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華網 正文
“職業羊毛黨”擾亂信用卡市場 亟需合力斬斷灰色産業鏈
2018-05-09 10:43:12 來源: 新華網
關注新華網
微博
Qzone
評論
圖集

    “擁有幾百萬信用卡積分”“一年光賣信用卡積分就賺了好幾十萬”“不花一分錢,住遍境內外五星級酒店”……在大大小小的信用卡論壇或交流群組中,時常有一些“大神”招搖過市。實際上,這些所謂的“大神”很可能是信用卡圈內的“職業羊毛黨”,甚至是“羊頭”。

    銀行業人士表示,套現和套利,是這些“職業羊毛黨”慣用的牟利手段。套現,指通過虛假交易,將信用卡內的消費額度以現金方式套取,挪作他用,同時獲得相應的刷卡消費積分。套利,則是將套現交易獲得的巨額積分,按照發卡銀行的積分回饋計劃,兌換成航空裏程、酒店權益、實物商品等,再兜售獲利,或是直接將積分賣給“黃牛”獲利。

    對銀行來説,持卡人參與銀行開展的優惠促銷活動,正常地“薅積分”,再將積分兌換成各種權益,這無可非議。但“職業羊毛黨”不一樣,他們往往通過虛假交易等行為獲取積分,並且數額巨大。特別是一些“羊頭”被“羊毛圈”冠以“大老板(DLB)”的名號,以顯示“擼羊毛”之狠。隨著各類信用卡套現、刷單軟件的出現,當下“職業羊毛黨”不僅僅是幾個人、幾個小組織,而是逐漸往專業化、規模化的方向發展,形成灰色産業鏈。結果是,銀行為廣大持卡人提供的回饋以及行銷投入被“職業羊毛黨”截流,廣大持卡人利益受損,正常的金融秩序被擾亂。

    POS機市場亂象:用虛假商戶資訊套現

    在信用卡行業,為了鼓勵用戶正常刷卡消費,各家銀行都會給予一定的積分獎勵,積分可以兌換實物禮品、酒店住宿、航空裏程或直接抵扣消費金額等。“職業羊毛黨”往往通過POS機虛假刷單等手段,賺取銀行消費積分。借助POS機虛假交易,“職業羊毛黨”還能輕松完成銀行的行銷回饋活動中的任務,如“刷夠××筆,單筆不低于××元,可獲××獎勵”。除獲得正常的消費積分外,“職業羊毛黨”更能賺到大量行銷獎勵類積分等獎勵。

    “職業羊毛黨”使用信用卡套現,需要大量辦卡,為獲得較高的授信額度,要在多家銀行辦信用卡,每家信用卡賬戶下一般都辦十幾張卡。接著買一個POS機,POS機的價格一般在500元左右,套現的手續費率一般在1%以內,“手刷”類刷卡器甚至在“羊毛圈”內免費發放。這些POS機往往自帶十幾家商戶,且商戶類型五花八門,包括餐飲、酒店、商場、娛樂場所等。

    那麼,這些“職業羊毛黨”用于套現的POS機從何而來,POS機上的這些商戶是否真實?支付行業知情人士透露,有一級代理商從POS機生産廠家買入大量空白POS機,二級代理商則從一級代理商購買軟件,完成對所購POS機的激活,這是違規辦理POS機的第一步。第二步則是將虛假商戶“灌入”POS機。在正規渠道辦理的POS機都會對應一個“特約商戶編號”,在整個支付體係中,編號之于POS機就像身份證對于普通人一樣重要。上述二級代理商會根據一級代理商提供的虛假商戶及對應的編號資訊,在POS機上完成對虛假商戶資訊的“灌入”。這些虛假商戶包括加油站、便利店、餐館、購物中心等,達到“以假亂真”的效果。

    最後,為了讓POS買家能順利完成信用卡套現,一級代理商還會提供POS機與第三方支付平臺對接的相關便利。二級代理商會通過偽造營業執照、稅務登記證等申辦材料的方式代辦POS機,買家只需提供身份證資訊、個人手持身份證照片及名下銀行卡資訊,即可完成對POS機的綁定。

    根據POS機辦理的相關規定,POS機作為商戶受理銀行卡的基本設備,應由商戶提供營業執照、稅務登記證、法人代表身份證等必要的身份證明資料並經收單機構審核通過後,由收單機構到府為商戶安裝。2016年9月,中國人民銀行發布《關于加強支付結算管理防范電信網絡新型違法犯罪有關事項的通知》,其中第十三條規定:“嚴格審核特約商戶資質,規范受理終端管理。任何單位和個人不得在網上買賣POS機(包括MPOS)、刷卡器等受理終端。”不過,一些不法分子受利益驅使,通過非法手段挑戰監管。

    “套現”+“套利”:“一條龍”産業鏈

    以前POS機在電商網站就能買到,現在隨著監管嚴格,POS機交易更多地轉到信用卡交流微信群、QQ群中進行,甚至有些微信公眾號也做起兜售POS機的生意。隨著監管部門的打擊力度越來越大,辦幾張信用卡、找幾個商戶或POS機刷單的做法已過時,現在準備數百臺POS機,不封頂刷、不刷整數、模擬正常消費等手段層出不窮。

    除POS機虛假交易外,給“電商黃牛”代付也是信用卡“套現”的一大途徑。

    虛假交易得來的消費積分,變現也非常容易。一是可以用積分兌換成航空裏程、酒店權益、實物禮品等公開兜售,二是通過“黃牛”將積分賣掉。

    由此,虛假交易“套現”、積分變現“套利”,形成“一條龍”産業鏈。據媒體報道,有一名“80後”男子通過信用卡積分套利年賺近千萬元。他申請了很多POS機,有來自銀行的,也有來自第三方代理公司的,多家銀行信用卡在這些POS機間變換著刷。後來他不親自刷卡,全由其徒弟完成,號稱“收一個徒弟10萬元,保證他一年賺100萬。”

    銀行回饋遭截流 廣大持卡人利益受損

    在“職業羊毛黨”乃至“羊頭”的帶領下,上述規模化非法“薅取”積分的行為給銀行和正常刷卡消費的持卡人帶來極大困擾。

    對于非法套現、套取積分,每家銀行都有一套嚴密的預警係統,有專人監控。一旦發現信用卡出現異常交易,後臺馬上就會報警,銀行也會人工監測這些信用卡的刷卡記錄。如果被銀行認定為異常,這些積分會被凍結或清零。這樣的“貓鼠遊戲”,每天都在銀行信用卡和“職業羊毛黨”之間上演。

    為了更好地“套現”“套利”,“職業羊毛黨”組建了微信群、QQ群。在QQ“找群”裏輸入“信用卡”,立即跳出許多“職業羊毛黨”打著“信用卡交流”幌子組建的“薅羊毛群”,有些群需要付費才能加入。“羊頭”通過這些群提供薅羊毛“線報”。銀行業人士表示,盡管一直在完善活動機制和審核流程,但仍很難杜絕惡意“薅羊毛”行為。銀行用于回饋用戶的行銷投入,有相當一部分落入“職業羊毛黨”的口袋,從而影響其他正常用戶的消費體驗。

    對于信用卡正常持卡人來説,“職業羊毛黨”損害了他們的切身利益。“我們通過一筆一筆的正常消費累積信用卡積分,但‘職業羊毛黨’積分動輒薅上幾萬、十幾萬,這對我們不公平!”有用戶認為,“職業羊毛黨”虛假交易獲取積分的行為,無形中使自己的信用卡積分面臨貶值的風險。

    其實,不僅是信用卡,其他一些行業也飽受“職業羊毛黨”困擾。例如,去年末支付寶推出“掃碼得紅包”活動,用戶掃碼便可得紅包,該紅包在支付寶掃碼支付時可直接抵現。這場支付寶自掏10億元發起的紅包活動,初衷是普及移動支付,但引來了大批“職業羊毛黨”。根據網上流傳的截圖,有“職業羊毛黨”竟在短時間內獲取了137.8萬元紅包,有的獲取了52.5萬元紅包。支付寶發現後立即處理800多個“職業羊毛黨”賬戶,在堅決打擊“職業羊毛黨”的同時,讓更多普通用戶可以參與活動。

    又如,2017年,摩拜單車推出“紅包車”新玩法,鼓勵用戶參與車輛調配,但被一些“職業羊毛黨”盯上。最後,摩拜單車發出警告資訊並作出規則調整,以保障其他正常用戶的權益。

    新興的互聯網金融行業也被“職業羊毛黨”盯上。一些“職業羊毛黨”專挑利率高、期限較短的理財産品或者新手標下手。例如,網貸平臺為了獲客發行代金券,“職業羊毛黨”集體購入超短標産品並薅到優惠券,到期集體進行贖回。

    鼓動“維權”施壓銀行 保住牟利空間

    銀行行銷投入“打水漂”,廣大正常用戶權益受損。業內人士指出,“職業羊毛黨”已成信用卡行業的“毒瘤”。此前,多家銀行的行銷優惠活動因為“職業羊毛黨”的大規模套利而被逼修改規則,甚至提前結束。“職業羊毛黨”通過“套現”、“套利”獲取高額的利益回報,所以當銀行修改規則以壓縮“套利”空間時,他們不會善罷甘休。

    銀行業人士表示,此前,一些“職業羊毛黨”繞開正常的投訴渠道、司法途徑,先建立各種微信百人維權群、QQ千人維權群,並在群裏發布煽動性維權言論。接著,“羊頭”通過維權群號召“職業羊毛黨”撥打銀行電話、監管部門電話投訴,鼓動集中進線、集中陳情、集中投訴,並在維權群中提供統一話術、統一郵件模板、統一利益訴求,在群內同步最新投訴進度。最後,煽動網友前往監管機構投訴、拉橫幅去銀行網點抗議。

    “一些所謂的‘投訴材料’,來信格式、內容、落款日期完全一模一樣,並且措辭上綱上線,一看就知道是‘職業羊毛黨’策劃的有組織有目的投訴,目的就是讓銀行屈服,把修改的規則再改回去。”相關人士表示。

    一些“職業羊毛黨”還利用微信公眾號、網上論壇、貼吧、微博等互聯網渠道,發表煽動性言論及投訴攻略,誇大其辭、惡意詆毀銀行,給信用卡行業的健康發展造成不利影響,擾亂了金融管理秩序和網絡空間管理秩序,勢必受到有關部門的處罰。

    銀行業人士表示,“職業羊毛黨”這樣做的目的是希望通過監管機構等給銀行施壓,恢復他們的套現、套利空間,使其繼續在這個灰色産業鏈上獲取利益。

    “套現”入刑也入黑名單 遏制“套利”需各方發力

    2009年,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檢察院出臺《關于辦理妨害信用卡管理刑事案件具體應用法律若干問題的解釋》,規定了相關信用卡犯罪的量刑標準。其中明確規定,違反國家規定,使用銷售點終端機具(POS機)等方法,以虛構交易、虛開價格、現金退貨等方式向信用卡持卡人直接支付現金,情節嚴重的,應當依據刑法規定,以非法經營罪定罪處罰。持卡人以非法佔有為目的,採用上述方式惡意透支,應當追究刑事責任的,依照刑法規定,以信用卡詐騙罪定罪處罰。

    法律界人士表示,信用卡本質上是一種小額信用貸款業務,信用卡套現的本質是惡意以消費名義從銀行套取一定額度的貸款,這在某種程度上涉嫌虛構事實的貸款詐騙。並且,信用卡套現資金遊離了銀行正常的信貸管理渠道,脫離了監管部門的管理視線和控制,嚴重破壞金融市場的管理秩序,給國家金融秩序埋下不穩定因素。該司法解釋的出臺填補了信用卡套現在法律條款領域的空白。

    其後,在司法實踐中,信用卡套現構成非法經營罪的案例並不鮮見,套現行為受到打擊,但仍有不法分子鋌而走險。

    專家提醒,除了達到一定金額,涉及刑法處罰外,哪怕是小金額的信用卡非法套現獲取積分,也可能影響個人徵信,得不償失。用戶一旦被發現利用虛假交易不當獲利,銀行信用卡機構有權將其累積的積分取消。相關持卡人輕則被停卡或降低信用卡使用額度,重則被發卡銀行拉入信用“黑名單”,從而嚴重影響未來的個人貸款、銀行卡申請等。

    業內人士表示,公安部門、監管部門、各家銀行等應進一步聯手整治“職業羊毛黨”套現、套利的灰色産業鏈,加大對信用卡套現、套利違法行為的威懾力,以保障銀行的資金安全,維護金融秩序的穩定。

    據媒體報道,2015年,武漢警方披露破獲全國首例信用卡積分非法套利案。某商業銀行信用卡中心報案,稱有不法分子利用信用卡積分管理漏洞非法套利,使銀行蒙受巨額損失。警方抓獲涉案犯罪嫌疑人共17人。該團夥在自己控制的POS機上反覆刷卡,虛假交易,套取積分兌換禮品或航空裏程,在網上銷售獲利,涉及多家商業銀行,累計交易金額8億元,非法獲利3000余萬元。警方認為,犯罪嫌疑人利用信用卡消費積分獎勵機制,通過制造虛假交易騙取積分,換取獎品後變現獲利,其本質是以非法佔有為目的,虛構事實隱瞞真相,騙取公私財物,應以詐騙罪追究其刑事責任。

    在互聯網金融領域,去年9月,北京市互聯網金融行業協會發布的《關于堅決打擊“羊毛黨”模式的通知》指出,協會堅決反對網貸機構採取“羊毛黨”運營模式,如有類似合作,網貸機構需要立即停止並整改,不支援違規機構申請備案;堅決反對任何個人或機構以“羊毛黨”模式投資網貸平臺以獲取不正常的高收益,有組織的“羊毛黨”模式的投資收益主張不受法律保護;嚴厲打擊“羊毛黨”,惡意誹謗、尋釁滋事等情節嚴重者將受到法律制裁。

    

+1
【糾錯】 責任編輯: 高方圓
新聞評論
載入更多
“甲骨文學堂”進校園
“甲骨文學堂”進校園
超有愛!西湖裏的鴛鴦“愛心橋”升級
超有愛!西湖裏的鴛鴦“愛心橋”升級
雲端上的勞動者
雲端上的勞動者
防災演練 從小做起
防災演練 從小做起

01002001001000000000000001110087129867990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