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華網 正文
現實版“石光榮”94歲老兵周智夫:組織給的待遇不能全家用
2018-05-05 08:16:46 來源: 央廣網
關注新華網
微博
Qzone
評論
圖集

  現實版“石光榮”94歲老兵周智夫:組織給的待遇不能全家用

  “電視劇《激情燃燒的歲月》中的石光榮和我姥爺一模一樣。”外孫周洵從小在周智夫身邊長大,他告訴記者,印象中,姥爺總穿著一身墨綠色的舊軍裝、有著鐵打的時間表,自己也在姥爺的“軍事化管理”下沒賴過一次床,每天全家人都會守時觀看《新聞聯播》。

  2018年3月28日,老黨員、北京衛戍區某幹休所離休幹部周智夫平靜地走了。在過去的94年,從窮苦孩子進步為革命青年,從普通戰士成長為領導幹部,周智夫親身經歷了祖國從貧窮苦難走向崛起強盛的歷史時期。

  莫道桑榆晚,為霞尚滿天。影視中塑造的石光榮坦蕩、忠誠、剛直不阿,展現了鐵骨錚錚的中國軍人形象。同樣,周智夫入黨75年,他也用一生講述著自己對黨和國家的忠誠與熱愛。

周智夫同志

  抗戰老兵槍林彈雨7次輾轉終脫險

  “這輩子做黨的人,下輩子還跟著黨”

  周智夫19歲入黨、20歲入伍,經歷過抗日戰爭、解放戰爭,參加了大小10余次戰鬥,身上也留下了戰火中的印記。

  周智夫右胸下部有個10釐米長的傷口,這是在戰場上留下的印記。1946年4月,他任新四軍淮北七分區獨立四團二營四連支部書記,在安徽濠城外阻擊國民黨軍隊搶糧的戰鬥中,被一顆子彈打中左肩、貫通右肺。戰友們一邊與敵人殊死戰鬥,一邊用擔架抬著他轉移,冒著槍林彈雨突破道道封鎖線,先後7次輾轉治療,終于將他從死神手中奪了回來。

  這次戰傷,周智夫右肺切除近三分之二,右側第六根肋骨被摘除。周智夫的妻子婁淑珍回憶,每次想起這段刻骨銘心的經歷,他總是老淚縱橫:“當年戰鬥環境那麼惡劣,黨始終沒有丟下我。我現在這條命是黨給的,沒有黨就沒有我們這一家子。”

  “父親常説,我要一輩子做黨的人,不僅這輩子做黨的人,下輩子還跟著黨。”二女兒周衛平理解父親的意思,這不僅是心中的信仰,還是臥病在床的父親臨終前最後的心願。最後一次繳納大額黨費,“12萬元,正好夠下輩子一百年的。”

  “交這一次黨費,我的感覺他就是一種革命到底的一種決心。”二兒子周衛民説。

周智夫一生獲得的榮譽章。

  九旬老黨員最後一次上黨課

  “我要向組織請個假”

  “特別愛學習”,是周智夫留給歷屆幹休所政委的共同印象。

  “大點聲,我聽不見。”年過九旬的周老聽力下降的厲害,家人可以在耳邊跟他講話,但幹休所組織的黨課學習他卻沒法聽清。即使每次坐在第一排,把手攏在耳邊,還是難以聽清講課內容。

  幹休所政委姜東軍介紹,凡是所裏集中理論學習周智夫都積極參加,認真做筆記,還經常把上級下發的文件要過去學。這幾年,周老身體每況愈下,他也拄著拐杖、坐著輪椅一次不落,每次都坐前排,從來不遲到。

  提到周老最後一次上黨課請假的情景,姜東軍仍記憶猶新。

  2016年5月的一天,黨課已經結束,所有人都回去了,坐在第一排的周老一直沒有離開,“周老,已經下課了,您為什麼還不回去?”

  “姜政委,我感覺身體越來越支撐不住了,這可能是我最後一次參加黨課教育,今天特地留下來向你請假。”説到這次請假,姜東軍仍很動容。周老説話已經有點吃力,每次來上課都要老伴攙扶著走到教室。“一位年過九旬的老黨員因為身體原因,特意過來向組織請假,這是多麼強的黨性。”

  周智夫患有嚴重的骨質疏松,有時伸個懶腰可能就會出現骨折。衛生所所長張傑軍告訴記者,聽黨課需要長時間坐久,這對周老的身體非常不利。“他原本早就可以請假不來上課,但沒有輕易提出請假,一直堅持到現在。”

幹休所每次上黨課,周智夫(前排右)都坐在第一排聽講。

  藥瓶上寫名字與家人區別用藥

  “即使自己用不完,也不能給家裏人用”

  革命75年,周智夫不僅嚴于律己,對家人也不含糊,甚至讓人覺得缺乏“人情味”。

  “周老和婁阿姨都有心臟病,周老和婁阿姨吃的一種藥,都叫腸溶阿司匹林,但周老吃的是進口的,婁阿姨吃的是國産的,但這麼多年周老和婁阿姨的用藥都嚴格分開。”幹休所衛生所所長張傑軍回憶説,周老經常講,我的待遇是組織給的,不能用組織給的待遇對家屬進行額外的照顧。

  “要是想以他的名義去醫院拿藥是不可能的。”對于父親的舉動,二女兒周衛平直言“太過分”。

  誰的藥就是誰的。周衛平説:“我母親拿藥就我母親拿藥,他拿藥就是他拿藥。你用了我的藥你得還給我,藥瓶上一定要寫上自己的名字,以免錯用了組織給的藥。”

  母親婁淑珍顯然更懂得丈夫的用意,“老周説幹什麼不許佔人東西,佔人東西不好,已經咱們吃公家穿公家的,共産黨照顧咱們那麼好,咱再佔人家的便宜心裏睡不著覺。”

  周智夫的醫藥費統籌年標準是2.8萬元,但每年實際藥費連一半都沒用到。周老始終強調,即使自己用不完,也不能給家裏人用。張傑軍告訴記者,每次去周老家巡診送藥,周老就拿進口藥問我,進口藥需要多少錢,這種藥我吃符不符合規定,要是不符合規定的話,該付的錢我自己付。

  周智夫對自身要求有“三個不超標”,即住房、用藥、用車不超標。

  2012年暑假,周智夫的大孫女帶著孩子來北京看望他,期間小孩感冒發燒急需到醫院治療。孫女外出打車沒打上,請爺爺要公車送又被回絕,便私自以爺爺的名義向所裏要了車。周智夫知道後嚴厲地批評:“我們家從沒因私事用過公車,你這樣做壞了規矩,以後不能這樣子,否則就別來了!”

  不利用自身職權謀私,這是周老一貫作風。“別人可能覺得這是一件小事,但我姥爺不一樣,他這樣處理我也覺得合理。”周洵説,在自己心中姥爺擁有的是大智大勇,物質生活從不追求,但他內心的幸福度很高。

  《生活備忘錄》是周智夫專門制作記錄日度常開銷的“賬本”,大到上千元的電器,小到幾塊錢的燈泡,每一筆開支都記得詳詳細細。幾十年來,周智夫老人就是這傳承著他的紅色家風。家裏沒有一件高檔電器、貴重家具,至今仍在用五十年代的牙缸、飯盒,七十年代的沙發、鋼管床。

  “平凡的事做一輩子,就很偉大,堅定一個信念走完一生,對于國家和人民就是最有情懷的一件事。”周洵感慨,從小生活的部隊大院,除了姥爺,還有很多的“石光榮們”,那一輩人,經歷過戰火與生死,有著我們這代人值得學習和傳承的家國情懷。(記者 梁爽)

+1
【糾錯】 責任編輯: 卓越
相關新聞
新聞評論
載入更多
林中精靈
林中精靈
90後女孩奮鬥鄉間的“甜蜜青春”
90後女孩奮鬥鄉間的“甜蜜青春”
北京大學建校120周年紀念大會在京舉行
北京大學建校120周年紀念大會在京舉行
趣味民俗迎立夏
趣味民俗迎立夏
01002001001000000000000001111067112278633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