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華網 正文
低速電動車調查:速度並不低,“一會兒就學會開”
2018-05-30 11:41:33 來源: 央視新聞客戶端
關注新華網
微博
Qzone
評論
圖集

  原題:【記者調查】“低速”電動車速度並不低 近五年引發事故年均增長23.3%

  低速電動車,説它是汽車又沒車牌,説它不是汽車又和汽車很像,而且還經常跑到機動車道上去開,既有老人開也有年輕人開。而這裏説的“低速”我們要打上引號,因為它開得還挺快。

  五年來“低速電動車”事故83萬起

  據公安交管部門統計數據,近五年,全國發生低速電動車交通事故83萬起,造成1.8萬人死亡、18.6萬人受傷,引發的事故起數和死亡人數逐年增長,年均分別增長23.3%和30.9%。

  配置比汽車“好”,駕駛安全無保證

  我們的記者也找到了一家電動車銷售市場,這裏銷售的大多都是低速電動車。很多銷售人員都告訴記者,這些低速電動車的配置要比一些汽車還好。

  那究竟是否如這些銷售人員所説呢?

  低速電動車銷售人員:這是中控鎖、電動門窗、VCD、CD、倒車影像、暖風、收音機、自然風都有,底都鋪好了。這個你看看,這個折過去可以放東西,拉東西,這個的後備箱都是電動的。

  這些市場上的低速電動車讓人大開眼界,有做成轎車的,有做成家庭旅行車的,記者甚至還看了一輛外形霸道的越野車。

  記者:這個是吉普車嗎?動力怎麼樣?

  低速電動車銷售人員:動力沒問題。

  記者:越野能力怎麼樣?

  低速電動車銷售人員:沒問題。方向助力、剎車助力、電動後視鏡、四輪獨立懸挂、美國進口四千瓦發電機、跑起來平穩。

  這些所謂的低速電動車售價從一萬元到四萬元都有,從外表看上去就是一款標準的汽車,那這些低速電動車的安全性怎麼樣呢?

  2016年底,中國消費者協會在市場上以普通消費者名義購買了三輛不同品牌的低速電動車,委託國家汽車質量監督檢驗中心進行安全性碰撞試驗,結果觸目驚心。

  盡管測試速度只有32公里每小時,由于沒有牢靠的安全保護措施,三輛低速電動車的駕駛員和乘客全部有骨折的危險,並且車輛碎片還會導致相關人員大量出血。

  性能不達標,充電起火事故頻發

  除了碰撞起來缺乏安全性之外,記者在調查中還發現了更讓人擔憂的一幕。那就是,這樣的低速電動車的電池隨意拆裝,而充電器更是什麼樣子的都有。

  有一段視頻是網友拍攝的低速電動車起火的現場,這輛車就是在充電時突然起火,幸好發現及時,周圍居民沒有遇險,但是低速電動車已經被燒得面目全非。實際上,由于很多低速電動車的電路、電壓、故障防護等性能不達標,像這樣自燃或者充電時起火的低速電動車也並不少見。

  無國家標準 制造水準差

  那麼,這些所謂的“低速電動車”究竟有沒有相關的國家標準呢?

  對于低速電動車的標準,國家並沒有明確規定,甚至連什麼樣的車屬于低速電動車也並沒有説明。那麼,這種車是怎麼來的呢?

  原來,這種低速電動車的前身是老年代步車。但是對于老年代步車,國家也沒有明確的標準,各式各樣的車型、各種大小的車輛都有。再向前追溯,老年代步車是由殘疾人使用的機動輪椅車演變而來,殘疾人機動輪椅車在速度、外形尺寸等方面有著非常細致的標準,屬于非機動車,按照我國《道路交通安全法》第五十八條:殘疾人機動輪椅車、電動自行車在非機動車道內行駛時,最高時速不得超過十五公里。

  近幾年,為了迎合市場,一些企業不斷對殘疾人機動輪椅車進行改裝,使得車輛體積越來越大,速度越來越快,而且功能也越來越多,已經大大超過了非機動車的限速、品質和外形尺寸。從這個角度來説,現在這種低速電動汽車已經從最初的非機動車進入到了機動車的范疇。

  公安部道路交通安全研究中心機動車輛安全研究室主任 周文輝:按照嚴格的定義來説,這種車應該是屬于汽車,但是它是一種制造水準比較差的、達不到標準的汽車。

  沒有合格證照賣 産能超百萬

  沒有相關國標,制造水準差。這樣的車又是怎麼生産出來,並在市場上公然銷售呢?記者對此進行了調查。

  記者:有合格證嗎?

  低速電動車銷售人員:當然有了,什麼話,這是國家允許生産的。

  記者:那合格證是自己發的,還是別人發的?

  低速電動車銷售人員:政府發的,這是自己能開嗎?

  銷售人員説得理直氣壯,表示自己的車有的是符合國家標準的合格證,然而,專家卻説,這類車不可能具有合格證。

  公安部道路交通安全研究中心機動車輛安全研究室主任 周文輝:不可能。一輛車它要出來的話首先要經過投資準入,然後它的生産工廠要達到一定條件獲得許可,然後這個車型也要經過多項的國家安全標準檢驗。

  記者:但是目前來講這個車?

  周文輝:第一步都沒有走到,(所有的)都沒有走。

  記者:所以它不可能有合格證?

  周文輝:對,比如説冒用旅遊觀光車的,殘疾人機動輪椅車的,它生産其他車的(許可)挂到這個上説是這些車輛的合格證,有這個情況。

  記者在調查中發現,多數低速電動車是生産企業借觀光車、場地車等名義生産的,實際是不合規的道路機動車産品,很多生産企業也沒有辦理合法的車輛生産手續。

  按照國家規定,擅自生産、銷售未經國家機動車産品主管部門許可生産的機動車型的,沒收非法生産、銷售的機動車成品及配件,罰款;有營業執照的,由工商行政管理部門吊銷營業執照,沒有營業執照的,予以查封。

  但是為何這些低速電動車卻一直沒有得到有效監管呢?

  清華大學法學院副院長 余淩雲:低速電動車現在之所以會出現亂象主要原因是在源頭和銷售兩個環節沒有把握好,一個可能本身它這個市場發展有這個需求,所以説對于這樣的産業發展,有的地方政府採取一個支援的態度,允許它生産。

  周文輝:在發展初期相關部門沒有及時跟進,導致這個事情越來越多,再去管理就很難,錯失一個很好的時機。

  專家告訴記者,目前山東、河北、河南、江蘇等地的企業總産能已經超過上百萬輛。記者在調查中還發現,由于這種車銷量較大,缺乏生産上的監管,還形成了一條與之相關的産業鏈。

  不用上牌不需駕照 成銷售噱頭

  根據國家規定,符合生産標準、被列入工信部《道路機動車輛生産企業及産品公告》中的車,才可以上機動車牌照。而記者在調查中發現,低速電動車並沒有被列入這個公告,即使它已經和一般汽車從外形上區別不大,但它並沒有明確的汽車身份,不能上牌照,同時駕駛者也不需要考取駕照。而這,也成為了商家銷售的噱頭。

  記者:用駕駛證嗎?

  低速電動車銷售人員:不用駕照。

  記者:(我)不會開車。

  低速電動車銷售人員:可以教給你開,一會兒就能學會。

  記者:一會兒就能學會?

  低速電動車銷售人員:嗯。小時候玩過碰碰車嗎?

  記者:碰碰車玩過。

  低速電動車銷售人員:對,這玩意跟碰碰車差不多。

  不僅是不需要駕照,還有一個更大的賣點。

  低速電動車銷售人員:低速電動車不用上牌。

  銷售人員告訴記者,不需要車牌和駕照,這種車的所謂好處就多了。

  記者:你沒有牌照,闖紅燈也沒有關係?

  低速電動車銷售人員:沒牌照無所謂,這不要緊。

  如何處罰?執法遭遇尷尬

  從生産到銷售,低速電動車就這樣一路綠燈上了路。那麼,這麼多的違法行為,也沒有人管嗎?

  實際上,由于低速電動車的闖紅燈、逆向行駛等違法行為,很多地方交警也進行過專項行動,但是,收效並不明顯,執法上也存在尷尬之處。

  清華大學法學院副院長 余淩雲:(低速電動車)它一旦上路以後,交警在管理上就馬上遇到這些問題。你要是説按照非機動車管呢,它從標準上來講,它很多是符合機動車的標準——速度很快,品質很大;如果你要按照機動車去管理呢,它又沒有在機動車目錄裏頭,所以你管理起來就沒有依據。

  周文輝:交警一但遇到這種車應該怎麼處罰,沒有一個特別對應合適條款,很多地方無牌無證去處罰,這個我覺得也不是特別合適。

  專家建議:治理須從源頭開始

  低速電動車一方面解決了部分人群的出行需求,另一方面,生産企業未經許可進行生産,産品普遍安全性能低、品質差,駕駛人及車輛大多無證無照。這種無序發展肯定擾亂了正常交通秩序,影響道路交通安全。

  如何解決這些問題,專家也給出了建議。

  中國社會科學院社會學研究所研究員 王俊秀:源頭上首先限定這輛車,嚴格它的標準。(其次)應該去把它定性,這種車應該功能是什麼,從空間使用到人員使用,它的標準是什麼。這種定性首先做第一步,然後才可能做相應生産的標準,交通管理的這些標準。

+1
【糾錯】 責任編輯: 陳俊松
新聞評論
載入更多
全國大規模小麥跨區機收全面展開
全國大規模小麥跨區機收全面展開
孩子們的“紅領巾護路志願隊”
孩子們的“紅領巾護路志願隊”
搶抓農時夏種忙
搶抓農時夏種忙
“雙胞胎村”的快樂童年
“雙胞胎村”的快樂童年

01002001001000000000000001110103112291097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