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華網 正文
《永樂大典》:滄桑歷盡續傳奇
2018-04-21 09:19:16 來源: 經濟日報
關注新華網
微博
Qzone
評論
圖集

  《永樂大典》展覽深受觀眾追捧。  (國家圖書館供圖)

  前段時間,國家圖書館為四大專藏之一的《永樂大典》辦了一場規模不大的展覽,從中挑選了一些寓意吉祥、貼近生活的書頁,供讀者現場謄寫臨摹,以這種方式與國寶交流。

  國家圖書館古籍館善本組組長李堅説:即使大年三十、初一,都有上千人趕來參與抄書,相關文創産品銷售火爆,工作人員甚至連飯都顧不上吃。展覽雖已結束,但余熱還在。李堅感慨,《永樂大典》以此方式走進公眾視野,讓更多人了解它的前世今生,的確是件幸事。據了解,一場更大規模的《永樂大典》展覽正在籌備中。

  文化長城

  《永樂大典》是明代永樂皇帝命解縉、姚廣孝等人編纂的大型類書,初名《文獻大成》,始纂于永樂元年(1403年),五年書成,皇帝親賜書名《永樂大典》,並撰序言以記其事。

  類書,是我國古代一種大型資料性書籍,大致相當于現在的百科全書。若要選出一部冠絕古今的皇皇巨著,則非《永樂大典》莫屬。

  《永樂大典》牛在哪兒?全書22877卷,3.7億字,裝成11095冊。如果每天看一冊,也得花30年時間。目前已知的宋元善本書,在世界范圍內僅存3000多部,而《永樂大典》所收之書達七八千種之多,其中保存了大量後來已經失傳的先秦至明初的秘籍史料。“説《永樂大典》是‘文化長城’一點不為過。”國家圖書館國家古籍保護中心辦公室主任林世田説。

  讓後人時常感慨的,還有它的命途多舛。《永樂大典》最初收藏在南京,明永樂十九年(1421年)隨永樂皇帝遷都北京,存放于皇宮。豈料嘉靖三十六年(1557年)四月,皇宮大火。嘉靖皇帝一夜連下數道命令,督促搶救大典。幸虧搶運及時,《永樂大典》才逃過一場浩劫。嘉靖皇帝決心重新抄錄一部,以備不測。嘉靖四十一年(1562年)秋,重錄工作啟動,隆慶元年(1567年)副本抄錄完成。

  不過,此後《永樂大典》正本卻不知所蹤,至今仍是一樁懸案。現在存世的《永樂大典》全都是副本,清雍正之後一直保存于翰林院中。

  鹹豐十年(1860年)英法聯軍入侵北京,《永樂大典》慘遭浩劫,部分毀于戰火,部分被搶,到光緒元年(1875年)時,存本已不到5000冊。光緒二十年,只剩下800余冊。光緒二十六年,殘存的《永樂大典》在八國聯軍侵華戰爭中被肆意踐踏。到京師圖書館接收《永樂大典》時,到館的存本僅有60余冊了。

  珠還合浦

  從成書11095冊到僅存60余冊,《永樂大典》的團聚之路漫漫。京師圖書館、北平圖書館、北京圖書館,再到今天的國家圖書館,館名幾經改變,但對《永樂大典》的收藏工作卻從未停止。讓尚且存世的大典團圓,成了有識之士的共同心願和幾代圖書人不懈努力的方向。

  1949年,新中國成立之後,黨和政府更加重視文化遺産的保護工作,《永樂大典》的收集工作開始了嶄新的局面。

  1951年,蘇聯列寧格勒大學東方係將11冊大典贈還中國政府,文化部接受後即撥交北圖收藏,並借此機會與北圖聯合舉辦了一次展覽。展覽極大地激發了各界群眾的愛國熱情,一些愛國人士和藏書單位紛紛將自己收藏的大典交由北圖集中收藏。

  1951年8月20日,周叔弢先生率先將家藏的一冊《永樂大典》無償捐獻給國家並致信北圖:“珠還合浦,化私為公,此亦中國人民應盡之天責也。”隨之,趙元方先生也將家藏的一冊大典捐贈出來。在張元濟先生倡議下,商務印書館董事會一致通過,將商務印書館所屬東方圖書館所藏21冊大典贈送北圖。此後,北京大學也將4冊大典移送北圖……流失海外,遠離故土的大典也陸續回歸祖國的懷抱。至1965年,北圖館藏《永樂大典》已達到220冊。

  “現存的《永樂大典》越發珍貴稀有,每發現一冊都會引起巨大的轟動。”李堅説,此次活動中有幸和讀者見面的《永樂大典》,就有最近入藏國圖的兩冊,它們的回歸都是一段偶有所得的傳奇。

  1983年,山東掖縣農民孫洪林家中發現一冊《永樂大典》。據説,當時中華書局做了《永樂大典》挂歷,孫洪林看見後,説“這東西我家也有”。北圖得到消息後,派專家到孫洪林家中一看,居然是真的!發現時,這冊大典的天頭地腳部分已經不在,書裏夾著花樣、鞋樣。幸運的是,當時農家婦女雖不識字,但敬字惜紙的傳統,使這冊大典得以保存下來。

  2007年,全國古籍普查專家組到華東核查古籍善本時,聽説一位已經移民加拿大的女士家中存有兩冊《永樂大典》。為此,國家圖書館與國家文物局共同組織專家先後進行了4次鑒定,最終確認無誤,入藏國圖。

  李堅説,這些年雖有熱心人士找到他們,説自己發現或收藏了《永樂大典》,有的甚至親自上門送書,但遺憾的是並沒有真品出現。目前,國家圖書館館藏的《永樂大典》數量停留在224冊,其余存世的200余冊散落在英國、日本等地30多個收藏機構中。

  修復維艱

  《永樂大典》太過珍貴,國家圖書館對它的保存和利用一直慎之又慎。然而,隨著時間流逝,部分歷經磨難的大典破損較重,亟待修復。2002年,啟動大典修復工作被列入計劃。

  國家圖書館古籍館研究館員杜偉生是當年負責《永樂大典》修復工作的專家。據他回憶,在借鑒修復館藏敦煌遺書經驗的基礎上,修復組制訂了一個簡明修復方案,並申請試修一冊《永樂大典》。在試修過程中,他們就碰到了修復材料的選擇和採購難題。

  原來,《永樂大典》的書頁為皮紙,書皮是用粗絲絹制成的。杜偉生介紹,在選配修補紙方面,國家圖書館還有一定優勢,修復組保留著一些清代早期的皮紙“高麗紙”。用這種紙來修補《永樂大典》,無論從紙張年代還是從紙張纖維結構來説都非常合適。

  而尋找修補書皮的絲織品,他們卻著實費了不少功夫。《永樂大典》的書皮是用絹包裹的。明代的絹和現代的絹大不相同,首先是經緯線比較粗,厚度也比現在市場上能買到的絹要厚得多。當時修復組派人幾乎跑遍了北京的各個絲綢銷售點,還是找不到合適的絹。“最後我們找到一種生絲織品,它的外觀和大典書皮用料相倣、薄厚也差不多。我們將生絲織品用傳統的中國畫顏料刷染上色,使新換的書皮和接補部分的顏色與原書皮顏色相近。”

  這冊試修的《永樂大典》修復效果得到了各方面的一致認可,大典修復工作就此全面展開。杜偉生沒想到的是,有些大典的破損程度超出了原來的估計。大典不能像其他書一樣拆散鋪平修,而只能以“掏補”為主,就是在不拆掉書皮和紙捻的情況下,把毛筆、補紙伸進書頁中間修補破洞。因此,補幾頁就要停下來,否則破洞在相同位置的書頁就會被糨糊粘在一起。這樣一來,《永樂大典》的修復速度就快不了。

  最終,經過9個多月的努力,161冊《永樂大典》除了3冊曾經整冊托裱的以外,其余158冊全都經過修復,恢復了成書時的原貌。杜偉生和他的同事們松了口氣:“要讓子孫後代看到大典所承載的歷史。”

+1
【糾錯】 責任編輯: 成嵐
相關新聞
  • 80多年前于右任手書“農專”磚入藏西安唐都新碑林
    在陜西西安唐都新碑林藝術博物館迎來創立35周年之際,一位愛好文化遺産的西安收藏者將自己珍藏的于右任先生80年前手書“農專” (即國立西北農林專科學校)而燒制的陶磚日前捐獻出來,與同時舉行的雕刻藝術品展覽,一起紀念20世紀中國藝術的“戰爭與和平” 。
    2015-06-21 16:47:28
新聞評論
加載更多
江口沉銀遺址再發現上萬件文物
江口沉銀遺址再發現上萬件文物
青島現平流霧美景
青島現平流霧美景
英國東亞藝術博物館中國文物被盜
英國東亞藝術博物館中國文物被盜
我國最先進自主潛水器成功首潛
我國最先進自主潛水器成功首潛
01002001001000000000000001119951112271835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