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華網 正文
明確時間表路線圖 金融業擴大開放謀新篇
2018-04-12 08:34:37 來源: 中國證券報
關注新華網
微博
Qzone
評論
圖集

  明確時間表路線圖 金融業擴大開放謀新篇

  打造對外開放新格局

  業內人士指出,進一步放寬或取消基金管理、期貨、金融資産管理公司等外資股比限制,在設立形式、股東資質、業務范圍、牌照數量等方面給予外資企業更大空間,有序開放銀行卡清算等市場,統一中外資銀行市場準入標準,是金融開放措施的重要組成部分。

  “金融市場的進一步開放是我國金融自信的體現,是中國金融崛起的路徑,也是實體經濟發展的抓手。”南開大學金融發展研究院負責人田利輝表示,在嚴監管等一係列措施下,我國金融市場能夠基本穩定,這為金融大發展帶來契機。金融開放可以促進金融改革和金融發展,能夠讓內資金融機構逐步增強國際競爭力,也有助于引導更多的智慧資本服務中國實體經濟發展。

  中國民生銀行首席研究員溫彬表示,中國金融市場擴大開放對國際國內具有重大意義。對中國而言,引進外資會進一步增加金融市場競爭,通過競爭促進效率提高,從而更好地服務實體經濟,滿足企業居民投融資需求以及在全球資産配置的需要。對國際而言,可以讓世界更好地共用中國經濟發展成果,為國外金融投資者增加新投資機遇和投資空間。

  “改革開放四十年以來,與國際先進水準相比,易綱行長認為我國金融市場還有很大不足,未來依然有很大的改革開放空間,金融市場的價格發現和配置資源的作用沒有充分發揮出來,金融市場發展總體上滯後于金融機構改革和金融業對外開放步伐。”新時代證券首席經濟學家潘向東認為,通過互聯互通,有助于提高我國金融市場價格發現功能和資源配置效率,是進一步提高金融市場深度的重要舉措,有助于南下資金和北上資金自由流動,擴大境外機構投資者在境內資本市場比重及需求;有助于穩步擴大資本市場雙向開放,更大的開放、更多成熟機構的參與才有助于維護我國金融市場安全平穩運作。

  摩根士丹利華鑫證券首席經濟學家章俊認為,在中國改革開放40周年之際,中國再次推出擴大改革開放的重大舉措,一方面是向世界展示中國沿著改革開放的道路堅定不移地繼續走下去的決心;另一方面也是供給側改革深入推進的需要。在過去兩年中,供給側改革在“去産能、去庫存、去杠桿”的方面成績顯著,為中國經濟在未來深化改革中輕裝上陣提供基礎,未來供給側改革的焦點會逐步轉向“補短板”。

  “在此過程中,除了通過中國企業自主研發來推動産業升級之外,引入更多的國際先進企業來參與市場競爭也是增強國內企業競爭力的有效手段。在過去十年中,我們看到一大批中國企業在對外開放中逐步成長並走向世界,這充分説明擴大開放是中國經濟實現可持續增長的必由之路。”章俊説。

  吸引更多海外投資者

  川財證券研究所所長陳靂表示,此次易綱行長明確表示6月30日前大部分金融開放措施到位,既是擴大開放的具體貫徹落實,更是在我國金融業發展取得長足發展的大背景下做出的具有指引意義的重大政策調整。

  陳靂認為,機構設立方面,目前129家證券公司當中合資券商僅10家左右,84家壽險和84家産險當中合資企業均不足30家,且規模大多偏小。考慮到外資機構在渠道、客戶黏性等問題上的先天劣勢,本次開放短時間內不會改變目前國內金融業向行業龍頭集中的趨勢。但長期看,外資機構可能在某些具有成熟經驗的特定領域形成優勢,從而改變國內金融服務同質化嚴重的現狀。更為重要的是,放寬外資準入將成為國內金融機構轉變經營理念、規范業務發展的一個重要契機,有利于金融行業整體優化。

  “而在二級市場開放上,交易額度的放松也是對于內地資本市場日益開放新形勢的一種適應。”陳靂稱,盡管歷史上看互聯互通每日交易額度很少用盡,近期大致維持在每日買入金額60億元上下,交易額度放松一時間對于資本市場的影響有限,但目前距離A股納入MSCI指數僅有2個月,同時內地資本市場與國際對接也是大勢所趨,“擴容”將更好地滿足海外投資者的實際投資需求。對國內市場而言,海外投資者的深入參與實際上也在重塑資本市場生態,促使市場投資邏輯向更看重價值的方向優化,從而提升金融服務實體的效率水準。

  摩根大通中國首席經濟學家及中國股票策略主管朱海斌表示,擴大滬港通及深港通每日額度是中國進一步開放金融市場的積極信號,這項舉措亦有利于MSCI新興市場指數納入A股後的新資金進場。預計從中長期來看,新措施能夠對吸引更多海外投資者和機構投資者具有促進作用,並預計南北進場資金會有所增加。

  擴大開放與防范風險並重

  孫冶方經濟科學基金會理事長、廣東以色列理工學院校長李劍閣表示,對于中國即將大幅開放金融市場,中國銀行業已做好準備。近年來,中國銀行業在風險管理、業務體制等方面的改革已達到一定水準,符合對外開放條件。此外,中國銀行業能夠在競爭中提升管理水準。

  對于易綱提到的下一步將遵循推進金融業對外開放的三條原則,潘向東提醒,金融業改革開放並非大爆炸式改革,一是應遵循準入前國民待遇和負面清單原則,因此放松外資門檻進入我國金融領域未來將是長期趨勢;二是金融業對外開放須與穩健的貨幣政策以及匯率形成機制改革和資本項目可兌換進程相互配合、共同推進,因此,未來我國將繼續秉承穩健中性的貨幣政策;三是金融業開放要與防范金融風險並重,實現金融開放程度與金融監管能力相匹配,尤其是虛擬貨幣加強監管,成立網聯是為了維護第三方支付的公平競爭,防范風險。同樣,我國擴大滬港通和深港通互聯互通每日額度以及年底滬倫通的開通,並不會增加市場波動,而是實現跨境資本可以平穩高效流動,提高境外機構投資者對中國資産配置額度,也提高中國投資者在全球資産配置比例。

  對于擴大金融開放外資機構是否會對國內機構産生衝擊、是否會帶來金融風險,潘向東認為,不必過度憂慮,要相信通過金融開放,中國市場會更具競爭力,金融業的服務能力會進一步提高,未來中外資金融企業會在一個公平競爭的環境裏更好地服務實體經濟。伴隨著金融開放,我國的金融監管會與時俱進與之相配套,金融安全會加強。對于存在的高杠桿風險,首先要做的是穩杠桿,隨後才是結構性去杠桿,以不發生處置風險的風險為前提,平衡好政府、企業及個人杠桿水準,使得杠桿或債務結構更加優化,打一個去杠桿、防風險的漂亮仗。

  11日,中國人民銀行行長易綱在博鰲亞洲論壇宣布了進一步擴大金融業對外開放的具體措施和時間表。其中,有關資本市場的開放措施將在未來幾個月內落實。

  同日,中國證監會新聞發言人高莉宣布,將擴大互聯互通每日額度以及爭取年底前推出“滬倫通”。

  與會專家認為,繼續引進外資有利于經濟高品質發展,大幅放寬服務業市場準入是當前引進外資的重點。其中,引進外資會進一步增加金融市場競爭,通過競爭促進效率提高,從而更好地服務實體經濟,滿足企業居民投融資需求以及在全球資産配置的需要。同時,可以讓世界更好地共用中國經濟發展成果,為國外金融投資者增加新投資機遇和投資空間,促進新時代合作共贏。(本報記者 陳瑩瑩 徐昭)

+1
【糾錯】 責任編輯: 龔婷
新聞評論
載入更多
花開在四月
花開在四月
鄉村中學裏的摔跤班
鄉村中學裏的摔跤班
西藏墨脫:茶業變成致富“金葉”
西藏墨脫:茶業變成致富“金葉”
中國電動客車進入法國長途客運市場
中國電動客車進入法國長途客運市場
01002001001000000000000001110000112266987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