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華網 正文
教師做微商,買還是不買? 師生關係變味誰之過
2018-04-26 09:33:18 來源: 半月談網
關注新華網
微博
Qzone
評論
圖集

  教師、學生作為教學活動的共同參與者,兩者關係親疏好壞與教育效果息息相關。所謂“教學相長”,就是良好的師生關係更能達成教育的目的。但眼下,本應體現為尊師愛生、以愛為紐帶的師生關係,正面臨衝擊。個別師生關係乃至家校關係變得功利化、冷漠化,對教育生態的整體環境帶來不良影響。

  老師推薦輔導班,去還是不去?

  今年全國兩會期間,教育部部長陳寶生在談到減負問題時要求,“老師要按照大綱足額授課,絕不允許課上不講課下講、課上少講課後講,甚至鼓勵引導學生參加培訓”。

  半月談記者採訪了解到,校內校外“兩個課堂”的問題在各地多有存在。

  採訪時,一名家長向記者訴苦,自己女兒上初中時曾在課後向老師請教數學問題,老師便推薦了一名資深退休教師辦的輔導班,並告知能否去上還需經過“入班考試”。

  “其實只要交錢都能上,之所以設置入班考試,就是想讓家長覺得這個老師的輔導班很難上,更加心甘情願地交錢。”該家長稱,這名退休教師的輔導班就在一個小區的出租房內,假期裏一天內會分批次給不同的學生上課。

  半月談記者了解到,安徽省教育部門曾多次通報類似問題:如含山縣教師黃某每天下午放學後,在縣城某小區為20余名學生集中輔導,並收取費用;滁州市教育局突擊檢查時發現,教師宋某在出租屋內為34名學生補課。

  “雖然國家三令五申,嚴禁在職教師組織參與有償補課,但這種現象依然存在。”民進中央副主席朱永新説,有的人拿著公辦教師的待遇,卻不用心在學校教書,而是把精力放在補習班上。

  “我們生意好不好取決于附近學校的老師有沒有私下補課。”一名教育培訓機構負責人坦言,一般家長和學生還是會優先選擇本校老師的課後輔導,然後才會根據需求再給孩子報其他輔導班。

  “很多教輔機構許諾,介紹學生,可以給任課教師和班主任高額回饋,這在某種程度上將師生關係變成了利益關係,扭曲了教師和學生的關係,也扭曲了家長和學校的關係。”安徽省宿城一中副校長劉秀雲説。

  山東菏澤東明縣東明集鎮第一初級中學校長鞏世康不無擔憂地説,倘若不對此類現象加以嚴控,教師與學生的關係就會異化為“拿錢買服務”,正常的教學活動就蛻變為一種經濟行為。“這是很可怕的。教書育人的基礎會蕩然無存。”

  給老師送禮,“潛規則”不得不從?

  為了讓孩子獲得老師更多關注,一些家長借節日給老師送禮已成為“潛規則”,而近兩年流行的微商更給了部分家長討好老師的方式。

  一名家長告訴半月談記者,他所在的老師和家長的微信群裏,家長常在過年過節時輪流發微信紅包,老師有時也會回發紅包,但是收與發仍有較大差距。“最誇張的是,有個別家長甚至會以‘今天是老師的結婚紀念日’為由在群裏發紅包。”這名家長坦言,有時老師並非主動要求,但有的家長會有“討好”老師的心理。

  半月談記者了解到,有部分教師為增加收入,通過朋友圈推銷産品,讓家長感覺不得不“出錢”。

  2017年,福建晉江市教育局曾下發通知,要求違規從事微商等營利性活動的教職員工及時糾正整改,對于未整改的將調查處理。此事引發網絡熱議。

  網民“一片空白”説:“假如説校長做微商,你們做老師的會去買校長賣的産品,雖然心裏不怎麼情願。這跟老師做微商,家長的心情是一樣的。”

  半月談記者了解到,有老師還會在其他方面提出要求,讓家長左右為難。

  一名高中學生接受採訪時説,如果知道自己的老師做微商或者收紅包,會覺得這名老師不算合格的老師,“老師自己都做得不好,憑什麼來要求我們學生按他説的做呢?”

  零容忍,能否讓師生關係回歸原位?

  家長、教育工作者普遍認為,絕大多數老師還是崇尚師德、履行師者責任的。然而,個別教師有償補課、索要紅包等致師生關係異化的現象應當引起重視,它損害了教師聲譽,敗壞了教育形象,破壞了整個教育生態。

  近日,安徽省合肥市全面啟動新時代中小學教師師德師風建設,將組織、參與校內外有償補課及組織、推薦或暗示學生參加校內外有償補課,列入“合肥市中小學教師師德考核負面清單”,列舉了13條具體的師德負面行為,為教師日常工作劃清師德“紅線”和行為“底線”。

  合肥市教育局局長王傑才説:“我們在全國率先探索建立負面清單制度,就是明確告訴大家,哪些行為是教師職業從業人員堅決不能為的,且為社會所知曉並予以監督。”

  半月談記者了解到,該負面清單規定,師德考核不合格的,績效考核和事業單位工作人員年度考核應定為不合格;當年不得晉升職務、崗位等級,不得評先評優,按有關規定扣發績效工資,必要時可調整工作崗位。

  一名教育工作者坦言,狠抓教師違規補課、建立師德考核等舉措對于“課上不講課下講”的情況能夠起到遏制作用,有助于讓師生關係回歸原位。“但是值得注意的是,參與校外補課的,有的是優秀教師甚至骨幹教師,也有家長會擔心如果處理了這些教師,會不會讓教師情緒不穩定,從而影響教學質量。”這名教育工作者認為,如果配套措施沒有跟上,僅僅關注教師不能補課,依然解決不了根本問題。

  山東省今年3月專門下發文件,在全省組織開展“樹師德、正師風”治理教師有償補課專項活動。與單純“一刀切”式嚴管不同,山東提出“疏導合理需求”,提倡對個別學習有困難的學生給予免費輔導幫助。各地教育部門積極創新方式,疏導家長和學生的補課需求,採取設立公益輔導點、志願服務、網絡平臺答疑等形式,滿足家長和學生的合理需求。

  安徽蕪湖市教育局副局長劉育紅、安徽省合肥市一六八中學校長阮厚廣等教育工作者呼吁,在嚴查師德問題、強化師德考核的同時,也應正確認識到師德問題“點”與“面”的關係,增強廣大教師職業感、榮譽感和尊嚴感,如進行“尋找最美教師”的推選活動,講好教師故事,塑造新時代好教師隊伍的形象,弘揚社會正能量。

  在提振教師職業榮譽感的同時,部分教育管理者認為,對基層教師應給予更多的改革獲得感與紅利。譬如一些經濟欠發達地區,與學生朝夕相處的班主任老師,每月班主任專項津貼僅有100元。有的基層教學點,一位教師的周課時量達二三十節,這些付出卻無法在工資上得到反映。榮譽留人之外,更需要待遇留人,方能促使教師隊伍自覺抵制不良風氣。(半月談記者 周暢 蕭海川)

+1
【糾錯】 責任編輯: 徐宙超
新聞評論
加載更多
廣州:藍雪花綻放
廣州:藍雪花綻放
北京國際車展拉開序幕
北京國際車展拉開序幕
春季練兵保安全
春季練兵保安全
貴州丹寨漫山杜鵑紅遍
貴州丹寨漫山杜鵑紅遍
01002001001000000000000001110766112274488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