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華網 正文
網絡互助平臺誘導入會遭質疑 資金去向誰來監管
2018-04-11 07:43:17 來源: 南方日報
關注新華網
微博
Qzone
評論
圖集

  網絡互助平臺誘導入會遭質疑

  會員需不斷充值付費,資金去向誰來監管?

  繪圖:楊佳

  朋友圈隨手轉發網絡籌款獻愛心,卻被“愛心獎勵”誤導加入了網絡互助平臺,但何為互助,是否符合加入條件,均沒有事先明確告知。近日,有讀者向南方日報記者爆料,有網絡互助平臺涉嫌以3元低門檻誘導會員加入領取“30萬互助金”,但實際上卻需要連續充值付費。網絡互助平臺靠譜嗎?資金去向誰來監管?

  讀者爆料

  獻愛心疑似掉進“圈套”

  最近,廣州的劉女士遇上一件煩心事:朋友圈裏看到有前同事因身患癌症通過輕松籌發起籌款,劉女士隨手轉發並進行了捐助。“想著能幫一點是一點。”隨後,劉女士的手機收到輕松籌款平臺發來的資訊:感謝您的善意捐助,請領取您的愛心獎勵“30萬大病互助權益”。劉女士以為真是籌款平臺的獎勵,點擊進去,看到“每人3元即可領取30萬大病互助金權益”的內容,並可為本人、愛人、孩子、父母等一並領取。劉女士心想,自己剛才捐的都不止這點錢,就帶上老公和孩子,點擊了“立即領取”字樣,支付了9元錢。

  “我看到頁面上還寫著‘患大病最高得30萬救助金,全家都領更安心’。”可是,事情並沒有結束。支付完成後,平臺要求劉女士輸入身份證和手機號碼進行確認。雖然有點猶豫,劉女士覺得錢都交了,就填上了實名認證資訊。但是讓劉女士更窩火的還在後頭:在完成身份認證後,平臺又提醒她,想要獲得30萬互助金權益,需要再充值金額到賬戶中,否則一旦賬戶錢被扣完,就無法獲得相關權益。到這個時候,劉女士感覺自己掉進了“圈套”:“我這是進了無底洞嗎?以後每個月都要往裏面充錢嗎?平臺扣錢去了哪裏,怎麼監管?”

  事實上,與劉女士類似感受的不止一人。今年37歲的李女士,前不久也是因為轉發了網絡籌款資訊,點擊領取“互助金獎勵”而加入網絡互助平臺。“當時我一看只需要3元錢就可以獲得30萬元互助金保障,毫不猶豫就給全家人都買了。”可是支付完成後,填寫身份驗證資訊時,李女士才發現,由于父母已經超過65歲,並不屬于平臺互助保障范圍,她無法為父母加入平臺。李女士只好聯繫公眾號後臺,要求退款。“幸好及時退款了,不然真覺得被騙了。”

  行業現狀

  網絡互助自帶爭議

  據不完全統計,目前各類網絡互助平臺多達200多家。這種基于會員互助共同分攤抵抗大病的模式,從誕生之初就充滿爭議:網絡互助是保險還是公益?風險如何監管?

  據悉,對于網絡籌款平臺,2016年民政部公布了首批13家慈善組織互聯網募捐資訊平臺名單,成立于2014年9月的輕松籌位列名單之中。業內消息稱,第二批名單即將公布,水滴籌也“轉正”有望。但網絡互助卻處在“爹不疼娘不愛”的尷尬境地。記者獲悉,雖然多家平臺表示日常工作會向保監會匯報溝通,但保監會曾多次發文,明確警示互助不同于保險,也不能以保險名義宣傳。

  早在網絡互助模式興起之初的2015年,保監會就曾發出警示,提出一些非保險機構基于網絡平臺推出“互助計劃”,“但部分經營主體業務模式存在不可持續性,相關承諾履行和資金安全難以有效保障,同時還可能誘發詐騙行為,給消費者帶來經濟損失。”

  2016年11月,保監會聯合有關部門印發《互聯網保險風險專項整治工作實施方案》,指出目前各網絡互助平臺仍存在大量問題,包括網絡互助計劃嚴重誤導消費者,承諾的賠付難以兌現,消費者權益無法保障等。同時,這些網絡互助平臺的風控措施不完善,容易誘發金融風險。保監會曾要求對各地網絡互助平臺進行摸底,不少平臺因此關閉。

  記者從多個網絡互助平臺發現,為了吸引用戶加入,各個平臺均有不少誘導性內容。如一家網絡平臺推出的升級計劃,標明一年交30元會費可獲得最高300萬額度保障,覆蓋180種疾病和兩次癌症,而且不限社保用藥、不限治療手段,單項疾病還可在5年內持續互助,看起來相當誘人。但點開細則發現,該互助計劃要求會員承諾身體健康,包括一年內未因同一病症持續或反覆用藥、女性要求未孕等與保險相差無幾的“苛刻”條件。而且,“平臺並不對互助金額做出承諾和保證,互助申請人最終獲得的互助金額以會員實際捐贈金額為準。”

  前景剖析

  風險控制是行業痛點

  學界對于網絡互助模式的態度也相當謹慎。中山大學嶺南學院副教授、精算中心主任宋世斌此前接受媒體採訪時就認為,互助計劃缺乏長效保障機制,難以避免如造假騙錢、逆向選擇等風險,導致參加人員未來得不到保障。

  中央財經大學李曉林教授曾專門撰文提醒警惕互助平臺與保險混淆。李曉林教授認為,按照疾病發生率測算,網絡互助平臺的分攤遠不止目前的費用。“目前的網絡互助平臺不僅沒有針對相關的承諾安排社會公眾可以信任的兌現機制,而且,向社會不特定群體做出的承諾存在明顯的技術障礙使之難以兌現。因此,所發布的資訊和宣傳口徑,自然就存在嚴重的誤導性、虛假性內容,通過誤導來吸引消費者,更談不上有效保障消費者權益的問題了”。

  如何控制風險,是網絡互助行業最大的痛點。2014年7月上線的e互助平臺,截至今年2月有超過261萬會員,累積1.21億元募捐,為782名會員提供互助。e互助CEO雨喬坦言,對于這一行業來説,資金歸集問題和用戶真實性的監管尤其重要。造假是網絡互助平臺必須面對的難題。此外,一些平臺為了吸引用戶,不斷擴大互助病種,但這些疾病的發生率和治療成本是否可控卻難以保障,存在風險篩選失靈的可能。

  有業內人士分析認為,目前網絡互助平臺個人分攤較少,一大原因可能是平臺成立時間不長,大部分會員仍在半年的觀察期內。“這有點擊鼓傳花的意思,平臺需要大量新會員的加入支撐,如果一旦所有會員都開始享受互助金的權益,疾病分攤數額應該會遠高于目前的數字,如何控制其中風險,考驗平臺的運營智慧。”

  不過,水滴互助創始人沈鵬卻更為樂觀。他告訴記者,水滴互助平臺的續費率在70%以上,目前付費用戶有2500多萬人。“每個平臺的運營方式和運營能力是有差別的,水滴互助的理念是經營信任,嚴謹地做好透明度,日積月累把用戶信任就做起來了,續費率自然就高了。”沈鵬坦言,水滴互助和水滴籌都不賺錢,“水滴互助也不是保險,而是用戶之間互幫互助的社群,很多參與者都是買不起保險以及沒有社保的人,我們給他們提供了有病可醫的資金,但沒有社群費用。但是我們自己的保險經紀業務是賺錢的,我們的健康服務電商業務是賺錢的。”而在風控方面,水滴公司有200多名專門做病情核實的全職員工以及覆蓋全國的1.2萬名志願者以及多家做核保理賠的合作方來進行三重審核風控。

  國內第一家使用區塊鏈技術的眾托幫,平臺目前有近千萬用戶,眾托幫助理總裁吳岩接受記者採訪時毫不諱言,網絡互助只能是公益,而商業模式需要依靠平臺的增值服務。如吸引用戶購買升級版“百萬抗癌計劃”“名醫直通車”“美國智能診療服務”等項目。

  盡管爭議頗多,受益者也不在少數。

  今年47歲的廣州單親媽媽葉女士,2014年在家人推薦下加入某網絡互助平臺,每年充值不到100元,“當時只當是做公益”。2017年,查出結腸癌的她,最終從平臺拿到19.8萬元的互助金,基本解決了她的後顧之憂。而對于幫一家人購買了會員的李女士來説,加入網絡互助平臺讓她感覺有了一種“安全感”。只是不知道,這種“安全感”,能持續多久。(記者 嚴慧芳)

+1
【糾錯】 責任編輯: 卓越
相關新聞
  • “告母家書”作者發起眾籌治病:“我想再努力一把”
    命運弄人,“走紅”的4個多月,李真經歷了口腔、眼睛、皮膚和血象等全身廣泛性的排異,數次遊走在生死邊緣。北青報記者獲悉,目前,因為嚴重的肺部感染和肺排異,醫生告訴李真,唯一根治的辦法,就是進行雙肺移植。
    2018-02-05 06:37:05
  • 眾籌行業半數平臺退出 去年僅8家獲得融資
    在互聯網金融行業整治的大背景下,眾籌行業也在經歷洗牌期。日前,盈燦咨詢發布的《2017年中國眾籌行業年報》顯示,截至2017年12月底,全國正常運營眾籌平臺共有209家。
    2018-01-20 08:52:59
新聞評論
載入更多
音樂教師白茜:跨界創作掐絲敦煌壁畫
音樂教師白茜:跨界創作掐絲敦煌壁畫
烏魯木齊:義務植樹添新綠
烏魯木齊:義務植樹添新綠
攜手京津冀 聚焦新曲陽
攜手京津冀 聚焦新曲陽
武夷山:“喊山”採茶
武夷山:“喊山”採茶
0100200100100000000000000111106711226633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