到家居到服飾,全都可租。她覺得自己每月只要花兩三千元,也能過出月入三五萬的生活水平。

  大偉夫婦算是白領,大偉是一名律師,妻子是大學教授,兩個人收入不算低,但他們依然享受“租”生活。妻子經常給寶寶租各種各樣的玩具,寶寶不喜歡了就換一批;大偉帶著妻兒出去旅行,帶著租來的高端單反相機、gopro運動相機等裝備;妻子自己也常常租一些大牌包包,來搭配一些需要出席的高端場合。“一些東西實用頻率不高,不僅增加大筆開銷,而且在家放著很佔空間,”大偉夫婦認為,租來使用則很合適,在節約開支的情況下,符合自己環保和斷舍離的理念。

  理念變化:租不等于囊中羞澀

  “萬物可租”,在很多城市,一些年輕人正在嘗試一種全新的生活方式,從數碼産品到衣服首飾,甚至到玩具家具,“能租就租”。有評論認為,越來越多的人拋開了“買不起才租”的舊觀念,過起了“租”生活。“租”生活不僅能用最少的錢享受最大的快樂,而且使過去的“買—用—扔”單線型消費變為現在的“租—用—還”循環型消費,環保可持續。

  來自螞蟻金服的調研數據顯示,有73%的用戶對租賃持開放態度,其中一、二線城市人們更樂于接受租賃。“租一族”的典型用戶畫像是95後,學歷高,未婚無房,他們大多是學生和白領,年輕,喜歡嘗試新鮮事物,緊跟潮流時尚。有“租一族”表示,“這種感覺更像是我跟其他人合買了一件商品,我們每個人花的錢都不多,但都可以隨時使用它。”還有的表示,“以前提到租,就會被高于商品本身價格的高額押金嚇跑了,現在大部分商品都可以不用押金,依靠信用來租,對于我們來説更劃算、更方便。”

  還有的“租一族”表示,租不僅僅是因為囊中羞澀,更是一種環保、時尚、前衛的生活態度。調研數據顯示,“租一族”偏愛高價值産品,例如:汽車、手機、家電、數碼。這類價值比較高,入手成本高,貶值快,租賃既可以追趕潮流,又可以為購買做準備,避免衝動消費。有消費者表示“租來用了覺得不錯,有可能就去買了;或者用著不好,又省得買來浪費錢”。

  調查還顯示,圖書、充電寶、服飾、嬰幼兒用品等品類最受女性用戶青睞。而對于中産白領女性來説,奢侈品服裝、箱包價格高,購入後也存在著使用率低、維護費高、轉讓困難、潮流變化快等一係列問題,而租賃服務正好針對性地解決了這些痛點,幫消費者減少了閒置浪費、降低持有成本。

  經濟成本:租可以多省錢?

  租生活到底可以省下多少錢?小花給記者詳細算了一筆賬:住的方面,租房子一個月花費2000元,可以租下北京三環內的一間臥室,而如果買一套小房子,一個月需要還貸上萬元,還不算首付;穿的方面,買一件連衣裙500元,一件小西裝500元,一對名牌耳釘2000元,一條項鏈3000元,一只大牌皮包1萬元,如果幾天就買一身衣服、換一個包包,那麼一個月僅穿就要花費數萬元,而租一件衣服只要6元一天,租耳釘8元一天,租大牌包10元一天,這樣算下來,一個月租金在1000元左右;在用的方面,美容儀8元一天,藝術品4元一天,投影儀8元一天,租一個月也就不到1000元,而買下它們則需要近1萬元;另外,偶爾租個車,花幾百元近郊自駕遊,平時用共享單車加上地鐵的出行方式,而買輛車可能需要每個月還貸幾千元。

  由此算下來,租的方式讓小花用四五千元,就過上了原本需要幾萬元消費的生活,“雖然我的收入不高,但我願意在生活品質上投資,對生活有一定要求,租這種方式正好滿足了我。”

  而大偉夫婦則表示,孩子的繪本租120本僅需399元,夠孩子一年看的,而買120本原版繪本可能需要2000元以上;租一套樂高200-500元一個月,而購買一套則需要多花費一倍的價格,何況孩子的興趣變化很快,幾天就不再喜歡舊玩具了;兒童陪伴機器人一天租金3元多,一個月100元左右,而購買一個就要800-900元;還有嬰兒車、積木、過家家玩具等等……這樣算下來,以租代購,每個月至少可以省下3000至5000元。“都説養孩子就像打怪升級,該買的玩具一樣都不能少,但我要花最少的錢,最大限度利用空間。”

  市場風向:租生活讓商家體會到下一個風口

  新生活方式的背後,是新租賃經濟的崛起。在創業圈,圍繞“租”展開的創業企業正如雨後春筍一樣地在發展,成為一個熱門的創業方向。這當中,一個主要的推動力是信用。

  玩具租賃商家玩具超人CEO徐舒告訴記者,自己做玩具租賃主要有兩方面的原因,一個是有了孩子後了解到好的玩具很貴,且使用時間很短,希望通過共享的方式讓孩子們以很小的代價玩到更豐富的玩具;另一個是一線城市家庭空間小,希望為家庭節省寶貴空間,更經濟地利用空間。據徐舒透露,目前玩具超人在北京和上海站擁有6萬至7萬件玩具,每個月基本有7萬件次的出租率,也就是説有部分玩具在一個月內可以租出去2次或更多。他説,小泰克百變兒童樂園、費雪蹦跳學步歡樂園、磁力建構片等是最暢銷玩具,有的已經出租上千件次。

  玩具超人已經在一年前接入了芝麻信用,信用分超過650分的用戶可以免交押金,信用分高于750分的用戶,還有額外優惠。徐舒表示,信用體係的接入,消除了用戶的心理門檻,最大程度地提升了共享的可能性。對于上遊制造商來説,以前只有遊樂場、早教中心可以消費得起的中大型玩具,通過玩具超人進入了普通家庭;對于家庭來説,租玩具既省錢又省地方;對于自己來説,可以利用規模優勢和優質服務,帶來收益;對于社會來説,商品擁有更好的周轉和流通性,更加環保。

  徐舒的説法得到同行的認可。創辦于2015年的智能終端租賃平臺“機蜜”,主要從事手機、無人機、特斯拉等智能硬件租賃服務。此前,機蜜在實際運營中也遇到了類似難題:如何確保承租人履約。像機蜜這種租賃貴重物品的公司,傳統的做法就是用大額押金作為擔保,有時押金甚至抵得上商品價格,高額的押金也把用戶擋在門外。去年機蜜引入了芝麻信用為用戶提供信用免押租賃服務,從公司層面來説,“挑選”了用戶,用大數據精準獲取了用戶的信用數據和履約能力;從用戶層面來説,降低了租賃門檻。

  近期,機蜜公司的數據顯示,近一年時間,其交易量翻了50倍,壞賬率只有千分之三,並在近期成功獲得了6600萬人民幣融資。(記者 溫婧)

+1
【糾錯】 責任編輯: 王頔
相關新聞
新聞評論
加載更多
東南大學師生校友伉儷祝福學校116周歲生日
東南大學師生校友伉儷祝福學校116周歲生日
大興安嶺火災:救火隊員連夜作戰
大興安嶺火災:救火隊員連夜作戰
江蘇興化:“水上森林”畫中遊
江蘇興化:“水上森林”畫中遊
新青島人的“恣”生活
新青島人的“恣”生活

01002001001000000000000001110768112294288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