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華網 正文
“蠶桑魔術師”周炳均:“我的村莊不可能那麼爛”
2018-04-03 15:49:04 來源: 新華網
關注新華網
微博
Qzone
評論
圖集

  編者按:中國特色社會主義進入了新時代。4月,春潮澎湃,廣袤而深沉的鄉村大地,迎來了新面孔。在返鄉興村的熱潮中,“電商維納斯”“桃花仙子”“蝸牛小夫妻”“蠶桑魔術師”們各逞本領,誓要在農村造出個新天地。

  江蘇宿遷市宿城區埠子鎮蠶桑村黨支部書記周炳均將村內春蠶飼養剩余的鮮桑葉收購裝車,送往山東委託第三方制作桑葉茶(2017年6月15日攝)。新華社發

  新華社南京4月3日電 宿遷市宿城區埠子鎮蠶桑村,村如其名,幾十年來,村民以採桑養蠶為業。

  上世紀八九十年代,是蠶桑村的好時候,桑田千畝,産業興旺,是遠近聞名的富裕村。1981年出生的周炳均,親歷了村莊的興旺,説起那時的蠶桑村,至今仍然是止不住的自豪。然而,順境中的村民停下了進取的腳步,村莊隨著繭絲市場波動的行情飄搖,一步步滑落。

  2015年9月,周炳均已是大學畢業多年,在江蘇省張家港市的一家外企任中層管理人員,有房有車,生活安定,快35歲了,卻感到生活沒有了奔頭。當時的蠶桑村,已成為貧困村,由于經濟過于傳統,1500畝桑樹淪為雞肋。村裏家族鬥爭激烈,村民管理困難,曾陳情圍堵過市政府,掀翻過鎮上管理部門來村的車輛。

  “村莊和我,都需要變革,我的村莊不可能那麼爛。”懷揣著這樣的願望,趁著宿遷招引大學生返鄉任職的機會,周炳均毅然決定回歸,任蠶桑村黨支部書記。

  周炳均的決定,遭到老父親強烈反對。70歲的父親,以前在村裏從組長做到村委會主任,深知村裏工作的難處。“直到我到村裏工作,父親看到木已成舟,就説最多幹一年,不行就抓緊回去上班。”周炳均説。

  周炳均到任時,蠶桑村幹部不團結、工作懶散、戰鬥力弱。“組織部門正式公布我任命的時候,會議室是向場部借的,連凳子也沒有,到場的黨員不足10人。”周炳均説。

  江蘇宿遷市宿城區埠子鎮蠶桑村黨支部書記周炳均(左)帶著村組幹部、黨員和種植大戶30余人在徐州參觀果桑種植等項目(2017年5月4日攝)。新華社發

  到任以後,第一件事就是重點抓黨建。“比較巧的是,中央吹來了‘兩學一做’的春風,村裏的黨建工作有了抓手。我在村部力推‘兩學一做’,組織部門成為我的強大後盾。”經過兩個月調查與思考,結合外企工作經驗,周炳均明確了蠶桑村的工作思路和方向,按照企業管理中的SOP(標準作業程式)形式,制定《年度蠶桑村黨支部工作實施計劃書》張貼上墻,逐項推進。

  “村幹部幹與不幹區別很大,既然我來了,老百姓反映強烈的事情,就要去做。”就職後兩年時間內,周炳均實現村內道路硬化全覆蓋,投資40萬元新建400平方米的黨群服務中心,清理2條污水河道,投資約45萬元新建750平方米的居家養老服務中心和留守兒童之家,並舉辦80歲以上老人集體生日派對。

  村莊要獲得持久生命,産業必須發展。村莊現有1500畝桑樹,改種其他作物成本高、阻力大。周炳均嘗試深度挖掘蠶桑生態資源,對單調的産業施展多種“魔法”。他自己投入20萬元,在傳統的桑樹之外,增加了一部分果桑種植。“以前栽桑養蠶走絲綢之路,現在栽桑養蠶走文化之路。我注冊了品牌,推出蠶絲被、桑葉茶,嘗試了旅遊體驗養蠶、桑葚採摘。”

  此外,周炳均還利用當地優勢,發展電商集聚區,實現上述産品觸網。村裏的電商銷售額突破1.5億,家門口就業增加280個,桑樹畝均收益達到7000元。

  網絡銷售蠶寶寶活體是周炳均得意的一門生意。10只蠶寶寶,配合放大鏡、飼養盒、溫度計、飼養手冊等,售價可達18元。配合蠶寶寶銷售,成本不足0.5元/斤的桑葉,在網上可賣到8-20元/斤。“孩子們課文裏都會學到蠶寶寶,銷路非常好。”

  2017年,埠子鎮對17個村居進行年度綜合排名,蠶桑村成功逆襲,成為第一名,“把另外一個連續5年第一都給拿下了”。周炳均也點燃了對于蠶桑産業的雄心,打算將桑樹遍植村裏2500畝土地。

  “蠶有破繭新生,伴隨著産品進一步豐富、銷路進一步拓寬、桑樹種植面積進一步擴大,我和村莊也正在獲得新生。”周炳均説。(記者:佘勇剛 程卓 宋玉萌 鄭雪婧 陳席元)

點擊查看專題

+1
【糾錯】 責任編輯: 馮文雅
新聞評論
載入更多
24年,終于等到你!
24年,終于等到你!
春來梨農忙
春來梨農忙
鶴舞莫莫格
鶴舞莫莫格
山鄉春雨後
山鄉春雨後
01002001001000000000000001116009112263244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