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華網 正文
林芝結巴村:不砍樹搞旅遊富了
2018-04-12 09:50:27 來源: 新華網
關注新華網
微博
Qzone
評論
圖集

  新華社拉薩4月12日電  題:林芝結巴村:不砍樹搞旅遊富了

  新華社記者呂諾、陳尚才

  50歲的西洛知道,林芝桃花節開幕,結巴村的遊客就會多起來。可西洛的家庭旅館卻閉門謝客,大興土木。

  西洛和妻子在結巴村經營的家庭旅館,位于西藏林芝市工布江達縣錯高鄉巴松措湖畔。旅館現有20個床位,旺季客滿,一年能給這個六口之家帶來十幾萬元的收入。

  西洛並不滿足。他説,目前衛生間只有一個,必須增加;院子裏幾間草房拆掉了,要蓋成二層小樓,每層三個標準間,都帶獨立衛生間。

  “目光要放長遠。旅館更舒適了,遊客自然更願意來。”西洛説,“改造和擴建會花不少錢,但是我有信心賺到更多錢。”

  西洛經營這個家庭旅館已有八九年。此前,他伐木做木料生意。和村裏許多同齡人一樣,他從父輩手中接過斧頭,砍了十幾年樹。

  素有“西藏江南”之稱的林芝,森林覆蓋率高達47.6%。過去,這裏的人們世代以砍伐林木貼補家用。“以前,縣財政收入也主要靠伐木。我從1976年開始當護林員,那時主要負責幫助分解完成砍木料的任務。”結巴村村支書索朗班旦説。

  為保護林芝這道重要的生態安全屏障,政府部門2005年下了禁伐令,並倡導大力發展生態旅遊。

  可是,要放下伐木的斧頭,那時候很多人並不情願。西洛當時也慌了神:真要轉去做旅遊,不但不懂經營,甚至連漢語都不太懂……

  65歲的索朗班旦是這段歷史的見證人。“那時,常常是白天剛開過禁止砍樹的會,晚上就有人去偷伐了。”索朗班旦説,當時村民擔心禁伐會減少收入。

  隨著發放公益林補助金、提高護林員工資等政策出臺,加上農家樂和家庭旅館的示范效應,村民們開始接受“禁伐”。

  錯高鄉黨委書記旦增介紹説,十幾年來,政府相繼投資2000多萬元,改造農牧民住房和鄉村基礎設施,還舉辦了農家樂餐飲、服務、衛生等方面的培訓,千方百計完善發展生態旅遊的基礎。這些舉措,讓村民們對做旅遊心裏有了“底”。

  看著以前伐木的同伴紛紛吃上了旅遊飯,西洛跟妻子合計:山上的樹再多,總有砍完的一天,伐木的路會越走越窄,還會害了子孫後代;而生態環境保護得越好,旅遊業的前景就越廣闊,路會越走越寬。

  經過一番籌備,他們的家庭旅館開張了。頭兩年,住客少,年收入只有一兩萬元;可到了第三年,靠著口碑和回頭客,他們的收入比以前伐木時還多。

  如今,西洛家養了7頭牛、1匹馬,還有30多畝田,但經營旅館的收入是家裏的主要經濟來源。

  “這條路算走對了,日子越來越富裕。”西洛笑著説,“你看,摩托車、拖拉機、8座長安車,啥都有了。”

  昔日的伐木村,如今已是生態旅遊示范村。結巴村已有農家樂40多戶,每戶每年旅遊收入不少。遊客多了,藏香豬肉供不應求。村裏順勢辦起了藏香豬養殖基地,每年給村民分紅。

  發展生態旅遊讓結巴村的面貌煥然一新。索朗班旦感嘆:小時候村裏沒有馬路,夏天下雨就踩泥巴。現在,村裏通了柏油路,水泥路鋪到每家每戶門前;2005年住房改造後,全村120多戶全搬進了寬敞明亮的新居;村裏早就通了電和自來水,還覆蓋了網絡……

  “最明顯的變化,發生在這十幾年。”他説。

  更讓他欣慰的是,村民不但環保意識提高了,精神面貌也改變了:“以前,村裏男的上山砍樹,回家就喝酒玩樂,不思進取;現在是你追我趕做旅遊,爭相發展經濟。”

  又是一個充滿希望的春天。索朗班旦想著,今年結巴村要打好文化旅遊牌。比如,村裏有一位自治區級非遺“梗舞”的傳承人,應該把全村會跳的人組織起來。

  西洛的兩個兒子均已成年,現在都在旅遊公司工作。他盤算著,等家庭旅館收拾停當,要讓孩子們幫忙上網打廣告擴大宣傳。

  西洛不準備把伐木斧頭傳給孩子。他知道,砍樹,無異于砸了自己的金飯碗。

+1
【糾錯】 責任編輯: 馮文雅
新聞評論
加載更多
花開在四月
花開在四月
鄉村中學裏的摔跤班
鄉村中學裏的摔跤班
西藏墨脫:茶業變成致富“金葉”
西藏墨脫:茶業變成致富“金葉”
中國電動客車進入法國長途客運市場
中國電動客車進入法國長途客運市場
01002001001000000000000001119801112267088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