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華網 正文
女兒患尿毒症幾度病危 父親捐腎救女:我心甘情願!
2018-04-13 07:39:42 來源: 華西都市報
關注新華網
微博
Qzone
評論
圖集

  術前,戴蕊與父親自拍打氣。圖片來源:華西都市報 記者賴芳傑攝影報道

  “幺兒,爸爸可以讓一個腎給你,以後就不用透析,你可以正常地生活。”

  “不要,爸爸,我不能要你的腎,我不想你受罪。”

  “醫生説了,只要多注意,我的身體沒問題。你的路還長,爸爸希望你能過上正常的生活。”租住都江堰的代俊福勸來勸去,只説得出來這幾句話,他覺得話語很蒼白,但是他心裏所有的想法。只是罹患尿毒症的女兒的態度也很堅決,不想拖累父親。

  如是僵持了三年……

  終在今年4月2日,代俊福達成捐腎救女之願。他捐出的左腎,移植到了21歲的女兒戴蕊身上。而在此前,戴蕊已被多次下達病危通知。

  “能用一個腎救女兒,我心甘情願!”23歲那年,代俊福當上了爸爸,45歲這年,他又給了女兒一次生命。

  為防止肺部感染,術後的戴蕊和媽媽都戴著口罩。圖片來源:華西都市報

  捐腎僵局

  勸了三年 為讓女兒接受自己的腎

  4月2日做完腎移植手術,代俊福回到家中休養,妻子周麗群則一直在醫院照顧女兒戴蕊。他們的家,是位于都江堰市中興鎮的兩居室,清水地面沒有地磚,雖是租的房子,卻也是一家三口的溫馨家園。

  從13歲發病,女兒戴蕊患病已經有8年時間。過去幾年,這個家有著規律的運轉日程:每周一、三、五,女兒戴蕊自己騎電瓶車去都江堰紅會醫院做透析;代俊福在青城山景區前山處工作,這份工是全家主要的經濟來源;周麗群患有幹燥綜合症(免疫疾病),平時在當地打零工貼補家用。

  “女兒的病,因為要透析、復查,就沒有讀書了。”代俊福坐在沙發上,還在術後恢復期的他需要枕著靠墊。他説起女兒沒生病之前,三口之家有著最平凡的幸福。周末的時候,也會到河邊喝茶,或是逛逛公園。

  2010年,戴蕊被診斷出係統性紅斑狼瘡。代俊福為此四處尋找偏方,錢被騙了好幾千,病情卻沒有任何起色,他最後意識到還得老老實實在醫院治療。

  2013年,戴蕊的病情惡化成尿毒症。在跟醫生談話後,代俊福心裏很堵,又不知該如何開口。

  “幺兒,爸爸可以讓一個腎給你,以後就不用透析,你可以正常地生活。”得知腎移植是女兒最優的選擇,代俊福還是跟戴蕊交了底。

  “不要,爸爸,我不能要你的腎,我不想你受罪。”戴蕊不幹,她害怕爸爸的身體垮了。

  “醫生説了,只要多注意,我的身體沒問題。你的路還長,爸爸希望你能過上正常的生活。”代俊福勸來勸去,只説得出來這幾句話,他覺得話語很蒼白,但是他心裏所有的想法。只是女兒的態度也很堅決,不想拖累父親。

  僵持期間,戴蕊病情很不穩定,幾度病危,女兒甚至提出了想要捐獻眼角膜。有次半夜病危,代俊福都已經簽好了捐獻器官同意書,好在女兒闖過鬼門關回來了。

  勸了三年,熟悉戴蕊的醫生也幫著做思想工作,女兒終于同意腎移植。“當天我就拉她去辦手續,生害怕她反悔了。”代俊福當即張羅起手術的申請及審核材料。因為父女倆姓氏的用字同音不同字,兩人還特地去做了親子鑒定……而這一切就為能盡早排隊手術。

  為了給女兒捐個健康的腎,他堅持健走近兩年,每天走一個半小時。早上6點起床,7點前出門,徒步七八公里走到青城山上班。下午下班後,想早點回家看女兒,會坐車回家。

  父愛無言

  徒步城區 買來輪椅推女兒兜風

  4月2號做手術當天,爸爸來到病房中看戴蕊。

  “來,自拍一個!”代俊福提議。“幺兒,不要虛,待會見!”拍完照片,代俊福先進了手術室。一個小時後,戴蕊也被推了進去。一枚帶著父親體溫的腎臟,被安放在女兒的身體裏,就此賦予了女兒第二次生命。

  4月11日,華西醫院的病房中,梳著整齊發辮的戴蕊和媽媽都戴著口罩。這是她的術後關鍵期,一旦感冒,容易引發肺部感染。戴蕊正在填寫術後觀察表,喝了多少水,排了多少尿,字跡工工整整。

  “我很黏我爸,出門轉耍都要挽著他手,他總是説我還像個小孩子。”21歲的戴蕊愛笑,喜歡聽張傑的歌,她説歌詞裏有很多正能量。戴蕊説,當她還是小女孩時,一次輸液輸了40天,全身浮腫卻只能一直坐著,但她很想出去“放風”。代俊福為此買了張輪椅,説走就走。錦裏、寬窄巷子,府南河一走就是一大圈。“爸爸,你腳不痛嗎?我屁股都坐痛了喃。”戴蕊歪過頭,問身後的代俊福。代俊福竟有點得意,“再走一遍都沒問題!”説完,兩爺子都大笑不止。

  平時做透析,戴蕊都是一個人騎電瓶車去。從等待到下透析機,一次大概近5個小時。因為低血糖,她暈倒過兩次。有一次快倒下時,戴蕊趕緊給爸爸打電話,“爸爸,我很難受,在青城橋。”説完,就暈過去了。好心路人趕緊叫了急救車,送到附近醫院輸液。迷糊中,戴蕊以為還是在做透析,左手一直沒敢動。蘇醒過來看到爸爸,第一句話是“我好累哦,給我下(透析)機了嘛。”爸爸愛憐道:“你早就下機了哦,現在是搶救你輸液嘛。”

  “我爸做的菜可好吃了,尤其是烘豆腐,烘各種菜。”説到這,戴蕊自言口水都要流出來。因為藥物反應,有段時間她總是吃了就吐,代俊福便會想盡辦法給她做想吃的東西。伴隨著腎性骨病,戴蕊的腳經常痛,代俊福每天都會給她按摩,減輕痛苦。

  “我和我媽都是病號,爸爸要耗費很大的精力來照顧我們。”戴蕊説,但爸爸對工作也是極為勤懇負責,他既是08年的抗震救災先進,也是優秀黨員。這些年,為了治病,爸爸到處借錢,省吃儉用,沒舍得買過一件衣服。同期,代俊福所在的青城山-都江堰景區管理局組織過兩次募捐,加之親朋好友施以援手,一家人還能過得下去。

  病危舊事

  出遊重慶 一家人僅有的外地遊

  術後的每天下午3點,是代俊福和戴蕊固定的視頻時間。

  “幺兒,今天喝水沒有?”這是代俊福最關心的事情。手術後,戴蕊每天需要排尿2000多毫升,她必須很努力地喝水。“喝了的。下午喝多了,晚上光是起夜。”戴蕊回應道。“起夜多還是要喝哈,不要跟媽媽發生‘戰爭’,現在只有她一個人在照顧你。”戴蕊很少和爸爸頂嘴,但是會和媽媽頂下嘴,代俊福為此忍不住叮囑。“曉得了,你喝水喝得多不?”戴蕊關心起爸爸。“喝了的喝了的,是溫開水。”代俊福跟女兒“匯報”。

  挂上電話,代俊福翻著家裏的相冊,説起了全家僅有的一次出省遊——2016年的重慶行。“女兒提出來的,當時她經歷過幾次病危,害怕活不了多久,就跟我講想出去耍一次。”代俊福説起來,有點心酸。女兒小時候,因為他在青城後山工作,妻子也在打工,一個月只能回來一兩次,女兒只能跟爺爺奶奶過。雖是旅遊從業者,但假期都是在崗位上,也沒時間帶女兒去遠一點的地方走走看看。

  “那選個近點的地方嘛,你周一還要透析。”代俊福提議去重慶,女兒高興地同意了。一家三口,坐上大巴,一路到了重慶。“匆匆忙忙的,就逛了下街,在朝天門坐了下遊輪。”代俊福覺得有點慚愧。

  父女倆一路到頭都在擺龍門陣。女兒説:“有的時候覺得這一切就像是一場夢一樣,好像有一天醒了,我就是個健健康康的身體。”代俊福説,其實他也經常有這樣的想法,因此微信名叫“等待”。他也總是安慰女兒,好事多磨。

+1
【糾錯】 責任編輯: 王萌萌
新聞評論
載入更多
青島櫻花進入盛花期
青島櫻花進入盛花期
翠鳥捕魚
翠鳥捕魚
蜂鳥鷹蛾戲花忙
蜂鳥鷹蛾戲花忙
教師夫婦帶著兒子跨省支教
教師夫婦帶著兒子跨省支教
01002001001000000000000001110727112267523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