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華網 正文
快遞包裝箱一年消耗192億個 豈可一棄了之?
2018-05-26 09:40:04 來源: 檢察日報
關注新華網
微博
Qzone
評論
圖集

丁鈺涵

張西峰

遊志雄

  快遞包裝物豈可一棄了之?

  門診問題

  如何實現快遞包裝綠色化

  門診專家

  寧夏回族自治區吳忠市人民檢察院檢察官 丁鈺涵

  中國政法大學副教授 張西峰

  北京逸峰律師事務所律師 遊志雄

  專家觀點

  ◇由于我國地域廣、幅員遼闊,各地生活水平不一,加之垃圾回收制度不完善,導致快遞包裝廢棄物的危害隨著快遞行業的擴張而存在加大的危險。

  ◇快遞包裝廢棄物沒有得到有效控制,主要有三方面原因:一是快遞包裹被過度包裝;二是電商、快遞企業及消費者缺乏回收意識,態度不積極;三是綠色包裝産業發展受限,缺乏政策支持。

  ◇綠色包裝成本高,需要政府通過財政補貼、減稅等多種途徑支持綠色包裝産業。

  ◇全民參與才是有效治理快遞包裝廢棄物現象的良方。由此,需要對全社會加強宣傳教育,提高回收意識,明確相關責任主體。

  ◇實現快遞綠色包裝,除了需要嚴格落實《快遞封裝用品》係列國家標準外,還需要立法部門以該係列標準為契機,適時制定包裝法。

  據2018年4月30日《北京青年報》報道,當一件快遞送到手上時,網購者要逐一拆開這些包裝,而拆完之後,這些包裝往往成了垃圾,被丟棄。但目前多數網購商品都由商家自行進行快遞包裝,包裝是否用心、結實,通常成為買家評價商家的指標之一,而所謂的包裝用心,基本上就等同于用料多、包得嚴,快遞包裝廢棄物由此有成“災”之憂。《快遞暫行條例》5月1日在全國范圍內施行,鼓勵使用可降解、可利用的環保包裝材料,鼓勵企業回收包裝材料,以實現包裝材料的減量。一些快遞企業開始使用綠色包裝。但是,由于缺乏細致的行業操作標準和監管,快遞包裝的綠色化面臨諸多難題,如何真正實現快遞包裝的綠色化?怎樣才能有效解決快遞包裝廢棄物污染問題?記者採訪了寧夏回族自治區吳忠市檢察院檢察官丁鈺涵、中國政法大學副教授張西峰及北京逸峰律師事務所律師遊志雄。

  快遞包裝廢棄物緣何産生

  丁鈺涵介紹,隨著電子商務的快速發展,網購規模也迅猛增長,極大地促進了快遞市場的發展。據國家郵政局發布的數據信息,2017年,全國快遞服務企業業務量累計完成400.6億件,同比增長28%,連續4年穩居世界第一,包裹快遞量超過美、日、歐等發達經濟體。快遞業務快速發展的同時,環境污染問題也隨之而來。據有關數據測算,2017年全國快遞業消耗包裝箱192億個、編織袋58億個、塑料袋150億個、膠帶300億米。

  遊志雄認為,隨著快遞行業的迅猛發展,快遞速度的加快及快遞范圍從城市到農村的不斷擴大,可以預見,快遞包裝廢棄物會越來越多。

  快遞包裝廢棄物的危害

  當前,我國快遞業的包裝主要有六大類,即快遞運單、編織袋、塑料袋、封套、包裝箱(瓦楞紙箱)、膠帶,此外還有泡沫板、填充氣泡袋等預防快遞物品損害的保護性包裝物。遊志雄表示,多數快遞包裝最終都會被消費者當作生活垃圾廢棄,而這些東西有的是可回收的,有的是不可回收的,像膠帶這樣的物品,因其化學特性對垃圾回收是有影響的,紙盒、塑料袋這些原本可回收的快遞包裝,如果和其他生活垃圾混在一起,被污染後也將無法再回收。由于我國地域廣、幅員遼闊,各地生活水平不一,加之垃圾回收制度不完善,導致快遞包裝廢棄物的危害隨著快遞行業的擴張而存在加大的危險。

  對此,丁鈺涵認為,由于快遞包裝多數被當作生活垃圾處理掉,而我國處理生活垃圾最常用的方法就是填埋和焚燒。快遞包裝中常用的透明膠帶、塑料袋等材料,主要原料都是聚氯乙烯,這一物質埋在土裏,需要上百年才能降解,對環境會造成不可逆轉的損害。如果焚燒,會産生大量有害氣體和濃重的生物煙霧,危害人體健康,對環境造成嚴重污染。

  快遞包裝廢棄物沒有得到有效控制的原因

  快遞包裝廢棄物為何沒有得到有效控制?對此,丁鈺涵認為,主要有三方面原因:一是快遞包裹被過度包裝;二是電商、快遞企業及消費者缺乏回收意識,態度不積極;三是綠色包裝産業發展受限,缺乏政策支持。

  丁鈺涵表示,過度包裝是快遞業存在的普遍問題,早在2009年1月,國務院辦公廳就下發過《關于治理商品過度包裝工作的通知》,明確禁止對商品進行過度包裝,尤其是用一次性塑料袋及泡沫材料進行包裝。但過度包裝問題還是屢禁不止,主要有以下四方面原因:一是電商為獲得良好口碑,防止商品在運輸過程中受到損害,所以不惜用多種廉價材料進行重復包裝。二是快遞企業一般以商品重量計費,運輸的商品越重,快遞企業的收費就越高,而且由快遞企業負責包裝的商品運輸風險是由快遞企業全程承擔的,因此,由快遞企業負責包裝的商品就可能會過度包裝,既出于商品安全考量,也出于創收考慮。三是消費者對網購商品運輸中的損害較為敏感,也容易提起投訴,這是導致電商和快遞企業過度包裝的重要原因。四是包裝成本較低。目前,常用的塑料袋、紙箱、氣泡墊填充物和膠帶等都是最為廉價而又使用方便的包裝材料,這也是過度包裝的原因之一。

  由于相當數量的快遞都存在過度包裝的問題,導致快遞包裝材料的回收成本非常高,分離膠帶和薄膜將耗費大量時間,而且即使回收了紙箱等包裝材料,再利用的成本也很高,電商企業和快遞行業都不願意投入精力。此外,由于消費者環保意識不強,缺乏快遞包裝回收的意識,對快遞包裝不能嚴格按照廢棄物分類處理,導致快遞包裝不能得到回收利用。

  綠色包裝産業發展受限,主要是缺乏政策支持。綠色包裝作為一種新興産業,在我國尚處于發展初期,技術相對比較落後。綠色包裝産品往往比傳統的包裝産品成本高,因此在與傳統包裝産品競爭時,不具備價格優勢。譬如,綠色包裝材料的開發涉及許多高新技術,工業發達國家研究完全生物降解塑料已經數年,但至今真正的工業化産品還不多,這直接導致了綠色包裝産品在市場競爭中的劣勢。雖然綠色包裝的研發任務較為艱巨,技術和資金投入較大,但其對環境保護具有重要意義,因此,研發並使用綠色包裝材料必將成為未來的趨勢,但我國現在還沒有明確的綠色包裝産業扶持政策。

  張西峰補充認為,除了上述原因,從法律層面看,快遞綠色包裝標準缺失亦是不容忽視的問題。2016年以來,國家相關部門先後出臺《推進快遞業綠色包裝工作實施方案》《關于協同推進快遞業綠色包裝工作的指導意見》《快遞暫行條例》,但對快遞綠色包裝僅僅作出原則性的規定,可操作性不強。

  國外相關經驗可以借鑒

  在如何處理包裝廢棄物方面,有些發達國家的經驗是可以借鑒的。丁鈺涵介紹,德國包裝法規定了生産者延伸責任制度,強調任何材料的生産實體都要對材料在達到其使用壽命後而産生的廢棄物負責,並自行承擔回收費用,該制度催生出德國回收利用係統(DSD),其實際是一個專門組織包裝廢棄物進行回收利用的非營利性公司。生産者可以向DSD購買“綠點”商標使用權,由DSD代為履行應由生産者承擔的廢棄物回收義務,這樣,生産者可以從回收廢棄物中解脫出來,更加專注于公司的主營業務。

  法國在1994年出臺的《包裝廢棄物運輸法》中明確規定,消費者有義務將廢棄的包裝物主動交給生産商或者零售商回收處理。此外,法國還組建了廢棄物回收機構,回收機構均由生産及制造廠商作為其股東,法國在此機制中另外引入了保證人,這樣能夠保證回收有完備的監督機制以及公允性。在回收係統中,各個環節緊密相扣,相互之間都簽訂了協議書及約定書,責任分工明確,所以這些回收係統都具有很好的內部控制效果,為相關行業所産生的包裝廢棄物的高度回收提供了很好的保證。

  美國從上世紀90年代開始關注綠色包裝。為了提高企業回收包裝的積極性,美國各州政府制定了相關制度,根據企業包裝回收利用率的高低,適當免除企業相關的稅收。

  日本具有非常健全的廢棄物回收法律體係,既有基本法《推進循環性社會形成基本法》,也有全面的綜合法《廢棄物處理法》《促進容器與包裝分類回收法》等。日本在包裝綠色化方面的成效比較突出。日本國內建有大量回收站,消費者可以就近將包裝廢棄物進行分類後放置在回收站,由收運係統將分類完的包裝廢棄物通過定時回收、集合中轉等方式,運輸至專門的處理中心進行再循環、再制造處理,從而實現廢棄物的回收再利用。

  如何真正實現我國快遞包裝綠色化

  丁鈺涵認為,由于綠色包裝成本高,因此需要政府通過財政補貼、減稅等多種途徑支持綠色包裝産業。丁鈺涵建議,相關部門可以組織龍頭企業牽頭成立綠色包裝産業協會,由協會負責包裝行業的日常監督管理,並組織科研隊伍研發綠色包裝材料,全面推進綠色包裝的發展。同時,制定綠色包裝産業支持政策,有針對性地採取財政補貼、稅收優惠、行政協調、信用獎懲等多方面手段,鼓勵電商以及快遞企業研發和使用綠色包裝,對研發、使用綠色包裝並能推動綠色包裝普及的企業給予政策及財政支持;鼓勵包裝制品循環使用,對循環使用包裝制品的商家及快遞企業給予激勵;建立快遞包裝分類及回收激勵機制,鼓勵商家、消費者及快遞企業對快遞包裝分類回收。

  “其實,只有全民參與才是有效治理快遞包裝廢棄物現象的良方。”丁鈺涵認為,當前,需要對全社會加強宣傳教育,提高回收意識,明確相關責任主體。通過多種途徑加強環保方面的宣傳教育,提高電商、快遞企業回收利用廢棄物的意識,增強消費者分類處置快遞包裝的主動性。可以借鑒法國、日本有關回收包裝廢棄物的先進經驗,明確電商、快遞企業、消費者在快遞包裝廢棄物回收中的責任,在住宅小區、寫字樓等生活工作區域合理設置回收站,消費者有義務將快遞包裝進行分類並放置回收站,電商、快遞企業作為包裝廢棄物的最終責任者,有義務回收或者委托第三方廢棄物回收公司回收利用廢棄物。建立第三方廢棄物回收係統。借鑒德國、法國等國家的先進經驗,由政府引導成立第三方廢棄物回收係統,由該非營利性公司負責回收包裝廢棄物,國家也可以給予財政補貼,這樣既解決了生産企業回收廢棄物的後顧之憂,又有利于改善環境。

  遊志雄表示,我國將于2018年9月1日實施新修訂的《快遞封裝用品》係列國家標準,明確提出“快遞包裝袋宜採用生物降解塑料”,並相應增加了二次使用快遞封套的要求,在符合標準的前提下,倡導快遞包裝箱可重復使用。針對不同的快遞封裝用品,要求分別加印可回收標志、重復使用標志或塑料産品標志,便于回收處理。該係列國家標準還提出減量化,降低快遞封套用紙的定量要求、塑料薄膜類快遞包裝袋的厚度要求等。但是,遊志雄指出,盡管該標準已經出臺,由于其只是推薦性標準,沒有強制力,再加上快遞綠色包裝是一個係統工程,涉及資金、技術、政策等各方面的因素,因此,要實現快遞綠色包裝,除了需要嚴格落實該係列標準外,真正實現其目的,還需要立法部門以該係列標準為契機,適時制定包裝法。從現在開始,要積極推動快遞包裝的綠色認證,引導、支持電商、快遞企業和消費者使用通過快遞包裝産品綠色認證的包裝産品;加大綠色快遞包裝産品質量監督檢查力度,從嚴處置不合格的快遞包裝生産者,把快遞綠色包裝納入綠色産品信用體係建設。

  張西峰也表示,當前應根據我國快遞業的發展情況,制定包裝法,對不符合快遞綠色包裝、過度包裝等行為制定懲罰措施,確保國家標準真正能發揮作用。(趙衡)

+1
【糾錯】 責任編輯: 邱麗芳
相關新聞
新聞評論
加載更多
海南航空開通天津至溫哥華直達航線
海南航空開通天津至溫哥華直達航線
青島,幸福之城
青島,幸福之城
備戰高考
備戰高考
藍天之約
藍天之約

01002001001000000000000001110000112289124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