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華網 正文
外賣平臺有責任防止用戶隱私被倒賣
2018-04-23 08:51:34 來源: 新京報
關注新華網
微博
Qzone
評論
圖集

  在平臺型企業越來越多地扮演所在領域公共基礎設施的背景下,外賣平臺有義務盡最大力度保護用戶隱私,避免它從自身內部和商家、騎手等端口流出去。

  800元能買上萬條有關外賣用戶姓名、電話、地址、訂餐次數等隱私資訊;代運營店鋪可用軟件自動抓取用戶資訊……近日,新京報記者臥底多個“電話銷售”群,發現有賣家專門出售外賣訂餐客戶資訊,每條售價不到一毛錢;還有網絡運營公司將其搜集後打包倒賣。部分外賣騎手也在利用用戶資訊牟利,有騎手對“當天”訂單資訊報價一元一條。

  資訊泄露,在時下已不算“新聞”。即便如此,訂個外賣自己房間號、電話等就能被泄露個一幹二凈,仍讓人脊背發涼。

  眼下風頭正勁的網絡外賣,改變了大批人的餐飲獲取方式,也成了新型消費方式的代表。而網絡外賣之所以備受青睞,最直觀的原因就是 “足不出戶就能享到美食”的便捷性。

  可如果這看得見的便捷背後隱藏的是麻煩,“足不出戶”享到美食的同時也是把自己置于被騷擾、詐騙的“風險敞口”中,那所謂的便利也就是“看起來很美”,隱私保護乏力沒準會成為食品安全外影響行業長遠發展的另一道“生命線”。

  可能在有些人看來,問題不能全怪外賣平臺:外賣平臺不像社交、移動支付平臺,資訊泄露渠道比較窄,但網絡外賣資訊集聚端連接了商家、平臺、騎手、消費者四方,資訊泄露的可能性更高。

  有國外學者曾將企業分為兩種類型:線型公司和平臺型公司。線型公司基本遵循管理學的價值鏈理論,直接為用戶提供産品或服務;平臺型公司不參與核心價值創造,但連結其創造者和用戶兩端。外賣平臺也是這樣:連結了海量餐飲企業和用戶,掌握了許多大數據和資金,但和餐飲商家間沒有強依附關係,也很難對資訊流通進行全方位管控。

  可在平臺型企業越來越多地扮演所在領域公共基礎設施的背景下,外賣平臺有義務盡最大力度保護用戶隱私,避免它從自身內部和商家、騎手等端口流出去。

  在報道中,有騎手竟參與販賣用戶資訊;有“電話銷售”群裏的賣家稱,“數據是由商家係統內部人員提取的,每天更新4萬條左右。”可見“內鬼”問題不可不防。還有網絡運營公司用軟件挂在有關商家後臺,從中爬取用戶姓名、電話、儲值余額等資訊。鑒于此,有關外賣平臺應盡早提高數據防泄露處理的加密級別,也對騎手加強監督管控。

  對于餐飲商家,雖然線下的隱私泄露行為難控制,可他們接收的訂單數據都源自外賣平臺,平臺方理應從技術層面堵住其泄露用戶資訊的口子。

  在這方面,快遞業的部分經驗可資借鑒:快遞也涉及多個轉机環節,為保護用戶隱私,有些快遞企業就探索出了“虛擬地址”、隱私面單等。

  眼下,外賣平臺也有類似的嘗試,對用戶姓名、號碼、地址等進行編碼處理,讓商家、騎手和用戶聯繫時,以快速生成的“虛擬隱私號碼”為主;很多溝通,也從直接電話聯繫轉至企業內置的IM(即時通訊)工具。這些隱私保障服務,宜盡早實現全面覆蓋。

  舍此之外,外賣平臺應該通過雙邊合同等方式,對商家、騎手的隱私保密義務明確規定,並對泄露資訊行為採取行業禁入“黑名單”和移交司法機關等方式加以規制。

  對外賣平臺而言,在快速發展的同時,絕不能忽略對用戶隱私保護的強化。倘若自己平臺下的用戶隱私輕易被倒賣,那外賣平臺不但責無旁貸,更應當積極應對、整改,配合司法機關對此類涉嫌犯罪行為予以打擊。□仲鳴(媒體人)

+1
【糾錯】 責任編輯: 馬若虎
相關新聞
  • 以法治守護隱私安全
    在個人信息安全治理方面,寄望于法律、仰賴于法治,才能在新時代更好地構建個人信息安全的保護屏障,保證人民更好地依法享有信息技術發展的成果,為實現全面依法治國的總目標貢獻力量。
    2018-04-20 09:13:47
  • 我們需要更好的隱私保護
    朋友圈成為了個人資訊泄露的重災區。最近有媒體報道,朋友圈曬出的個人資訊,很可能被私下收集,5-10元即可交易,然後被應用到網絡徵婚、醫美宣傳等行業,被不法分子用來進行社交詐騙。甚至,朋友圈的集讚換獎、幫忙砍價、拼團購物等,也有可能是竊取個人資訊的騙局。
    2018-04-17 08:48:39
  • 大數據時代更應保護公眾隱私
    在大數據時代,由無數個人小隱私組合而成的大數據,對于個人的重要性越來越大,數據也變得越來越敏感。
    2018-03-29 09:42:56
新聞評論
載入更多
浙中杜鵑谷滿山遍野別樣紅
浙中杜鵑谷滿山遍野別樣紅
遼寧艦編隊開展遠海實兵對抗演練
遼寧艦編隊開展遠海實兵對抗演練
體驗“無人值守智慧零售超市”
體驗“無人值守智慧零售超市”
伊犁河畔的生態守護者
伊犁河畔的生態守護者
01002001001000000000000001110485112272454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