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華網 正文
54.82%受訪大學生閱讀仍以紙質圖書為主
2018-04-23 07:44:50 來源: 中國青年報
關注新華網
微博
Qzone
評論
圖集

  今年4月23日是第23個世界讀書日。近日,中國高校傳媒聯盟對912名大學生進行的一項問卷調查,受訪者中47.04%來自理工類學科,52.96%來自文史類學科。

  調查結果顯示,54.82%受訪大學生閱讀仍以紙質圖書為主,38.27%的受訪者選擇使用電子閱讀器,52.85%的受訪大學生選擇使用手機進行閱讀。值得一提的是,13.38%受訪大學生偏愛有聲閱讀,具體方式包括收聽錄音帶講書、微信語音推送、使用語音讀書機或有聲類App。

  在浙江一所高校讀書的張橙向筆者介紹,在她周圍有很多熱衷網絡文學的朋友,習慣在不同的網絡文學App上進行閱讀。她認為“有參與感”是網絡文學受追捧的原因之一。“可以在作者寫作時提要求,作者在寫完一章之後再加一些自己的日常故事,也會在評論區和讀者交流,”張橙覺得,很多人在“追小説”的過程中享受打造IP的快樂。

  西南交通大學的吳向婷向筆者介紹,在日常學習中,她習慣使用電腦收集和下載資料,但閱讀新聞和小説比較傾向用手機。手機體積小、易于攜帶,可以隨時隨地閱讀。

  中國高校傳媒聯盟調查結果顯示,在閱讀時長上,31.58%的受訪大學生日均閱讀時長不足半小時,41.89%的受訪者日均閱讀時長在半小時到一小時之間,閱讀時長在2小時以上的佔9.76%。

  楊鈞舒是江蘇某高校的大一學生,平時會在睡前利用零碎時間進行閱讀。“我一般會讀一些網絡小説,因為它們的情節很好理解,還會讀一些與課程相關的文章和書籍,比如《詩品》《活著》《回憶魯迅先生》等等。”

  對楊鈞舒而言,碎片化閱讀也有許多益處。“它讓我們在短暫時間體悟到生活的飽滿,而這種接受方式是片段式的,可以給我們更多吸收、回味、思考的空間,不是完成任務似的一下子把知識塞進肚子裏,以至于‘噎著’。”

  美國杜克大學的研究生呂明璋也常常會在排隊吃飯的時候看新聞、刷知乎。“碎片化閱讀可以讓很多人找到興趣所在,很多愛好和特長都是通過這一過程沉淀的。”

  南通大學團委全媒體研究與運營中心指導教師張露瑩認為,碎片化閱讀只能作為日常學習、休閒的有益補充,絕不可取代正規的學習與深度閱讀,“碎片化閱讀無法形成完整的邏輯知識體係,同時,以簡單圖文為主的碎片化閱讀會讓人逐漸喪失深度閱讀的能力與興趣,一定程度上還會加重焦慮、浮躁等不良情緒。”

  呂明璋認為,當下閱讀工具的多樣性、閱讀媒介的多樣性、生活節奏的加快都是導致閱讀碎片化的原因,長此以往,會使人們對于知識的了解缺乏體係和框架。

  “我們還是應該放下浮躁,合理安排和規劃時間,根據自身發展需求確定短期和長期目標,配套相關深入閱讀計劃,循序漸進的完成自身成長體係建設。”張露瑩説。

  在挑選閱讀內容時,54.17%的受訪者選擇考試輔導等實用性強的書籍,而文學書籍和經典書籍所佔比重相對較少,分別是23.25%和19.74%;42.11%的受訪者希望所選擇的書籍可以拓展個人知識面,37.5%的受訪者因備考需求而選擇閱讀內容。

  在南京大學新聞傳播學院執行院長杜駿飛看來,為了解決當前所需進行功利閱讀,書單最短、短期內最有效,但更多時候還應“聆聽自己內心深處的好奇,沿著那明滅閃爍的方向一路追尋,直到求真辨疑”。

  針對功利化閱讀盛行的現狀,中山大學中文係講師肖劍同樣認為無可厚非,但至少應該採取實用性和獲取真知並重的閱讀方式:對待各種增強謀生技能的書籍可以採取實用閱讀的態度。對待傳承中西文明核心的書籍,即可以讓人“變換氣質”“澡雪精神”的經典,則需要沉潛反覆,拿出韋編三絕的態度。

  “當談論閱讀的時候,大學生不能被資訊、知識遮蔽,而應考慮自己所處的階段。”杜駿飛建議低年級學生遍歷群書,進行多樣化泛讀,特別是涉及素質教育、通識教育的各類書籍;高年級學生則不能漫天撒網,而是根據自己的學業、專業方向進行精讀。(南京大學 孔德淇 西南交通大學 陳喜潤 南通大學 崔頔)

  應受訪者要求,文中張橙為化名

+1
【糾錯】 責任編輯: 王頔
相關新聞
新聞評論
載入更多
走進澳大利亞國家圖書館
走進澳大利亞國家圖書館
探訪比利時魯汶大學圖書館
探訪比利時魯汶大學圖書館
草原上的“書敖包”
草原上的“書敖包”
春花盛放
春花盛放
01002001001000000000000001110768112272406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