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華網 正文
深圳突進源頭創新 發起“原點衝擊”
2018-05-21 18:49:00 來源: 新華網
關注新華網
微博
Qzone
評論
圖集

  新華社深圳5月21日電 題:深圳突進源頭創新 發起“原點衝擊”

  新華社記者周科、劉宏宇

(新華全媒頭條·壯闊東方潮 奮進新時代——慶祝改革開放40年·圖文互動)(12)從追趕時代到引領時代——從深圳發展奇跡看中國改革開放40年

2016年4月12日拍攝的深圳前海。新華社記者 毛思倩 攝

  全球招才引智、設立諾獎實驗室、發力中外合辦高校、打造大科學裝置群……係列舉措讓深圳再度成為矚目的焦點。

  從學習到創新,從跟跑到並跑、領跑,深圳迅速崛起,成為全球重要的科技節點城市,但基礎研究和源頭創新不足,也成了制約“巨人”成長的“阿喀琉斯之踵”。

  站立在改革開放40年的歷史節點,深圳不斷發起“原點衝擊”,全力打造科研新起點、技術新起點、産業新起點。

(新華全媒頭條·壯闊東方潮 奮進新時代——慶祝改革開放40年·圖文互動)(10)從追趕時代到引領時代——從深圳發展奇跡看中國改革開放40年

  這是2017年9月6日拍攝的深圳華強北賽格電子市場。新華社記者 毛思倩 攝

  全球“尋人之旅” 夯實創新根本

  我國第一臺自主知識産權3.0T高場超導磁共振成像儀,誕生于深圳南山區一所面積2000余平方米的實驗室。

  這是深圳引進的第一所諾獎實驗室,以2003年諾貝爾獎醫學獎獲得者、磁共振成像技術之父——保羅·勞特伯命名成立。

  人才是第一資源,也是核心競爭力。

  作為創新之都的深圳,最缺的是“金字塔尖”的技術和産業。為此,深圳開啟全球范圍的“尋人之旅”。

  深圳,不斷向全球伸出橄欖枝,加大海外引才力度。

  保羅·勞特伯之後,諾貝爾物理學獎得主中村修二、諾貝爾化學獎得主阿裏耶·瓦謝爾來了,諾貝爾化學獎得主布萊恩·科比爾卡、諾貝爾生理學或醫學獎得主巴裏·馬歇爾也來了。截至目前,已有近10家諾獎得主科研機構在深圳陸續挂牌成立。

  每一個頂尖學者背後,都是一個團隊。深圳舉措頻頻,包括諾獎得主在內的尖端人才紛紛匯聚深圳。

  截至2018年3月,深圳累計確認“孔雀計劃”海外高層次人才3264人,外籍人才1.6萬在深圳工作,累計14名外國專家入選國家“千人計劃”外專項目,佔廣東省的50%。

  深圳,也積極在科技資源高地搭建交流平臺。

  在美國,在歐洲,在以色列,深圳都在布局海外創新孵化器。2017年5月,深圳市美國舊金山海外創新中心、英國倫敦海外創新中心、法國伊夫林海外創新中心等首批7家深圳市海外創新中心正式授牌。

  “未來,深圳還將建設更多海外創新中心,努力在全球范圍集聚配置創新資源,在更高層次上參與全球科技合作競爭。”深圳科創委政策法規處處長潘偉旗説。

  格拉布斯實驗室負責人張緒穆説:“深圳,不僅有強大供應鏈和工廠支持,還有越來越厚重的知識沉淀。”

  “人才效應”與市場協同作用,近年蘋果、微軟、高通、英特爾、三星等跨國公司紛紛在深圳設立研發機構、技術轉移機構和科技服務機構。

  “國際尖端人才,可以補深圳源頭創新之短板,夯實創新之根本。”深圳市政府發展研究中心主任吳思康説。

(新華全媒頭條·壯闊東方潮 奮進新時代——慶祝改革開放40年·圖文互動)(9)從追趕時代到引領時代——從深圳發展奇跡看中國改革開放40年

  2017年7月13日,工作人員在位于深圳的中國國家基因庫操作基因測序儀測序。新華社記者 毛思倩 攝

  建設大科學裝置工程 尋求0到1的突破

  在寸土寸金的深圳大學城,位于國家超級計算深圳中心南部的一塊空地虛席以待,這裏未來將建設E級超級計算機。

  順應全球新一輪科技革命潮流和趨勢,深圳上馬了一批大科學裝置工程。

  “‘十三五’期間,深圳計劃投資40億元,打造E級計算機。”國家超級計算深圳中心主任劉明偉説,E級計算機將使中心的計算能力提升1000倍,每秒可進行百億億次數學運算。

  劉明偉介紹,E級計算機將成為粵港澳大灣區重要的大型科學裝置,為灣區基礎科學研究、雲計算、大數據和人工智能提供強有力支持,同時也為大灣區的科技創新提供有力支撐。

  “新一輪科技周期需要大工程的支撐。”中國科學院計算所研究員胡偉武説。

  隨著國家超級計算深圳中心、大亞灣中微子實驗室和國家基因庫的建成使用,深圳的基礎研究能力有了很大突破。

  深圳夯實基礎的努力不止于此。2014年前後,深圳掀起了一輪合作辦學的高潮。香港中文大學在深圳設立分校,從2014年起正式招生,短短兩年多時間,香港中文大學(深圳)就發展成在校人數達2000人的現代化大學。

  一個學院保守估計投入要幾億、上十億元。目前,深圳已有深圳北理莫斯科大學、清華-伯克利深圳學院、天津大學-佐治亞理工深圳學院等十余所高等院校。

  “大科學裝置,科研院所,可能沒有即期産出、效用,但那將是我們前進的基點。”華大基因董事長汪建説,前沿科學實現0到1的突破就是因為有大平臺,只有大平臺才能真正誕生大科學。

(新華全媒頭條·壯闊東方潮 奮進新時代——慶祝改革開放40年·圖文互動)(11)從追趕時代到引領時代——從深圳發展奇跡看中國改革開放40年

  在光啟東莞生態園的研發基地,集廣域互聯網信息傳輸和光學監控于一體的“雲端號”準備升空(2016年7月7日攝)。新華社記者 毛思倩 攝

  新型研發機構 激發前所未有的活力

  從艱難的起步創建,到立于全球超材料技術領域前沿,2010年成立的光啟高等理工研究院僅僅用了幾年時間。與此同時,其所屬光啟技術股份有限公司也迅速發展成為深圳科技領域的“獨角獸”企業。

  光啟高等理工研究院院長劉若鵬説,光啟的成功離不開其作為“新型科研機構”所取得的突破,它將科學發現、技術發明和産業發展結合起來,有效地縫合了經濟、科技“兩張皮”,構建了全新的産業鏈條。

  新型科研機構像企非企,似事業非事業的科研單位,也就是有人形象比喻的“四不像”。

  深圳提出大力夯實基礎研究、技術攻關、成果産業化全過程創新産業鏈。在企業與人才、大科學裝置、高等院校之間,“四不像”是重要的連接器。

  目前,深圳已有類似科研機構數十家。

  作為其中的代表,中科院深圳先進技術研究院在源頭創新方面成績斐然:世界首創超聲腦調控方法及驗證係統;首次合成納米人工紅細胞,開發腫瘤檢測診療一體的可視化精準醫療;成功實施亞洲首例多功能神經假肢手術;研制國際首臺柔軟材料爬行機器人……

  中科院深圳先進技術研究院黨委書記楊建華認為,産生“聚變效應”的原因在于,作為新型科研機構,産學研資“四位一體”創新機制和集聚一流人才是關鍵所在。

  今年一季度,全社會研發投入達216.7億元,增長15.1%,佔GDP比重4.16%;新增各級各類創新載體51家,累計達1800多家;國家高新技術企業達11230家,佔全國總數的8.2%。

  改革創新,活力迸發。“隨著源頭創新動能的不斷增強,深圳站在了新一輪科技突破的起點上。”深圳市發改委主任聶新平説。

  從追趕時代到引領時代——從深圳發展奇跡看中國改革開放40年

  改革開放40年,深圳為何能一直走在前列?

點擊查看專題
點擊查看專題

+1
【糾錯】 責任編輯: 陳俊松
相關新聞
新聞評論
加載更多
第71屆世界衛生大會開幕
第71屆世界衛生大會開幕
嶗山雲海
嶗山雲海
在無聲世界中起舞
在無聲世界中起舞
新德裏掠影
新德裏掠影

01002001001000000000000001110640112286547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