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華網 正文
青年説·瀟涵
2018-04-16 09:32:32 來源: 新華網
關注新華網
微博
Qzone
評論
圖集

【訪談實錄】

問:創業初期讓你最有成就感的攻克的一個難關是?

答:和金錢的關係。(怎麼説?)一個企業,必須要去經歷商業化的東西,就這個對我來講,其實是最大的一個考驗。

問:我看到你之前發了一封道歉信和道歉視頻,為什麼?

答:我們做了很多沒有回歸到用戶價值本身的事情。比如我們可能為了追求流量,

就降低了自己對于內容品質的要求。你在不斷地去做榨幹用戶的事情,那是最大的一個觸發,我想站出來道歉的一個很大的原因吧!

問:情懷不能當飯吃,怎樣做好與商業化的平衡?

答:最重要的那個點就是你想要帶給社會什麼,你想真正地帶給用戶什麼,但是要找到那個點真的很難,因為一不小心就會迷失。(怎麼保持清醒?)不斷地接受批評,當你身處高位的時候,當你聽到太多讚美之聲的時候,可能那是一個危機的來源。

問:你決定放棄電視臺主持人這個飯碗時,有沒有經過思想鬥爭?

答:身在那個臺,我最大的價值其實90%來自于那個臺,10%才是我自己的價值。然後,我的父母是最後一個知道我創業的人。等到我告訴她們我創業了以後,他們馬上給我第一反應就是:“社保怎麼辦?醫保怎麼辦?以後誰給你養老?”

我記得我A輪融資的時候,去見了五六十個投資人,他就去點評你的創業:“我覺得你這個東西天花板太低了”“你們做這個沒有出路啊”“我早就説了不要投垂直電商”……balabala一大堆,其實最大最大的跨越,根本不是來自外界,而是你自己的內心準備好了沒有。

問:很多人覺得藝術變得越來越功利了,比如説很多家長會讓成績不好的孩子去學藝術,你怎麼看?

答:其實藝術本來它的功能性就是無可厚非的。我覺得,家長讓孩子去學藝術,你不能説這個家長不好,其實所有的人都知道藝術是好的。但是他們不知道如何去親近藝術,我們社會應該呼吁一些真的有社會責任感,而且不會誤導孩子的好的藝術教育方法 。

問:前陣子在梵高生日那天,你做了一座線上梵高藝術館,有數萬人在上面留言,那是種什麼樣的感覺?

答:你手上拿的是很多沉甸甸的故事,你別看它是一幅畫,它有的時候會成為我們人生當中很重要的一個療愈劑。

問:你做的事情是不是可以理解成,給大家讀懂藝術提供一條捷徑

答:我們常説,我們的角色是一個“看門人”,就是一個保安的角色。如果你把藝術比喻成説一個門裏一個門外的話,那一幫像我一樣的“門外漢”,想走進這道門的時候,原來是高墻鐵絲網,不得其門而入。

但是,今天有一個縫打開了,有個人在那個地方就弓著身子,説“請往裏走”,于是他們就進去了。有些人可能只是在門口張望一下就走了,有些人真的會走進去。那我覺得我們只要扮演好“看門人”這個角色就已經夠了。

創業是一場修行,

瞞著父母離開電視臺“鐵飯碗”,

她説是為了擺脫對平臺的依賴,

因為安全感從來都是自己給的。

沒錢,沒平臺,沒人脈,

從零開始,並不容易;

面對外界質疑、夥伴離去,

那份初心,終不敢忘。

“最大的跨越不是來自外界,

而是自己內心準備好了沒有。”

發掘自己真正的價值,

她把生活過成了藝術。

外行又怎樣?

年輕敢折騰!

新青年,做自己。

+1
【糾錯】 責任編輯: 詹樂遊
01002001001000000000000001110000129851117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