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華網 正文
中國科技期刊數量世界第三 質量不夠如何做強?
2018-05-21 09:26:11 來源: 人民日報
關注新華網
微博
Qzone
評論
圖集

  我國科技期刊數量已居世界第三,但質量仍不夠高,影響力不夠強

  科技期刊亟待“強身健體”

  科技期刊是科研成果交流和展示的載體,也是一國科技競爭力與文化軟實力的重要體現。近年來,隨著我國科研實力和科研産出的快速提升,科技期刊也得到了穩步發展,我國已進入科技期刊大國行列。但不容忽視的是,目前我國科技期刊總體上質量仍然不高,與科研大國地位不相匹配,成為科技界的一塊發展短板。我國科技期刊還存在哪些亟待解決的問題,建設一流科技期刊有哪些好的對策?今天起本版推出“科技期刊如何做大做強”上下篇,敬請關注。

  ——編 者

  科技期刊發展待加快

  中國SCI科技期刊發文數僅佔我國SCI論文總數的9%,説明我國大部分優秀論文發表在SCI收錄的國外期刊上

  當前,中國正加速從科技大國向科技強國邁進。作為科研成果交流和展示的載體,我國的科技期刊近年來也得到了穩步發展。國家出臺了一係列支持國內科技期刊發展的政策措施,科技期刊在出版能力、服務水平和國際影響力等方面也有較大提升。但是,在看到成績的同時,也不應忽視國內科技期刊與國際知名科技期刊在影響力上的差距。

  中科院昆明植物所研究員、《Plant Diversity》(《植物多樣性》)主編周浙昆對記者説:“自從當了雜志主編,能否約來好稿成為我最發愁的事,有時不得不到處求人。”

  周浙昆説,和很多學科一樣,植物多樣性領域研究的高水平論文多數發表在國外期刊上。“國內科技期刊缺少穩定、高質量的稿源,影響因子升不上去,反過來又加劇了辦刊的困難。”

  缺好稿的問題並非《植物多樣性》獨有。數據顯示,2007—2016年,中國機構在SCI(科學引文索引)收錄的中國科技期刊上發文數僅佔中國SCI論文總數的9%,説明我國大部分優秀論文發表在SCI收錄的國外期刊上。

  今年1月,中國科協發布了《中國科技期刊發展藍皮書(2017)》(以下簡稱《藍皮書》),首次摸清了科技期刊的家底。截至2016年底,我國科技期刊達5020種,總量僅次于美國和英國,位居世界第三,但刊物的學術質量總體不夠高,影響力不夠強。專家表示,一些科研人員為了獲得同行認可,達到更好的傳播效果,往往選擇在國際主流英文刊物上發表論文。

  “我自己也是科研人員,很理解投稿人的選擇,我們研究組的論文也很少投給國內期刊,誰不希望自己的研究成果在更好的平臺上展示?”周浙昆説。

  國際科技成果交流的主要載體是英文期刊。近年來我國英文科技期刊加速發展,目前的302種英文科技期刊中有近1/3為2010—2016年之間創辦。不過,在中國科技出版傳媒股份有限公司總經理彭斌看來,相比科研産出,我國英文期刊規模仍然較小、影響力較弱,不管是數量還是質量都難以滿足國際學術交流的需求。

  彭斌介紹,2016年《期刊引證報告》顯示,當前中國大陸出版的英文科技期刊只有179種被SCI收錄,佔SCI期刊總數的2%左右,其中位于Q1區(同類期刊中影響因子位列前25%)的僅34種。而美國被SCI收錄的期刊有2962種,位于Q1區的期刊約700種。

  此外,在很多前沿和熱點領域,我國英文科技期刊幾乎是空白。彭斌説,以神經科學為例,該領域收錄的SCI期刊有259種,其中只有1種由中國的出版單位出版。

  “與其他非英語母語國家相比,我國英文科技期刊的佔比也較低,僅佔科技期刊總量的6%左右,而德國超過50%,日本也超過20%。我國英文科技期刊數量較少、影響力較弱,這是導致我國科學家將大多數一流科研成果發表在國際期刊上的重要原因。”彭斌表示。

  專家表示,近年來我國科研水平大幅提升,但科技期刊發展相對滯後,與科研大國地位不匹配,眾多優秀高水平論文選擇在國外發表,會影響在國際科技界的話語權。

  “小作坊”模式須改變

  我國科技期刊相對較弱,與一直以來分散辦刊的模式,以及産業化、市場化程度低有一定關係

  我國科技期刊總量不小,為何高質量、有國際影響力的少?專家表示,我國科技期刊相對較弱,與一直以來分散辦刊的模式,以及産業化、市場化程度低有一定關係。

  彭斌説,參照國際著名科技期刊發展的經驗,集群化、市場化發展是科技期刊做大做強的重要途徑。國際上施普林格、愛思唯爾、威利、泰勒四大集團出版了全球約15%的期刊。它們不僅建立了成熟的運營、管理、服務體係,而且依托期刊積聚了海量優質資源,搭建了有影響力的科技期刊出版平臺,具有很強的市場競爭力。而我國科技期刊總體上還停留在“小、散、弱”的小作坊時代,集團化建設步伐緩慢,市場化程度低,難以獲得規模經濟效益。

  長期以來,我國科技期刊實行主管、主辦和出版的三級管理體係。據《藍皮書》統計,我國科技期刊的主管、主辦和出版單位較為分散,5020種期刊共有1375個主管單位、4381個出版單位。平均每個出版單位出版1.15本期刊,僅出版1種期刊的出版單位就有4205家,佔期刊總數的84%。

  “與國際上科技期刊主要由專業出版機構出版不同,我國科技期刊仍然由期刊編輯部分散出版,重編輯、輕出版、輕運營,出版效率和水平都不夠高。”彭斌説。

  彭斌説,大型出版機構擁有功能完善的集採編、出版、發布、信息服務為一體的數字化出版平臺。而“小作坊”式的出版方式難以滿足信息時代數字化、網絡化的出版、傳播和信息服務需求。

  國家自然科學基金委員會雜志社編審任勝利説,通常在開放的市場環境下,單一的期刊難以與集約化發展的期刊群競爭。“我國科技期刊産業集中度低,造成學術影響力和市場競爭力較弱,缺少一批具有國際影響力的高端品牌期刊。”

  對于我國科技期刊出版的“小作坊”模式,《藍皮書》專家委員會主任、中國科學院院士王恩哥分析指出,由于主管主辦單位多元化,科技期刊多部門交叉管理,自身産權、所有權等不甚明確,造成這些出版資源整合較難推進。

  王恩哥説,國際上一些知名的科技期刊有上百年甚至數百年的歷史,而我國科技期刊從改革開放以後才得到正常發展,中國科技期刊的繁榮與飛躍僅僅用了不到40年的時間,“建立期刊影響力和信譽,形成成熟的運行管理、傳播模式需要很長一段時間。”

  唯SCI評價導向不利期刊發展

  一定程度上可能加劇優質稿件外流,進一步擠壓國內優質期刊的空間

  優質稿件外流,除國內期刊自身質量不夠高外,現有的科研評價導向也在一定程度上助推了這種局面的形成。

  “現有的考核更多關注發表了多少SCI論文,像《植物多樣性》這樣不是SCI的期刊往往會遭到冷落。”周浙昆説。

  即便同樣是SCI論文,發表在國內外期刊上,在考核評價時也會因為“出身”不同而被區別對待。《電子學報》(英文版)總編諸葉梅説,一些高校對于在國外期刊上發表的文章評分較高。比如,在國外SCI期刊發表文章算5分,在國內期刊刊發就只有3分,有的只有1分。“在電子信息領域,《電子學報》屬于質量很高的期刊,但由于評分的規定,一些稿子只有被國外退稿後,才會拿到這裏來發表。”

  受訪專家表示,當前科研管理中過于看重SCI等國外數據庫收錄評價導向,一定程度上加劇了優質稿件的外流,進一步擠壓了國內優質期刊的空間。

  “在相對單一的SCI考核體係下,我國中文科技期刊處于中下遊水平,缺乏高質量稿源支撐。”彭斌説。

  近日,中國科協召開了世界一流科技期刊建設主編座談會。座談會上,《物理化學學報》主編劉忠范院士認為,研究評價應著重看成果本身是否在科學研究中取得重大突破,而不是在CNS(《細胞》、《自然》、《科學》)期刊上發表了多少論文。

  任勝利説,這些年,國際期刊出版機構對我國學術資源和市場的關注度不斷提高,在現有的學術評價體係下,它們具有很強的競爭優勢。一些國際知名的科技出版機構在中國開設分支部門,越來越多地邀請國內科學家擔任編委,爭取我國的科技出版資源,加劇了我國本土科技期刊的發展壓力。

  一些受訪專家表示,大量優質稿件發表在國外出版機構的期刊上,既交出了科技成果的首發權,還可能帶來科研經費浪費。隨著科研實力的增長,我國有必要加快提升我國科技期刊的質量和影響力,加快建設世界一流科技期刊的步伐。

  專家普遍認為,隨著科研經費投入持續大幅增加,我國的學術論文無論數量還是影響力都出現了快速的增長,給科技期刊發展提供了良好的基礎。專家表示,只要有針對性地出臺一些解決問題的政策措施,加大市場化、專業化運營,相信我國的科技期刊會得到更好更快的發展。(記者 喻思南)

+1
【糾錯】 責任編輯: 邱麗芳
相關新聞
新聞評論
加載更多
嶗山雲海
嶗山雲海
在無聲世界中起舞
在無聲世界中起舞
新德裏掠影
新德裏掠影
總統衛隊——雅典市中心的獨特風景
總統衛隊——雅典市中心的獨特風景

0100200100100000000000000111000011228620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