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華網 正文
忙完考核忙生意:在基層的幹部卻背對基層?
2018-04-04 09:27:08 來源: 半月談網
關注新華網
微博
Qzone
評論
圖集

  村支書外出跑生意了,村主任放羊去了

  村社幹部:身在基層卻背對基層?

  隨著國家對基層投入的不斷加大,大多數村級組織都有了獨立辦公場所。但一些基層群眾反映,村(社區)幹部“只對上級負責,不為百姓解憂”,到村裏辦事經常找不到人,甚至一些村(社區)幹部挂著書記、主任的頭銜長年累月不在村裏,“身在基層卻背對基層”現象在一些地方較為嚴重。

  大部分時間都在忙自己的事情和産業

  半月談記者在某鄉鎮調研時看到,不少村部大多數時間大門緊鎖,盡管有規定村幹部要輪流值班,但是基本上都是“墻上制度”,村民去辦事時常常不見村幹部的人影。

  半月談記者調研時,恰逢鎮裏要到某村發展黨員,鎮裏提前通知了村支書召集黨員和群眾到村部集中談話。到村裏時才發現村支書和村主任兩人都不在,只有村婦女主任在村部。後來詢問才得知,村支書去外地跑生意去了,村主任外出放羊去了,他們平時也是很少到村部來。

  在農村,村幹部大都有自己的産業,他們競選時很積極,但一旦選上村幹部,對村民的事情往往不再熱心。除了上級部門要求開會,以及完成上級交辦的任務,他們大部分時間都在忙自己的事情和産業。

  有基層幹部透露,當地一個村支書,常年都在鎮上一家企業任職,別説村民平時見不到他,就是鎮裏有時發一些通知,也要到他所在的企業裏去。還有些人當上村幹部後,依然外出打工,然後“遙控”其他村幹部和家裏親戚代為處理村事務。

  這名基層幹部表示,基層群眾知道這些有産業的人當村幹部會分散精力,但這些人又是村裏能人,村民想讓他們為村裏做點事。“如果村幹部沒有點産業,沒有點本事,村民也不會服他、選他,這是個很大的矛盾。”

  上級任務考核多了,與群眾交流的時間少了

  也有不少村社幹部把主要精力放在了工作上,但往往是事務性的工作多,直接服務群眾的工作少。“我這個支部書記簽了多少責任狀,自己都記不得了,有時睡覺都能夢到自己被處分。”一位在東部農村社區任職20多年的支部書記表示,現在基層工作越來越多,考核壓力很大。

  某貧困村村支書説:“現在每天真的很忙,跟村民們接觸的時間在不斷減少。有時候我都在想,花這麼多時間迎檢、做臺賬、開會,還不如省下時間多為老百姓辦點實事。”

  某些“明星村”也面臨同樣的煩惱。半月談記者最近到某示范村採訪時,宣傳部門告知要提前跟當地村幹部“預約”才行,因為他們太忙,前後已經來了好幾撥人。“開座談會、看PPT和宣傳片、開車繞村轉一轉,每次都是這個流程,但是每來一撥人都得重復一遍。”該村一名村幹部説道。

  半月談記者曾在某社區做問卷調查,發現很多居民並不認識社區幹部。“現在很多年輕人對社區事務並不關心,很少參加社區活動。加之我們人手又少,大多數時候只能認識些積極性比較高的老年人。”該社區一位幹部説。

  “村幹部大多是本村人,村民之間發生點矛盾、村民有什麼困難和需求,調解處理起來很便利。”東部某鄉鎮一位基層幹部表示,如果大部分村幹部沒時間“搭理”老百姓,會激化幹群關係。“村民一次找你你不在家,兩次找你你説沒時間解決,三次四次下來,老百姓慢慢就會對村幹部失望,原本可能很小的問題也會越鬧越大。”

  坐班不能一刀切,群眾路線不能丟

  “如果村幹部都坐在辦公室的話,很多工作沒法開展。”蘇中某村黨支部副書記告訴半月談記者,同樣一件工作,城市社區和農村完成所需的工作量差別很大。

  “其實我們也沒閒著,但整天待在辦公室處理一些文字材料,一些群眾會覺得你沒幹活。”一名村幹部説,一些村民不清楚現在基層農村工作信息化要求高、臺賬資料多的特點,往往誤以為坐在辦公室裏做這些工作的人不幹事。

  一些地區的效能辦和紀檢等部門會不定時檢查村幹部在崗情況。中部某鄉鎮紀檢幹部説,要求所有村幹部全部坐班不現實,平時紀檢部門也只要求村部每天要有人坐班。

  一些基層幹部建議,讓身在基層的村幹部“回歸”基層,除了要減少不必要的上級檢查、考核與臺賬要求外,還可以根據各地實際情況,規定村幹部每周、每月的走訪與民情訪談時間,細化相關服務群眾的獎懲考核措施,加強與基層群眾之間的聯係。

  江蘇南京市鼓樓區一名社區黨委書記建議,基層黨組織要善于利用現在發達的社交通訊技術與群眾打成一片,通過建立黨員微信群、村民或業主微信群等方式,線上線下相輔相成,讓群眾反映的問題能盡快被看到和處理。(半月談記者 鄭生竹 陸華東)

+1
【糾錯】 責任編輯: 李志強
相關新聞
新聞評論
加載更多
24年,終于等到你!
24年,終于等到你!
春來梨農忙
春來梨農忙
鶴舞莫莫格
鶴舞莫莫格
山鄉春雨後
山鄉春雨後
01002001001000000000000001110619112263600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