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華網 正文
航空公司第三方值機遭變故 旅客數據有便利也存風險
2018-05-15 08:30:55 來源: 科技日報
關注新華網
微博
Qzone
評論
圖集

  航空公司第三方值機遭遇變故

  旅客數據是“肥肉”還是“燙手山芋”

  5月11日,中國國際航空公司發布公告,表示正在對第三方平臺進行清理,建議旅客通過國航官方渠道辦理值機。雖然“下手較輕”,但這與南方航空公司封殺第三方服務的做法一脈相承。

  近日,民航出行服務軟件“航旅縱橫”發布公告稱已經下線南航的手機值機功能。同時,在攜程、飛豬等出行類軟件的“線上選座”服務中,同樣不見了南航的身影。

  對于南航的旅客來説,這一“變故”無疑給他們的出行帶來了麻煩。既然通過第三方值機已經成為很多乘坐飛機的旅客的習慣,航空公司為何這麼幹?

  南航“截胡”航旅縱橫

  南航“下線”第三方值機的舉動早有預兆。上月中旬,南航曾發布通告,稱已經發函要求未獲得南航授權許可的一些網站、手機應用停止為南航旅客辦理選座、值機業務的服務,理由是此舉“存在安全和服務風險”。

  南航方面表示,第三方平臺不具備合理安排座位和航班載重平衡的能力,易引發航空安全風險;缺乏有效的信息安全監管,可能非法截存旅客身份、賬號和行程數據等資訊,並産生旅客個人隱私泄露、會員賬戶被盜用的風險;未接受南航選座、值機業務培訓,缺乏處理特殊情況的措施和流程,旅客所選座位無法得到保障。

  作為一家提供出行資訊服務的公司,航旅縱橫是中國民航資訊網絡股份有限公司的內部孵化項目,被稱作“含著金湯匙出生”。航旅縱橫能為用戶提供完整的資訊流程服務,八年來,其便利的手機值機選座、航班實時查詢、延誤險、電子登机證等服務深入人心,“圈粉”千萬。

  數據帶來便利也存在風險

  針對南航提出的用戶隱私保護和航空安全兩大顧慮,安全行業從業人員王建告訴科技日報記者:“南航的顧慮並非毫無根據,將數據開放給第三方平臺,數據傳輸和交互的步驟就會增多,理論上比僅是自己使用數據的風險更大,而類似第三方值機這樣的功能越多越容易出現問題。”

  不過航旅縱橫創始人薄滿輝曾公開介紹,和公司初創時主要依靠一手航班資訊不同,目前航旅縱橫使用的數據中只有近半來自民航傳統的核心繫統原生數據,另有超過一半完全來自實時計算和機器學習。“這樣的一些數據正在反哺我們的行業,目前已經有超過50家機場在使用我們的數據作為自己內部管控的參考依據。”薄滿輝表示。

  此外,航空旅客一直在生産大量的出行數據,但這些數據過去都掌握在機構手中,“航旅縱橫”們通過數據的開發利用,優化用戶的出行體驗,使用戶享受到“數據紅利”。

  至于安全生産,南航行銷委電子商務部行銷處副經理安彤的解釋是,“一些特定的人群,比方孕婦、老年人、兒童,他們不適宜坐在這些座位(指緊急通道的座位)”。但記者在航旅縱橫值機選座時發現,安全出口旁邊的座位常帶有“上鎖”標識,意味著不可選,登機後客艙服務人員也會專門叮囑安全出口的注意事項。

  一禁了之並不足取

  第三方值機極大便利了“空中飛人”們的出行,已經成為不可或缺的飛行助手。南航雖然提出了隱私的擔憂,“一禁了之”的理由卻似乎並不充分,甚至不乏丟失客戶的可能。有業內人士表示,開放合作是企業服務大趨勢,相較于果斷叫停,不如在更科學、更人性化的管理模式上下功夫。

  另據媒體報道,南航的做法存在為直銷應用引流的可能。報道中稱:“早在3年前,國資委就要求3年內三大國有航空公司的直銷比例要提升至50%,代理費要在2014年的基礎上下降50%,而今年正是最後期限。”手機值機應用是巨大的流量入口,航空公司難保不眼紅。南航和國航的公告均表示,用戶有兩個選擇,一是他們的各種官方渠道,二是現場值機櫃檯。

  資深民航專家綦琦在接受媒體採訪時也表示,航企在推進直銷過程中,必然希望通過增強話語權、增加更多服務來吸引消費者,所以會叫停零成本使用資源的第三方平臺服務。

  不過南航也沒把第三方值機應用“一桿打死”,通告中表示,“獲得南航業務授權許可後”,這些平臺仍可以辦理南航旅客的選座、值機業務,屆時他們將另行公告。(實習記者 崔 爽)

+1
【糾錯】 責任編輯: 陳熹
新聞評論
載入更多
北京動物園:大熊貓淋浴享清涼
北京動物園:大熊貓淋浴享清涼
日出而作
日出而作
江蘇海安:玫瑰香溢致富路
江蘇海安:玫瑰香溢致富路
寧夏:黃河兩岸 稻田如畫
寧夏:黃河兩岸 稻田如畫

01002001001000000000000001110763112283276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