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華網 正文
A.好看的皮囊?B.有趣的靈魂?這個90後作家説“我選C”
2018-04-23 13:34:23 來源: 新華社
關注新華網
微博
Qzone
評論
圖集

  張皓宸:“90後”暢銷書作家、插畫師。代表作《你是最好的自己》《我與世界只差一個你》《後來時間都與你有關》。

有人説雞湯無用,

暢銷書不是文學,

他卻相信無論辛辣還是溫情,

文字總有力量。

 

用有趣的插畫繪出眼前風景,

用溫暖的文字記錄身邊故事,

給迷茫的青年多一點勇氣,

為彷徨的青春找一個方向。

 


 

把心路化作滿紙暖意,

將美好能量傳給別人。

人生有時就需要心頭一熱,

能溫暖一小部分人就夠了。 ”


被釘上的標簽,潮水般的質疑,

告訴我們雞湯難得“認同”。

但未知和失意是生命的常態,

勵志與撫慰誰都會需要,

只是渴的時候也別“一口悶”。

 

新青年第17期

邀請“90後”作家

張皓宸

聊一聊他的文字和自己

《人人煩雞湯?我不這麼想》

 

 

演講實錄

  大家好,我是張皓宸。因為喜歡寫故事,成為了作家,因為沒著調地畫畫,成為了創意插畫師。

  今天我要跟大家來聊一聊,為什麼人人都很煩雞湯,但我們仍然能在朋友圈也好,還是微博,這些自媒體上面看到很多人在刷這些雞湯。

  寫東西對我來講是一個非常長久的一個興趣。但這兩年,好像越來越多的人,不再追捧這種溫情脈脈的文字,很喜歡特別辛辣的,直擊生活痛點的東西。所以,對于我來講,意味著要面對更多的質疑。很多人都在批評那種溫暖清淺的文字,説它們只能給人帶去三分鐘熱度。但是,我自己是有一個態度,就是我並不覺得三分鐘熱度是一件壞事。

  像我,我自己也是非常碎片化且三分鐘熱度的。比如我喜歡拼樂高,可能從早到晚都在拼,然後有一段時間,我又很愛夾娃娃。但最後這兩個,好像我都有點沒有那麼喜歡了。但我又很期待我下一個新的興趣會是什麼。我發現人的一生,好像對這個興趣,或是對這個目標的執迷,沒有那麼重要。更重要的是,你找那個興趣的那個過程。我自己常説,我的人生就是我不在乎得獎,在意重在參與。

  我很佩服做一件事情能做到極致的人。但是,三分鐘熱度的人,窮極一生都在尋找各種各樣的興趣。他們在找的那個過程中,收獲的東西可能就是,你抬眼望去能看見一整片的星空。你不能説,我看到最遠的那顆星是好的,還是我看到了更大的天空是好的,我覺得這兩件事,都挺好的。

  其實講到這裏,我可以舉一個,我自己書帶給大家三分鐘熱度的一個例子。一個讀者,我叫她小葉。她以前是一個很自卑的人,我寫有的角色的時候,他們會有很多的特長,有一個很特別的特長是愛彈烏克裏裏。所以,她有段時間給我發了一條微博,@我發了一個她的視頻,在彈一首歌。因為我的書,給她的這種及時性的改變,我覺得我非常非常的滿足,和非常非常的幸運。

  其實我們人的一生很難在一個很短暫性的時間裏,獲得突破性的成就,但是我們很可能會因為一時的熱血和溫暖,去邁出一小步,完成一個小的目標。這種感覺就有點像是,比如説因為我的讀者大部分都是學生嘛,她到周六的時候,可能以往她就睡到自然醒,睡到中午才起床,但是突然想到,皓宸書裏面有一個角色,每天早睡早起。有一天她就很用力地爬起床,然後去澆花,去寫東西,去看書,幹了好多事情。

  所以我發現很多時候,人生的這種小的改變,就是靠所謂的這種三分鐘熱度帶來的。很多時候,做和不做這種選擇題的時候,需要的可能就是這種三分鐘的心頭一熱。

  我一直都覺得雞湯,其實它永遠只是一個標簽。它內在的核心是療愈性、治愈性的東西,無論是文字、音樂,還是影像、劇集。其實這個東西存在很久了,大家仔細想想。

  我覺得在我們父輩的那個時候,詩歌就是那個年代的雞湯,這些詩歌會變成他們表達自己感情的一個出口。然後再到(上世紀)80年代,比如説他們看灌籃高手,只要一聽到那個主題曲,渾身就充滿鬥志,非常非常燃。然後到(上世紀)90年代,他們會聽周傑倫,一想到那個青春時代,就給他們很多的動力。我覺得這些東西其實都是一定意義上的雞湯,只是它變了很多很多的方式,來推到你面前。所以我覺得雞湯是每個時代的記憶,只是剛好放到這個時候,因為信息化時代,碎片化閱讀,再加上自媒體的興起,所以雞湯變得沒有門檻了。

  我發現人就有一個這樣的特點,就是但凡對一件事情頻繁提到,以及變多了之後,就會有點厭倦它。除了“雞湯”還有“文藝青年”,對吧?還有“你有夢想嗎?”最近還有一個“佛係”,我感覺這個“佛係”已經在邊緣了,馬上又會被大家嫌棄了。

  其實我發現大家在討論的、在嫌棄的,不是這些療愈性,而是這個標簽本身。這就是為什麼很多人在説,我好煩雞湯,但是雞湯一直存在。你去書店裏,永遠看到這類型的書,擺在最醒目的位置。然後在朋友圈當中,你在表達一些反雞湯的東西,但隨時隨地,在任何場合,任何地方,又能再刷到這些雞湯。

  我在寫這些療愈性、治愈性的文字的時候,有人會粗暴地把它歸結為“雞湯”。當我在寫小説的時候,有人説“不是什麼人都能寫小説的”,所以我一直在問,作家的標準是什麼?我發現,好像這個標準是不需要去找的,因為我覺得,標準其實就是刻板印象。或者是,你沒有辦法去形容它,因為如果你要尋找這種標準的話,你一輩子都尋找不完的。

  其實,也不是光我一個作者在受質疑,很多人都對我們“90後”的作家有一些小小的意見,是因為我們沒有經歷過太多的家國仇恨,也不會吃不飽穿不暖。我覺得不同的時代的作者真的是有不同的境遇的,每個時代都有每個時代的表達使命。其實作為一名青年作家,一個文字工作者,我只希望為行走在這個路上的人,當他們迷茫的時候,彷徨的時候帶去一些暖意,一點感動,一點鼓舞。

  我覺得這是我身為文字工作者的使命擔當,我也會朝著這個方向,不斷地進步和努力的。我是新青年張皓宸。

 

“不同時代的作者有著不同的境遇,

一個時代有一個時代的表達使命。”

雖然閱歷簡單,文筆單純,

但堅持寫內心渴望表達的東西。


不求雞湯影響別人一生,

只願在我們疲憊時充充電打打氣;

不求流芳百世成為經典,

只願讓我們懈怠時做出一點改變。

 

拿到暢銷榜第一,

也不太敢有野心:

 “希望他們以後回想當初,

不要覺得喜歡我很丟臉。”


粉絲在成長,

以後可能不會再讀他的書,

他也在成長,

在質疑中堅信最好的自己。


不盲信雞湯,

也不拒絕感動,

新青年,擁抱自己。

+1
【糾錯】 責任編輯: 陳曦
A.好看的皮囊?B.有趣的靈魂?這個90後作家説“我選C”-新華網
01002001001000000000000001116005129856883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