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華網 正文
馬尾繡娘:山裏土花布接單上百萬元
2018-05-16 09:10:57 來源: 南方日報
關注新華網
微博
Qzone
評論
圖集

  馬尾繡娘:山裏土花布接單上百萬元

在文博會上,宋水仙向人們展示馬尾繡圖案。  

  40多年前乏人問津的貴州水族馬尾繡,在第十四屆文博會上“搖身一變”,繡在了奢侈品牌包上。

  “以前賣不出去,幾十塊都沒人要,在我們當地就是很土的土花布,沒想到在今年的深圳文博會上,這款馬尾繡手包能賣到16800元,假如按繡娘的工時來定價,一小時將近100元!”來自貴州省三都水族自治縣的宋水仙興奮地説。

  身為國家非物質文化遺産馬尾繡的傳承人,宋水仙已連續多年參加文博會。“文博會見證了‘馬尾繡’一年比一年‘高大上’的過程!”宋水仙透露,自2015年起,她在文博會上已接到逾百萬元的訂單。

  馬尾繡當年一度沒落

  在貴州省的黔東南地區,只有41萬人口的水族,因擁有國家級非物質文化遺産馬尾繡而出名。馬尾繡,是水族婦女世代傳承的以馬尾作為重要原材料的一種特殊刺繡技藝,根據水族婦女在生活中所見所聞而積累的圖案,用搓好的馬尾線一針一線地繡在底布上,絲絲鑲嵌,勾勒成各種各樣的精美圖案,水族的民俗、民風、圖騰崇拜及民族文化,就在這一針一線上代代傳承,馬尾繡也因此被稱為刺繡的“活化石”。

  今年53歲的宋水仙,一生都與馬尾繡有著不解之緣。從6歲開始,她便跟著母親學習制作馬尾繡,21歲又嫁到了“馬尾繡之鄉”的板告村。然而,40年前,馬尾繡漸漸沒落,宋水仙更加無法以此謀生,和三都水族自治縣三洞鄉板告村的其他農村婦女一樣,她種地喂豬養家糊口。

  “馬尾繡歷史悠久,其實就是我們民族的日常生活用品,小孩的背帶、翹尖繡花鞋、女性的圍腰胸牌、小孩的帽子、荷包、刀鞘護套……都會繡開工尾繡的圖案。”在文博會時尚設計館的非遺生活展廳,宋水仙穿著水族人特有的藍色繡花服飾,戴上倣舊的土布帽,在人群中特別顯眼。

  她一邊向南方日報記者展示馬尾繡的各類展品,一邊回憶:“以前馬尾繡在自己人眼裏是很土的東西,所以大家都不買,工藝又那麼復雜,做一件小背帶就要大半年,所以不如去外面買現成的,我們自己慢慢也不怎麼用了,繡娘就越來越少了。”

  30多年前發生的一件事,讓宋水仙感受到保護傳承馬尾繡的迫切。一個外國人不遠萬裏尋到板告村,到當地來買馬尾繡的老物件。“我當時覺得這些東西真的是寶貝,但我們自己民族的東西,如果都被外國人買走了,那以後我們的後代怎麼去了解我們自己民族的文化呢?”

  從那時起,她走村串寨尋訪馬尾繡“老物件”,籌劃建立馬尾繡博物館;每天幹完農活之余,她就跟著90多歲的老祖母學習怎樣配線、搓馬尾、放花、做結……她不僅嘗試著自己去制作,也不斷學習別人的長處,漸漸的,她制作的馬尾繡針腳精美細膩、配色和諧、圖案古樸精美,宛若一幅彩色浮雕,把水族的民族風,繡進了方寸之間的“土花布”。

  2016年,水族馬尾繡被列入首批國家級非物質文化遺産名錄,宋水仙也成為這一項目的兩名國家級傳承人之一。

  到深圳文博會尋出路

  在1990年之前,水族歷史上的馬尾繡僅在背帶、鞋帽等小物件上有刺繡。上世紀90年代,宋水仙在深圳一家工廠打工,閒暇之余,她把馬尾繡繡在了自己的包上。廠裏的人看到後紛紛讚其精美,搶著要訂購。受此啟發,她將華美精致的馬尾繡與衣服、手提包等現代生活用品相結合。

  1995年,宋水仙和丈夫回到家鄉,在老家學校旁開店賣過農藥、五金、豬肉……一邊做些小本經營來維持生計,用收入繼續收購馬尾繡,一邊思忖著“要為水族的馬尾繡開辟一條新路”。她帶領繡娘們做當時市場上流行的倣古馬尾繡,為本想外出打工謀生的婦女們帶來經濟收入。于宋水仙而言,這是留住了馬尾繡技藝。“我們把新的成品賣給別人,把老的寶貝留給自己。保護和致富兩不誤。”

  2006年,隨著當地旅遊市場的進一步發展,宋水仙和丈夫大膽在三都縣城開辦了全縣第一家馬尾繡工藝品店,她成為了將馬尾繡繡品轉化成商品的“第一人”。

  讓馬尾繡走“商業化”發展之路並非一帆風順,有時候小有起色,有時候又賠光了,比如當年根據潮流制作了一大批倣古馬尾繡服飾,還有不少堆積在倉庫。“前兩年喜歡的人多,後來很多人又不喜歡了,潮流很容易過。”不過,她不停地折騰,也逐漸摸索出一套自己樸素的經驗。“一定要到外面看看,看看別人是怎麼做的,我做出來的東西大家到底喜不喜歡,悶著頭往前走,那是不行的。”

  2013年,貴州省三都水族自治縣攜帶國家和省級非遺馬尾繡、九阡酒等參加第九屆文博會,宋水仙也隨團來到深圳。“那是我第一次來文博會,真是大開眼界啊!非遺産品並不一定要照搬祖上流傳下來的那一套,還可以多樣化體現。”

  每年的文博會,都有一大批植根于我國歷史文化沃土的傳統手工藝非遺項目及其傳人集中亮相。除了非遺手工藝品,各類融合非遺技藝的文創産品琳瑯滿目,極受歡迎。

  “對于非遺傳承來説,創新傳承是關鍵。”宋水仙表示,這次到文博會參展的經歷告訴她,要將傳統的馬尾繡與現代人審美和時代精神相結合,使非遺不再遠離現代生活。

  當年,她組建團隊,開發馬尾繡文創産品,包括馬尾繡服飾、筆電、手機殼、雨傘、銀手鐲等,從10多元到數百元價格不等。以前,馬尾繡主要繡在黑色、紅色、深藍色的土布上,如今,宋水仙和公司的一批年輕人,從馬尾繡的“老物件”尋找靈感,讓馬尾繡呈現在多種多樣的載體上,把“馬尾繡”的圖案進行時尚化“演繹”,古老圖騰,也煥發出新的活力。

  “這上面的圖案很特別啊,好像是魚?”在本屆文博會上,馬尾繡的文創産品受到不少人青睞,宋水仙一邊推銷,一邊向他們介紹,馬尾作為水族人對先人思念的寄托,被包裹進白色的線條內,繡成代表生命之源的“生命樹”,或是花鳥蟲魚、龍和鳳凰,生命輪回,刺繡代代傳、代代用,裏面隱藏著水族人對家庭和生命獨到的理解,以及對美好生活的向往。

  “土鳳凰”變身“金鳳凰”

  這次深圳文博會上展示的“貴州奢侈品”,不少是出自宋水仙的手。一件繡開工尾繡鳳凰圖案的牛皮包,標價3萬多元。“這件繡品,我和四五個繡娘一起,繡了大半個月才完成。這是上好的牛皮,把針線穿進去都不容易!”文博會第一天時,記者就被這件精致的紅色馬尾繡手包吸引,而第二天再去尋它,已找不到蹤影。“已經賣出去了!”宋水仙告訴記者。

  宋水仙自己也沒想到,售價如此高昂的馬尾繡,居然這麼受歡迎。

  那件馬尾繡鳳凰牛皮包,由宋水仙和深圳一家以非物質文化遺産的創新為核心的文化産業公司“非遺生活”共同開發。通過文博會,“非遺生活”早在2015年就與宋水仙建立聯繫。該公司創始人魏素瑩認為:“馬尾刺繡流傳幾百年,還是這麼精美,在時光的雕琢下,反而愈加熠熠生輝,而且背後還有這麼深厚的文化底蘊,非常適合打造成為奢侈品,走國際高端市場路線!”

  去年的文博會上,黔南州授予深圳非遺生活文化産業有限公司“貴州省黔南州非物質文化遺産産業孵化平臺”資質,雙方達成非遺教育培訓合作、非遺傳承人合作等多項合作,而宋水仙也與“非遺公司”簽約,成為該平臺下的一員。

  馬尾繡在歷史上一直是“布上刺繡”,在魏素瑩的建議下,宋水仙花了大量的時間和團隊一起攻克“皮上刺繡”難題。“馬尾繡線太粗,針上去了,線卻下不來,每次手指都被針扎出血。太細的針頭穿不過厚實的皮革,型號大一些的針頭,又會在皮上留下明顯的針孔。”最終,嘗試了40多種材質、厚薄不同的皮料,大小不一的針頭換了10多種,不同粗細的繡線也換了幾十種,一次又一次不停變換組合,終于找到一些門路。

  今年,“非遺生活”與宋水仙聯合開發的“魚躍龍門”女士手提包被放在展館的顯要位置,旁邊還擺放著宣傳展架。“這款包包去年亮相米蘭時裝周,很受國際歡迎!上個月,它還被作為商務禮品,送給外國友人。”魏素瑩向南方日報記者介紹,該公司聯合宋水仙在內的20多名非遺傳承人制作的作品已經登陸國內一線城市的高檔賣場,還遠銷歐美和中東市場。

  “以前是藏匿于大山的土花布,現在成了走上國際舞臺的金鳳凰。”宋水仙感慨,40年前沒人買的馬尾繡,現在繡在皮料上,一套經過改良後的産品,售價上萬元也不乏顧客。而從2015年至今,宋水仙已經完成了逾百萬元的“奢侈品”訂單。

  今年為期5天的文博會,讓宋水仙又有了新的發現:時尚設計館內的一家公司,讓活字印刷走進景區、走進非遺課堂,通過表演、教學、體驗等方式讓更多人重新認知活字印刷術;非遺館內,現代彩繪技術和烙畫技術與山東的傳統葫蘆雕刻工藝相結合,讓葫蘆成為日常家居用品;不少傳統的非遺技藝,更結合5D、VR技術展示,讓人們體驗其魅力……“身為非遺傳承人,我們要做的事情還有很多很多,只要走在時代前沿,馬尾繡就不會沒有市場。”宋水仙篤定,未來馬尾繡事業大有可為。(記者 陶明霞)

+1
【糾錯】 責任編輯: 卓越
相關新聞
新聞評論
載入更多
杭州:西湖小鴛鴦誕生第4窩
杭州:西湖小鴛鴦誕生第4窩
“巨型發光人偶”亮相瀋陽
“巨型發光人偶”亮相瀋陽
貴州武警開展抗洪搶險應急演練
世界最大無軸式摩天輪正式投用
世界最大無軸式摩天輪正式投用

0100200100100000000000000111106711228393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