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華網 正文
“我的青春,無法和祖國分開” 中國工程院院士王思敬的青春故事
2018-05-04 20:33:33 來源: 新華網
關注新華網
微博
Qzone
評論
圖集

  新華社北京5月4日電(記者張鐸)“我的青春,無法和祖國分開。”在五四青年節到來之際,中國工程院院士、工程地質與岩石力學專家王思敬向記者講述了他們那一代人的青春故事。

  1954年,年僅20歲的王思敬和同學們一道從滿洲裏出國,進入莫斯科地質勘探學院,開啟了他長達8年的留學生活,“當列車經過烏拉爾山脈時,透過車窗,我們看到了許多現代化的工廠。”王思敬説,“那一刻,我切身體會到了我們國家的差距,也是在那一刻,我們下定決心,要學最先進的技術,然後回來建設祖國。”

  出國前,王思敬僅僅接受了一年的俄語培訓,而莫斯科地質勘探學院又以學習壓力大、課程難度高出名,“剛入學確實碰到了很多困難,尤其是大學一年級,記筆記就是一大挑戰。” 王思敬告訴記者。為了能盡快跟上課程進度,王思敬“開發”出了一套“背書”學習法。

  “其實很簡單,就是將老師羅列的參考書全部背下來,這樣既鍛煉了俄語水準,又可以牢記專業知識,考試時也能取得高分。”王思敬回憶道, “經過這樣的鍛煉,到大學3年級時,我的筆記比蘇聯同學記得還全面。”

  除了課程學習,莫斯科地質勘探學院的實習要求也很高,經常在老師的帶領下去野外進行地質勘測的實踐活動,“常常風餐露宿,一走就是半個多月,吃飯睡覺全部在附近的農民家裏解決。”王思敬介紹説,這樣的實習經歷,為他積累了大量的野外考察和工程建設經驗,“留學期間,我也參與了不少大型水電站的建造過程,回到祖國後,這些經歷都派上了大用場。”

  1957年,大學三年級的王思敬和同學們聽説毛主席要來莫斯科大學看望中國留學生,他們早早從學校出發,提前3個小時來到會場,“即便這樣,還是來晚了,只能擠在禮堂中間聽毛主席的講話。”回憶起這一幕時,王思敬的心情依然激動,“當時我們就是年輕一代,那一刻,真是感到肩負建設祖國的重任。”

  談起青年時代,王思敬總是強調中學時期對人的影響和塑造,“我畢業于上海吳淞中學,能留學蘇聯,也是由吳淞中學選拔推薦的。”

  王思敬向記者回憶道,吳淞中學的操場旁邊有一間圖書室,圖書室的門楹上挂著一塊牌子,寫有“祖國在召喚”五個字。“那時,每次去圖書館看書,都會看見這五個字,這五個字一直影響著我和同學們的深造和擇業。”

  那時,每當晚自習以後,王思敬都會和同學們在操場散步,暢談自己的想法和未來的志向,“很有意思的是,我周邊的同學好像都抱著為祖國做一番事業的心氣,除了被推薦去蘇聯留學,進入國內高校的同學也紛紛選擇考取工業、軍事等專業院校。”王思敬説,“也許,這就是我們那一代人的青春吧。”

  畢業歸國後,王思敬長期從事水電、礦山、國防和環境工程等方面的科研工作,為若幹國家重大水電工程和大型國防地下工程穩定性進行研究和論證,在地下核爆炸及工程防護、礦山及環境工程以及工程地質力學等方面作出了突出成績。

  如今,雖近耄耋之年,王思敬依然堅持在科研一線,“昨天,我準備學術會議的發言直到晚上11點多,明天還要趕最早的飛機去麗江參與一個項目的論證。”王思敬這樣向記者描述他近期的工作安排,“我總是忍不住關心一些大型項目的進展,喜歡聽一些關于國家發展最前沿的消息。”

  在王思敬看來,青年時代是人生最好的一段歲月,要抓緊時間錘鍊自己,讓自己成為一個全面的人。“在現代社會,個人很難預計未來的職業變化,因此,全面的能力和基本的素質就顯得尤為重要,此外,就是要時刻保持心情愉快。” 王思敬笑著説道。

+1
【糾錯】 責任編輯: 王頔
相關新聞
新聞評論
載入更多
趣味民俗迎立夏
趣味民俗迎立夏
青春之歌 獻禮“五四”
青春之歌 獻禮“五四”
湖北興山“三峽水上公路”夜色迷人
湖北興山“三峽水上公路”夜色迷人
安徽休寧300中學生集體行漢式“成人禮”
安徽休寧300中學生集體行漢式“成人禮”
0100200100100000000000000111076811227857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