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華網 正文
資本蜂擁、體驗兩極化 民宿如何留住“詩和遠方”
2018-05-26 07:42:46 來源: 錢江晚報
關注新華網
微博
Qzone
評論
圖集

  原標題:鄉村民宿受政策支援發展迅速,而城市共用公寓則在灰色運營中頻遭吐槽

  資本蜂擁的民宿:如何留住“詩和遠方”

  比起千店一面的酒店來説,個性化的民宿成為越來越多遊客的選擇,但其中存在的問題也浮出水面。日前,“宜家酒店公寓”事件引起了廣泛關注。在看完了相關報道之後,一些人開始吐槽自己曾有過類似經歷,更多的人則開始思考深層次的問題——這是個例還是普遍現象?民宿的標準究竟該怎麼樣?民宿業的行業規范以及監管到底該如何落實才能保證消費者的需求?

位于浙江寧波的特色民宿“樹蛙部落”

  民宿體驗兩極化

  粗放發展中問題凸顯

  “看起來不錯,真實的使用過程中問題重重。”80後小劉周末總是閒不住,前些年曾特意跑到杭州周邊去住某網紅民宿,結果與想像相差甚遠。

  “硬體不過關,説到底是在打造民宿初期,沒有做好全局規劃。”小劉解釋。

  最近這兩年,丁先生身邊的朋友轉行開起了民宿,他也跟著四處好好體驗了一下。一度成了民宿粉,對于他來説,度假時是否選擇民宿已經是一個不需要再討論的問題。“一兩千一晚,甚至三五千,真正好的民宿,價格再高,照樣一房難求。”

  每個月總要出差幾次的王先生就沒有那麼幸運了。前段時間到上海出差,他提前在網上預訂了一間民宿,到了附近卻發現在居民樓裏,轉了半天也找不到,而且住宿條件也很差,“現在想來,其實跟宜家酒店類似,不同的是,房東當時同意給我退款了。”

  為什麼同樣是民宿,體驗卻如此兩極化?

  首先,我們來了解一下民宿的定義。在國家旅遊局發布的、去年10月1日起實施的《旅遊民宿基本要求與評價》(以下簡稱“國標”)中,旅遊民宿是指利用當地閒置資源,民宿主人參與接待,為遊客提供體驗當地自然、文化與生産生活方式的小型住宿設施。根據所處地域的不同,可分為城鎮民宿和鄉村民宿。

  “大家提到的民宿,往往是包含兩類不同的業態,不能放在一起混淆。”杭州市民宿協會執行會長夏雨晴告訴錢江晚報記者,丁先生住的是鄉村民宿,有管家、阿姨、店長等,服務很好,是一個真正度假酒店的設施,鄉村民宿從早期的農家樂、客棧慢慢一步步發展起來;而王先生口中的民宿其實不是民宿,應稱為城市共用公寓,服務配套差,更多的是滿足住宿的需求。

  夏雨清表示,在振興鄉村、兩山政策的大背景,鄉村民宿是國家鼓勵支援的,各地方政府也陸續出臺了更詳細的細則,要求“持證上崗”;對于城市共用公寓而言,目前沒有出臺細則,受到的制約很多。

  鄉村民宿依然是風口

  浙江民宿藍皮書即將發布

  這兩天,夏雨清正在棗莊考察,他告訴記者,2013年鄉村民宿開始爆發,至今熱度不減,並且從江浙滬包郵區,逐步向全國擴散。

  為什麼喜歡民宿?在2017中國民宿榜行業趨勢發布盛典上,杭州市旅委副主任王信章曾表示,因為它契合了都市人的需求,供給側改革的需求,年輕人創業創新的需求,民宿成為了都市人的真愛,無論是投資、經營還是消費民宿的人群,帶著一種情懷而來。

  不過,從行業規范看,光有情懷還是不夠的。根據“國標”,民宿必須符合以下基本要求——旅遊民宿經營場地應符合本轄區內的土地利用總體規劃、城鄉建設規劃、所在地旅遊民宿發展有關規劃,無地質災害和其他影響公共安全的隱患;經營的建築物應通過JGJ 125(危險房屋鑒定標準)房屋安全性鑒定;經營場地應徵得當地政府及相關部門的同意;經營應依法取得當地政府要求的相關證照,符合公安機關治安消防相關要求;生活用水(包括自備水源和二次供水)應符合GB 5749(生活飲用水衛生標準)要求等。共計12條。

  今年年初,章女士在安吉開了家民宿。從確定要開到走完流程,花了近3個月的時間。“包括工商營業執照、餐飲衛生許可證、特種行業許可證。其中特種行業許可證的辦理最難也最復雜。”章女士説,過去,民宅做酒店是拿不到特種行業許可證的,其中消防這關最難達標。“如今浙江省對民宿的證件辦理要求放寬了,個人名下住宅也可以辦理特種行業許可證。但需要準備很多材料,流程所需時間也很長。據我了解,我們辦下來還算快,近3個月。她表示,如果要上攜程、飛豬這樣的平臺,是必須提供這些證件的,缺一不可。

  聽起來審批流程有些繁瑣,但因為巨大的市場潛力,民宿業的發展前景依然被各方看好。隨著各地的民宿如同雨後春筍般冒出來,出臺一份行業規范也變得勢在必行。

  去年8月中旬,國家旅遊局公布了《旅遊民宿基本要求與評價》,並于10月1日起實施。而就在10天後,也就是10月11日,浙江省在“國標”的基礎上,開始實施《民宿基本要求與評價》(以下簡稱“省標”),明確了浙江省民宿地方行業標準。

  值得一提的是,“國標”的起草單位為國家旅遊局監督管理司、浙江省旅遊局和浙江旅遊職業學院。

  參與“國標”的起草和指定,主要是因為浙江省是個旅遊大省,民宿業也相對發達。也正是因此,“省標”在不少地方都比“國標”更為詳盡。而就在本月底,《浙江民宿藍皮書》即將由浙江省旅遊局發布。

  夏雨清告訴錢江晚報記者,綜觀人口的流動的規律,以往都是鄉村到城市的單向流動,經濟發展到一定程度會形成一波反流,到鄉村度假的需求會越來越大,還處于成長階段的鄉村民宿,依然是風口。

  起步初期的城市共用公寓

  需要解決的問題更多

  近年來,我國共用住宿發展迅速,2017年我國共用住宿市場交易規模約145億元,比上年增長70.6%;參與者人數約為7800萬人,其中房客約7600萬人;主要共用住宿平臺的國內房源數量約300萬套。

  那麼共用住宿的審核評價機制又是怎樣的呢?記者從一些平臺了解到,在身份驗證方面,平臺一般會對房源進行實地探訪、現場拍照,保證房源真實存在並與描述相符,還會對房東本人的照片、手機號、身份證、銀行卡進行人工審核;在房客入住前也會對入住者進行相應的審核,確保雙向安全。

  這樣看來,共用住宿的審核評價更多的是依賴于平臺。

  李想在Airbnb上挂著一間屋子,這間屋子是他所租房子的一間空閒房間,做設計的他,巧妙地用簡單的裝修就把小屋子弄得頗有格調,挂上平臺的第一天,就有人前來咨詢。截至目前,房子一直屬于住客不斷的狀態。

  那麼,做這樣的房東,需要具備哪些條件?“只需要上傳房屋資訊、房東身份證就行了,其他好像沒有什麼要求,也並沒有平臺的工作人員到府看房。”李想説,如果住客來了之後覺得不滿意,可以跟平臺提起申訴退款。當然,這中間,就又需要住客重新找房,會增加産生糾紛的風險。

  民宿盤活了鄉村,在夏雨清看來,城市公寓也會是這樣,共用經濟是大趨勢,不過,目前的城市共用公寓,就好像前幾年的農家樂,行業規范慢于市場發展,導致遊走在灰色地帶,這也帶來社會問題,如噪音擾民、亂扔垃圾以及安全問題等。

  目前,在浙江省,像Airbnb這樣的短租房仍是不合法的。夏雨清認為,如果能將城市共用公寓主人的審核以及每次入住,都錄入公安係統,會讓行業更加規范安全。

  此外,夏雨清介紹,以日本為例,他們的民宿比我們早發展了二三十年,下個月日本將會執行新的民宿政策,京都當地規定城市共用公寓每年只能在旺季開半年。“一方面能避免對當地酒店業造成衝擊,另一方面,避免了過度的商業行為,真正做到自用閒置的分享。”(記者 馬焱 陳婕 朱銀玲)

+1
【糾錯】 責任編輯: 聶晨靜
相關新聞
新聞評論
載入更多
海南航空開通天津至溫哥華直達航線
海南航空開通天津至溫哥華直達航線
青島,幸福之城
青島,幸福之城
備戰高考
備戰高考
藍天之約
藍天之約

01002001001000000000000001110765112289057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