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華網 正文
懷孕3月驚聞丈夫犧牲 “遺腹子”取名徐疆代父從軍
2018-05-09 08:01:45 來源: 華西都市報
關注新華網
微博
Qzone
評論
圖集

  川籍烈士徐克軍的親屬已找到

  懷孕3月她驚聞丈夫犧牲

  徐克軍烈士遺照。

  張德君回想起犧牲的丈夫,忍不住掩面而泣。

  42年後,烈士徐克軍的家人,終于得知他的下落。

  接近午飯時間,因為心臟不適,66歲的張德君吃下一顆速效救心丸,隨後靠坐在廚房外休息。她順手拿起家裏訂的一份華西都市報,當“烈士”“新疆”的字眼映入眼簾時,她幾乎壓抑不住雙手的顫抖,認真地讀完了每一行字。最後,在“長眠新疆四川籍烈士名單”的第7行,她看到了那個再熟悉不過的名字:徐克軍。

  這一天,是華西都市報《川籍烈士長眠新疆數十載兩地媒體聯動尋找親屬》一文刊登的第二天。42年前,張德君的丈夫徐克軍跟隨部隊,從四川遠赴新疆修建南疆鐵路,為救兩名年輕的戰友,不幸犧牲。在之後的漫長歲月裏,家人曾專門到新疆尋找徐克軍的埋葬地,發現原址已是一片荒蕪。而報道中提及的新疆和靜縣烈士陵園,正是他們苦苦尋找多年的那個答案。

  張德君第一時間將這一消息告訴了家人,隨後,他們撥打了華西都市報熱線電話。經過核實相關信息,徐克軍成為了第二位成功找到親屬的長眠新疆的川籍烈士。

  思念·無休止

  妻子張德君:他犧牲前最後一句話支撐我走過這些年

  “她懷起娃娃了,你們要管到她。”1976年的清明節,悲傷不已的張德君,從四川坐了4天的車,趕到了新疆烏魯木齊南山礦區。她從徐克軍戰友的口中,聽到了丈夫犧牲前説的最後一句話。

  1975年6月,張德君和徐克軍結婚,婚後她跟隨丈夫從四川遠赴新疆。在托克遜阿拉溝,徐克軍所在的部隊正在修建一條連通南北疆的鐵路。他們夫妻一起,在條件艱苦的戈壁生活了半年多。隨後,張德君懷孕,徐克軍堅持讓她返回四川。“因為當時那邊沒有蔬菜,我又吐得比較厲害,他就讓我回家把孩子生下來。”張德君説。

  這竟成了張德君與丈夫徐克軍最後的告別。就在張德君返回四川郫縣(現為成都市郫都區)一個多月後,她突然接到了丈夫犧牲的消息。張德君帶著3個月的身孕,再次遠赴新疆。此時,徐克軍已經被安葬在烏魯木齊南山礦區火車站烈士陵園。戰友告訴她,徐克軍是為了救兩名年輕的戰士而犧牲的。事發時,在施工現場,徐克軍憑借豐富的經驗最先發現了岩壁上的異常。“他看到有一些碎石滑落,就判斷上面的大石頭很有可能也會垮塌。”兩名年輕戰士因為受到驚嚇,站在推車前一動不動,徐克軍邊喊戰友快跑,邊衝向兩人。就在他將兩人推開的一瞬間,山上的大石塊滾落,正好砸在徐克軍的腰上。

  當戰友們將徐克軍從隧道內推出時,身負重傷的他還不忘詢問兩名年輕戰士的情況,又向戰友囑咐,一定要照顧好他懷孕的妻子。不幸的是,在送醫途中他就合上了眼。

  時隔42年後,張德君撫摸著丈夫的烈士證明,再次回想起丈夫犧牲前的這一幕,還是忍不住掩面而泣。“他到最後,還不忘讓戰友照顧好我,是他的這句話,支撐我活下來的”。

  驕傲·融血脈

  兒子徐疆:用名字紀念犧牲的父親 參軍替父完成心願

  徐克軍犧牲後,不少人勸當時才24歲的張德君放棄肚子裏的孩子,甚至建議她改嫁。但是她卻堅持將孩子生了下來,並且給兒子取名叫徐疆,“疆”代表新疆,也代表了她對丈夫的思念。

  “兒子生下來就長得像爸爸。”張德君將對丈夫的愛全部傾注在兒子徐疆身上。每月20余元的工資,無法負擔家庭生活的開支,她就自己做手工,天不亮就拿去荷花池市場售賣。

  而兒子徐疆也從未讓她失望。小學時,徐疆因為被説成“沒爸爸的孩子”而和同學産生爭執。中學時,得知父親是為了南疆鐵路的建設、為了挽救戰友的生命而犧牲的,徐疆為父親感到驕傲,專門寫了作文來懷念父親。高中畢業,有著體育特長的徐疆,放棄了老師推薦去體院上學的機會,又拒絕了長輩介紹的工作崗位,選擇了參軍。只因他曾聽母親説,這是父親的心願。“我剛懷孕的時候,丈夫就説,如果生的是兒子將來就讓他當兵。”張德君沒想到,兒子一直把這句話放在心上,並付諸行動。

  1995年12月,徐疆遠赴北京當兵,成為了和父親一樣的軍人。“我希望能把爸爸沒做完的事情,繼續做好”。在部隊裏,徐疆表現優異,多次獲得嘉獎。

  徐疆今年已經42歲了,這意味著父親徐克軍犧牲也已經整整42年。對于從未謀面的父親,他充滿了敬意,對于父親犧牲的那片土地,他也充滿了好奇。“我們本來計劃,等兒子今年中考完,去新疆尋找父親埋葬的地方,去看一看。”徐疆説。

  尋找·未中斷

  兄弟徐克全、徐克勳:曾尋找哥哥埋葬地未果 今年將前往祭拜

  “我們這些年一直都在尋找哥哥的埋葬地。”徐克勳是徐克軍最小的弟弟,在他的印象裏,大哥當兵那幾年,每年只能回來一次。每次回家,他都會跟在大哥身後到處跑。1975年,徐克軍從四川返回新疆前,對徐克勳説:“把院壩掃幹凈,回來給你買皮鞋。”沒想到,這一去,大哥再也沒回來。

  徐克軍犧牲後,他的名字一直都是家人在春節團圓飯桌上繞不開的話題。起初幾年,由于經濟條件不允許,交通不便,家人無法到新疆去祭拜。他們就專門找人畫了徐克軍的畫像,擺放在家裏,時常對著傾訴思念。

  後來,徐克軍的父母先後離世,兒子徐疆也漸漸長大,家人開始關注埋葬在新疆的四川烈士的信息。“之前在網上查過很多資料,聽説當時埋葬地發生過垮塌,不知道墓遷去了哪裏。”此外,他們也拜托在新疆的朋友進行查證,還尋找過當地的民政部門,但都沒有得到準確的消息。

  2012年,徐克軍的弟弟徐克全專程赴新疆進行尋找,當他到哥哥當年的埋葬位置時,卻只見到了一片荒無人煙的戈壁。隨後,徐克全又輾轉到烏魯木齊烈士陵園尋找,依然沒有哥哥的信息。由于徐克全有工作任務,時間緊迫,只得帶著遺憾離開新疆。

  但一家人對于徐克軍埋葬地的尋找並沒有終止,只要看到有關于“新疆”“烈士”的相關信息,他們都會格外關注。就這樣,他們在華西都市報上看到了四川、新疆兩地媒體聯動尋找烈士親屬的消息,並在烈士名單中發現了徐克軍的名字。“我終于找到你了。”張德君放下報紙,對著丈夫的畫像説。一家人計劃著,等到今年暑假,就去新疆和靜縣烈士陵園祭拜親人徐克軍。(記者于婷 見習記者王攀 攝影劉陳平)

+1
【糾錯】 責任編輯: 楊婷
新聞評論
加載更多
探測器眼中的火星
探測器眼中的火星
各色花朵裝扮甘肅戈壁小城
各色花朵裝扮甘肅戈壁小城
強降雨來襲 廣東多地暴雨預警
強降雨來襲 廣東多地暴雨預警
新疆遭遇寒潮天氣
新疆遭遇寒潮天氣
01002001001000000000000001119970112280358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