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華網 正文
“豬周期”來襲:“越賣越虧,不賣更虧”
2018-05-15 07:48:09 來源: 經濟參考報
關注新華網
微博
Qzone
評論
圖集

  專家:豬肉低谷期短期難改,行業加速洗牌

趙乃育 繪

  農業農村部5月3日資訊顯示豬肉行情持續下跌,活豬均價同比下降超30%。部分中小養豬企業反映今年以來價格已近腰斬,記者日前在“南豬北養”的重要承接區吉林省採訪發現,養豬大戶在普遍虧損的同時,態度出現分化,一些大戶準備“清盤”離場,另一些大戶則企圖逆市“抄底”、擴大養殖規模。

  專家預測,豬肉市場低迷行情近期改觀可能性不大,將持續到8月前後,一方面,市場調整行業洗牌是必經階段,不必太過驚慌,另一方面,要在豬肉低谷期嚴防疫病爆發,發生衍生性影響。

  豬肉創八年新低 部分養殖戶巨虧離場

  5月3日,國家農業農村部資訊顯示,全國500個農村集貿市場仔豬平均價格與去年同期相比下跌39.9%;2018年第17周的16省(直轄市)瘦肉型白條豬肉出廠價格總指數下跌,周平均值每公斤13.77元,環比跌0.2%,同比跌28.9%。全國活豬平均價格10.71元/公斤,比前一周下降1.5%,與去年同期相比下降31.2%。

  “去年年中,豬價就有下跌跡象,持續了兩年多的‘豬堅強’現在算是趴在地上了。”養豬22年的吉林省梨樹縣養豬大戶王亞芹説,“現在已經是2014年5月以來的最低點了,價格谷底還得徘徊一段時間。”

  “我賣豬肉賣了20年,今年跌的最厲害。”安徽省合肥市芙蓉菜市場王師傅説,往年再怎麼跌,也就跌個一塊多一斤,今年一下子跌了三塊錢。

  快速下降的生豬價格讓部分養豬企業和大戶措手不及。“我們的一個豬場已經從存欄900頭調減到500頭,但還是調慢了。” 以繁育商品仔豬和種豬為主的吉林紅嘴種豬繁育有限公司副總經理王昶説,此前已預料到豬價將會下行,“但下降幅度出乎意料的大和快”。該公司今年1至3月虧損300多萬元,而該公司去年利潤500多萬元,2016年利潤更是高達2000多萬元。

  “幹豆腐還每斤5元呢,比肉都貴。”梨樹縣四棵樹鄉三棵樹村養豬大戶吳昊的豬舍裏有200頭生豬面臨出欄,“現在生豬價格每斤四塊六七,每頭至少要賠300多元”。吳昊的存欄規模約為500頭,今年2月已經賣掉了300頭,“當時生豬每斤5.4元,一頭賠了100元”。

  “兩年前剛養豬時,一斤10元,一頭能賺600元。”22歲的吳昊在兩年前開始跟著父親養豬,年出欄生豬約1000頭,“我爸養了10多年豬,經歷了幾輪‘豬周期’,我第一次經歷大跌,價格‘過山車’太猛烈了。”

  河南省畜牧局檢測數據顯示,今年2月以來,河南省豬肉價格持續下跌。從1月份的14.99元/公斤,下跌至4月25日的9.81元/公斤,下跌幅度達到34.6%,跌破2014年4月份的最低點,創下了2010年5月份以來近八年的新低。

  “賣了虧錢,不賣更虧。”鄭州市養豬大戶劉鐵山説,現在豬價一斤只有4塊多,賣一頭豬至少要賠200塊錢,賠錢也要賣,因為留著成本也高,越養越賠錢。生豬市場一直波動較大,就是沒想到今年降價這麼厲害。

  但與此同時,作為飼料主要原料的玉米價格不斷攀高,河南省豬糧比價為5.03:1,已經連續8周低于6:1的盈虧平衡點,生豬養殖行業處于全面虧損狀態,養殖戶每出售一頭商品豬平均虧損在300元左右。

  部分地區生豬出欄價近乎腰斬,下跌行情多年罕見。廣西武宣縣金雞鄉養豬大戶覃霆寧説,2017年生豬出欄價每斤8元左右,但是在春節前後開始下跌,現在跌到5元以下,而成本在6元以上,所以每出欄一頭豬要虧200元以上,價格跌得這麼厲害,近年來很少見。但是,飼料的價格一直穩定沒下降,甚至四月份飼料價格還稍有上漲。已經有養殖戶在清場了,實在虧得承受不了。

  “幾年一漲,幾年一跌,把賺的錢都賠出去了。”安徽省宿州市埇橋區興牧養豬專業合作社理事長徐永生説,合作社出欄量每個月3000頭左右,這兩個月以來,每個月都凈虧100多萬,這一輪跌價必然導致部分中型規模的養殖戶退出市場。

  據了解,今年以來,安徽生豬市場價格持續走低,尤其是進入3月份後,跌幅加大,生豬出欄價近乎腰斬,多年罕見。據安徽省物價局價格監測局價格監測數據, 1月11日全省生豬平均出欄價每50公斤為780.69元,為年內高點。3月跌勢加大。4月26日,全省生豬平均出場價每50公斤513.19元;與上月同期比,下降3.85%;與去年同期比,下降32.07%。

  仔豬價格跌幅更大。“20斤的商品仔豬在2016年春每頭可以賣780元,現在就賣300多元。”王昶説,商品仔豬的“冷暖”能看出價格變化,豬價高位持續了兩年多,養殖戶擴産衝動強。

  吳昊在2016年豬價高峰時新建了一座存欄200頭的豬舍,“當時市場都瘋了,仔豬800元一頭我們都要,養多少都能高價賣,豬販子挑豬時好賴豬都要”。而吳昊告訴記者,他前幾天購進的仔豬每頭僅200元,比高峰時跌了75%。

  “豬周期”波動較大

  多因素疊加加速下跌

  “一年漲、一年跌、一年平”,記者了解到,我國生豬行業多年來呈現周期性波動,社會稱之為“豬周期”,而波動周期為三年左右。不少養豬企業和大戶擴能或是減産都是依據其多年對“豬周期”的觀察。近年來,“豬周期”的上漲或下跌、價格高位或低谷的持續周期變長,波動規律越發難以捉摸。

  吉林省梨樹縣農牧局牧業科科長張寶華告訴記者,2014年四五月價格最低點前,豬價低位徘徊了兩年多,是最長低潮期,而此後豬價又高位持續了兩年多,漲跌周期從兩三年變成了四五年,“摸不到規律,波動也大,養豬戶賺大錢或者賠大錢”。

  記者梳理髮現,2006年起,國內生豬價格經歷了三輪漲跌周期:2006年中至2008年初上漲,2008年至2010年下跌;2010年4月至2011年8月上漲,2011年9月至2014年4月下跌;2014年5月至去年初的上漲和此後的逐步走低。

  事實上,豬價漲跌的基本原因離不開供需變化。一位先後在四川、吉林等地經營管理生豬及飼料企業20多年的業內人士為記者畫了一幅豬價漲跌“路線圖”:肉價上漲——母豬存欄增加——生豬供應增加——肉價下跌——淘汰母豬——生豬供應減少——肉價上漲。

  “這次下跌,是因為前期高價刺激産能擴張。”該業內人士表示,近年生豬行業國內規模化養殖佔比快速增長,“大量中小散戶‘倒’在前幾輪‘豬周期’,企業、大戶抗風險能力較強,波動周期也拉長了。”

  記者發現,由于“豬周期”出現時間變長、波動較大等新趨勢,中小規模的養豬戶心態出現明顯分化:一部分養豬戶在幾輪波動中被“洗牌”退出,不少地區100頭以下的養豬戶消失;一部分中等規模大戶正在“抄底”;一部分中等規模大戶“清盤”觀望。

  吳昊在今年2月出欄300頭生豬後,在4月1日和2日以平均每頭230元購進了300頭仔豬,“我預計10月後豬價能上漲,現在看即將出欄的200頭豬肯定賠了,賭這300頭”。吳昊對于虧損心有不甘,他説,這200頭出欄後,他打算再進200頭仔豬,“搏一把”。

  在養豬大戶王亞芹家門前,記者碰見了穿著工作服從豬舍回來的王亞芹,聽説記者是來就豬價進行採訪的,王亞芹連便服都沒有換就拉著記者在路邊聊了起來。

  “本來這個時間應該在豬舍幹活,但現在存欄的豬少了,我沒什麼事就回來了。”王亞芹目前還有400頭豬存欄,而她對市場比較悲觀,“這400頭豬年底前清空,之後我打算觀望一下,預計2020年前豬價都不會太好”。王亞芹通過對周邊養殖大戶觀察發現,短期內市場供大于求的局面不會改變,“不少還在擴大規模,價格下跌沒讓大家真正害怕”。

  專家分析,本輪豬價持續走弱,主因是生豬市場産能持續加大,但實際銷量減少,春節後消費轉淡和生豬産能過剩、養殖戶恐慌性出欄等因素疊加,出現階段性供過于求。

  “生豬市場是一個全國大流通市場,隨著我國養殖方式從家庭散養向規模養殖加速轉變,養殖量快速增長,在經過2015年下半年、2016年、2017年的持續盈利後,生豬産能逐漸回升,2017年規模企業生豬出欄量激增。”安徽農業大學教授、安徽省現代生豬技術體係首席專家殷宗俊説。

  河南財經政法大學教授劉社認為,河南省豬肉價格下跌,除了受到豬周期的影響,另一個重要原因是養豬行業的規模化擴張。目前,河南省內牧原、雙匯、雛鷹等龍頭企業養殖水準走在了全國前列,帶動了河南全省生豬産能的加快恢復。此外,一批中等規模的成長企業快速發展,全省生豬生産規模和生産能力不斷提升,有效的增加了生産供給,畜牧部門統計數據顯示,河南省年出欄萬頭以上豬場出欄量佔全省出欄總量的26%以上,説明規模化正在成為發展方向。

  恐慌心理導致生豬集中出欄拋售。安徽省物價局價格局相關價格監測負責人表示,春節前不少養殖戶選擇在臘月裏集中出欄,生豬價格不升反降,而節後持續走低的豬價使得養殖戶恐慌心理加重,有出欄拋售情況,導致生豬市場階段性供應增加。另外,冷藏肉的投放和進口的低價豬肉也助推了生豬價格下跌趨勢。

  消費需求疲軟也是下跌因素之一。安徽省物價局價格監測局相關價格監測負責人表示,春節前豬肉消費高峰期過後,豬肉消費市場趨于平淡,消費需求較節前出現明顯下降。與此同時,隨著人們生活水準的提高,日常飲食更加注重膳食均衡,豬肉的需求量被水産、禽蛋、蔬菜瓜果代替而削減,豬肉需求逐漸進入節後階段性疲軟期。

  豬價低迷加速行業洗牌

  規模化仍是發展方向

  專家預判,目前生豬市場總體仍供大于求,豬價下行至低點,價格低迷現象在短時間內難以改變,在供給沒有大幅波動的背景下,豬價將維持窄幅震蕩波動。

  安徽省物價局價格監測局預測,預計5月份安徽省生豬價格繼續低位調整,短期豬價難以大幅反彈,生豬價格低位運作的趨勢難改,但繼續下跌空間有限,生豬低迷行情或將持續至8月份,將淘汰部分風險抵禦能力相對較弱的中小養殖企業,加速養豬行業的“洗牌”。

  警惕豬肉價格波谷期疫病爆發。殷宗俊提醒,生豬價格波谷期,首先要保證生豬的健康狀況,謹防生豬疫病流行。因為養殖戶在價格波谷期,會自發降成本,給豬的飼料、疫苗等品質會下降,此時豬的疫病發生概率會上升,若發生疫病造成生豬大面積死亡的話,對于生豬市場影響更大,而且還可能存在公共衛生安全隱患。

  殷宗俊建議,對于養殖從業者來説,在享受價格波峰盈利的同時要接受波谷的存在,減少存欄量,把性能低下的母豬盡快淘汰,壓縮存欄量,主動調整優化結構。

  劉社教授認為,豬肉價格下跌需要重視,但是沒必要太過恐慌,這是生豬行業調整的必經階段,過去行業的小散亂比較多,行業管理不規范,通過規模化企業引領,産業結構優化,是值得肯定的。對于養殖戶的損失,未來可進一步通過農業保險來解決。比如生豬價格保險,可利用金融産品來化解産業風險,避免市場大范圍、大幅度波動。

  經過幾輪“豬周期”後的市場選擇,生豬養殖市場上的散戶比例大幅下降,規模化、集團化養殖大幅上升。雛鷹農牧集團2013年在吉林省洮南市計劃投資56億元,建設400萬頭商品豬養殖項目及其配套的飼料、屠宰、加工等項目。事實上,這一單體項目的養殖規模已超過傳統養豬大縣吉林省梨樹縣全縣的規模。

  一些業內人士表示,我國生豬養殖行業正處于由小規模養殖向規模化養殖的過渡期,建議未來種養業需在規模化進程、種養結合、建設大數據體係等方面實現高品質發展,保持供需有序調整,避免價格大起大落。

  有業內人士表示,生豬産業存在“大而不強”問題,“半”産業鏈特徵明顯,養殖、屠宰、冷鏈物流、深加工等環節仍然割裂,雖然很多大型企業正努力構建全産業鏈,但仍需較長的過程。王昶舉例説,目前運輸仍以活體運輸為主,冷鏈物流並不普及,正説明國內生豬産業鏈還遠未形成,但他相信越來越多養殖企業將通過提升規模化、自動化、標準化水準,能夠更好地控制成本、抵禦市場風險,沿著“飼料原料-飼料-養殖-肉品-熟品”路徑布局全産業鏈。

  此外,可通過吸引更多社會力量參與,健全大數據等資訊服務體係建設,完善符合國情農情的監測預警體係,加強事前主動服務。吉林省農産品價格專家梁琦表示,該省小規模養殖佔比在60%左右,盲目跟風現象普遍存在,應加強資訊服務,破解大市場與小農戶之間的資訊不對稱,防止“豬賤傷農”。(本版稿件除署名外均由記者郭翔、胥舒驁、程士華、吳慧珺、宋曉東採寫)

+1
【糾錯】 責任編輯: 陳熹
新聞評論
載入更多
北京動物園:大熊貓淋浴享清涼
北京動物園:大熊貓淋浴享清涼
日出而作
日出而作
江蘇海安:玫瑰香溢致富路
江蘇海安:玫瑰香溢致富路
寧夏:黃河兩岸 稻田如畫
寧夏:黃河兩岸 稻田如畫

01002001001000000000000001110763112283229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