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華網 正文
出現“馬拉松春運日” 是市場需求還是盲目跟風
2018-04-17 11:07:15 來源: 解放日報
關注新華網
微博
Qzone
評論
圖集

  剛剛過去的周日,全國各地舉行了40多場馬拉松賽,超過26萬人次站上賽道

  前天,被不少馬拉松愛好者戲稱為“中國馬拉松春運日”。據不完全統計,當天全國至少有40多場包括馬拉松、越野、健身等各類路跑賽事舉行,超過26萬人次站上賽道。

  業內人士分析,路跑賽事扎堆在同一天舉辦,存在一定偶然性,但也確實是如今中國“跑步熱”“路跑賽事熱”的一個縮影。馬拉松熱,究竟是人民群眾生活水準提高的體現,還是主辦方盲目跟風導致賽事撞車?“馬拉松春運日”背後,需要一些冷思考。

  4月是最適合跑步的季節

  馬拉松是開放式賽事,比賽依仗天時,大多數節假日不能選,氣溫過低過高都不適宜,多雨多雪時節也不宜辦。進入4月,大江南北氣候舒適,賽事也就多了。

  “兩個訓練營的學員,有一半加入‘春運大軍’。我打聽下來,其他較大規模的跑團和訓練營,情況都差不多。”在上海帶教兩個馬拉松訓練營的教練李昀,學生加起來共有500多人。他表示,自己的很多學員在上周五分別前去參加武漢馬拉松、北京半程馬拉松、桐廬國際半程馬拉松、麗水半程馬拉松等路跑賽事。李昀笑談:“這種情況確實很少見,看他們奔赴全國各地,確實有點春運的感覺。”

  上海體育學院副教授陳國強,是一名有著20多年跑齡的資深跑友。“這種情況是許多情況疊加所致,並不具有普遍性和代表性。”他認為,4月15日出現賽事井噴,偶然中也有必然,“前一周是清明小長假,再過兩周是五一小長假,所以比賽都集中在這兩個星期了。另外,進入4月,大江南北進入最適合跑步的季節,賽事當然多!”他説,馬拉松是開放式賽事,比賽依仗天時,賽事時間分布不均是常態。“大多數節假日不能選,氣溫過低過高都不適宜,多雨多雪時節也不宜辦。”

  浙江省馬拉松及路跑協會會長龍江説,4月15日浙江省內有8場大規模跑步賽事,“時間撞車”是情不得已,“浙江3月太冷,5月雨水多,6月天又太熱,下半年最適合的9月、10月份國內各種大賽都已扎堆,很多馬拉松只能選擇4月。”

  90%的賽事勉強完成報名

  一些影響力不大、水準不高的馬拉松賽事,卻面臨沒人報名的尷尬,這會導致辦賽的物料、保障等資源的浪費。如果組織沒有經驗的學生撐場面,存在安全風險。

  在對“馬拉松春運日”的各種評論裏,有這樣一句話頻次特別高——跑友不夠用了。

  這兩年,中國跑者面臨“到底該去哪兒跑”的艱難選擇。“一天40多場比賽,至少有三四場對我有吸引力,選哪個真的很頭疼。”復旦大學學生跑者小胡説,馬拉松賽事膨脹就是這兩年的事。2017年,中國各類規模馬拉松賽事場次達1102場,2016年為328場,2011年注冊賽事僅為22場,7年間賽事總量翻了50倍。賽事數量增加,賽事扎堆成為必然。

  以2017年為例,1102場路跑賽事,即使全年52周都有比賽,那每周也有20場比賽,即使安排在周六、周日兩天,一天也有10場比賽。進入2018年,仍有不少城市首次舉辦馬拉松賽事,賽事數量還在增加,撞車現象更為普遍。

  打“飛的”參加武漢馬拉松的上海白領劉愷説,明明賽事數量越來越多,可一些知名賽事的中簽率卻越來越低,中簽難度在提高,“像之前的上海半馬、無錫馬拉松,我都沒有中。”上海國際馬拉松這幾年全程項目的中簽率,基本在三成左右。北京馬拉松、廈門馬拉松、南京馬拉松等,中簽率和開工類似。

  而一些影響力不大、水準不高的馬拉松賽事,卻面臨沒人報名的尷尬。陳國強説,“我去年參加了一個省會城市的馬拉松賽,全程馬拉松8000人的賽事規模,實際號碼簿編號3000人不到。省會城市尚且如此,其他一些中小城市的情況應該差不多,這確實會導致賽事資源的浪費。”據了解,去年4月的天津全運會馬拉松首次設立5000個名額的群眾組全程馬拉松,最終報名參賽人數也只有八成。

  “現在國內真正報名火爆到需要抽簽的比賽其實不多,90%的賽事就是勉強完成報名,或是報名不足。”陳國強通過不完全統計得到這樣一個數據。“浪費,只是浪費了馬拉松賽事辦賽的物料、保障等資源,但更可怕的是一些安全隱患。我知道有些比賽因為參賽者不夠,組織沒有馬拉松經驗的學生參賽撐場面,存在很大的安全風險。”

  “路跑虛熱”不必簡單打壓

  有一些地方因為一味追求馬拉松的放大效應,讓馬拉松運動承受巨大壓力。所有的賽事都有一個成長過程,有沒有人參加,能否成功自我造血,市場自然會給出答案。

  一家馬拉松運營公司的負責人説,名額報不滿是目前許多中小城市馬拉松共同的問題,每次報名開始後,邀請跑團參賽就成為他們這些公司的頭等大事。同樣,盡管許多企業青睞馬拉松,但他們看中的往往是熱門賽事,中小城市馬拉松拉讚助商多數還得求助于政府部門。據悉,即便人氣不足,地方政府還是願意舉全部資源,去扶持路跑賽事。

  個中的原因不難理解。一方面,政府確實看到跑步的人數呈增長趨勢,人民群眾鍛煉身體、追求健康生活方式的意識在增強。此外,擁有豐富旅遊資源的地方政府,希望能把路跑作為一張“體育+旅遊”的城市名片,讓城市形象通過馬拉松展示,打響當地旅遊資源品牌,吸引更多客流,增加旅遊消費等。

  當然,也有一些地方因為一味追求馬拉松的放大效益,讓馬拉松運動承受巨大壓力。一位體育運營公司的負責人曾公開倒苦水:“剛辦一兩年的馬拉松就想創金牌、銀牌賽事,哪這麼容易?”該公司一年運營近10余項馬拉松賽事,其中不少是縣級城市馬拉松,這些主辦城市的野心很大,辦賽伊始就提出“三年銀牌”“五年金牌”的宏偉計劃。而賽事等級評定對參賽人數、參賽標準甚至參賽成績等都有嚴格要求,為了達到這些要求,運營賽事的公司只能花錢邀請重點選手參賽。

  4月15日的眾多路跑賽事雖然冠以“國際”頭銜,但難有“國際”之實:不僅參賽外國選手很少,就連外省市選手比例也很小。從實際效果看,這樣的馬拉松對宣傳城市品牌、拉動經濟效益的直接作用並不太明顯。不過,這或許也是中國馬拉松發展過程的必然階段。

  原國家中長跑隊主教練李國強認為,即便如今還有不少“初生賽事”在各方面都不是特別成熟,但不應該就此打壓,“所有的賽事都有一個成長過程,有沒有人參加,能否成功自我造血,市場自然會給出答案,畢竟政府也不會一直為一個碌碌無為、無人問津的賽事埋單。”

  現在缺乏的是品牌賽事

  馬拉松不應該一味追求規模。賽事還是要把口碑做好,把賽事的趣味性做好,才能有所收獲。無論從地方政府、讚助商還是跑者來説,優質賽事才是有價值的東西。

  中國的路跑時代已進入一個新紀元——不再是“我要辦什麼樣的賽事”,而是主辦方要以需求為導向辦賽,“跑者到底需要什麼樣的賽事”。

  拿上海來説,過去幾年規模化的路跑賽事不斷出現,實現距離、內容、人群細分等全覆蓋。相比幾乎翻倍增長的賽事數量,跑步人群數量擴大並不明顯。盡管所有賽事都在宣稱“報名火爆”,但乏人問津的賽事也不少。上海是全國馬拉松圈內外公認的“大市場”,照樣碰到賽事供大于求的問題。

  悅跑圈聯合創始人兼CEO梁鋒有自己的看法,“馬拉松並不應該一味追求規模。我們現在缺乏一些品牌賽事,其實馬拉松賽的細分是很多的,有競速比賽、有越野賽、有集體賽,也可以設計一些有本土文化內涵的、有特殊主體的比賽,而不是全都單純讓多少萬人參賽、有多少特邀選手參賽。我認為還是應該先把跑步本身做得更有趣,通過跑者、跑者圈子進行更有效的傳播,這才是有價值的。展示城市形象,電視直播並不是唯一的方式,賽事還是要把口碑做好,把賽事口碑傳播做好,把賽事的趣味性做好,才能有所收獲。無論從地方政府、讚助商還是跑者來説,優質賽事才是有價值的東西。”

  市場也在驗證他的這一觀點。在上海,開工係列賽、高校百英裏等賽事,受到跑者和市場青睞。動用較少社會公共資源,始終控制在較小的參賽規模,保證賽事品質——這樣小而美的比賽,沒法面面俱到,但力求在一個方面做到最精致、最專業。這些比賽,不是盲目召集跑者,而是因地制宜做精一個領域、一個圈子,切口小而準。拿高校百英裏比賽來説,“母校情結+接力長跑”形成神奇的化學反應,“高百”被許多跑者稱為“中國最有情懷的競技比賽”。

  中央財經大學體育經濟與管理學院教授閔捷認為,報名熱度的“貧富差距”,也折射出目前我國馬拉松賽事數量短期內增速過快的“後遺症”,問題並不是出在“數量多”,而是品質不夠。只有高品質的比賽和高品質的跑步人群,才能真正將馬拉松産業的經濟效益、社會效益最大化。

  今年初發布的 《馬拉松運動産業發展規劃》顯示,到2020年,我國的馬拉松運動産業規模將達1200億元,800人以上規模的全國馬拉松賽事場次有望達到1900場,中國田徑協會認證賽事將達350場,各類路跑賽事參賽人數將超1000萬人次。馬拉松跑友參與比賽,“配速”是取勝關鍵,時刻要按自己的實力跑出最適合自己的速度。各地舉辦馬拉松賽事,同樣要講究“配速”:只有實事求是、因地制宜,以品質帶數量,才能將馬拉松這把火燒熱燒旺。

+1
【糾錯】 責任編輯: 王佳寧
新聞評論
載入更多
海南黎苗同胞喜迎“三月三”
海南黎苗同胞喜迎“三月三”
“西城大媽”裏有位洋大爺
“西城大媽”裏有位洋大爺
探訪敘利亞杜馬鎮
探訪敘利亞杜馬鎮
瑤鄉春耕忙
瑤鄉春耕忙
01002001001000000000000001119921112269465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