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華網 正文
券商短融發行門檻提高
2018-04-17 09:54:26 來源: 中國證券報
關注新華網
微博
Qzone
評論
圖集

  在金融嚴監管的時代背景下,金融機構的各項業務都在規范又規范。4月13日,央行金融市場司發布《關于證券公司短期融資券管理有關事項的通知》(簡稱“《通知》”),新增四大條件,提高了券商短期融資券的發行門檻。在券商普遍著力發展重資本業務的當下,短融受限無疑給證券行業資本補充又添幾分壓力。

  新規提高發行門檻

  此次《通知》重點提到的證券公司短期融資券,是指券商以短期融資為目的,在銀行間債券市場發行的約定在一定期限內還本付息的金融債券。《通知》就發行短期融資券的證券公司標準、證券公司短期融資券的額度及相關事中事後監測管理措施進行了進一步的規定。

  2004年11月1日,由中國人民銀行制定的《證券公司短期融資券管理辦法》正式實施。此次《通知》則在此基礎上新增了證券公司發行短期融資券的四大要求:具有較高的流動性管理能力,保持流動性合理充裕,確保能夠以合理的成本及時滿足流動性需求;證券公司風險控制指標符合《證券公司風險控制指標管理辦法》等有關規定;流動性覆蓋率持續高于行業平均水平;資産管理業務開展規范,符合強化法人風險隔離、規范資金池、打破剛性兌付等資産管理業務監管要求。

  川財證券分析師楊歐雯認為,《通知》既是降低杠桿的重要舉措,同時也是配合資管新規的一項舉措。一方面,通過風險隔離、資金池規范、打破剛性兌付限制證券公司短期融資券的發行,降低杠桿,倒逼證券公司提高流動性管理能力;另一方面,通過對證券公司短期融資的限制配合對資管業務的整體監管,提高監管效率。

  對證券公司而言,短期融資券具備發行門檻低、周期短、快速補充運營資金等特點,其靈活性使得其成為券商補充流動性的一大重要融資渠道。楊歐雯認為,此次《通知》的下發,使得證券公司資本補充運營資金的債券融資渠道受到一定程度的影響。

  天風證券非銀行業分析師陸韻婷認為,短期融資券屬券商融資途徑中久期較短、利率較低的品種,是券商較早被開放的融資渠道,且在當前各大券商主動負債規模中佔比不高。她表示:“在當前行業轉向重資本的發展趨勢中,融資能力是券商核心競爭能力之一。本次明確規定監管將收緊券商風險敞口和負債能力的匹配度管理,預計未來風險管理能力弱以及資管業務開展不力的券商在行業的競爭力將進一步被弱化。”

  楊歐雯指出,短期融資券屬于調節負債比率的一個短期工具類産品,與市場高度相關且波動較大。與此同時,今年以來的短期融資券發行主要集中在大型券商,即存量的短融券集中在規模券商中。“由于短融本身作為長債的靈活補充的角色定位,發行限制會在一定程度上抬高公司的融資成本。而短融券融資期限短,發行集中在大型券商,發行主體的融資渠道相對較為豐富,這些都決定了其對券商整體雖有影響,但程度有限。”楊歐雯説。

  券商短融發行下降

  受市場環境變化等因素影響,在2006年至2012年期間證券公司鮮少發行短期融資券,直到2012年8月方才重啟。2013年至2015年上半年,證券公司對于短期融資券發行較為積極,2014年發行量和發行總額攀至高峰。

  據Wind數據統計,2014年全年證券公司共發行短期融資券252只,發行總額達4114.9億元,月均發行量達342.9億元,幾乎相當于2017年全年發行總額。2014年之後,證券公司發行短期融資券的數量和金額便開始逐年下降,2015年至2017年間,全年發行數量分別為171只、60只和19只,而年發行總額分別為2753.6億元、1178.6億元和392億元,無論是數量還是金額雙雙下滑明顯。

  據Wind數據,截至2018年4月16日,市場上共有11只證券公司短融存續,總額為290億元,今年以來共有4家券商發布了13只短期融資券,總額為325億元,相比去年有所回升。其中中信證券發行4只,金額合計130億元;渤海證券發行4只,金額合計80億元;國泰君安發行2只,金額合計65億元;東北證券發行3只,金額合計50億元。

  為何在證券公司發行短融規模持續下滑的情況下,監管仍然出手提高發行門檻呢?華東一位不願具名的分析師告訴中國證券報記者,此次央行下發的《通知》雖表面上指向的是證券公司發行短期融資券,但實際上卻是為了強調券商短期融資背後的流動性風險。

  該分析師表示,融資的規模是和市場環境、業務需求相關的,因此券商發行短期融資券的數量和規模有波動是正常現象。但短期融資工具的佔比指標,影響的是負債結構中的短期批發性融資佔比,是典型的流動性風險監管指標,因此統一口徑管理券商短期融資工具,對防范流動性風險至關重要。

  強化流動性風險防范

  值得注意的是,《通知》要求將券商所有短期融資工具余額進行統一管理。《通知》規定,證券公司發行短期融資券實行余額管理,待償還短期融資券余額上限“按照短期融資券與證券公司其他短期融資工具余額之和不超過凈資本的60%計算”。

  楊歐雯表示,按照此前規定,證券公司待償還短期融資券余額不超過凈資本的60%。此次將發行期限在一年以內的收益憑證、公司債、次級債、轉融通、兩融收益權等也計入額度管理,既阻斷了已通過其他途徑大量借款的券商獲得債務資金的渠道,對證券公司杠桿率進行控制;又體現出央行對流動性風險的監管更加全面,從而避免流動負債的大幅波動。

  “《通知》將各類短期融資工具的余額統一納入了控制范圍,意味著若券商已通過其他短期融資工具獲得了大量債務資金,則其不能再通過發行短融獲得債務資金,降低了券商通過使用多種融資工具的方法加大杠桿的可能性。”興業銀行首席經濟學家魯政委表示,券商可以使用短期融資工具獲得的資金開展自營和兩融業務,市場繁榮時券商往往傾向于舉債獲得更多資金開展業務,全口徑管理券商短期融資工具將有利于避免在市場繁榮時過分加杠桿進而導致市場過熱的情況。

  《通知》還要求“中國人民銀行對已發行短期融資券的證券公司進行持續事中事後監測管理,根據證券公司凈資本、風險控制指標和各類短期融資工具余額等情況,並結合證券公司資産管理業務、回購業務等可能影響證券公司流動性管理水平的業務情況,每半年調整一次證券公司短期融資券余額上限”。

  魯政委表示,這意味著將全方位、多指標開展券商發行短融事中及事後監測。雖然《通知》並未修改券商短融余額上限的調整頻率,但余額上限的確定因素由凈資本一項拓展到風險控制指標、各類短期融資工具余額以及可能影響證券公司流動性管理水平的業務情況。

  前述華東分析師還表示,此次《通知》著眼的是更長遠的流動性風險管理。事實上,對銀行業流動性風險的監管也在加強,例如去年12月銀監會發布《商業銀行流動性風險管理辦法(修訂徵求意見稿)》,其中的相關規定即與《通知》有很多相通之處。

記者 王蕊 林婷婷

 

+1
【糾錯】 責任編輯: 成嵐
相關新聞
  • 監管強力“掃屋”防風險 券商暫停場外期權私募業務
    記者獲悉,4月10日晚間,多家券商收到相關監管部門的窗口指導,從4月11日起暫停證券公司與私募基金開展場外衍生品(期權)業務,證券公司不得新增業務規模,存量業務到期自動終止,不得續期。
    2018-04-12 08:44:26
新聞評論
加載更多
探訪敘利亞杜馬鎮
探訪敘利亞杜馬鎮
瑤鄉春耕忙
瑤鄉春耕忙
美國紐約舉行反戰集會
美國紐約舉行反戰集會
雨潤春色“一抹紅”
雨潤春色“一抹紅”
0100200100100000000000000111995111226938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