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華網 正文
少年命喪戒治網癮學校 專家:對網戒機構應設國家標準
2018-04-23 07:00:54 來源: 法制日報
關注新華網
微博
Qzone
評論
圖集

  濟南戒治網癮學校致學生死亡專家建議

  對網癮戒除機構制定國家標準

  4月16日,位于山東省濟南市天橋區的山東雅博教育培訓學校(以下簡稱雅博教育)發生一起命案,學校兩名教員在控制一名13歲學生的過程中致該學生窒息死亡。該案發生後,引起網民的廣泛關注,學校更多虐待學生的內情也不斷被披露出來。

  “上邊有要求,必須把照片刪了,否則別想走。”一個保安不讓前來採訪的記者上車,一個保安叫人“聲援”。4月21日,《法制日報》記者來到雅博教育採訪,因為大門緊閉,便拍了幾張週邊照片,遭到學校保安的攔截。直到接到報警的民警趕到現場,記者才得以脫身。攔截記者的保安説學校已經停止辦學,所有學生都被遣返。

  13歲少年命喪戒治網癮培訓學校

  濟南市委宣傳部發布的通報顯示,4月16日19時40分許,死者王某樂在雅博教育的多媒體教室內,與教員王某森、于某樂因管理問題發生衝突。王某森、于某樂等在控制王某樂過程中,致其窒息死亡。目前,王某森、于某樂等因涉嫌故意傷害(致死)罪被警方依法刑事拘留。通報稱,山東雅博教育培訓學校是一所民辦教育培訓機構,辦學內容主要包括心理健康教育、管樂、藝考輔導、國學教育等。網上介紹顯示,這所學校在2002年注冊成立,性質為民辦非企業單位。招生簡章宣稱,山東省心理衛生協會心理咨詢治療中心(濟南雅博教育培訓學校)是山東省唯一一所青少年綜合素質教育權威機構,中心主要招收網癮、自閉、抑鬱、親情淡漠、逆反社會等行為問題與心理問題青少年,是“濟南最好的戒網癮學校”。

  通報稱,案發前,天橋區主管部門在檢查過程中發現該校存有違規從事網戒糾正行為,並責令其停止辦學,相關手續正在辦理中。

  戒治網癮學校或引管理變革

  命案發生後,記者撥打了濟南市多家“問題少年”培訓學校的官方電話,要麼無人接聽,要麼接聽後,一提網癮孩子,就趕緊撇清關係。不過,還是有幾位學校相關負責人接受了記者採訪。

  有負責人説,學校之前也招網癮學生,雅博教育出事後,教育局不讓辦了,所有學生都遣散了。

  “有網癮的這些孩子都很聰明,只不過由于家庭關愛和父母責任的缺失,一時誤入歧途,但通過學習教育是可以矯正不良行為的,我這些年培訓了2000多個孩子,絕大部分都轉化成功。”濟南市一位有著多年從業經歷的學校負責人王麗(應受訪者要求,此為化名)告訴記者,這個行業有很大社會價值,但個別學校也確實存在一些問題。

  王麗説,他們學校辦學許可證上寫得很清楚:網癮、青少年素質教育和高考輔導。雅博教育出事後,教育局把他們的證收走了,説是都不讓辦這樣的學校了,再辦下去就是無證經營,要罰款。

  對于網癮戒治學校“關門”一事,濟南市教育局相關負責人在接受採訪時予以回避:“除了前期通稿發布的內容外,沒有更新的內容發布。”

  濟南心理衛生協會常務副會長張洪濤説,以前協會常去給這些學校授課,包括一對一教育,也講過大課。他認為,這些學校矯正“問題少年”的效果不錯。

  “這些孩子智力沒有問題,就是由于家庭、外界的諸多原因,導致性格發生扭曲,出現了不良行為和心理,自律性變得很差。”張洪濤説,這些學校摸索出了一整套的轉化方案,從專業角度來説,還是值得肯定的。

  法律地位與準入標準不明

  山東達洋律師事務所律師孫瑞璽與董慧就網癮治療機構進行了分析,認為現行法律法規並不健全,導致目前這類機構的法律地位和準入標準不明確。

  “根據《中華人民共和國民辦教育促進法》,民辦學校取得辦學許可證後,進行法人登記,登記機關應當依法予以辦理。”孫瑞璽説。

  早在2013年,文化部、國家互聯網資訊辦公室、工商總局等印發的《未成年人網絡遊戲成癮綜合防治工程工作方案》就明確,要加強網癮基礎研究,抓緊明確網癮幹預機構及其從業人員的法律地位,完善相關管理制度。同時,有關部門要積極研究網癮幹預機構的性質,通過立法明確設置條件和管理規定。依法建立監管制度,公布批準的從事網癮幹預服務的機構名單,對違法設立的機構要及時整治,杜絕違法執業和超范圍執業。

  孫瑞璽説,目前對網癮診療機構的性質界定存在一定難度,大致可分為以下幾類:一是在教育部門登記的民辦非企業教育機構;二是自然人投資或控股的有限責任公司,多以文化發展投資、心理咨詢名義設立;三是衛生診療中心;四是未辦理任何登記的非法機構。對于已經在教育部門進行登記的民辦非企業教育機構,雖已納入民辦教育促進法的調整范圍,但也存在超范圍辦學、違規收費等現象。

  “2015年,中央網信辦政策法規局曾宣稱將出臺《網絡空間未成年人保護條例》,為全國戒網癮機構設立國家標準,但這份文件目前仍未出臺,網戒機構的法律地位和準入標準依然不明。”孫瑞璽説,對于網癮幹擾機構的性質如何界定,相關政策並不完備。

  管理不規范致使問題頻發

  張洪濤認為,這類網癮戒治學校的設計初衷是好的,只不過是管理中出現了問題。

  “首先,就是實行軍事化封閉管理,限制人身自由,從法律上來説是違法的。”張洪濤一直對此存有疑問,學校也説不明白。

  不過,王麗表示了不同看法,她認為,出于安全考慮,現在很多中學甚至大學都實行封閉管理,王麗説:“我們學校屬于半封閉,經常帶孩子去博物館、科技館,去爬山,去接受紅色教育,家長不帶孩子去玩,我們帶著他們去開闊視野,讓他們學會團隊交流,學會自我控制,學會奉獻愛心。”

  “還有,很多老板來辦學校,覺得這個市場不錯,想掙些錢,往往就雇些素質比較差的教員,他們不懂文化教育和心理溝通,在學生不服管的時候,很容易出現問題。”張洪濤説,體罰現象在以前很普遍,甚至他們去學校授課也經常見到,“教員往往很強壯,‘修理’學生還不簡單?”

  曾有在雅博教育戒除網癮的學生説,這所學校實行軍事化管理,與外界隔離,教員虐待他們是常事兒,他們出來後還總結了“雅博十大酷刑”。更有甚者,教員還會用折斷的筷子扎學生的腳心。

  “目前,網癮戒除機構大多對外宣傳採用軍事化、封閉化管理手段,且相關機構限制自由、虐待、體罰事件頻現報端。更有甚者出現本案中致使學生死亡的惡性事件。比如山東科技防衛專修學校曾被報道存在毆打學生、關禁閉、逼迫學生喝下拖把擰出的水等體罰行為,山東省教育廳查證屬實,責令該學校立即停止辦學行為。”孫瑞璽認為,根據規定,相關機構的行為已經觸犯了治安管理處罰法的相關規定,且存在部分加重處罰情節;更有甚者,其故意傷害他人身體、限制他人人身自由、虐待被監管人的行為已經涉嫌刑事犯罪。

  然而,由于缺乏監管,往往都是在相關報道曝光後的事後救濟,行為預防、行為規范及懲治力度大打折扣。

  “由于主管部門監督管理的缺位,這個行業沒有相關的辦學標準,這導致日常管理參差不齊。”王麗説,很多不正規的學校渾水摸魚,産生了諸多問題,由于怕擔責任,教育部門也越來越不想管了。

  張洪濤也表達了同樣的看法。他認為,這個行業需要的是規范,包括主管部門的監督管理以及學校的日常管理。

  “得有培訓,讓學校老師都成為專業人員。還要有一定的規模,在場所面積、設施配備、課程設計、監控設施等方面要有相應的標準和要求。”張洪濤説,據他了解,目前國家在這方面的規范管理是缺位的。

  孫瑞璽建議,要盡快出臺《網絡空間未成年人保護條例》,對網癮戒除機構制定國家標準,明確其法律地位,同時清理整頓市場,明確監管主體,充分發揮社會輿論的正面監督作用。

  “還要進一步凈化網絡空間,研究開發有利于未成年人健康成長的網絡産品,推廣用于阻止未成年人沉迷網絡的新技術,從技術層面進行預防控制。”孫瑞璽説。(記者 姜東良 徐鵬)

+1
【糾錯】 責任編輯: 楊婷
相關新聞
  • 男孩“戒網癮”身亡 涉事學校5人被刑拘
    警方表示,李傲被送去的教學點,屬非法辦學點,該校管理人員在日常管理中存在非法拘禁行為,已涉嫌犯罪。案發後,校內20名學生均已通知家長接回。
    2017-08-18 08:27:25
  • 18歲男孩進“校”戒網癮死亡 家長稱遺體多處內外傷
    這所“合肥正能教育”到底是怎麼樣的一個機構?在學校的官網上安徽商報記者看到,該學校自稱是“合肥戒網癮學校”,表示可以幫忙挽救迷途孩子、對孩子進行專業而有效的教育。
    2017-08-10 08:32:08
  • 中國擬出臺新規 電擊、體罰等戒網癮手法有望徹底消失
    國務院法制辦公室公布《未成年人網絡保護條例(送審稿)》(以下簡稱送審稿),向社會公開徵求意見。其中明確:任何組織和個人不得通過虐待、脅迫等非法手段從事預防和幹預未成年人沉迷網絡的活動,損害未成年人身心健康,侵犯未成年人合法權益。
    2017-01-07 08:24:08
新聞評論
載入更多
走進澳大利亞國家圖書館
走進澳大利亞國家圖書館
探訪比利時魯汶大學圖書館
探訪比利時魯汶大學圖書館
草原上的“書敖包”
草原上的“書敖包”
春花盛放
春花盛放
01002001001000000000000001119970112272377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