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華網 正文
女子離開親生父母48年 尋親路不知道還有多長
2018-05-03 15:59:56 來源: 錢江晚報
關注新華網
微博
Qzone
評論
圖集

  離開親生父母48年,才知道身世秘密

  她,尋親路不知道還有多長

  陸水芬小時候的照片。

  “水芬,倒過來就是分水,沒想到我的名字就是出生的密碼。”5月2日,離陸水芬知道自己名字中隱藏的秘密,剛好過去整整兩個星期。自從知道自己不是現在的爹媽的親生女兒以來,陸水芬在這兩個星期裏,獲得了大量關于親生父母的信息。

  她來到桐廬分水開始尋親之路後,有人打電話、有人發微信,然而總是興奮地開始、落寞地結束。分別48年了,他們還記得我嗎?——這些天,陸水芬總是會想象與親生父母相見的那一刻。而在父母的有生之年,自己還能不能相見?

  想找到父母

  讓女兒認識親外公

  4月10日,來自舟山普陀區的陸水芬一個人踏上了桐廬分水的土地。今年3月,52歲的陸水芬打電話給姐姐,要來桐廬尋親——姐姐是養父母的幹女兒,平常和陸水芬最為親近。陸水芬怕養父傷心,不願去問養父收養事情,姐姐旁敲側擊問出了領養陸水芬的地點——分水孤兒院。她上網一查,分水孤兒院已經搬遷到了杭州兒童福利院,並變身為分水文體中心。杭州兒童福利院的工作人員電話裏回復,沒有找到她的檔案。于是,陸水芬決定去當時自己被領養的地方——分水文體中心。

  有些陌生的環境讓陸水芬悵然若失,“4歲從這裏被領養走,我隱約記得院裏面有棵大樟樹,房子裏面有個鍋爐,煙囪連著屋頂冒煙,一群小孩子看它冒煙最開心了。”煙囪不見蹤影,但陸水芬找到了那棵大樟樹,開心了好久,證明記憶沒有出錯。“姨媽説,我是在4歲時被送到孤兒院的。那年,分水發大水,莊稼、房屋還有大壩都被衝垮了。進孤兒院時,我身上有一張紙條,寫著出生日期和生辰八字(1966年1月15日出生),還寫著因為分水水災,家裏小孩多,請求政府收養。”

  分水尋找了幾天,還是沒有親生父母的下落,女兒催著陸水芬回家。陸水芬一心想找到父母後,讓女兒見一見親外公,還是落寞收場。

  養父母的愛

  我不敢告訴他們在尋親

  談及養父母,陸水芬的聲音都透露著驕傲,“爸爸在石油廠工作,媽媽在織網廠工作。當時,雙職工家庭蠻少的,家庭條件比較好。”養父母很寵愛陸水芬,父親出差經常帶禮物給她,母親對她有求必應。小時候的陸水芬,絲毫不知道收養的事情。

  她上初中的時候翻家中的抽屜,發現戶口本上自己的出生地是杭州,而不是舟山。小小的不同讓年幼的陸水芬有了疑惑,卻不敢向父母提及此事,“媽媽很敏感。小時候,有次母親教訓我,我生氣就頂嘴説了句‘我知道的!’媽媽立馬就反應過來了,問我知道什麼,還説要開家庭會議。我知道,媽媽很怕我尋親之後,就拋棄她們了。”

  但,關于親生父母的疑惑就一直埋在了陸水芬的心中。26歲時,陸水芬結婚,偷偷去杭州尋找過一次。杭州的大伯給了她答案:你確實是領養的。

  2008年,陸水芬42歲,母親去世了。病榻前,母親欲言又止了好幾次,卻依然帶著秘密離開了陸水芬。她知道媽媽希望她能一直陪在爸爸身邊,不要去尋親,“2016年我退休,女兒留在我身邊工作,我就很想去找親生父母。現在真的開始找了,我還不敢告訴我父親,怕他傷心。”

  開始尋親之後,陸水芬得到了很多人的回音,但都不符合。分水孤兒院領養、1966年1月15日出生、出生那年在發大水……這些信息的確太少了。但陸水芬依然很堅持,“我只想找到她們,我一定要找到他們,在以後的人生盡盡孝道。” (記者 章然)

+1
【糾錯】 責任編輯: 施歌
相關新聞
新聞評論
加載更多
花間勞作忙
花間勞作忙
特色小鎮風光美
特色小鎮風光美
航拍江西宜豐野生泡桐林 花如雪點綴樹叢
航拍江西宜豐野生泡桐林 花如雪點綴樹叢
新疆白哈巴村鋪“綠毯”展清新脫俗之美
新疆白哈巴村鋪“綠毯”展清新脫俗之美
01002001001000000000000001110060129864176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