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華網 正文
聚焦中醫好政策如何落地 民間中醫不看分數看本事
2018-04-13 08:23:54 來源: 人民日報
關注新華網
微博
Qzone
評論
圖集

  我國有15萬名無證中醫,通過專家考核就可合法執業

  民間中醫,不看分數看本事(聚焦·中醫好政策咋落地(下))

  師帶徒有了新出路

  考核不是考試,而是以專家評議方式進行評價,這是中醫類別醫師準入制度改革的突破

  海南省三亞市吉陽區紅沙社區的王堂珍今年56歲,每天總要看幾次日歷,盼著時間能過得快一點。5月,全國各地中醫醫術確有專長人員醫師資格考核報名工作陸續開始。他想早點拿到行醫資格證,讓自己合法行醫。

  王堂珍原先有行醫資格證。他自學中醫近10年,參加過上海和廣州的函授學習,1988年參加海南省三亞市衛生局考試取得開業執照。1998年《執業醫師法》頒布,其中第九條規定:參加執業醫師資格考試或執業助理醫師資格考試的人,首先必須具有醫學專業本科、專科或中專學歷。而該法規定的“師承或確有專長中醫執業醫師”考試,既沒有考試所需的“具體考核內容和標準”,也未有部門組織。2007年,國家中醫藥管理局發布文件,要求妥善解決中醫醫師資格認定。當他拿著這份文件和所有證件前往辦理時,卻被告知文件已過期,不能辦理。

  説起王堂珍的醫術,當地人有口皆碑。一位俄羅斯女留學生婚後3年不孕,在幾家大醫院治療未愈,來三亞旅遊時經人介紹找王堂珍,開了60服中藥帶回家,服完藥就懷上雙胞胎。

  像王堂珍這樣確有專長的民間中醫,若放棄行醫,不僅喪失謀生手段,還會導致某些獨具特色、療效顯著的中醫藥寶貴技術和方法失傳;若繼續行醫,往往成為打擊非法行醫行動的對象。為繼承這些技術,有的執業醫師拜民間中醫為師,出現了“學生有資質,老師無資質”的怪現象。

  去年7月,《中醫藥法》正式實施,規定以師承方式學習中醫或經多年實踐、醫術確有專長人員,由至少2名中醫醫師推薦,經實踐技能和效果考核合格後,即可取得中醫醫師資格;進行執業注冊後,可從事中醫醫療活動。《中醫藥法》突破制度上的瓶頸,徹底打通了中醫師帶徒人員和確有醫術人員的執業路徑。

  作為《中醫藥法》的配套文件,《中醫醫術確有專長人員醫師資格考核注冊管理暫行辦法》在2017年底正式實施,規定中醫醫術確有專長人員醫師資格考核,採取專家現場集體評議方式進行,以現場陳述問答、回顧性中醫醫術實踐資料評議、中醫藥技術方法操作等形式為主,必要時採用實地調查核驗等方式評定效果。為確保考核公平公正,防范考核舞弊風險,在充分考慮專家隊伍基數基礎上,規定考核專家人數為不少于5人的奇數。

  考核不是考試,而是以專家評議方式進行評價,這是中醫類別醫師準入制度改革的突破,符合中醫藥的學術特點。專家表示,《暫行辦法》規定對中醫醫師資格管理進行了改革創新,通過實踐技能及效果考核,民間中醫就能拿到中醫醫師資格證。

  不少民間中醫擔心,通過專長考核拿到的證書含金量不足,在行醫過程中會受到歧視。國家中醫藥管理局政策法規司司長余海洋表示,此類人員的醫師資格考核由省級中醫藥管理部門組織,且中醫醫術確有專長人員多成長于當地,在當地群眾中認可度高,應當鼓勵其更好地為當地群眾提供中醫藥服務,規定中醫(專長)醫師在其考核所在省級行政區域內執業。擬跨省執業的,需經擬執業機構所在省級中醫藥主管部門同意並注冊。

  扶老樹更需栽新苗

  《暫行辦法》的實施,絕不是解決民間中醫的權宜之計,而是培養中醫人才的長久之策

  中國民間中醫醫藥研究開發協會會長陳珞珈在各地講課時,經常會被人問:全國幾十所中醫藥大學培養了大量的畢業生,還需要從民間考核錄用中醫嗎?

  陳珞珈為記者提供了一組數據:在全國衛生技術人員中,中醫中藥人員僅佔7%。全國平均每個鄉鎮衛生院僅有1.85位中醫;每個社區衛生服務站僅1.08位中醫,而且這些中醫並非全用中醫的方法治病。每家診所的中醫人員不足1人。一些農村和西部偏遠地區,已經找不到中醫看病了。

  民間中醫是指“三無中醫”,即“無校、無照、無廟”。中國社科院中醫藥國情調研組組長陳其廣説,“無校”是沒在正規醫藥院校接受過學歷教育;“無照”是沒有政府法規正式審查合格後頒發的證照,甚至連鄉村醫生的證照都沒有;“無廟”是沒有正規的執業機構。據中國社科院調查,在農村邊遠地區仍然生存著至少15萬名民間中醫,他們長期處于有用、有益卻“非法”的狀態。

  “基層和農村不需要中醫嗎?”陳珞珈説,這次考核注冊民間中醫,既保存了師帶徒形式和民間獨特療法,又解放了一批身懷絕技確有療效的中醫,用改革思維與制度創新來加快充實基層和農村的中醫人力資源,體現了中醫藥管理部門的勇氣、擔當和智慧。

  陳其廣認為,不少地方把民間中醫“進門難”當成解決歷史“遺留問題”,“只扶老樹不栽新苗”。如果按照這樣的思路,相當于斷了年輕人通過師承學習中醫的路。偏方治大病,高手在民間。中醫的理論比較抽象,實踐上有很多難以量化的地方,如脈象的判斷,其微妙之處,是書本上學不來的,不但需要臨床實操,還需要老師手把手地教,師承模式比較適合中醫的特性。

  中醫藥人才培養有兩種模式:院校教育和師承教育。《暫行辦法》的實施絕不是解決民間中醫的權宜之計,而是培養中醫人才的長久之策。陳珞珈説,過去中醫主要是通過師帶徒方式培養人才,與西方現代醫學主要靠醫學院校培養人才的模式是不一樣的。中醫的水平與學歷有關,但不能唯學歷論。

  歷代中醫名家輩出,很多國醫大師都不是院校教育培養出來的。如蒲輔周、董建華、李重人、王綿之等,並沒有接受過正規的院校教育。陳珞珈説,很多省市的中醫藥管理局領導以及名老中醫,都是以優秀的成績考試錄用進來的。穿了“皮鞋”的中醫,要多關心那些還在穿“草鞋”的中醫。

  國家中醫藥管理局有關負責人表示,原來的《傳統醫學師承和確有專長人員醫師資格考核考試辦法》繼續實施,保留師承和確有專長人員通過國家統一考試取得醫師資格的原渠道不變。《暫行辦法》實施前已取得《傳統醫學師承出師證書》和《傳統醫學醫術確有專長證書》的,可申請參加國家醫師資格考試,也可申請參加中醫醫術確有專長人員醫師資格考核。

  江湖騙子進不來

  不埋沒人才也不放任自流,不限制發展也不降低標準,把好民間中醫人才的“入口”

  不少人擔心,大量民間中醫通過考核注冊後,會不會導致中醫隊伍質量下降?

  “在嚴格規范的臨床考核面前,江湖騙子是不可能進來的。”陳珞珈認為,《暫行辦法》規定,申報人有兩個條件:以師承方式學習中醫的,要連續跟師學習中醫滿5年;經多年中醫醫術實踐的,要有醫術淵源,在中醫醫師指導下從事中醫實踐活動滿5年或者《中醫藥法》施行前已經從事中醫醫術實踐活動滿5年。兩者共同的條件是:對某些病症的診療,方法獨特、技術安全、療效明顯,都要有2名執業中醫師推薦。能否給他們發證,關鍵是有一係列完整配套的臨床考核辦法,還有5位同專業或同專科的專家對其臨床療效進行係統、全面的臨床考核。

  不少民間中醫擔心,他們長期在農村或基層看病,與體制內的中醫沒有聯係,找不到2名執業中醫師來推薦,推薦的中醫也不了解他們。陳珞珈建議,各地在制訂地方《實施細則》時,應正視並妥善處理這一問題。考核錄用民間中醫,關鍵在于臨床水平,而不在于有幾個執業醫師來推薦。2名執業中醫師推薦,不能成為前置條件。

  國家中醫藥管理局有關負責人表示,中醫醫術確有專長人員醫師資格考核,一是注重風險評估與防范,對具有一定風險的中醫醫療技術,由考核專家綜合評議其安全性和有效性。二是注重分類考核,針對參加考核者使用的技術方法,分內服方藥和外治技術兩類設計考核內容、考核程序、安全風險評估及防范要點。三是注重效果評價,由考核專家根據參加考核者的現場陳述和回顧性中醫醫術實踐資料,綜合評議其醫術是否確有療效,現場把握不準的,可通過實地走訪、調查核驗等方式進行綜合評定。

  有的民間中醫認為,這次只讓報考“內服方藥類”或“外治技術類”一個專科或者自己擅長看的幾個病,國家不應束縛民間中醫的手腳。陳珞珈説,僅內科就有幾百種病,現在三甲中醫醫院的內科主任醫師,一輩子只會看一個係統的病,如脾胃病、肺病、腎病、心病等,有的專家甚至一輩子就專門看一個糖尿病。治病是人命關天的大事,不設門檻,不進行規范嚴格的臨床考核,如何保證中醫的療效和安全性?

  “不埋沒人才也不放任自流,不限制發展也不降低標準。”河南省中醫藥管理局副局長張健峰説,考核應側重基層實踐亦兼顧基礎理論,避免産生只重經驗、不知經典的“跛足”式人才,這樣才能把好民間中醫的“入口”。本報記者 王君平

+1
【糾錯】 責任編輯: 馮文雅
相關新聞
新聞評論
加載更多
青島櫻花進入盛花期
青島櫻花進入盛花期
翠鳥捕魚
翠鳥捕魚
蜂鳥鷹蛾戲花忙
蜂鳥鷹蛾戲花忙
教師夫婦帶著兒子跨省支教
教師夫婦帶著兒子跨省支教
01002001001000000000000001119801112267574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