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華網 正文
跨越千裏的生命接力 醫生50個小時連軸轉搶救病人
2018-04-17 08:30:51 來源: 廣州日報
關注新華網
微博
Qzone
評論
圖集

  跨越千裏的救援 只為你的新肝

  佛山醫生50個小時連軸轉搶回肝癌病人生命

  供體肝臟在機場等待運輸。

  醫生們在進行肝移植手術。

  希望: 挽救更多人的生命

  “做肝臟移植很辛苦,因為經常是通宵做手術,一做就是八九個小時。而且隨時待命,不知道什麼時候會接到供體的情況。”陳煥偉説。

  近三十年的從醫生涯,支撐他堅持做肝臟移植的信念,就是能夠挽救病人生命。“做器官移植的成就感是最大的。”他説道。

  陳煥偉説:“我們做的每一個肝移植的病人都是瀕臨死亡的。看到他們中的一些人現在幸福地生活,你就特別希望其他病人也能像他們一樣幸運,等到合適的肝源。”

  據了解,該院最年輕的病人當年26歲,如今已是兩個孩子的爸爸。另一位40多歲的男士,現在生意做得紅紅火火。這位男士五年前病危已在家裏準備後事,突然接到通知有了肝源,立即抬回醫院接受移植。

  “很多病人相信我們醫院,願意等,但也有不少病人沒能等到。器官捐獻遠遠滿足不了需求。”陳煥偉感到很遺憾。

  這是一場生命的接力,飛越瓊州海峽,途經兩省三地。從供體取出肝臟,10小時之內移植。他們,精心計劃,爭分奪秒,整整50個小時連軸轉,搶回了一條生命。

  夜幕降臨,街燈亮起,佛山市第一人民醫院肝胰外科主任陳煥偉發動汽車,準備下班。他的車停在醫院兩三天沒有動過。“還好,老曾(化名)活過來了!”想到這兒,陳煥偉才感到眼皮有點重。

  “老曾有救了”

  “陳主任,電話!”

  4月10日早上10時,佛山市第一人民醫院肝胰外科主任陳煥偉、副主任醫師鄧斐文博士正在上手術,此時傳來好消息。

  “老曾有救了!他接到平臺通知,有肝源了,在海南!”護士傳話説。“鄧博士,手術後你馬上出發!”陳煥偉安排道。

  原來,今年66歲的老曾是陳煥偉跟蹤多年的病人。五年前老曾因肝炎導致肝硬化,做了切脾斷流手術,不幸的是,後來又發展為肝癌,現在肝移植手術是他生存的唯一希望。但是,肝源遲遲沒有消息,老曾危在旦夕。

  4月10日,陳煥偉收到消息,在海南有一名40多歲捐獻者腦死亡,但肝臟必須在10小時內取回並進行移植手術。“如果取出來後10個小時內沒有移植的話,這個肝臟就浪費了。”陳煥偉表示。這意味著,從海南取肝臟,到送至佛山,到將肝臟植入,要在10個小時內完成,時間就是生命。

  飛越海峽千裏取肝

  結束了上午的手術後,鄧斐文立即趕往廣州白雲機場,他們詳細計劃好每個時間點。由于器官移植如同“生命接力賽”,民航也開了“綠色通道”,為鄧斐文保留了位置。

  4月10日14時55分,飛機起飛。大約1個小時後,飛機降落,鄧斐文立即打車趕往供體所在的醫院。“當時捐贈者腦死亡,但是血壓不穩定,隨時可能會死亡,真不敢耽誤一秒鐘。”陳煥偉告訴記者,通常在捐贈者心跳停止不能超過8分鐘到10分鐘就要將供體器官取出,否則器官就沒有用了。

  實際上,除了時間外,陳煥偉還擔心肝臟供體的質量問題。“如果是脂肪肝,或者肝的質量不好,就不適合做移植。鄧博士過去取供體,也是現場對肝質量進行評估。當時他給我發來圖片,告訴我肝的質量很好,能做移植。”18時許,鄧斐文成功取到了供體。

  7個小時的手術

  隨後,鄧斐文帶著專用的大箱子,裝著鮮紅的肝臟,用灌注液浸泡著,周圍鋪滿冰袋。他以最快的速度趕往海口的機場。

  22時許,“陳主任,我到廣州了!”飛機一著陸,鄧斐文立即撥通了陳煥偉的電話。就在他從廣州趕回佛山的路上,佛山市第一人民醫院的手術室裏已經開始忙碌起來了。

  此時,陳煥偉正在幫老曾開腹,開始移植前的最後一道準備工作。“我在等鄧博士帶肝臟回來,還沒有把病人的肝取出來,要等到他回來才敢動。從取肝,到移植新肝要控制在1個小時。”

  23時30分,鄧斐文帶著供體肝臟進入手術室。來不及休息,他也投入到手術中。

  然而,這時卻出現了一個意外,供體肝臟體積太大,並不適合老曾,這意味著要進行減體積肝移植。“如果肝臟太大,肚子最後會合不攏,如果太小,受體會不夠用,肝臟要剛剛好能夠放進去。”陳煥偉説。手術團隊的醫生立即對老曾進行了測量,並將供體肝臟切除了1/8,然後繼續移植。

  夜已深,淩晨2時多,肝臟植入。這意味著從下午6時取到肝臟供體,到移植到老曾身上,大約用了8小時。

  10個小時內,跨越兩省,來回上千公裏路途,這一仗,他們打贏了。這並不意味著就可以放松,手術還在繼續進行中。直到天亮,早上6時多,手術終于順利完成。

  50個小時連軸轉

  “順利的話,老曾過幾天就能出院了。”昨日,陳煥偉對記者説。

  陳煥偉告訴記者,五年前,老曾肝硬化反復吐血,曾建議過他換肝,但他沒有。後來,發展成肝癌,肝臟配型、輪候需要時間,他差點兒就等不上了。

  老曾這次死裏逃生,陳煥偉心裏放下一塊大石頭,當時他最希望的是好好睡上一覺。從10日早上接到電話通知,超過50個小時,整整兩天多,陳煥偉和鄧斐文沒有過像樣的睡眠。

  4月10日

  14:55 從廣州飛往海南。

  18:00 取到供體肝臟。

  21:00 從海南起飛返回。

  22:00 “陳主任,我到廣州了!”飛機一著陸鄧斐文立即撥通了陳煥偉的電話。隨即,在手術室裏,陳煥偉幫老曾開腹,開始移植前的最後一道準備工作。

  23:30 供體肝臟進入手術室。

  4月11日

  淩晨2:00 肝臟植入。

  6:00 手術順利結束。

  12:00 老曾蘇醒,新的肝臟發揮作用。

  (文/圖 記者周文吉 通訊員孫凱、陳春艷)

+1
【糾錯】 責任編輯: 王佳寧
新聞評論
加載更多
探訪敘利亞杜馬鎮
探訪敘利亞杜馬鎮
瑤鄉春耕忙
瑤鄉春耕忙
美國紐約舉行反戰集會
美國紐約舉行反戰集會
雨潤春色“一抹紅”
雨潤春色“一抹紅”
01002001001000000000000001119921129851774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