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華網 正文
官方治理校外培訓機構 在線平臺成超綱教學新土壤?
2018-05-21 09:31:56 來源: 新京報
關注新華網
微博
Qzone
評論
圖集

  原標題:在線平臺成超綱教學的“新土壤”?

  校外培訓機構專項治理持續推進,記者發現,有不少培訓機構的線上課程存超前超綱問題

創意圖片 新京報記者 王遠徵

  暑期將近,不少教育機構借微信朋友圈等平臺推廣相關直播課程,記者調查發現,不少課程內容存提前、超綱教學的問題。

  根據教育部近日發布的消息,按照校外培訓機構專項治理工作整體安排,5月9日至15日,教育部、民政部,國家市場監管總局派出七個督查組,赴華北地區、東北地區等地開展專項督查,覆蓋全國31個省份和新疆生産建設兵團。自今年2月教育部辦公廳等四部委聯合下發《關于切實減輕中小學生課外負擔開展校外培訓機構專項治理行動的通知》(以下簡稱《通知》)以來,已有27個省份出臺了詳細的專項治理方案。面對“史上最嚴整治”,校外培訓機構進行了哪些調整?《通知》中的“不良行為”是否依然存在?

  現象 線上直播課存超前超綱現象

  “我家孩子,清華老師教的!只讓這樣練數學,不外傳。99元14節課,限10人!”5月初,一年級學生家長吳女士瀏覽微信朋友圈時,被“數學培優和競賽”投放的一則廣告吸引,點擊廣告鏈接後,吳女士被導流到“猿輔導小學生數學思維培優暑期雙師係統班”購課頁面。幾天後,吳女士的微信朋友圈又出現了一則“小學生數學培優”投放的廣告,廣告內容與前者高度相似,點擊後被再次導流到此前的購課頁面。

  猿輔導提供的小學生數學線上課程是否存在超前超綱現象?為此,記者以家長身份進行課程咨詢。猿輔導客服提出需要比孩子實際年級報高一年級,例如,建議在讀五年級的學生報名六年級課程,並表示,“思維培優的課程就是偏向奧數的課程,有競賽內容的體現”。

  在客服給出的課程介紹表格上可以清楚看到,猿輔導小學數學四類課程均非100%課內內容,其中“數學思維培優課”課內內容佔比為30%,而“數學思維尖子課”課內內容僅佔20%。據客服介紹,猿輔導所有課程均為線上直播教學,沒有線下課程。記者在猿輔導官網看到,小學課程體係中包括奧數,而初中課程體係中也提及在暑期進行新學期知識“超前學”。

  就相關課程內容,記者致電猿輔導相關負責人,對方回應稱:“在所有的學習産品的設計上,完全不存在‘超前超綱’的現象,所有課程內容、大綱均是全國性的設計,並且對所有人完全公開透明。猿輔導的學習産品都是以學生能力培養、興趣挖掘為核心出發點,從未與任何一個城市的任何學校建立課程或升學相關的關係,更沒有參與、組織任何與中小學校招生入學挂鉤的競賽或活動。”

  除了猿輔導之外,以“暑期不浪費,開學更從容”為宣傳語的學而思網校微信朋友圈廣告也吸引了不少家長的目光。記者以四年級學生家長身份咨詢時,客服推薦了難度較低的“新五年級數學直播啟航班”課程。據她介紹,該課程主要包含本學期難點的鞏固、下學期部分內容的預習和部分課外內容。客服還表示,學而思網校的線上課程與學而思培優的線下課程在進度和教材上均有不同。學而思網校相關負責人透露,本月底學而思網校將升級大數學體係。

  記者了解到,近段時間,微信朋友圈頻頻出現中小學直播課程的廣告。經過探訪發現,有些直播課程仍然存在提前和超綱教學。有業內人士提出質疑,在專項治理行動實施的同時,機構提供的超前、超綱教育內容是否也暗暗地從線下轉移到線上?

  機構

  部分機構轉向學科能力培養

  2月25日,教育部等四部委聯合印發《關于切實減輕中小學生課外負擔開展校外培訓機構專項治理行動的通知》,整治校外培訓。政策下發後,部分機構宣布不再舉辦杯賽、測試、集中分班診斷等活動。4月,新東方教育科技集團有限公司、北京學而思科技有限公司、北京學大信息技術有限公司等全國160家校外培訓機構共同簽署了《校外培訓機構自律公約》,承諾避免“超綱教學”“強化應試”,絕不組織中小學生等級考試及競賽等。

  政策背景下,教培行業開始予以應對。課程內容上,頭部企業轉向對學科綜合能力的強調,如:近日,一封《學而思對內部學員信》顯示,升級小學數學暑期課,課程設置上提高了與生活的貼近性,增加動手環節,建立多元能力評價體係。並指出,新課程嚴格對標《義務教育數學課程標準》,課程體係交各地教育主管部門審核。

  新東方泡泡少兒則針對一年級學生推出首款數學繪本《有趣的數學》,宣布將立足于培養孩子的數學思維、獨立思考與解決問題的綜合能力,相關繪本課程將于今年暑期落地部分校區。

  除了機構自查自改,部分城市相關政府部門已出手進行突擊檢查,廣州、西安等地已有不少違法違規培訓機構被限期整改甚至關停取締。按照《通知》要求,專項治理第一階段全面部署和排查摸底,要于2018年6月底前完成。

  家長

  部分家長表示有拔高需求

  然而,家長對拔高超前課程仍然有需求。來自北京的王女士孩子在讀小學二年級,她為孩子報名了學而思的語文、數學課程。在她看來,有選擇性地購買一些校外培訓課程是很正常的教育需求。“我給孩子報數學培訓班,關心的不是孩子是否在小升初的選拔中有什麼優先權,只是希望他能在學校學習中不掉隊。”王女士告訴記者,孩子所在班裏有許多孩子在校外機構學習,他們在學校就顯得不吃力,具有一定優勢。

  對于拔高內容,四年級學生家長于女士則表示,假期裏提前學習下一學期甚至是下一學年的知識是自然而然的事,這樣孩子在新學期中的學習就不用太擔心了。

  特別是隨著在線教育的逐步發展,不僅僅線下,線上平臺也成為了學生參與培訓的“陣地”。北京教育科學研究院課程中心副主任王凱表示,“在線教學具有更多的隱蔽性,不需要實體地點,監管起來會比面對面授課更難,部分線下課程內容可能會向線上進行轉移。”

  焦點1

  綜合治理是否涉及在線教育機構?

  針對此類線上課程是否違背《通知》要求以及專項行動對線上培訓機構有何要求等問題,記者發函詢問教育部,截至記者發稿時,教育部負責人尚未回應。相關知情人士透露,此次綜合治理行動主要還是針對線下。

  北京教育科學研究院課程中心副主任王凱認為,雖然《通知》裏沒有對線上或線下的教學形式做明確説明,但是它對課程本身是有要求的,在線教育的內容難度也必須符合課程標準。

  上海21世紀教育研究院副院長熊丙奇表示:“要治理超綱教學關鍵是要立法。不是説線下辦不下去了就可以跑到線上去辦,線下怎麼回事,線上就怎麼回事。”

  北京四中網校校長黃向偉認為,目前國家在在線教育方面的法律法規相對不完善。由于沒有明確的法律可依據,教育部此次行動也就沒有明確到底如何去治理線上培訓機構。但是,這並不意味著線上培訓機構就可以違反規定去開展一些超綱課程,不管線上線下機構都應該去遵守《通知》要求。“我判斷,時間應該不會太久,國家會出臺相關的管理辦法。”

  焦點2

  在線教育離規范化有多遠?

  黃向偉表示,當下大部分在線教育機構都是在工商部門注冊的企業,而非在教育部門取得辦學許可、培訓資質的教育機構。“應該説,現在國內沒有一家真正有在線教育辦學資質的機構。”

  熊丙奇表示,上海曾進行過摸查,發現有六成的教育機構都是不合法的,要麼有照無證,要麼有證無照。全國范圍都是這樣。線下都是如此,線上更加嚴重。為什麼這麼多機構都是無證無照呢?因為辦證門檻太高了。這最終導致,一是無證無照的機構取締不了,因為龐大的市場需求存在,第二,準入門檻太高,導致大企業大機構行程價格壟斷。

  最簡單的方法就是降低準入門檻,把機構納入監管體係。問題不在于是民辦還是公辦,也不在于是線上還是線下。現在的監管貌似很嚴格,但會導致大量無證無照機構處于灰色地帶,加之市場需求是旺盛存在的,沒有形成完善的法律體係,最終問題還是解決不了。

  ■ 政策解讀

  相關法規尚待出臺

  ●北京盈科律師事務所律師程知音

  在4月20日教育部發布《中華人民共和國民辦教育促進法實施條例(修訂草案)(徵求意見稿)》(以下簡稱:《徵求意見稿》)之前,我國對在線教育並沒有相關規范。而《徵求意見稿》規定:利用互聯網技術在線實施前款規定的文化教育活動,以及職業資格培訓或者職業技能培訓活動的,應當取得相應的互聯網經營許可,並向機構住所地的省級人民政府教育行政部門、人力資源社會保障部門申請辦學許可。

  但是,這一規定是原則性的,這並不具有操作性。因為由省級人民政府批辦學許可證時,必須有個審批文件依據,如對在線教育的師資、場地等的要求。目前徵求意見稿裏沒有提及這些相關標準,還需要不斷完善,因此真正的落地應該還需要一段時間。

  有業內人士透露,《徵求意見稿》第一次真正涉及在線教育的辦學資質問題。這釋放了一個積極信號,接下來在線教育機構會一步步被納入監管范圍之中。“目前處于一個政策過渡期。徵求意見結束、條例正式出臺之後,在線教育機構必須要向教育行政部門申請辦學許可。”(記者 馮琪 馮倓秋)

+1
【糾錯】 責任編輯: 聶晨靜
相關新聞
新聞評論
加載更多
嶗山雲海
嶗山雲海
在無聲世界中起舞
在無聲世界中起舞
新德裏掠影
新德裏掠影
總統衛隊——雅典市中心的獨特風景
總統衛隊——雅典市中心的獨特風景

01002001001000000000000001110765112286207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