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華網 正文
傳銷組織如何迅速裂變?流水作業半個月速成“工具”
2018-05-30 11:14:36 來源: 經濟日報
關注新華網
微博
Qzone
評論
圖集

  原標題:山西警方打掉多個“變異”暴力傳銷團夥

  日前,山西臨汾堯都區警方成功打掉了一個黑惡勢力犯罪集團。與傳統傳銷經濟犯罪模式不同,該犯罪集團披著“非法傳銷”外衣,作案手段極為殘忍,社會危害極其嚴重,已經“變異”為暴力犯罪集團。

點擊進入下一頁

  截至目前,該案已批準逮捕犯罪嫌疑人114人,串並案件100余起,查證落實“老總”石某某、劉某某涉案金額高達500余萬元。隨著案件的偵破,更多觸目驚心的細節逐漸浮出水面。與以往傳銷團夥相比,該犯罪集團的組織架構和犯罪模式有哪些不同?“傳銷”又是如何“變異”為暴力犯罪的?對此,記者做了深入調查。

  層級分明組織結構嚴密

  據辦案民警介紹,該組織從陜西渭南分離出來後進入山西臨汾,形成以劉某、李某某、謝某、石某某、劉某某等人為首、涉及骨幹成員眾多的黑惡勢力犯罪集團。

  該組織內部結構按照“老總”“大經理”“經理”“大主任”“寢室主任”“老板”六個層級順序組成,實行層級負責管理制,由“老總”管理“大經理”,“大經理”管理“經理”,“經理”管理“大主任”,“大主任”管理“寢室主任”,“寢室主任”管理本寢室所屬“老板”和“新人”。“老板”給“新人”做“師傅”、“大哥”負責帶“新人”,教授如何對抗公安機關審查的辦法和策略;“新人”被暴力脅迫後,被迫繳納上線費即成為“老板”。之後,依據個人表現獲取“師傅”“大哥”的資格。“老板”和“新人”被限制人身自由,參加劫取“新人”財物或者繼續誘騙“新人”參加該組織活動。

  辦案民警告訴記者,“從目前偵查的情況看,有些‘老板’層級的嫌疑人兩年內都未曾自由出入過窩點,偶爾出入也僅限于理髮、洗澡或者搬新家,一切活動均有專人監視。有些新人甚至長期吃喝拉撒在寢室,不得到院內活動,與家人通訊有專人監控,只能報喜不能報憂,按設定臺詞回復。”

  為控制低等級人員,該組織每個寢室每晚安排有兩名到三名骨幹成員專門陪睡看守,收走外套僅剩短褲防止逃脫,並由寢室主任每天將安排情況逐級報告。同時,該組織在窩點及公安機關周邊都安排有專人放哨,密切關注公安機關動向,如有情況,迅速轉移,逃避打擊。

  流水作業培養速成“工具”

  “這些‘傳銷組織’以招工、婚戀等名義物色受害者,將其騙到當地後,通過暴力、洗腦等手段控制,半個月左右時間就可將受害者培養成合格犯罪‘工具’。”據專案民警介紹,成熟的“套路”及“流水線作業”讓犯罪分子對“工具”的培養達到速成目標。

  第一階段為“暴力屈服”。通過將受害者騙至窩點,採取暴力手段控制人身自由。河南駐馬店西平縣小夥周某,今年25歲,在“上線”成為犯罪嫌疑人之前,他也是一名受害者,那時他有一份穩定的工作,每個月能賺4000多元。“一切都源于我在相親群加了一個女孩。”回憶起受害經歷,周某數次哽咽,“她説她在山西這邊上班,老家也是河南的,説讓我到這邊和她見一面。等到了臨汾火車站,她説她臨時加班,讓她閨蜜去接的我,我就跟著她閨蜜一起來到她住的地方。一進屋我就發現不對勁,屋裏就放有一張桌子,我本打算往外跑,後來‘大哥’進來,見我不配合,十幾個人把我按在地上打,第二天我就開始咳血。後來他們講,以前有人想跑,要打就打得狠。”

  第二階段為受害者“上線”階段。每天深夜一兩點就開始對受害人實行耗損體力、精力折磨,同時其他人輪番實施洗腦、不給飯吃、毆打等軟硬暴力。一般7天至15天,多數受害人被迫屈服,“同意”掏錢購買“虛擬産品”。

  第三階段為“老板”階段。團夥以一套騙人的、雜糅的所謂“精粹教材”開始“培訓”洗腦,已經毫無抵抗能力的受害人一般半個月左右時間會徹底“上套”。成為“老板”後,這些受害者迅速變成害人者,配合團夥以各種借口向親戚朋友騙錢,騙人入夥,對新入夥成員施暴。據辦案民警、臨汾市堯都區公安局經偵大隊教導員關穎介紹,這是該組織與以往其他“傳銷”組織最大的不同。尤其是“出局”模式——當上“老總”、非法獲利積累到一定數量後,按慣例“出局”讓位,這也成了層級較低的嫌疑人的“目標”。

  “目標”讓這個“傳銷組織”裂變極快,人員一旦發展到100人,就一分為二,各領50人覓地繼續發展。警方介紹,堯都區被打掉的“傳銷組織”僅為省外組織裂變出的一條下線,2014年裂變到臨汾之後,除了在當地迅速發展外,已經在別的城市裂變出下線。

  “傳銷”成逃避打擊遁詞

  “這個比較有‘法律常識’的犯罪團夥很會規避法律空白,披著傳銷組織這個較輕的外衣,從事著暴力犯罪的行為。”專案民警説。2010年頒布施行的《最高人民檢察院、公安部關于公安機關管轄的刑事案件立案追訴標準的規定(二)》第七十八條規定,組織、領導以推銷商品、提供服務等經營活動為名,要求參加者以繳納費用或者購買商品、服務等方式獲得加入資格,並按照一定順序組成層級,直接或者間接以發展人員的數量作為計酬或者返利依據,引誘、脅迫參加者繼續發展他人參加,騙取財物,擾亂經濟社會秩序的傳銷活動,涉嫌組織、領導的傳銷活動人員在30人以上且層級在三級以上,對組織者、領導者,應予立案追訴。非法吸收公眾存款罪(刑法第一百七十六條)規定,單位非法吸收或者變相吸收公眾存款數額在100萬元以上的應予立案追訴。

  抓住這些關鍵詞,該傳銷組織分裂成一個個不足30人的小集體。辦案民警介紹,這些組織有極強的紀律規定。組織成員沒有人身自由,數年不與社會接觸,為防止寢室成員互相熟稔,要求各個寢室成員一個月至兩個月輪換一次。一旦被警方發現,“傳銷組織”標識反倒成為這些暴力團夥的“掩護色”。如某個寢室案發後,其成員就主動交代“我是傳銷,我是受害者”,不涉及其他寢室,警方對普通成員只能做遣散處理。

  合力打擊新型黑惡勢力

  掃黑除惡專項鬥爭啟動後,堯都警方在轄區摸排、發現了相關線索,會同當地檢察院、法院分析研究、認定後,在全國首次以黑惡勢力團夥犯罪立案偵查,刑拘了上百人,挖出了觸目驚心的內幕。

  警方介紹,這些“傳銷組織”侵害對象固定為一些外省份年輕人,臨汾市的“傳銷組織”只針對四川、重慶、河南三地的年輕受害者,一旦他們被騙到窩點變成犯罪“工具”,就會侵害到遠在千裏之外的親朋好友和其他受害者。但是,因窩點處于封閉的小環境,成員不與社會接觸,因此難以被發現。

  “清查時或接到求助線索發現是傳銷組織後,看一下有無非法拘禁,對普通成員登記,買張車票遣散,但實際到下一站,他們就會下車再跑回來。一個地方打擊傳銷的力度上去,他們就轉移到其他地方。”一位基層民警説。面對如此狡猾的作案手法,堯都區全面推行的網格化管理髮揮了極大作用。堯都區在切實加強社會管理的同時,做到網中有格、按崗定格、人在格上、事在網中,形成了社會綜合治理長效機制,這在發現線索、掌握窩點等方面起到了至關重要的作用。

  堯都區公安局副局長牛振林表示,這種披著傳銷外衣的黑社會,對整個社會都是極大的隱患。該組織在不停擴大和“裂變”,在社會上不斷蔓延,後果嚴重。“希望隨著犯罪案件花樣的翻新,處理此類案件的法律依據也及時更新,為打擊犯罪提供有力支撐。”(記者 梁婧 劉存瑞)

+1
【糾錯】 責任編輯: 王頔
相關新聞
  • 傳銷團夥“轉行”微信交友詐騙 成員絕大部分為青少年
    5月17日淩晨1時,在省公安廳的統一部署下,東莞共計600余名警力聯合深圳公安機關,一舉摧毀了盤踞東莞多年的電信詐騙組織,刑事拘留“網絡交友詐騙”犯罪嫌疑人350余名,搗毀窩點70多個
    2018-05-25 15:33:33
  • 傳銷組織瞄準投資者本金 警方發布7類傳銷陷阱警示
    2017年,在湖南省株洲市公安局偵破的“維卡幣”跨境網絡傳銷案中,“維卡幣”玩的就是“虛擬貨幣”概念。株洲市公安局經偵支隊二大隊大隊長楊青説,會員主要通過“動態模式”發展新會員獲得獎金,就是不斷發展會員,形成一個金字塔式的傳銷模式。
    2018-05-24 07:21:17
新聞評論
載入更多
全國大規模小麥跨區機收全面展開
全國大規模小麥跨區機收全面展開
孩子們的“紅領巾護路志願隊”
孩子們的“紅領巾護路志願隊”
搶抓農時夏種忙
搶抓農時夏種忙
“雙胞胎村”的快樂童年
“雙胞胎村”的快樂童年

01002001001000000000000001110768112291077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