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華網 正文
郵遞員奔走山裏33年:每天50多公裏 4個多月沒休
2018-04-12 09:58:22 來源: 人民日報
關注新華網
微博
Qzone
評論
圖集

  王收秋行走鄉村三十三年

  離不開的大山 放不下的郵包(故事·百姓影像)

  王收秋在投遞報刊。

  “來了啊老王,今天有點早啊。”村民們騎著摩托下山,碰到了正背著郵包上行的王收秋。老王揮了揮手,説了句:“路滑,當心!”又繼續往山坡上頭爬去。山上的方向,是他每天要去的王封鄉小臥龍村。

  每天50多公裏,他一個人在這西山裏走了33年,將郵件準確無誤地送到每一個鄉親手中。

  山西省太原市的西山區域,和黃土高原的其他山係一樣,溝壑縱橫。王封鄉深藏在西山裏頭,地圖上只有30公裏的路,開車卻得走一個多鐘頭。

  因為交通不便,除了郵政以外,沒有其他快遞願意來這裏。記者隨王收秋到達位于半山腰上的萬柏林區郵政局西銘礦大虎溝分局,這裏是這附近寄收東西的唯一平臺,也是王收秋的“大本營”。“每天就是先在這裏整理郵件,然後背著郵包進山去分發。”

  剛進分局的門,第一件事就是在今天的投遞單上蓋日戳和大大小小十幾種印章,看似繁瑣的工作他做得一絲不茍。

  早上10時30分左右,郵車到達,周邊住得近的老鄉們紛紛搭把手,幫忙將郵件從車上卸下來。分揀是一項瑣碎又細致的工作,將近兩個小時王收秋才將200個郵件分類打包完畢。

  此時已經快到午飯時間,而王收秋的投遞工作才正式開始。每天從這會開始,他都得去散落在王封鄉的各個投遞點,分別位于7個不同的自然村,挨家挨戶地投遞郵件。這些年,不少人搬到市區裏去了,留守的都是上了年紀的人,他們不怎麼會用智能手機,每天盼望王收秋給他們帶來報紙、郵件。

  “山裏交通不便,村民們和外界交流的方式也少,讀報對于鄉親們來説是一件挺重要的事,每天都不敢懈怠,我已經4個多月沒有休息過了,這麼多年了,別説沒有人願意頂替我的工作,就是找個搭檔都難。”王收秋説。

  走了40多分鐘,到了第一站化客頭派出所。時間已是中午,所裏的工作人員都去吃飯了,王收秋投遞完成後又急忙趕往下一家。“趁著天好,趕緊多走幾家”,多年的經驗,讓他知道如何利用好自然環境高效投遞。他甚至知道村裏哪戶人家中午幾點吃飯、幾點午休。

  從一個山頭下來,他又步行前往20分鐘路程外的另外一個自然村。“送了這麼多年,眼看著山上的樹越來越多,人越來越少。”他想起1985年,剛成為太原市南寒郵政分局大虎溝投遞組的合同工的時候,那會更多的是一種驕傲,如今,他則成了堅守的代名詞。

  “每天從中午開始,這麼多村子都要挨家挨戶地送到,有的時候要到半夜才能送完。”王收秋整理著手中的報紙和信件,聲音有些顫抖:“都是農村的孩子,吃苦本來也就是平常事,有份生計總是好的,時間長了也就慢慢離不開大山了。”

  “幾十年了,幾乎所有的節日都在山裏。”王收秋笑著説:“我老伴經常説節日是別人的,你的團圓都是在山上。”

  “對于郵政工作人員來説,每個人都一樣,選擇了這份工作就要盡到自己的職責,”王收秋走著有點喘,他看著蜿蜒的山路説:“只是這大山裏一個人背著50多斤的郵包走在這空蕩蕩的山路上,有時候還是會覺得有點辛酸。”好在最近局裏給他配了一輛車,縮減了一些在路上的時間。但在山裏的很多地方,車只能開到山下,上山進村還得沿著小路步行上去。盡管如此,王收秋還是很開心:“起碼冬天冷的時候,能去車裏暖和暖和。”

  如今,王收秋的女兒也加入了郵政隊伍,“家裏過節又少了一個人。”王收秋打趣地説道。本報記者 喬棟 攝影報道

+1
【糾錯】 責任編輯: 馮文雅
相關新聞
新聞評論
加載更多
花開在四月
花開在四月
鄉村中學裏的摔跤班
鄉村中學裏的摔跤班
西藏墨脫:茶業變成致富“金葉”
西藏墨脫:茶業變成致富“金葉”
中國電動客車進入法國長途客運市場
中國電動客車進入法國長途客運市場
01002001001000000000000001119801112267097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