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華網 正文
女子被拐賣後離家十年 杭州旅遊求助警方找回親人
2018-05-03 15:59:56 來源: 錢江晚報
關注新華網
微博
Qzone
評論
圖集

  在杭州遊玩,打了個報警求助電話

  她,意外找回失散十年的親人

  小琴十分感激張警官。

  被拐賣後離家十年,24歲的貴州姑娘小琴(化名)只要打工攢夠了錢,就想著去找自己的家人……但,均無功而返。

  事情就這麼機緣巧合。5月1日,她和男朋友來杭州遊玩,因為住宿需要身份證,她打電話向杭州警方報警求助,卻意外地找到了失散十年的家人!昨天,她踏上了回貴州的火車,等著與家人團聚。

  十年前被拐離家

  昨天中午,錢報記者趕到湖濱派出所。眼前的小琴,1米6左右的個頭,穿了一件青草色的外套,一説普通話,就夾帶了濃濃的貴州方言口音。小琴説,她老家很窮,自己沒讀過書、也不認字,至今也只記得自己的小名,“一天,鄰村有個30多歲的男人找到我家,説外面賺錢快,而且多;我想,出去可以幫爸媽分擔一點,就隨他出來打工。我啥也沒帶,就身上一套衣服。”

  那一年,小琴只有14歲。

  噩夢開始。男子將小琴帶到了福建,賣給了另外一個男人,逼她幹她不願意的事情。小琴抵抗就被一頓毒打……小琴伸出手臂給錢報記者看,左手手臂上有明顯的刀傷痕跡,兩只手上都有隱約的舊時傷痕,“他經常打我。後來有一次,他把我打得很慘,我什麼都不記得了。醒來時,我就在醫院了,一對山東好心夫婦送我過來的,醫藥費也幫我付了。”

  恢復後,小琴找機會逃走了,跟著山東夫婦,去了北京打工,攢了兩千塊錢後,小琴回到貴州,找到派出所,但因為説不出自己的確切名字和老家地址,無功而返。

  來杭旅遊求助警方

  這十年,小琴因為沒身份證,生活得小心翼翼。2018年初,小琴從貴州到了浙江紹興。在一家空調廠,認識了現在的男朋友小郝。小郝也一直在幫小琴尋找家人,無果。

  誰會想到,五一的杭州之行,卻成了這十年的轉折點——兩人結伴到杭州旅遊。在準備住旅館時,因為沒有身份證,小琴沒法登記入住。旅館讓他們到派出所開證明。

  5月1日晚23點多,湖濱派出所民警章偉剛接待了他們,“他們是半夜打來電話求助的,本來開個證明很簡單,但她情況特殊。聊了聊,知道她的情況後,我便開始幫她查找家人,想看看能不能幫她一把。但幾乎所有的基本信息,她都説不清楚,什麼學名啊乳名啊,還有老家的地名、姐姐的名字啊,全部都查不到。”

  小琴説的信息,沒有一個是正確的。章偉剛試著模糊查詢,從一兩百條相似信息中逐一辨認,“我給她看了係統裏一張疑似她姐姐的照片。她姐長得跟她特別像,是貴州石阡縣坪地場鄉的。”章偉剛説,“當時已經淩晨1點半,我們通過110指揮中心找到貴州石阡縣公安局,並亮明身份,與小琴老家派出所取得了聯係,核實到了小琴姐姐的名字和聯係方式。”

  5月2日淩晨2點左右,小琴的姐姐、姐夫打了電話過來跟民警溝通,姐姐覺得小琴跟自己失聯的妹妹越來越像。章偉剛讓姐姐姐夫報報家中父母的名字,小琴一聽,當場流下熱淚。

  夜很靜了,小琴在派出所大廳裏接過了姐姐的電話,藏不住積攢十年的痛苦委屈,嚎啕大哭。媽媽加了小琴微信,兩人整夜沒睡。

  媽媽説,當時把小琴騙走的那個男人,後來兩年多都沒有回老家。村裏窮,只能到一戶人家打公用電話。小琴媽三天兩頭去打那個男人的號碼,每次打不通。後來,小琴媽曾趕到福建,找了女兒6年。去年,小琴的爸爸過世了,姐姐告訴小琴,爸爸去世之前還滿是遺憾,“找不到了,再也找不到了”。

  昨天下午,小琴在派出所內,不知道已經接了多少個媽媽的電話了,“這次真的感謝杭州的警察叔叔!真沒想到,意外驚喜來得太快了!我真以為這輩子都找不到他們了呢!”

  昨天下午5點多,上城警方把小琴跟小郝送到了東站派出所。在男友的陪伴下,小琴即將踏上回鄉的路…… (記者 陳鍇凱 通訊員 程建喜)

+1
【糾錯】 責任編輯: 施歌
相關新聞
新聞評論
加載更多
花間勞作忙
花間勞作忙
特色小鎮風光美
特色小鎮風光美
航拍江西宜豐野生泡桐林 花如雪點綴樹叢
航拍江西宜豐野生泡桐林 花如雪點綴樹叢
新疆白哈巴村鋪“綠毯”展清新脫俗之美
新疆白哈巴村鋪“綠毯”展清新脫俗之美
01002001001000000000000001110060129864157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