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華網 正文
十年合約被“打散”後遭解約 空姐起訴航空公司
2018-03-31 08:24:48 來源: 新京報
關注新華網
微博
Qzone
評論
圖集

  在某航空公司服務了近十年的空姐,就因期間變更了一次勞動合同的簽署單位,李桃(化名)不僅無法簽署“無固定期限勞動合同”還單方面被航空公司解約。李桃以對方違法解除勞動關係為由將航空公司告上法院,要求對方賠償十年來的經濟補償金10萬余元。

  昨日下午,該案在順義法院開庭審理。上述航空公司表示,之前李桃簽的是勞務派遣合同,如今和該航空公司的合同只有三年,不存在無固定期限勞動關係。

  最終雙方同意庭後調解。

  因“轉制”改變簽約方 工作年限被打散

  李桃2006年至今在某航空公司做空姐近十年,她先是與其全資子公司“北京金鳳凰人力資源服務有限公司”(簡稱金鳳凰)簽勞務派遣合同,第一次從2006年到2014年,第二次續約從2014年1月簽到2017年。

  和金鳳凰續約半年多後,李桃被告知有機會可以跟航空公司直接簽約,這個被稱作“轉制”。

  于是李桃2014年9月1日直接和“航空公司”簽約,簽約前,按規定和金鳳凰簽署了一份“自願離職”的合約,未要經濟補償。

  然而和航空公司3年合約即將期滿,李桃準備續約時,卻被告知對方不準備和她續約了。“沒有任何理由。”李桃説,其所在航空公司否認和她有十年合約,只承認3年合約,對此次不續約答應賠償3+1(4個月工資)的經濟損失。

  “事實上,被告是通過設立關聯公司,交替變換用人單位與其簽訂勞動合同的方式,打散這些空姐的勞動年限,使她們無法依法簽署無固定期限勞動合同。”李桃代理人顏謹律師事務所律師顏青認為,根據勞動合同法相關規定,勞動者在該用人單位連續工作滿十年的;連續訂立兩次固定期限勞動合同,勞動者可以和用人單位簽署無固定期限勞動合同。航空公司此舉(“轉制”)是在誘導“這些即將達到無固定期限的空姐”轉換勞動合同簽約方,存在規避勞動合同法的惡意。

  “作為一個普通的空姐她是無法判斷這其中法律關係的,她認為從勞務派遣到航空公司簽約是一種福利,所以才自願簽了離職金鳳凰的協議,但如果當時不簽這份‘霸王條款’,她也沒有辦法和航空公司直接簽約。”顏青説,在此之前李桃已提起勞動仲裁。

  被告稱“轉制”屬自願 不應算進年限

  在勞動仲裁中,航空公司一方否認和李桃在2014年9月1日簽約前的勞動關係,表示李桃在金鳳凰工作的年限不應當與在其公司的年限連續計算,並稱李桃後來和航空公司簽約是自願行為。

  金鳳凰則辯稱,2014年8月底,李桃是自願和金鳳凰解除勞動合同的,不應該要補償金。經仲裁,順義區勞動仲裁委員會採信航空公司與李桃建立勞動關係的起始時間為2014年9月1日,最後裁決,航空公司支付李桃終止勞動合同經濟補償金1.7萬元(4個月工資),駁回其他仲裁請求。

  李桃不服仲裁向法院起訴。昨日下午該案在順義法院開庭審理。

  被告航空公司方答辯表示,李桃和被告于2014年9月1日簽訂勞動合同,期限三年,僅簽訂一次勞動合同,李桃與航空公司之間不存在無固定期限勞動關係。要求駁回原告起訴。

  “航空公司在‘派遣制勞動關係轉換改革’時,已就相關事宜告知了員工,是航空公司依法深化改革用工制度。”被告代理人説,當時向員工明確和航空公司簽約還是繼續和金鳳凰簽約屬于自願,因此不存在“規避”和“強迫”。關于經濟補償金的數額,該航空公司表示,2014年8月29日是李桃個人原因向金鳳凰提交辭職報告,不應該計算進航空公司的年限。

  “綜合當時的情況看,2014年8月李桃正懷孕,她和金鳳凰解約是‘自願’,不拿任何經濟賠償金,是因為她當時不認為那是‘解除’,而認為是‘轉換’。”在法庭詢問中,李桃代理人介紹,當時的大背景是航空公司要進行“轉正、轉制”,從空姐中“考核選拔”出人員簽約,“挑選的都是乘務長職位的空姐,對員工來講是個獎勵。”顏青認為,如今航空公司再提和李桃沒有長期勞動關係是惡意的。

  最終雙方同意庭後調解。(記者劉洋)

+1
【糾錯】 責任編輯: 薛濤
新聞評論
加載更多
航拍張家界武陵源夢幻雲海
航拍張家界武陵源夢幻雲海
陜西再次發現野生棕色大熊貓
陜西再次發現野生棕色大熊貓
濟南“90後”女孩匠心做“書醫”
濟南“90後”女孩匠心做“書醫”
秦巴山區裏的山寨古堡
秦巴山區裏的山寨古堡
010020010010000000000000011101301122618213