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華網 正文
勾曉華:“跑山”的女科學家
2018-04-24 15:38:56 來源: 新華網
關注新華網
微博
Qzone
評論
圖集

  新華社蘭州4月24日電 題:勾曉華:“跑山”的女科學家

  新華社記者張文靜、王銘禹

  她和團隊成員常常要背著十幾斤重的背包,深入到最偏遠的大山,只為獲取最理想的樹輪樣本,從它們身上尋找歷史的記錄,追蹤氣候變化的痕跡。

  她,就是樹輪學研究專家、蘭州大學資源環境學院院長勾曉華教授。從事科研工作20多年,她的腳步已遍布我國西部重要生態功能區。

  1970年,勾曉華出生在祁連山腳下甘肅省永昌縣的一個普通家庭。小時候的農村生活經歷使她愛上了大自然。那些常人眼裏稀松平常的花花草草,在她眼裏就是五彩繽紛的大世界。高考那一年,她報考了蘭州大學生物係植物學專業。

  自1988年至1995年,勾曉華在蘭州大學生物係完成了本科和研究生的學習。研究生畢業留校任教4年後,她開始攻讀自然地理學博士學位,由此開啟了科研生涯。

  年輪是樹木的記憶,更是森林的記錄者,蘊含著大量氣候、水文和環境等方面的歷史資訊。指著實驗室裏一個布滿年輪的大圓盤,勾曉華介紹,年輪寬,代表那年氣候條件好;年輪窄,代表那年氣候條件惡劣。

  她和團隊借助寬度、穩定同位素分析和樹木生長過程的野外觀測等方法,解碼氣候變化“密語”。但樹木有共性,也有個性。霜凍、幹旱和蟲災等自然現象會影響樹木生長,人類活動的幹擾也可能影響樹木的真實記憶。排除個性,找到共性,才能更客觀準確地重建氣候變化歷史。

  “媽媽,附近的樹這麼多,為什麼你總是要去山裏找樹?”對于孩子的疑問,勾曉華總會耐心解釋。因為她清楚,高海拔、人跡罕至的地方才是她尋找最理想樹木的目的地。

  勾曉華説:“通過研究樹木年輪,我們可以知道一個研究區域過去幾百年到幾千年的氣候變化和生態環境變化歷史,並找到其中的規律,在此基礎上,可對未來氣候變化形成預估。”

  十余年來,勾曉華的足跡遍布祁連山、賀蘭山和阿尼瑪卿山等西部重要山脈。野外考察動輒半個月以上,但她不覺得苦,反而慶幸這片土地給了她許多搞科研的機會。

  白天徒步採樣,餓了,大餅鹹菜就著山泉水就是一頓飯,能想辦法燒開一壺水,泡碗速食麵就是美味了。晚上經常要在空曠的山林裏安營扎寨。和衣躺在帳篷裏,伴隨她的是夜空中的滿天繁星和耳邊呼嘯的寒風。“山裏的清晨特別冷,早上醒來帳篷上會結一層霜。河水冰冷,冷到不敢洗臉。”勾曉華笑著説,“就當防曬了。”

  2000年,勾曉華和團隊成員在祁連山考察途中,馱著行李的毛驢突然躁動起來,拼命把背上的行李往地下甩,企圖掙脫束縛逃走。當地向導野外經驗豐富,立即警覺起來:“背後有狼!”

  “我們當時緊握採樣工具當成防身武器,背靠背站成一圈,大家都不敢出聲,只能快步走,走到開闊的地方時,狼就離開了。”勾曉華説,當時嚇得她手心裏都攥出了汗。

  遇強則強、迎難而上是勾曉華的性格。多年的不懈堅持令她和團隊成績斐然。近年來,他們定量重建了黃河上游近千年來的徑流量變化;利用樹輪重建了過去氣候變化歷史,特別是區域幹濕變化歷史,並展開了我國西北及周邊區域幹濕變化的面域樹輪重建與對比研究。

  勾曉華最重要的研究對象,是生活在祁連山深處的祁連圓柏。祁連圓柏是一種非常古老的樹種,活樹的樹齡可達2000年,它的生命力極其頑強,只需少量水分土壤就能生生不息繁衍下去。她希望自己也像這古老的樹種一樣,積極、頑強、向上,不斷成長。

  去年,勾曉華擔任蘭州大學資源環境學院院長,成為該院建院以來首位女院長。雖然壓力倍增,但她也有了更明確的發展規劃,“帶領學院師生在教學和科研上爭取國際一流,同時更好地服務地方經濟社會發展。”

  2018年初,祁連山研究院在蘭州大學正式成立,勾曉華兼任院長,專門針對祁連山近年來出現的生態環境問題以及今後如何開發保護等展開深入研究。“這是一個多學科交叉、協同創新的新平臺,我們要利用好這個平臺做出有影響力的研究成果。”

  繁忙的科研工作讓勾曉華少了許多陪伴家人的時間,但她不後悔,因為她知道,我們每一次的攀登,都有可能帶來一次新發現,産生有影響力的貢獻。

+1
【糾錯】 責任編輯: 薛濤
新聞評論
載入更多
土耳其慶祝兒童節
土耳其慶祝兒童節
京張高鐵智能動車組眾創設計結果公布
京張高鐵智能動車組眾創設計結果公布
讀書日裏品書香
讀書日裏品書香
航太科普小課堂 迎接“中國航太日”
航太科普小課堂 迎接“中國航太日”
01002001001000000000000001110130112273488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