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華網 正文
春種秋收錢到手:“職業農民”的生活節奏
2018-04-21 11:31:35 來源: 新華網
關注新華網
微博
Qzone
評論
圖集

  新華社蘭州4月21日電(記者王朋、連振祥)坐在剛吐出嫩芽的旱柳下面,聽著地邊水渠裏潺潺的流水聲,馬大五端起兩升的大水杯,咕咚咕咚喝上幾口,然後起身拍拍屁股上的塵土,扛起一包洋蔥苗下地了。

  這裏是甘肅省金昌市金川區雙灣鎮的一處農田。雖是初春,但中午時分,河西走廊的戈壁灘上溫度高達28攝氏度,前幾天出現的沙塵天已經結束,天空瓦藍瓦藍的,遠處耙地的拖拉機揚起陣陣塵土,給戈壁灘平添了幾分燥熱。

  一米多寬的田壟上已經鋪上了黑色的地膜,地膜上散放著綠油油的洋蔥秧苗。馬大五把秧苗插入事先打好的孔洞中,一株一株壓實,不一會兒,一壟洋蔥便栽種完成。

  “我不是農田的主人,是田主雇來栽蔥的。”48歲的馬大五説,自己3月底就來到了河西,金昌是第一站,這裏栽完蔥,下一站去張掖種辣椒。

  如今在我國農村,大部分年輕人進城打工,農村勞動力大量流失。農時不饒人,到了莊稼播種收割期,村裏無人可用,便催生出了以播種和收割為業的“職業農民”。他們走南闖北,跟著莊稼生長的節奏“趕場子”,馬大五就是其中的一員。

  馬大五來自甘肅省積石山縣,家裏7口人只有不到3畝的耕地,根本無法維持生計,他和愛人只能外出打工貼補家用。“每年有7個月時間在外種地。”馬大五説,春季在金昌種洋蔥、玉米,夏季趕去張掖收割小麥,到了秋季,又在河西各地收玉米、摘辣椒,有時也去新疆摘棉花。

  像這樣“趕場子”幹農活,馬大五已經幹了10年。

  與土地打了半輩子的交道,馬大五有喜有憂。“喜的是現在不愁沒有活計。”馬大五説,以前去新疆摘棉花,都是事先聯係好才去,擔心找不到工作。現在都是別人主動找我,每天上下班還有車接車送。

  “農村年輕人進城工作生活,種地的人少了,對我們這種農民的需求也越來越多。”馬大五説,活幹到哪裏,就把房子租到哪裏。“現在農村空房子很多,租金每月才150元。”

  活計不愁了,人工費也漲了。“前幾年種洋蔥,一個人工一天也就80多元,現在平均每天能掙120元-130元,幹得越多收入越高。”馬大五跟記者算起了賬,“過去在工地上一天能掙120元,有時到了年末還被拖欠工資,一年就白辛苦。”現在“趕場子”,最多的時候馬大五一天掙170元,工錢都是一天一結。

  雇用馬大五的,是民勤縣薛百鄉的蔥農盧向柏。洋蔥耗水,民勤缺水,于是民勤縣境內不讓種洋蔥。已經種洋蔥10余年的盧向柏只好到相鄰的金川區雙灣鎮流轉40畝耕地種洋蔥。對于馬大五這樣的“職業農民”,盧向柏覺得都是“寶貝”。

  種莊稼農時很強,缺人手不能按時下種簡直就是變相的減産甚至絕收。“現在農村找個勞動力太難了。”盧向柏説,“洋蔥必須在4月中下旬栽完,所以人手太重要了。”

  記者在一個“民勤洋蔥種植群”裏看到,不斷有人在群裏催問誰手頭有空閒的“趕場人”。

  盧向柏給的勞務費是每畝450元。“哪敢欠工錢啊,不給錢那就是自殺。”盧向柏説,“包裏都是現錢,隨幹隨結。”

  馬大五也有憂慮。雖然近年來國家不斷發展農業機械化,但在一些山地和交通不便的川地,人力還是主要的生産方式。“我們‘趕場子’種地的農民多集中在40歲-50歲,農村年輕人種地的越來越少。”馬大五説,“這可不是個長久的法子,得解決。”

+1
【糾錯】 責任編輯: 徐宙超
相關新聞
新聞評論
加載更多
江蘇南京:夜色薔薇別樣美
江蘇南京:夜色薔薇別樣美
數萬鷺鳥棲息南昌象山森林公園
數萬鷺鳥棲息南昌象山森林公園
江口沉銀遺址再發現上萬件文物
江口沉銀遺址再發現上萬件文物
青島現平流霧美景
青島現平流霧美景
01002001001000000000000001110766112271907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