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華網 正文
網紅大杜鵑“奇幻旅行”止步 專家稱其遷徙數據具研究價值
2018-05-26 08:10:15 來源: 北京青年報
關注新華網
微博
Qzone
評論
圖集

  福來照片

  網紅大杜鵑“奇幻旅行”止步

  大杜鵑福來或已折翼緬甸 曾因往返亞非被稱“最勇敢旅行者” 專家稱其遷徙數據具研究價值

  在緬甸的曼德勒,大杜鵑福來(英文名:Flappy)的追蹤器停止移動,同時,追蹤器監測到了不正常的溫度波動,這意味著網紅大杜鵑福來或已死亡。一周前,福來因在每年的遷徙中飛行2.6萬余公裏,往返亞洲和非洲之間“追逐夏天”,成為眾多網友口中“最勇敢的旅行者”。

  近日,“北京大杜鵑”項目發起人之一特裏遺憾地對北京青年報記者表示,就目前情況看,福來生還的可能性低于1%。特裏表示,在兩年的追蹤中,福來像老師一樣帶領他“飛遍”了10多個國家,了解當地知識。與此同時,參與這一項目的鳥類環志者于方表示,福來遷徙期間傳回來的數據,對于國內研究大杜鵑的習性具有重要意義。

  事件

  網紅大杜鵑未能如期回到北京

  按照此前的遷徙路徑,大杜鵑福來(Flappy)應該于5月中旬從雲南入境,再回到北京度過夏天。但現在,它的追蹤器停止在緬甸曼德勒以北100公裏和緬甸伊諾瓦底江以東30公裏的位置,距離中國國境僅300多公裏。

  最後的監測數據于5月17日傳回國內。5月23日,北京觀鳥會網站發布消息稱,當時傳回來的這組數據透露了兩個重要的信息:第一,追蹤器監測到大幅度的溫度波動;第二,追蹤器的電池電量快速消耗。專家分析,健康鳥類的體溫會抵消周邊環境晝夜溫度的變化,從而保持相對恒定的溫度,而追蹤器溫度的大幅波動是一個跡象,表明“一切都不太好”。結合電池電量快速消耗的信息,專家推測,在5月14日至15日夜間的某個時候,大杜鵑福來或已死亡。

  就在5月初,大杜鵑福來于2016年至2017年之間跨越亞非大陸的遷徙路線曝光,它飛行2.6萬公裏、橫跨阿拉伯海、6天內飛行超過6500公裏等一係列舉動,在網絡上引發關注,並被稱為“最勇敢的旅行者”,有很多鳥類愛好者期待福來本月能如期回到北京,再次踏上“追逐夏天之旅”。

  細節

  項目發起者認為福來是“老師”

  2016年5月北京市野生動物救護中心、英國鳥類學基金會以及中國觀鳥會合作發起了“北京大杜鵑”鳥類環保志願項目,通過給大杜鵑佩戴衛星發射器來研究國內大杜鵑種群的遷徙情況。

  5月24日下午,“北京大杜鵑”項目發起者之一,來自英國的特裏向北青報記者確認了“福來基本確定死亡”的消息。

  “我們還不確定福來的死因,也許是被獵人殺死了,也許是被鷹之類的捕食者吃掉了,也有可能是自然死亡。”特裏介紹,福來于2016年在北京翠湖濕地公園被捕捉到的時候已經成年,如今保守估計長到3歲了,而通常大杜鵑的平均年齡在3至4歲左右。

  福來或已死亡的消息發布後,不少粉絲討論福來到底有沒有生還的可能性。北京觀鳥會網站發布消息解釋稱,考慮到當初為了固定追蹤器設置了安全帶,因此基本可以排除(追蹤器脫離的情況)。“綜合這些信息可得,福來生還的可能性非常小,概率低于1%。”特裏遺憾地補充道。

  特裏告訴北青報記者,福來和它的4名同伴身上裝的是很先進的實時GPS追蹤器,自2016年被放飛後,一直被很多粉絲密切關注著。“我們在北京觀鳥會網站上實時更新它們的位置,5月23日發布福來死亡的消息後,來自歐洲、美國、澳大利亞、印度和非洲的很多粉絲,從國外發來了慰問。”

  特裏稱,從捕捉到福來的那一刻起,他就與福來建立了情感上的聯係。“我們放飛後每天追蹤它的行蹤,在很多人看來,它像是被我牽挂著的孩子,但實際上它更像我的老師。”

  特裏進一步解釋説,福來在兩年的遷徙中飛越了10多個國家,60多次跨越國境,“福來每飛過一個地方,我都會在地圖上進行定位,並且通過互聯網去了解當地的地形、氣候、植被等情況。跟著它,我也‘飛遍’了這些國家,了解了很多知識,所以説它是我的老師。”

  截至目前,“北京大杜鵑”項目中的5只大杜鵑全部“失聯”,特裏希望,將來可以發起更多的鳥類研究項目,也希望公眾對福來的關注與熱情,可以延續到對其他鳥類的關注和環保事業中。

  延展

  為何飛往非洲越冬有待研究

  參與“北京大杜鵑”項目的北京野生動物救護中心、中國觀鳥會鳥類環志和培訓志願者于方告訴北青報記者,福來或已死亡的消息發布後,國內的鳥類專家和愛好者都感到遺憾。

  于方表示,雖然我國對大杜鵑的記錄很早,但直到“北京大杜鵑”項目之前,其實並不十分了解它們的遷徙情況。

  于方表示,目前通過福來獲取的數據和信息十分有研究價值。“通過這個項目,我們知道了大杜鵑遷徙的目的地、路線、停留點等這些最關鍵的信息,還有它遷徙的‘策略’,比如:速度的快慢、停留時間的長短。根據這些信息,我們可以進一步分析大杜鵑的行為。”

  于方評價説,福來和它的同伴們的遷徙路線,曾深深地震撼他和國內的鳥類研究人員。“我們從小就知道‘候鳥南飛’,但是大杜鵑一路南下飛到非洲南部,也向我們提出了新的問題:為什麼要遠赴非洲?為什麼選擇這條異常兇險的跨海之路?我們相信絕不僅僅是因為食物這麼簡單。”

  “我們在國內還做了中國的雨燕遷徙追蹤項目,雨燕也是飛到非洲南部去過冬的。”但于方稱,目前國內對于大杜鵑和雨燕的遷徙目的地為何是非洲還沒有定論。

  于方介紹,相比于雨燕,大杜鵑的飛行能力其實要弱很多。“大杜鵑飛行速度並不算快,以及它們需要落地覓食的習性,都決定了飛往非洲是一段危機四伏的旅程。如果説雨燕是天才型飛行選手的話,大杜鵑就是勤奮型飛行選手。這也是為什麼我們會評價福來是‘最勇敢的旅行者’。”(記者 張雅 實習生 李卓雅 供圖/北京觀鳥會網站 線索提供/朱女士)

+1
【糾錯】 責任編輯: 邱麗芳
相關新聞
新聞評論
加載更多
海南航空開通天津至溫哥華直達航線
海南航空開通天津至溫哥華直達航線
青島,幸福之城
青島,幸福之城
備戰高考
備戰高考
藍天之約
藍天之約

01002001001000000000000001110000112289065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