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華網 正文
用銀幕再塑紅色記憶
2018-04-23 08:21:59 來源: 瞭望東方周刊
關注新華網
微博
Qzone
評論
圖集

  “讓波瀾壯闊的革命歷史背景、人物故事,與今天的土壤、今天的氣候、今天的雨水、今天的人群互相激發”

電影《地道戰之地下奇兵》概念海報

  在如今新主流電影的創作實踐中,有“回溯歷史記憶”和“構建當代故事”兩個方向,前者的代表是《智取威虎山》《血戰湘江》《鐵道飛虎》,後者的代表是《湄公河行動》、“戰狼”係列和《紅海行動》。

  單看票房表現,前者似乎不如後者那樣搶眼。這其中有不同影片上映時電影市場整體體量的原因,也有創作難度的因素。

  投身到宏大而不朽的事業中完成自我超越,向來是藝術創作的一個母題,從這個角度來看,革命年代的風雲際會所散發出的理想主義和英雄主義情懷,讓紅色題材電影擁有了獨特的魅力。

  “紅色題材肯定是一個富礦,關鍵是怎麼找到落地的方法。”軍事題材影視策劃專家李洋對《瞭望東方周刊》説。

  讓經典與今天互相激發

  北京大學藝術學院教授陳旭光認為,在影視創作上,目前大抵有兩種紅色題材的創作方式:一種是在經典文本之外的紅色題材創作,另一種是對紅色經典電影的改編。後者往往能借力原有IP的知名度,輕松殺入競爭激烈的抗戰劇市場。

  但是,重拍經典、重鑄英雄,在電影圈內卻從來都是一個高難度任務。

  “在電影市場上,年輕觀眾為主力觀影人群,因此首先要考慮他們憑什麼要看、會不會買票看一個紅色IP的21世紀版。”李洋將紅色經典改編比作“為飛機尋找落地的跑道”,“這個紅色IP的飛機不能一直在空中盤旋,我們要知道跑道在哪裏,跑道兩邊觀眾有誰。”

  在《智取威虎山》這個成功樣本中,片頭通過海歸青年觀看原版“樣板戲”的片段,進行了“文化回訪”式的引入;片尾又讓楊子榮等小分隊成員“穿越”而來一起吃年夜飯,從而表達“從殘酷戰爭到和平歲月,幸福來之不易”,更易讓現代觀眾達成情感認同。

  基于紅色經典電影《地道戰》,八一電影制片廠和樂波影業正在聯合開發《地道戰之地下奇兵》。

  作為這部電影的總策劃,李洋一直在思考如何把紅色經典的魅力、所涉歷史本身的魅力充分展示出來,“讓波瀾壯闊的革命歷史背景、人物故事,與今天的土壤、今天的氣候、今天的雨水、今天的人群互相激發。”

  由于拍攝和放映時代的原因,老版《地道戰》的觀眾在觀看時能夠自然地理解民兵、武工隊等人物的行為邏輯,而新版的觀眾對此是陌生的。

  八一電影制片廠導演兼攝影師、《地道戰》導演任旭東之子任鵬擔任了《地道戰之地下奇兵》的聯合導演,他對《瞭望東方周刊》説:“在主流觀影人群不熟悉革命年代的經典的情況下,如何與他們建立溝通的橋梁,是一個難點。”

  以《地道戰之地下奇兵》為例,“對國民生命的保護是觀眾重新理解這一經典的切入口。”任鵬表示,“進一步,普通百姓在這個過程中是如何參與地道戰的,如何從局部的反抗演變為‘人民戰爭的汪洋大海’,先把邏輯理清,在這一基礎上,再引出更高的民族意識等主題。”

老版《地道戰》是數代人心中的經典

  塑造多面化的人物

  有影評人評價,《智取威虎山》能夠獲得市場的認可,和人物塑造的成功有密不可分的關係:通過塑造一批兼具赤誠革命熱忱與仗義俠客氣質的人物形象,將“紅色經典”中的革命英雄主義精神進行了全新包裝。

  “與塑造當代英雄人物相比,如何將紅色經典人物的思想觀點和行為有效化,並與當代觀眾對接,便于年輕觀眾理解,這可能也是紅色經典重塑的一個難點。”任鵬説。

  任旭東在拍攝《地道戰》之前,曾經到冀中平原搜集相關素材,挖掘了主角原型的故事。任鵬認為,面對今日觀眾,紅色題材創作者也需要對人們歷史觀的變遷、新的歷史研究成果持續保持關注。

  “我們應該盡可能在原始的紅色IP裏挖掘一些還沒有被發現的故事,在真實歷史中,仍能找到一些新鮮元素。很多東西不是編的,歷史本身要更精彩,必須有耐心進行再挖掘。”李洋説。

  任鵬認為,面對當下的年輕觀眾,在重塑紅色經典人物時,還要注意挖掘人物性格的多面性:“他們應該是生活化的、有缺點的,但是又在歷史演進和實踐中不斷成長。一些負面人物性格不會抹黑革命前輩,反而會讓他們更接近生活。”

  對生于上世紀五六十年代的中國人來説,《地道戰》中的經典人物和場景是難以磨滅的銀幕記憶。

  德高望重的老支書高老忠,精幹英俊的民兵隊長高傳寶,兇殘狡猾的鬼子隊長山田,奴顏媚骨的鐵桿漢姦湯司令,都性格鮮明。“各小組注意:你們要各自為戰,打一槍換一個地方,不準放空槍!”“高,高!實在是高!”直到上世紀九十年代,這些經典臺詞仍在小品舞臺上閃現光芒。

  《地道戰》中的高傳寶是一個典型的“在戰鬥中成長”的英雄,創作團隊透露,新版電影將重點刻畫人物的成長線,拉近紅色英雄和當代年輕人的距離。

  突破范式

  在新主流電影的創作中,需“杜絕任何有嫌疑的標語和口號,忌諱概念化、臉譜化的人物和虛假、僵化的情節,用更加商業化的手段,潤物細無聲,在歡笑和緊張交替之際,捕獲年輕觀眾的心”,這是北京樂波影業有限公司創始人張鳯魁的體會。

  有不少電影學者都提到,在傳統的主旋律電影范式中所存在的“概念化、臉譜化的人物”和“相對僵化的情節”,源自一種“主題先行”的創作方式。

  軍事題材影視編劇段連民認為,改變“純主題先行”或所謂“主旋律范式”的創作方式,其實很簡單,即重視市場的檢驗和需求,“一種沒有受眾的創作方式,遲早會被淘汰消亡。不用倡導,創作者自己就會思變。”

  在突破紅色題材范式的過程中,不少創作者採取了類型化包裝的手法。在這個過程中,類型嫁接的合理性往往決定了觀眾對影片的接受度,不同的紅色經典用哪種類型來包裝需要仔細考量。

  例如,《智取威虎山》在敘事上講的是“孤膽英雄,獨闖匪窩”的傳奇,在技術上運用了奇觀化的視效;再如,《鐵道飛虎》是將《鐵道遊擊隊》的故事用動作喜劇片的手段重新敘述。

  “經典內容通過電影藝術創作者的新編,通過內容和形式的二度創作,是可以與當下年輕人接軌的。”張鳯魁説。

  任鵬提到,老版《地道戰》本是作為“軍教片”拍攝的,用以輔導軍隊、軍事院校、民兵組織從事軍事訓練、軍事教學,但是卻運用故事片的形式達到了寓教于樂的效果,這也是老一輩創作者突破范式、追求影片可看性的結果。

  李洋認為,《地道戰》在地下攻防戰術上的展示,也給了新版挖掘創意點的空間:“地道的攻防布陣多種多樣,聯通不同的地上空間,而且有真洞、有假洞,利用現代拍攝手段,在視覺的奇觀化處理上,能給人很多意想不到的效果。”

  在李洋看來,新主流電影本身承擔著精神傳承的使命,是一片需要關注的藍海。“不能夠迷信于畫地為牢式的年齡圈子文化。中國人精氣神的接力棒,應在代際間傳承,用紅色經典的重塑來完成文化接力、創造代際勾連的橋梁。”(《瞭望東方周刊》記者劉佳璇/北京報道)

+1
【糾錯】 責任編輯: 張樵蘇
新聞評論
載入更多
浙中杜鵑谷滿山遍野別樣紅
浙中杜鵑谷滿山遍野別樣紅
遼寧艦編隊開展遠海實兵對抗演練
遼寧艦編隊開展遠海實兵對抗演練
體驗“無人值守智慧零售超市”
體驗“無人值守智慧零售超市”
伊犁河畔的生態守護者
伊犁河畔的生態守護者
01002001001000000000000001110570112272439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