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華網 正文
通訊:當中醫大夫遇上非洲草藥師
2018-04-04 12:57:03 來源: 新華網
關注新華網
微博
Qzone
評論
圖集

  新華社內羅畢4月4日電 通訊:當中醫大夫遇上非洲草藥師

  新華社記者盧朵寶 金正

  中醫大夫潘連雪拿出三個艾灸,一個灸在一名肯尼亞男子的肘部,另兩個分別灸在兩名志願者的肩部。二十來個肯尼亞人圍著她,聚精會神地看著、聽著,有的還用手機錄視頻。

  這是近日在肯尼亞中部城市納庫魯舉行的天然産品和糧食安全研討會上的一幕。潘連雪正在展示中醫艾灸的效用,而圍觀者大多是當地的草藥師。

  來自肯尼亞中部恩布郡的約翰·尼亞加是一名退休的前政府安全官員。兩個月前,他感覺肘關節又酸又疼,吃止痛片也沒效果。經過15分鐘的艾灸,他的疼痛減輕了不少。尼亞加説,在肯尼亞,人們通常將艾草種在院落裏,“沒想到中醫的艾灸竟然有治療關節疼痛的功效,太令人吃驚了!”

  “艾草在肯尼亞很常見,這裏的艾草可能生長了幾十年,藥性很好,在車上放一枝滿車飄香,只是本地人不知道該怎麼用。”潘連雪説。

  在肯尼亞首都內羅畢行醫20多年的潘連雪發現當地草藥資源豐富,于是有了在肯尼亞推廣中醫藥的想法。

  肯尼亞有使用草藥的悠久傳統。在很多地區,村民們有個頭疼腦熱都會向村裏的草藥師尋醫問藥。但到了英國殖民時期,草藥師被視為“巫醫”。“他們把我們趕走,禁止我們行醫。”草藥師摩西·科戈説。

  與中國相似,肯尼亞的草藥師也是通過家庭世代傳承。科戈的媽媽、奶奶都是當地有名的草藥師。

  隨著時代的發展,肯尼亞的草藥師越來越少。但記者在會場看到不少身著鮮艷馬賽服裝的草藥師。因傳統習俗比其他部族保存得更完好,馬賽族人中仍然活躍著較多草藥師。

  來自肯尼亞西部奔戈馬郡的貝納德·馬馬提曾是一名音樂老師,但從爺爺那裏學會了辨認和使用草藥的技能。如今,醉心於研究草藥的他不僅種植了許多草藥,還將多種草藥的藥性、適用病症匯編成冊。

  馬馬提已是第三次參加這個研討會。他興衝衝地把記者帶至室外,指著一株植物説:“看,這是上次一位中國大夫教我認識的。有些植物我們這裏有,但你們知道它能治什麼病。”記者順著他指的方向看過去——是一株馬齒莧。

  潘連雪説,雖然這裏植物種類很多,但是需要仔細甄別。“比如,經歷過冬夏冷熱交替的金銀花才有藥性,這裏四季如春,金銀花就入不了藥。”

  在會場上,當地草藥師展示了他們帶來的草藥,其中大部分都磨成粉末。科戈和馬馬提紛紛告訴記者,哪種草藥能治什麼病,應該如何配藥,這些都來自于世代相傳的經驗。

  肯尼亞草藥師用草藥治病的方式多種多樣,除了用水衝服外,有些藥可以調成膏狀涂抹,或被做成煙卷狀吸服。“遇到很苦的藥,我會把它放到膠囊裏,這樣病人比較容易服用。”馬馬提説起草藥的服用方法頗有些如數家珍的感覺。

  劉高瓊是南京農業大學派駐肯尼亞埃格頓大學孔子學院的農業專家,在肯尼亞從事農業技術援助已逾20年。他告訴記者,像這樣把肯尼亞草藥師聚在一起的論壇已持續舉辦了十幾年。起初,草藥師們都很保守,不肯透露各自的“秘方”,現在他們慢慢開始交流了。

  在劉高瓊看來,肯尼亞有些草藥“很神奇”。劉高瓊從小有咳疾,中醫西醫都沒治好。去年也是在這個論壇上,一名肯尼亞草藥師給他配了些藥,囑他早晚服用,沒想到過了一個多月,咳嗽竟然大有好轉。

  潘連雪也看好肯尼亞草藥,但擔憂其缺乏規范和標準。“肯尼亞有很多很好的草藥,比如本地草藥治療瘧疾的療效就不錯。但是這裏的草藥不像中醫藥方裏哪味藥用多少劑量都有一定之規,這裏沒有劑量概念,有時候病人的病治好了,其他器官卻衰竭了。”

  科戈説,相比西藥,草藥天然、便宜,窮人也買得起,是不可忽視的寶貴資源。他對潘連雪的艾灸演示印象深刻。“中國對中藥材的處理技術比我們高級,我們還處于很粗放的階段。希望肯中兩國加強醫藥技術合作,讓草藥為更多人所用。”

+1
【糾錯】 責任編輯: 李志強
相關新聞
新聞評論
載入更多
24年,終于等到你!
24年,終于等到你!
春來梨農忙
春來梨農忙
鶴舞莫莫格
鶴舞莫莫格
山鄉春雨後
山鄉春雨後
01002001001000000000000001110619112263759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