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華網 正文
“爸爸媽媽,我回來了!”——失散24年家庭終團聚
2018-04-03 22:23:26 來源: 新華網
關注新華網
微博
Qzone
評論
圖集

  新華社成都4月3日電(記者吳光于 薛晨薛玉斌)4月3日中午1點45分,一架從長春飛來的航班降落在成都雙流國際機場。27歲的康英緊緊牽著丈夫的手,在民警的護送下,走出了機場。

  康英懷裏的小男孩靜靜地睡著,身邊蹦蹦跳跳的小女孩像極了小時候的她。對于康英來説,成都濕潤的空氣有兒時的氣息,而這一切倣佛一場夢境。

  成都市龍泉驛區十陵街道的現代新居小區裏,王明清、劉登英夫婦和他們的一雙兒女正焦急地等待著。這個名叫康英的女孩,正是夫妻倆苦苦尋找了24年的女兒王啟鳳。

  女兒失散的傷痛,痛了24年

  1994年1月8日下午5點,成都,九眼橋。

  一場冬雨剛過,和往日一樣,王明清夫婦在街邊賣著水果,還差10天就滿4歲的王啟鳳在水果攤旁玩耍。就在劉登英讓丈夫去換零錢的工夫,女兒就不見了。

  他們橋上橋下找了個遍,不見孩子蹤影,連忙到派出所報案;親戚朋友也把各大車站尋了個遍,女兒卻如人間蒸發了一般。

  早上一家三口高高興興地出門,回來就只剩夫妻兩個,而傷痛伴隨了他們24年。

  從成都到老家安岳縣,報案、登報、四處找人、來回奔波……他們花光了積蓄,幾乎脫了人形。

  對于王明清來説,只有在找女兒的路上,才感覺自己是個父親,一旦停下來,就覺得對不起孩子。

  2014年底,他開起了“滴滴”網約車。車上貼著尋人啟事,座位旁放著尋人卡片。這些年,他跑了1萬多單,載過乘客上萬;他則像復讀機一般,一遍遍地向乘客講述多年前那個悲傷的下午,希望人們幫他把尋女的消息傳播出去。

  “我想對全世界説,我有媽!”

  王明清的老家在四川省資陽市安岳縣通賢鎮。

  在他苦苦尋找女兒的那些年裏,距老家20公里的安岳縣來鳳鄉,一個名叫康英的女孩一天天長大成人。

  “我的養父去世早,家人對我非常好,他們會原諒我的調皮和任性。我從來沒有想過我不是這個家的人。可別人説我是撿來的。”她流著淚説。

  4年前,康英嫁到了吉林,如今她已是兩個孩子的母親。

  她説,有了孩子,她更能體會為人父母的不易,更懂得骨肉分離的痛楚。她也懷疑過自己是被親生父母遺棄。“可是當了媽之後,我忽然覺得,不管什麼原因分開,都是可以被理解的。”她説。

  今年3月,康英在網上看到了一幅畫像,與自己十分相似。發布畫像的人正是王明清。畫像是山東省公安廳的刑事偵查局物證鑒定中心高級工程師、著名模擬畫像專家林宇輝為王明清所繪制。

  “我女兒去年在國外,看到了新華社的報道,希望我幫幫這個絕望的父親。”他説,他先後繪制了兩幅畫像。第一幅時間稍早,後來考慮到被拐賣的孩子也生活在農村,模樣也許會滄桑一些,又繪制了第二幅。

  正是第二幅畫像與現在的康英驚人地相似,而早前的畫像也像極了康英的少女時代。

  王明清尋找女兒的故事讓康英無數次落淚。“那些天,我像著了魔一樣,不停地看那些報道,不停地看那副畫像。額頭上有疤,一哭就反胃……越看越覺得就是自己,于是聯繫了他。”

  這些年來,王明清至少接觸過20個覺得自己是王啟鳳的女孩,早已習慣了從希望到失望。當康英把照片傳給他時,他眼前一亮,第一時間發給了林宇輝。“相似度很高!”林宇輝的判斷印證了王明清的直覺。

  雖然還沒有比對DNA,可遠隔千裏的康英與王明清夫婦已有了難以割舍的牽挂。就算只有一天斷了聯絡,她都會擔心不已,“每天清晨,他們都會給我問早安,我也會給他們發微信。白天不敢多發,怕影響他開車。”

  一個大雪的清晨,康英走出了家門,鼓起勇氣去採集血樣。

  電話那頭的王明清心疼她:“這麼多年,也不急這幾天,安全要緊。”可康英很堅決:“不管是什麼結果,我一定要去!”

  4月1日,全國打拐DNA數據庫傳來比對成功的喜訊。

  4月3日,康英登上了回鄉的飛機。

  從機場回家的路上,她數次落淚。“我想對全世界説,我有媽!”她哽咽著説。

  “一家人永遠不分開了”

  4月3日下午,成都市龍泉驛區十陵街道現代新居小區人山人海,聞訊趕來的媒體、志願者和熱心群眾早已將小區包圍。

  這些年來,王明清夫婦不曾離開成都,為的就是有一天,孩子能回到當初失散的城市尋找他們。

  康英走下汽車的一刻,母親高舉著“孩子,歡迎你回家”的牌子,早已淚流滿面。

  緊緊抱著女兒,夫婦倆久久不肯松手。“我還是叫她鳳娃子,我的鳳娃子回來了!”王明清淚流滿面,卻笑著。

  王明清身邊,康英的親妹妹一把抱過康英的女兒,在小侄女臉上親了又親:“寶貝,你是我們的寶貝……”

  突如其來的幸福模糊了康英的雙眼,面對眾多的陌生人,一家人止不住地嚎啕大哭。24年了,他們藏起了太多眼淚,壓抑了太多心酸。這一刻,任憑世界喧囂,他們的世界裏只有家人。

  康英説,24年前,父親在自己現在的年齡丟失了自己,余生她要用最大的努力,彌補這24年的缺憾。

  “你現在什麼都不用怕,有爸爸,有媽媽,有弟弟妹妹!我們一家永遠不分開了!”王明清緊緊摟著女兒不願撒手,生怕再次丟失一般。

  雖然見證過無數奇跡,王明清一家的團圓,仍讓四川省公安廳刑偵局打拐處處長蔣曉玲濕潤了眼睛。“那些還在忍受分離之苦的家庭,一定請堅持,再堅持,一定別放棄,希望就在前方。”蔣曉玲説。

+1
【糾錯】 責任編輯: 馮文雅
新聞評論
載入更多
24年,終于等到你!
24年,終于等到你!
春來梨農忙
春來梨農忙
鶴舞莫莫格
鶴舞莫莫格
山鄉春雨後
山鄉春雨後
01002001001000000000000001119801112263426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