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華網 正文
主播念錯了字依規處罰就行了
2018-05-17 09:36:41 來源: 北京青年報
關注新華網
微博
Qzone
評論
圖集

  近日,CCTV-5體育頻道對5月13日舉行的2018(安徽)亳州國際馬拉松比賽進行了相關報道。正當安徽亳州觀眾為家鄉的大型賽事能夠登上央視而驕傲時,卻發現央視主播把亳(bó)州讀成了毫(háo)州。亳州市網信辦旗下微信公眾號“亳州發布”點評當地網友微信朋友圈,“咱亳州人的高興勁兒好像瞬間蔫兒了,朋友圈內取而代之的是各種‘憤憤不平’”。

  這段時間念錯字的人還真不少。這次央視主播念錯“亳州”,還沒有上次大學校長念錯“鴻鵠之志”影響大。前兩天聽易中天的一次有關莊子的講座,易中天在念到這個成語時,特別停頓了一下,説“鴻什麼之志”,如此調侃雖然沒什麼不妥,但同時也挺沒意思的。

  其實現實中念錯“亳州”的可謂大有人在。坊間一直説安徽有兩大地名容易讀錯,一個就是亳(bó)州容易讀成毫(háo)州,還有一個是六(lù)安念作六(liù)安。2016年4月27日晚,在央視《新聞聯播》一則報道中,主持人就將安徽“六安”讀作“六(liù)安”。該主持人後來還翻出字典證明“六”只有“liù”這個唯一的讀音,隨即遭到了網友進一步的調侃。不説六安當地一直讀六(lù)安,就説安徽省政府2006年已經同意六安保留“lù”的舊音,而南京六合的“六”,也與安徽六安的“六”是一個讀音。

  從古到今,有關念錯字,甚至名人念錯字的故事舉不勝舉。在2006年舉行的央視青年歌手大賽上,文化學者余秋雨擔任綜合素質考官,把“仁者樂山”的“樂(yue)”説成了“le”,把杯水車薪的“車(che)”念成了“Ju”,一時間引來了十萬多條指責短信。余秋雨當時解釋這是古今不同表達,並且回應“多大的事啊,要用炮轟?”在很多人看來,這樣的回應似乎輕佻了一些,看不到應有的誠意,于是引發了新的一地雞毛。

  一般説來,念錯字並不是“多大的事”。在生活中,恐怕沒有人敢説自己從來就不會念錯字,即便一個學富五車的人,也難免會“陰溝裏翻船”。譬如念地名,恐怕很少有人甚至根本就沒有人敢説自己能夠讀對所有地名。但在人們看來,一般人可以念錯字,非一般人就不行,非一般人在非一般場合更是不行。所謂“非一般人”,就是具有一定身份標簽的,包括從事與文化有關行業的人;所謂“非一般場合”,就是在一些相對重要的場合,需要提前做好準備。所以我們看到,每當非一般人在非一般場合念錯了字,總會引起軒然大波。

  這一次,央視主播把亳(bó)州讀成了毫(háo)州,確實不應該。對于一個主播來説,應該不斷加強業務學習,努力提升自己的知識素養。曾經看過一篇文章,介紹一位報紙校對老師的事跡,這位校對老師對職業的投入,甚至對文字的潔癖,都很讓人尊重,值得所有文字工作者學習。但是“人非聖賢,孰能無過”,遑論是讀錯字,如果讀錯一個字就要上綱上線了,以後講話真的就要變成“高危活”了。

  有人可能會説,這麼重要的場合,總不能錯了就錯了啊。其實,據説央視對主播有著一套非常嚴格的要求,每一個念錯的字,都要進行相應的處罰,包括要扣一筆實實在在的錢。這位把“亳州”念錯的主播不僅可能會受到批評,而且有可能蒙受經濟處罰。這其實已經體現了鮮明的價值導向,對于主播來説,既然錯了,那就應該接受批評、承認錯誤、提升素養,減少發生錯誤的幾率。

  主播把“亳州”念成了毫(háo)州,按規定處罰就行了,沒有必要上綱上線。很多念錯字事件,本來也不是多大的事,人們也沒有認為是多大的事,只是因為跟著錯字又出現了其他錯誤,這才形成了更大的事件。 (喬杉)

+1
【糾錯】 責任編輯: 張倩
新聞評論
載入更多
中國向世界敞開懷抱
中國向世界敞開懷抱
藏在綠水青山間的大熊貓“幼兒園”
藏在綠水青山間的大熊貓“幼兒園”
四川航空舉行媒體見面會
四川航空舉行媒體見面會
龜茲樂舞“活起來”
龜茲樂舞“活起來”

0100200100100000000000000111011911228451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